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七十章 破关而出!
    三天后,秘密修炼室最底层,用整块天外陨石掏空,雕琢而成的冥想室中。

    李耀盘膝坐在冥想室中央,四周空隙全都用精挑细选的天材地宝填充,丹药和晶石熠熠生辉,将他也照耀得晶莹剔透,整个人就像是玉石雕琢而成,一道道强劲的生命力,如浪潮般在皮肤下面涌动。

    经过三年多独自一人的高强度修炼,李耀的气质变得更加静谧、安宁、深沉,双眸之中,像是凝聚着一片暴风雨即将来临之前的海洋。

    “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李耀感应着体内恣意汪洋,即将爆发的能量,脸上无悲无喜,连期待都看不出来,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我现在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寻常筑基巅峰修士几十倍,要将如此庞大的灵能,统统从液态压缩到固态,还要保持其结构稳定,难度很大!”

    “压缩过程中,稍有不慎,这些固态灵能就会暴躁无序,变成纯粹的破坏力,将我撕成碎片,只怕连‘走火入魔’这一步都省略了。”

    “可是,一旦成功的话……”

    李耀轻轻呼了一口气,纷乱的念头随着这口气一同排出脑。

    最后检查了一遍应用之物,结丹开始!

    “我不会失败的。”

    “星海的彼岸,我的家园,还有人在等着我!”

    “我已经有办法,计算出天元界的坐标,回家之路就在眼前!”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我!”

    李耀一咬牙,激发了包裹在身上的“结丹仪”!

    结丹仪,是李耀自行炼制的辅助结丹法宝,好似一件特殊的钢铁战衣,外壳上,连接着无数药剂匣。

    当李耀将灵能源源不断释放出来时,这件全封闭式的钢铁战衣就会将灵能统统兜住。再加上冥想室本身的密封效果,就模拟出了一个类似“超高压缩晶元反应炉鼎”的环境。

    各种强化药剂,也在超强压力的作用下,凝聚成一束束比头发丝还细的水线。刺入李耀体内,在肌肉、血管和筋络之间释放出来。

    一瞬间——

    随着灵能爆发到了极限,又开始不断压缩,李耀深深打了个寒颤,感觉自己的整条脊椎骨都“苏醒”过来。不断膨胀,膨胀,膨胀,变成一条张牙舞爪的金色巨龙!

    与此同时,他的脑中,幻象纷呈,仿佛时光逆转,意识如退潮般向后掠去,先是回到了蜘蛛巢星地表,随后又出现在天圣城中。接着是铁原星、空山域、骸骨龙星和天元界,最后回到了星耀联邦、浮戈城的法宝坟墓之中。

    还是婴儿的他,躺在臭水四溢的垃圾堆中,静静注视着昏黄的天空。

    继续,继续,他在自己的生命之路上,继续回溯!

    眼前一黑,李耀置身于一片温暖的液体中,感觉无比舒服和安全,他化作了一枚小小的胚胎。回到了生命的原点。

    在这一点上,生命刚刚萌芽,进化拥有无穷可能,他的大脑、脊柱和四肢百骸还不存在。只有一缕缕因果片段,交织成了螺旋形态,如蝴蝶般翩翩起舞。

    李耀的神魂,如月光一般通透,清楚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他已经寻找到了自己的生命密码,接下来就要从源头上。对生命进行优化,解开进化的封印,让进化的速度,提升百倍,千倍,万倍!

    李耀心念一动,一道微弱的灵能,朝着自己的因果片段飞去。

    基因链,撕裂!

    进化,朝着一个全新的方向,狂飙突进!

    “轰隆!”

    李耀的脊椎骨里,好似一道雷霆炸响。

    一个原本并不存在,和“灵根”类似,但却比“灵根”强大百倍的器官,开始在李耀的脊椎骨末端萌芽、发育、生长、膨胀!

    倘若此刻,李耀的神魂能够离开身体,在半空中观察自己,就会发现,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像是一座火山,往外喷射着无穷的光和热,光芒甚至穿透了钢铁战衣,把战衣变得像是玻璃一样透明。

    透明战衣之下,他的血管、筋络、骨骼和内脏,都像是浸泡在荧光白色的液体中一样,清晰可见。

    “啊……”

    李耀终于承受不住,发出一声狂吼!

    他觉得自己的尾椎骨末端,仿佛产生了一个小小的黑洞,要将神魂、血肉和灵能,统统吸收进去,连点儿渣滓都不剩。

    而他别无选择,只能将周身灵能运转到极限,源源不断地投入这个“黑洞”!

    李耀隐隐有一种感觉,若是在周身灵能消耗殆尽之前,能够将这个“黑洞”填满,那自己就冲上了结丹期,将会凝结出一枚独一无二的超级金丹!

    若是在灵能耗尽之后,还未将这个“黑洞”喂饱,那它就会继续吞噬,令李耀整个人都“崩塌”成最基本的原子,灰飞烟灭,彻底消散!

    时间和空间,完全失去了意义,李耀也不知道,整个过程,究竟持续了多久。

    他就像是一枚孤独的细胞,在广袤无垠的宇宙中一直漂流,漂流,一缕缕神念以光速离自己远去,很快就变成了黑色天穹中,一颗颗闪耀的星星。

    我成功了吗?

    我成功了?

    我成功?

    我成?

    我?

    ?

    ……

    时间,又过去了一年多。

    距离当年轰轰烈烈的新老两代星盗之王大火并,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星海帝国标准年。

    五年时间,飞星界发生的改变,比过去五百年都要多。

    很多星域被战火吞噬,无数修士不幸陨落,也有很多势力在战火纷飞中崛起,无数年轻一代的强者走上舞台,在星辰大海中,用热血和刀剑,绘制出了一副全新的画卷。

    蜘蛛巢星第一大城巢都,也在连绵不绝的战火中,变得面目全非。

    这天下午,巢都深处,一条废弃矿道中。

    “滋滋,滋滋滋滋!”

    大地微微震动,地底深处传来了一阵细微无比的声音。

    片刻之后,地面忽然突兀地隆起,紧接着又向下塌陷,露出了一个直径半米多的地洞。

    碎石无声无息地崩落,很久都没有听到落地之声,地洞似乎极深,一直通往地心。

    半分钟后,一个身材适中的年轻人,从地洞中吃力地爬了出来。

    他长得十分普通,蓬乱的头发随意披散在肩头,因为长期接触不到阳光,皮肤苍白到了近乎透明的程度。

    他的双眸十分奇怪,就像是覆盖着一层七彩薄膜,即便在黑暗深处,眼球转动时,依旧散发出了七彩的光华。

    他看起来有些瘦弱,身上没什么肌肉,不过,锋利的岩石边缘划过他的皮肤,非但没有将皮肤划破,反而是岩石的边缘,被磨得光滑细腻,像是被人细心摩挲了千万遍,隐隐泛出玉石般的光泽。

    年轻人的瞳孔外面,像是套着七八圈五彩缤纷的圆环,在黑暗中,所有圆环不断伸缩,如同最精密的晶眼,正在调整焦距。

    当他感应到了从矿道外面传来的一线光明时,年轻人先是一愣,眼中很快噙满了泪花,四仰八叉地瘫在地上,四肢胡乱挥舞,胸腹之间,起伏不定,就像是装着一肚皮的汪洋大海,喉咙深处,发出了不知是笑还是哭的声音。

    这个年轻人,就是李耀。

    整整五年,他终于从严心剑的洞府中逃出来了!

    “老严,来吧。”

    李耀哭了一阵,笑了一阵,从怀中掏出一个开了通气孔的金属圆筒,小心翼翼打开,里面是两只金纹小竺鼠。

    五年时间,依附于老鼠身上的严心剑残魂逐渐凋零,到李耀破关而出的这天,所有残魂统统消散,唯有这头原本散发着白芒的小竺鼠还活了下来。

    不过,这头小竺鼠身上的白芒也逐渐消散,举止和寻常小竺鼠没有两样,只是偶尔,眼底才会闪过一抹和人类相似的后悔和思念,却是很快,被兽性的光芒掩盖。

    李耀离开严心剑洞府时,却是将这只小竺鼠,和它一直死死抱住不放的母鼠给给带了出来。

    “去吧,老严,还有你的……小玉。”

    李耀将两只金纹小竺鼠放到了地上,一公一母两头小竺鼠,互相依偎着,一扭一扭,朝矿道深处爬去,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望着小竺鼠离去的背影,李耀有些喜悦,也有些惆怅。

    定了定神,思索下一步的计划。

    他还在地底钻洞时,就隐隐能感知到地面上时常发生剧烈的爆炸,看来正处在一场激烈的战争中。

    这是好事,说明萧玄策的太虚战兵,尚未将蜘蛛巢星彻底攻打下来。

    一切,应该还有挽回的余地。

    “萧玄策,飞星界的无冕之王,终于轮到咱们之间的战争了!”

    李耀微微一笑,顺着废弃的矿道向外走去,右手随意一扬,就从乾坤戒中提取出了一件破破烂烂的灰色麻衣,披在身上。

    每走一步,他的气质就会发生细微的变化,眼底的异彩逐渐消散,眼眸变得浑浊起来,而温润如玉的皮肤,也逐渐变得粗糙无比。

    走出废弃矿道时,他就像是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在蜘蛛巢星上随处可见的,最底层的小喽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