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六十七章 五百残魂
    虽说蛇虫鼠蚁,山石草木,皆能成妖成圣,却有诸多前置条件。

    要么是像妖族一样,人工调制,令他们的脑细胞和身体在短短数百年内发生翻天覆地的进化,在严酷的淘汰之后,才有万分之一的几率,成为强大的生物兵器。

    要么是在某些环境恶劣的异星,拥有特殊的辐射和矿脉,机缘巧合之下,才能触发当地土著的灵智。

    严心剑进入秘密修炼室时,计算到了一切,却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会迫于无奈,投入老鼠的体内。

    所以,他准备了大量凝练阴魂的鬼修之法,却没有准备哪怕一门妖修之法。

    如此一来,虽然他夺舍成功,却根本不知道,用老鼠的身体该怎么修炼了。

    之后的修炼日志上,清楚显示着化身成老鼠的严心剑是多么挣扎,多么疯狂,多么绝望。

    这个超级天才绞尽脑汁,想把人类的修炼方法,改造成可以让老鼠来修炼。

    但就凭他现在花生仁一样的大脑,就算榨干每一个脑细胞,又能压榨出多少智慧的火花?

    况且,严心剑没有想过一件事。

    将一个人的自我意识,分裂成五百份之后,每一份独立的自我意识,还等于是这个人本身吗?

    修真界,经常有“分身”和“本体”的概念,但分身和本体,真是一个人吗?

    更要命的是,严心剑在夺舍老鼠之前,就隐隐有了精神分裂的迹象,他的脑域中原本就存在着四到五个不同的人格。

    随着神魂分裂成四五百份,这些不同的人格,也随着神魂碎片,飞入了不同的老鼠体内。

    原本拥挤在一具身躯之中的不同人格,终于操纵着独立的个体,出现在秘密修炼室中!

    每一群老鼠,都代表着严心剑的一个不同人格。都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严心剑,而别的老鼠,不过是严心剑的“执念”、“杂念”、“心魔”而已。

    是心魔,自然要斩除。

    于是。内战爆发!

    修炼日志中,没有记载太详细的战斗过程,但李耀却可以通过不同语气的修炼日志,来推测当时的“战况”。

    这些老鼠,勉强用一点微弱的神通。将法宝残片改造成了“甲胄”,磨制出了“飞剑”,又建造自己的“城池”和“洞府”,互相攻击,终日杀伐。

    上百年时间,“严心剑们”就在地底修炼室里斗来斗去,只不过,他们只能杀死其他老鼠的身体,却是无法消灭那一缕潜伏在鼠脑之中的残魂。

    每一头老鼠死掉,蕴藏于它脑中的残魂。就会飘然而起,再寻找一头新的老鼠去“夺舍”。

    反正,老鼠的繁殖力极强,若是不加控制,短短几年,就能从两三只,发展到成百上千。

    秘密修炼室中,拥有充足的食物,又没有天敌,金纹小竺鼠的数量。以几何级数暴涨。

    若非他们在“内战”中消灭了大量同胞,这里早就被鼠潮淹没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

    自从几十年前开始,修炼日志的更新就断断续续。有时候长达好几年都没有更新。

    即便更新,都是十分简短的几句话,词汇之间的顺序都会错乱,像是三岁小童的牙牙学语

    他们正在退化。

    长期没有找到合适的妖修之法,严心剑以人类的修炼方法,勉强将自己的神通和意识维持了几十年。终究抵挡不住自然规律的侵蚀。

    老鼠的寿命十分短暂,特别是在血腥的厮杀中,很多老鼠都活不过一年半载。

    有时候,严心剑的一缕残魂刚刚依附于一头老鼠身上,转瞬间就被别的老鼠杀死。

    夺舍也需要消耗神魂,每夺舍一次,严心剑的残魂就削弱一分,无数情感、记忆和意识都斑斑驳驳,分崩离析,像是黑白两色的蝴蝶一般翩然离去。

    无数次夺舍之后,他的记忆和意识,终于消耗殆尽,只剩下最后一丁点执念,犹如灰烬中,偶尔挣扎一下的火星。

    十年前,修炼日志就不再更新了,一个字都没有。

    想来,“严心剑们”,已经彻底忘记了该如何操纵晶脑吧。

    不对,与其说他们是严心剑,倒不如说,他们只是一群承载着严心剑不同执念的,可怜的老鼠而已。

    这就是严心剑的故事。

    故事已经写到了最后一章。

    退化如雪崩,一发不可收拾。

    倘若李耀不进来,或许再过三五年,这些老鼠脑子里最后一丁点严心剑的执念,将会彻底消失。

    他们将会变成一群普普通通的金纹小竺鼠,继续生活在秘密修炼室中,一百年,一千年,直到所有物资都消耗殆尽,空气循环和净水符阵都损坏为止。

    又或者,在最后一丁点的神魂烙印消散之前,“严心剑们”会狂性大发,自相残杀,直到最后一个自己,都被自己杀死。

    李耀深吸一口气,感慨万千。

    酝酿了半天,不知该说什么好,脑子里却浮现出一句老话: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李耀沉默着,遥想严心剑在决定将神魂撕裂成五百份,投入老鼠体内时,是多么悲哀和绝望。

    又想着当严心剑的一缕神魂,侵占了一具老鼠的身体之后,却找不到妖修之法。

    一边和别的“分身”厮杀,一边对抗脑域之中不可遏制的退化,当记忆如落花,片片凋零时,他会不会想起在几百年之前,他从一个贫家小子,一跃成为天圣六宗联合舰队的副统帅,满怀雄心壮志的模样?

    他又会不会想起,在他还没发现蜘蛛巢星地底秘宝之前,和妻子依偎在一起,向妻子抱怨工作中的烦恼,而妻子抚弄着他的头发,宽慰他的样子?

    “算了,先别想这么多,先想想该怎么出去吧,要不然,或许我就要变成第二个严心剑了!”

    李耀冷冷打了个哆嗦,用力摇晃了一下脑袋,将自己变成老鼠的悲惨景象抛到脑后,寻找开启修炼室大门的方法。

    他很快从一条修炼日志中,找到答案。

    那几头老鼠并没有骗他,修炼室大门设置了内外两重禁制,想要从内侧开启的话,要先运转《碎梦决》到第六重,再施展独特的手法,将灵能凝结成为一把独一无二的“钥匙”!

    “奇怪,为什么大门要用《碎梦决》才能开启,这么设计的用意何在?”

    李耀沉吟片刻,一拍脑门,自己简直是个傻瓜!

    这扇大门,当然要用《碎梦决》来当成钥匙,这是夺舍计划的一部分!

    严心剑成为鬼修一百年之后,神魂日渐消耗,夺舍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但是,就算地面上真的有人发现了他的留言,进入秘密修炼室中,也未必会听他的安排。

    会出现在蜘蛛巢星上的,都是奸诈狡猾的凶人,难道他让人家修炼《碎梦决》,人家就乖乖修炼么?

    不可能的,人家肯定会起疑心,认为他另有所谋。

    更何况,人家就算要练,也未必要在这里练,大可以先将这里搬空,到外面找个安全的所在,找一些信得过的人护法,再慢慢研究不吃。

    此时的严心剑处在鬼修形态,实力不会超过金丹,从外面进来的人,大有可能比他更强,人家恃强凌弱,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所以,严心剑才会设计这样一扇,只有《碎梦决》才能开启的大门。

    只要对方一进入秘密修炼室,大门就自动关上,不修炼《碎梦决》,就绝对打不开。

    之后,严心剑就装出一副虚弱不堪的模样,再说几句“少年,我看你天赋异禀,骨骼精奇,有无穷灵光在周身缭绕,老夫死去多年,无法修炼《碎梦决》,我们出去的希望,全都在你一人身上”之类的屁话。

    进来那人,别无选择,不想在地底活活老死,就只能乖乖修炼《碎梦决》了。

    而这门《碎梦决》,除了修炼到第四重和第五重之间,有点小缺陷之外,的确是一门霸道无匹的强大神通。

    越修炼下去,此人越不会起疑,会认为严心剑是真心将衣钵都传承给了他。

    为了早日开启大门,此人只有拼命修炼,掌握了前四重之后,他的疑心应该完全消除,一门心思奔着第六重去了。

    于是,在冲击第四重和第五重之间,遭遇大脑风暴时,严心剑就会骤然发难,实施夺舍大计!

    “真真是好计谋啊!”

    李耀不由浮想联翩,倘若严心剑没有遭遇最后那场意外,此刻还以鬼修形态存活着,自己又该怎么办?

    只怕,明知是计,也只能硬着头皮修炼《碎梦决》,再想办法和严心剑斗智斗勇了!

    “幸好严心剑早死了几十年,现在只剩下一群老鼠,是不可能夺舍的!”

    “我可以放心大胆地修炼《碎梦决》了!”

    李耀舔了舔嘴唇,将《碎梦决》的心法提取了出来,先浏览“概述”一章。

    看着看着,李耀的嘴巴逐渐张大,眼珠子也瞪得比鸭蛋还圆。

    “啥?”

    “《碎梦决》竟然要达到金丹级数,才能修炼?搞什么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