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五十七章 没人相信的真相!
    十分钟后,一间被洪水完全吞噬的仓库。

    仓库中央,却是有一块直径五米,水火不侵的空间,正中央是一枚幽蓝色的珠子,悬浮在半空中,向四周绽放出一缕缕的电芒。

    这是避水珠,利用电离原理,可以在静止状态下,维持一个完全防水的空间,持续半个钟头。

    白开心赤裸着上身,面若金纸,依靠反重力符阵,悬浮在离地三尺,心脏上方,赫然插着一柄半透明,如鱼骨般的飞剑。

    飞剑四周布满了寒光闪闪的倒刺,看一眼都让人心惊肉跳。

    李耀用神念操纵着几十根比头发还细的金属丝,探入倒齿连心剑的中空剑柄之间,经过一番小心翼翼地摸索之后,“咔吧”一声,将里面的机关彻底破坏。

    狂涌而出的鲜血,顿时止住。

    李耀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汗水,对白星河和雷大陆道:“机关已经破坏,不会再从白军师体内吸血,不过我不是医生,这柄飞剑距离心脏实在太近,在这里是不可能拔出来的,到了刺星斋再想办法吧。”

    白开心神情萎靡,嘴唇像是涂上了一层白垩,直勾勾地盯着白星河,连李耀破坏机关时,都不曾将目光移开一秒。

    白星河神情恍惚,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下去,好似这一剑不是刺在儿子胸口,而是刺在他的心脏之上。

    白开心颤颤巍巍,伸出了一根手指。

    李耀和雷大陆都把目光转向了白星河,两人都明白了白开心的意思,他想问白星河一个问题,一个早已猜到答案,但还是想听白星河亲口回答的问题。

    白星河沉默了很久,缓缓开口,声音无比沙哑,不像是从喉咙,倒像是从千疮百孔的心脏深处直接发出:“你妈……虽然不是我杀的。却也算是我害死的!如果当初,我没有强行把她留在蜘蛛巢星,她就不会死,她就不会死!”

    “是我。是我害死了她,是我!”

    白星河颓然地跌坐在地上,喃喃自语,面对身受重伤的儿子,再没有半点儿星盗之王的风采。

    白开心终于知道了答案。眼里噙着晶莹的泪花,笼罩在脸上几十年都没有褪去的愁容,却是在一瞬间,好似被春风吹拂,褪去了大半。

    李耀第一次发现,在不愁眉苦脸的时候,白开心算是一个很英俊的美男子。

    他微微摆了摆手,任由自己的手落入了父亲粗糙的手掌中,十分安心地合上了眼皮,嘴角勾起一抹。不知是释然还是微笑的弧度。

    “倒齿连心剑已经破坏,现在我们要立刻回到刺星斋,修仙者已经逐渐朝我们所在的区域渗透过来,很快会发现我们的!”

    白星河将白开心的伤口四周简单处理了一下,随后让李耀固定住倒齿连心剑的下半部分,手中寒光一闪,将凸出胸膛的一截飞剑齐根削断,只剩下微微的凸起。

    随后,又给白开心穿上一件特制的防水战斗服,小心翼翼地抱着他。收了避水珠,四人一路朝刺星斋的方向游去。

    从监控画面来看,修仙者的大部队,已经从四面八方包抄上来。

    修为达到结丹以上的强者。就不是水中异兽能轻易对付,最多造成小小的骚扰而已。

    “快!”

    白星河带路,四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洪水中一路前行,原路返回刺星斋。

    足足半个钟头的摸索,他们逐渐接近刺星斋所在的区域。

    前方却没有了路。

    整整一条甬道,经过了猛烈的大爆炸。完全崩塌,被残骸和岩石堵得严严实实。

    “这——”

    李耀皱眉,他们下来的时候,这条甬道还是好端端的,没想到现在会变成这样。

    雷大陆问道:“有没有别的路?”

    白星河道:“有!”

    扫了一眼微型晶脑上的监控画面,却是苦笑一声,“原本还有两条路,可以绕过去,不过现在,都被修仙者占据了。”

    “那就只能,想办法打通这条路了!”

    雷大陆双手紧贴堵死甬道的残骸和岩石,低吼一声,骤然发力,面前一块巨大的岩石顿时化作粉末。

    不过,上方更多的岩石,却是慢慢崩落,将他开拓出的空洞,再次淹没了一半。

    “我来试试!”

    李耀神念激荡,灵能狂涌之下,追龙化羽刀的羽毛片片散开,再次凝结成,变成一具巨大的黑色钻头。

    火花号上的玄光钻头,原本就是星海帝国时代的强大法宝,李耀曾经依靠玄光钻头,钻杀了骸骨龙魔,从此之后就喜欢上了这种法宝。

    在他的强烈要求之下,玄骨战铠在进行改装时,并没有忘记将小型玄光钻头也进行改装,和追龙化羽刀融合到了一起。

    “沙沙沙沙!”

    追龙化羽刀凝结而成的钻头,急速旋转,周围缭绕着明晃晃的电弧和玄光,即便在黑黢黢的河水中,依旧熠熠生辉,很快钻出了一大块空间。

    不过,这条甬道极长,上方的地质结构又极不稳定,李耀纵然有神兵利器在手,也必须小心翼翼,进展缓慢。

    他在前面钻探,雷大陆在后面加固通道,白星河却是抱着白开心,在一边沉默地看着。

    当打穿了二十多米的通道,再次垮塌了一半之后,白星河忽然道:“你们在这里慢慢钻探,我去查看一下修仙者的动向。”

    李耀和雷大陆一愣,瞬间明白了白星河要去干什么。

    白开心瞪大眼睛,目光在黑黢黢的洪水中,闪闪发亮。

    白星河笑了笑,在儿子脖子后面轻轻一捏,令他缓缓合上眼皮,陷入深度睡眠。

    “唰!”

    白星河脱下龙王战铠,将晶铠收回一枚乾坤戒中,朝李耀弹了过来,与此同时,重新换上和李耀第二次对峙时穿的“血流战铠”!

    “李耀,这套龙王战铠。送给你吧,落到修仙者的手里,反而便宜他们了。”

    白星河淡淡道,拍了拍身上的血流战铠。“凭这套晶铠,足够了。”

    “白老大!”

    李耀五味陈杂,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白星河将儿子小心翼翼放到了一遍,和儿子轻轻碰了一下额头,随后挥了挥手。消失在黑暗深处。

    从此刻起,李耀只能通过通讯频道,和白星河通话。

    白星河道:“地下战堡的最新地图,包括严心剑改动过的部分,还有他的秘密修炼室所在,我都发送到你的晶脑中,算是留给你一点小小的纪念,你是一个很不错的对手,李耀。”

    李耀咬牙道:“白老大,你真的要去?”

    白星河淡淡道:“还有第二个选择吗?我给你争取半个钟头。半个钟头内,你必须打通这条甬道,把我儿子救出去,否则,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李耀默然无语。

    白星河苦涩一笑,幽幽道:“还有一件事,我一直骗了你,如果此刻不说出来,只怕死都不会甘心的,无论你信不信。就当是我在讲故事好了。”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我如何来到蜘蛛巢星的吗?”

    李耀愕然:“都是假的?”

    白星河喃喃道:“前面一切都是真的,我们遭遇了星海风暴。流落到未知星域,结果被人所救,后来陷入困境,我父母商量要杀死救命恩人,换取自己活命……这一切都是真的。”

    “但是之后,我说谎了!”

    “那时候。我已经七岁,隐隐约约,已经懂得不少东西。”

    “我听完父亲说出‘两个只能活一个’,‘我不杀他,他就杀我’这两句话之后,虽然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但也从我父亲的语气和表情中,感知到一丝狰狞的杀意。”

    “这是我从来没从父亲身上感知到过的。”

    “我当时就吓得大哭,不顾一切地跑出来抱住了父亲的大腿,问他究竟要干什么,是不是要干坏事。”

    “我对父亲说——爸爸,你是修真者,修真者不能干坏事的!”

    “或许是这句话,触动了我的父亲,他愣了半天,忽然和我母亲抱头痛哭,一边哭一边嚎叫‘我他妈算什么修真者’!”

    “他们两个哭了半天,逐渐冷静下来,彼此商议,人家是咱们的救命恩人,对咱们这么好,真干出了这种事情,别说修真者了,还算是人么?”

    “于是,他们决定,用星舰上残留的所有资源,最后尝试一次维修通讯法宝,实在不行,第二天再作打算。”

    “结果……”

    “当天晚上,就在他们连夜维修的时候,我们的救命恩人,抢先对我们发起了进攻!”

    李耀忍不住失声叫道:“什么!”

    白星河的声音,如同鬼魅:“我们最信赖的救命恩人,对我们发动了突袭,船上所有人,包括我的爸爸妈妈,都被他们杀死,唯有我提前被父母塞在一个逃生舱里,发射出去,逃过一劫,最后落入星盗手里!”

    “呵呵,我爸爸是对的,‘两个只能活一个’,‘我不杀他,他就杀我’,是我害死了他们,是我害死了自己的父母!”

    “如果,如果我没有阻止他们的话,或许活下来的就是我们,而我也不会落入蜘蛛巢星,沦为灭绝人性,无恶不作的星盗!”

    李耀沉声道:“为什么第一次要骗我,说这种谎有什么好处?”

    白星河幽幽道:“因为那时候,我还想博取你的信任,而真话说出来,是绝对没有人会相信的!”

    李耀奇怪:“为什么?”

    “因为——”

    白星河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发狂,“你知道我们的‘救命恩人’是谁吗?”

    “哈哈,哈哈哈哈,先是救了我们,又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抢先开了第一枪,杀光我们船上所有人,劫掠了所有物资的,就是羽蛇教的前任教主,太虚集团的总裁,飞星界的无冕之王,修真界的领袖,萧!玄!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