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杀过来了!
    萧玄策顿了一顿,留意了一下这些“真正的修仙者们”的反应。

    所有人都和他预期的一样,如铜浇铁铸,连眼睫毛都没有抖动半下。

    萧玄策十分欣慰,继续道:“我知道各位脱离各自宗派的监控,出来聚会一场,冒着极大的风险,咱们长话短说,请‘斩龙行动’的定位小队,萧玉山队长,为大家介绍斩龙行动的最新进展。”

    萧玉山就是二十天前,萧玄策召见的那名头发浓密如雄狮的青年。

    他是萧家子弟,从小在萧玄策的教导下长大,顺理成章接受了萧玄策的理念,成为一名坚定不移的修仙者。

    斩龙行动,则是修仙者专门针对龙王战铠重现星海,这一极大的变数,制订的搜索、锁定、防御、围捕、灭杀和利用计划,无论哪一个环节,都有几十套应对方案。

    萧玉山没有半句废话,霍然起身,微微欠身致意。

    几十道光幕在他身后盘旋,他的右手食指佩戴着一枚玉石戒指,发出一道淡红色的光芒,指着光幕道:

    “三天前,我们在飞鹰星域边缘发现了半个多月前神秘失踪的医疗舰‘白马号’部分残骸,通过残留的灵能辐射分析和材料对比,判断白马号是在一次严重爆炸中彻底解体的。”

    “爆炸太过猛烈,不可能是意外,而飞鹰星域近期也没有太强烈的星海风暴,结论是,爆炸由人为引起。”

    “我们将飞鹰星域锁定为重点调查区域,投入了大量资源搜索,却是一无所获。”

    “飞鹰星域附近,还有三个星域,都是一次星空跳跃就可以抵达,如果搭乘快速运输舰,一到两天内就能抵达。”

    “我们在毗邻飞鹰星域的玄云星域,发现了一些很有价值的线索。”

    “首先计算一下。”

    “从蜘蛛星域跳跃到飞鹰星域。再炸掉星舰,要花一到两天时间。”

    “从飞鹰星域,改头换面,潜入一艘高速运输舰。前往玄云星域,至少也要一到两天。”

    “加起来,就是四到五天。”

    “就在龙王战铠重现星海的六天之后,玄云星域七家医院的药品仓库陆续失窃,价值数百万的药品不翼而飞。当地宗派调查数日之后,毫无线索,确定为高手所为。”

    “我们深入调查之后发现,七起药品盗窃案,有一个共同点,失窃药品清单中,有大量‘定魂散’、‘凝神丹’之类,镇定神魂的药物。”

    “羽蛇教的阴平子道友,是死去一百三十多年的资深鬼修,对于借尸还魂之道。进行过大量研究。”

    “阴平子道友介绍,夺舍秘术,无比凶险,就算侥幸成功,最初几年,都会面临强烈的排斥反应,稍有不慎,仍旧会魂飞魄散。”

    “夺舍者的神魂越弱,被夺舍者的身体越强壮,排斥反应就越强烈。需要服用大量安定神魂的药物,来维持神魂和肉身的稳固。”

    萧玉山说到这里,一名修仙者轻轻敲了一下桌子:“萧道友,打断一下。”

    “你的意思。我们都听明白了,你们定位小队认为,白星河借尸还魂,逃窜到了玄云星域,之所以偷窃七家医院的大量药品,就是为了安定神魂的药物。别的药品不过是掩饰而已。”

    “不错。”

    萧玉山点头道,“斩龙行动的所有成员,再加上星脑的部分计算力,分析了整整一天,这是最有可能的结论。”

    “那么——”

    这名修仙者眯起眼睛,目光如剑,“一般医院里的药品,终究是普通货色,倘若此人真是白星河夺舍,绝对有能力潜入玄云星域当地的宗派,去偷窃更好的镇定神魂药剂吧?”

    萧玉山摇头道:“这就是白星河的高明之处,直接偷窃修炼宗派,不是太过明显了吗,绝对会暴露自己的存在。”

    “偷窃一般医院里的普通药品,就低调许多,不会引人注意了。”

    “事实上,若非我们早知道他搭乘哪一艘星舰逃跑,也不可能这么快锁定飞鹰星域一带,若非在这里集中了大量资源和计算力,飞星界几十个星域,这种小案子,绝对会漏过去的。”

    “普通药物的品质的确不佳,所以才需要一口气偷窃了七家医院那么多。”

    “用大量的普通药物,提炼出一丁点的精华,短时间内,也够用了。”

    发问的修仙者沉吟片刻,爽快道:“好,萧道友说服我了,请继续。”

    萧玉山点头致意,身后光影变幻:“出于保密的目的,我们组织的规模一直较小,和充当幌子的长生殿不可同日而语,我们在飞鹰星域一带,并没有太多人手可以抽调,大部分时候,只能搜集公开信息去分析。”

    “不过,黑蛛塔在飞星界发展了数百年,和各大星域的地下世界多少都有些牵连。”

    “最近几年,蜘蛛巢星逐渐衰落,这些私枭、毒贩、人蛇、赌棍见势不妙,收敛许多,但黑蛛塔手中,还掌握着他们大量的犯罪证据,足以令他们就范。”

    “通过公开信息,再加上这些人的地下搜索,还是一无所获。”

    “目标谨慎到了极点,除了迫不得已盗窃了大量安定神魂的药物之外,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然而,七天后,三明星域又发生了一起古怪的盗窃案。”

    “这一次失窃的不是医院,而是一家采矿法宝专营店,失窃了大量的勘探、采矿和冶炼法宝。”

    “这起案子,十分蹊跷。”

    “大家都知道采矿法宝,诸如钻头、挖掘机、抽水机、氧气循环符阵等等,这些法宝的体积大、分量重,价值又不高,更关键是出手十分困难,一般人不太可能购买这些法宝。”

    “偷走这么多傻大粗黑的采矿法宝,有什么用?”

    “另一方面,现场也太过干净了,从各种痕迹分析,对方是用几枚乾坤戒。直接将采矿法宝都摄走的。”

    “乾坤戒价值极高,一枚乾坤戒比一台高级晶铠还要昂贵,而且每一枚乾坤戒的使用寿命都不长,用一次就少一次。”

    “此人怀揣着至少四五枚乾坤戒。是一个腰缠万贯的富豪,又用珍贵的乾坤戒去装不值钱的采矿法宝,简直像是用水晶锄头去打劫,从常理上,是说不通的。”

    “我们反复研究了这起失窃案。最终,在失窃法宝清单上,发现了一样东西。”

    萧玉山身后,一道玄光分成六束,在每一张长桌上,都打出了一尊半透明的法宝虚影。

    那是一尊长宽都在两米多,方头方脑,好似铁疙瘩的法宝,周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色玄光,透露着一股矿山法宝独有的坚固和笨拙。上方展开,还有一张半弧形的金属网。

    “鸿雁-7型矿山专用通讯器,穿透力和抗干扰性极强,专门用于没有灵网的星海边陲,和各种干扰极强的矿脉深处,通话距离可以覆盖一般的小行星,哪怕深入地底上千米,神念依旧能穿透岩层发射出来。”

    “最关键的是,这种通讯器,采用点对点神念链接的方式。无需灵网,就能使用,本质上,就是超大型的对讲机。”

    又有一名修仙者抬手:“就是说。如果有人使用鸿雁-7型通讯器来联络,我们就无法掌握他们所讲的内容?”

    萧玉山道:“如果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身份和坐标,是的!”

    指挥中心内一片死寂,所有修仙者都眉头紧锁。

    很显然,他们不喜欢这种有些失控的感觉。

    萧玉山继续道:“假设,玄云星域七家医院的盗窃案。和三明星域矿山法宝专营店的盗窃案,都是一人所为,再回过头来搜索此人的路线,就容易许多了。”

    “奋战一个昼夜,甚至连崔宗平道友都不幸牺牲之后,我们终于在位于三明和玄云之间的晓月星域,找到了对方的蛛丝马迹,证明对方的确在晓月星域停留过。”

    “如此一来,事情很清楚了。”

    “目标五年前在蜘蛛巢星的地底身受重伤,之后无论是疗伤还是夺舍,总之他用了五年时间恢复行动能力。”

    “随后,他加入乱战,浑水摸鱼,劫持了一艘医疗舰,先跳跃到了飞鹰星域。”

    “他知道飞鹰星域十分危险,所以没有在那里留下任何痕迹,直接潜入玄云星域。”

    “在玄云星域,或许是神魂和肉体实在排斥得太过厉害,他迫不得已,盗窃了一批安定神魂的药物。”

    “之后,他离开玄云星域,又潜入了毗邻的晓月星域。”

    “晓月星域只是一个中转站,再说那里是旅游胜地,并没有发达的法宝炼制行业,他没能找到想要的东西。”

    “所以,他又跳跃到了三明星域,并且在那里,终于弄到了两台鸿雁-7型矿山通讯器,用这种通讯器,可以避开灵网的搜索,和另一个人,或者另一个组织通话,方便他下达或者接收某种命令。”

    “大家请看,蜘蛛、飞鹰、玄云、晓月、三明,短短半个多月,他流窜了五个星域,简直是风驰电掣,若非我们掌握关键线索,再加上星脑的辅助,还真锁定不了他!”

    “真不愧是昔日的星盗之王,只可惜,最终还是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最初发问的那名修仙者,又抬了抬手:“不好意思,萧道友,我必须在三点前回到狂熊会,否则会引起怀疑,能否直接说结论,他要逃到哪里去,目的又是什么?”

    “逃?”

    萧玉山微微一笑,几十道玄光在面前交错成了一片星图,几十个星域就像是几十枚晶莹剔透的玻璃珠子,在星海中缓缓旋转着。

    其中五颗珠子,被一条金线贯穿。

    “这就是目标的行动路线。”

    金线延长,朝星海中央一路延伸过去,最终刺入了另一枚小巧玲珑,层层嵌套的玻璃珠子中。

    “这是天圣城。”

    “诸位明白了吧,从一开始,他就没有逃,而是进军,是马不停蹄地朝着天圣城,杀过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