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八十四章 我不是白星河
    司寇烈替他把话说完:“然后,你就潜入天圣城,找到了我,希望我能用这些证据,帮你钉死萧玄策?”

    “很精彩的故事,不过有一个破绽。”

    “如果你真有过硬的证据,为什么不直接塞进乾坤戒里,和鸿雁-7型通讯器一起寄给我?”

    “还是说,所谓证据,根本子虚乌有,只是你的诈术?”

    疑似白星河的男人一阵阴笑:“这些至关重要的证据,是我一生心血,当然不能快递,谁知道会不会被中途截获?”

    “更何况……”

    他顿了一顿,不慌不忙地说,“条件都没谈妥,我怎么可能把所有证据都给你?”

    司寇烈笑了:“帮自己的父母报仇,还要讲条件的吗?”

    疑似白星河的男人道:“不用冷嘲热讽,聪明如你,一定能想到,如果萧玄策在一百二十年前,真能下手去屠杀整整一船无辜的人,那么他的心性,和修仙者根本没任何不同,他是修仙者的几率,就大大提升了!”

    “如果萧玄策真是修仙者,即将到来的蜘蛛巢星之战,就极有可能是一个天大的阴谋,可能会颠覆整个修真界的!”

    “就算你高风亮节,大公无私,从没想过为了个人的利益而扳倒萧玄策,至少,你都不想整个飞星界天翻地覆,被修仙者统治吧?”

    “我无所谓!哪怕修仙者真的得势,我现在是孑然一身,又改头换面,到哪里都能过得舒舒服服!”

    “你就不同,你们战星同盟家大业大,无处可逃,更何况你们的理念和修仙者背道而驰,双方必定要在大道之下,争得你死我活!”

    “所以呢,这份证据对你的重要性。远远超过我。”

    “倘若你不愿意交易,大不了一拍两散,我现在就走,就等着看蜘蛛巢星之战。你们这些修真者,究竟怎么死啊!”

    司寇烈沉默了一阵:“你的条件?”

    疑似白星河的男人道:“第一,永远放弃对白星河的追查和搜捕,白星河真的死了,人死灯灭。他犯下的一切罪孽,都应该烟消云散,我,并不是白星河。”

    司寇烈道:“原来如此,你是借尸还魂,换了一具身体!”

    疑似白星河的男人淡淡道:“这话是你说的,我可没说,也绝不会承认自己是白星河。”

    “只要再过几年,神魂和血肉稳固了,更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控我是白星河。”

    “我可以向你发下心魔血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想再当星盗,想换一个身份,过平静的生活而已。”

    司寇烈道:“还有呢?”

    疑似白星河的男人笑了笑,道:“第二,我现在孑然一身,两手空空,又不想重操旧业,那么。对于我这样一个放弃黑暗,奔向光明的大魔头,你们修真界,是不是很应该拿一笔经费出来。好好扶持一下,就当是维持社会的安定团结喽?”

    司寇烈道:“你要多少钱?”

    疑似白星河的男人道:“钱?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到了你我这样的级数,谈钱,太庸俗了吧?”

    “我不要一分钱,只要一些天材地宝、资源、房产、洞天福地和晶石矿脉的所有权而已,大致如下……”

    他说了一连串天文数字。

    无论是战星大厦中的司寇烈。还是天幻号上的修仙者,统统被这个数字震惊了!

    司寇烈提高声音道:“你疯了!”

    疑似白星河的男人桀桀怪笑道:“司寇烈,你要知道,我给你的证据,极有可能拯救整个飞星界的,难道还不值这些么?看来,你对整个飞星界的估价,不高啊!”

    司寇烈沉声道:“不是价码高低的问题,明天之后,就是誓师大会,一时半会儿,就算我答应,也不可能筹措到这么多东西!”

    疑似白星河的男人道:“无所谓,只要你同意,我可以相信你的保证,只不过——”

    他一口气说下去,“我要你在一个半钟头之内,赶到第十星环西北区一栋未完工的建筑‘复星大厦’内。”

    “我在那里设置了一座‘灵角鸩魂真冥大阵’,只要你在大阵之内,和我一起发下心魔血誓,这样的誓言,会比一般的心魔血誓强大百倍,反噬之力,纵然元婴强者都承受不住。”

    “我会发誓,给你的一切证据都是真的,并且从此之后,金盆洗手,不再对飞星界造成半点儿破坏,也不再乱杀一个无辜的人。”

    “而你也要发誓,你会想办法撤销对白星河的一切指控和追捕,并且在十年内,将我要的所有东西,都以合法方式,一点一点转移给我。”

    “未来的飞星界,没有星盗的生存空间,我得到了这么多的资源,当然没理由再重操旧业。”

    “而你若是违背誓言,首先你自己会遭到反噬,接下来,我会一个一个,灭你满门!”

    “嘿嘿嘿嘿,司寇烈,我现在,可是比你年轻许多啊!你原本就年老力衰,再受了加强版心魔血誓的反噬,活不过十年的!等你死后,我有大把时间,送你的子子孙孙,一起下九幽黄泉来陪你!”

    “所以,有了这样的保障,我想,咱们两个都不至于会违背誓言吧?”

    司寇烈没有动怒,冷静道:“我怎么知道,这不是陷阱?说不定我一到第十星环,就会被你刺杀!”

    “大家都是元婴,但你是战斗型的,我不是你的对手。”

    疑似白星河的男人道:“杀了你,有什么好处?”

    “如果我说的一切,都是谎话,是长生殿的阴谋,杀了你也没用,毕竟你只是修真界的二号人物,在你上面还有一个萧玄策呢!”

    “杀了你,只会激起修真者的狂怒,不可能阻止最后一战爆发的。”

    司寇烈沉思良久,道:“好,我答应,不过我不会孤身一人前来,我要带四个保镖。”

    “别误会,不是信不过你,我是怕天圣城里潜伏着长生殿的刺客。”

    疑似白星河的男人道:“好,只带四个,不过你不能带‘苏长河’,他是精神战高手,我不希望一名精神战高手靠近我,换一个!”

    “另外,你不能告诉保镖,你的真正目的,也不能将我们的对话透露给任何人。”

    “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我谁都信不过,包括你在内!”

    “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此事,我立刻就走,躲到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静静看着修真者大军在蜘蛛巢星全军覆没!”

    司寇烈道:“不用危言耸听,你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等看到了证据,我会自行判断!”

    疑似白星河的男人冷笑几声,切断了通话。

    天幻号上,修仙者的最高指挥中心内,死一样的寂静。

    光幕上,出现了一尊白星河的立体头像。

    在面容分析专家和建模专家的努力之下,这尊头像上的皱纹逐渐消失,皮肤越来越光滑,越来越年轻。

    到最后,变成了一张七八岁小男孩的脸庞。

    “这就是白星河在七八岁时,最有可能的长相!”

    萧玄策死死盯着这张脸,陷入沉思。

    “总裁!”

    一名修仙者站了起来,正色问道,“白星河说的一切,是不是真的?”

    萧玄策缓缓点头,十分沉重地说道:“是真的,我认识这张脸,当年那艘船上,的确有这样一个小男孩,我原以为他已经在大爆炸中死了,没想到却是漏网之鱼,而且还成为了星盗之王!”

    修仙者中,顿时发出“嗡嗡”的议论声。

    这名修仙者继续问道:“那么,从理论上讲,白星河真有可能搜集到当年那件事的确凿证据吗?”

    萧玄策垂下眼皮,沉思了十秒钟之后,艰难地点了点头:“如果白星河说,他掌握了我就是莲王的证据,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必定是陷阱无疑!”

    “不过,这件事发生时,我还不是羽蛇教的教主,更不是太虚集团的总裁,第二帝国也远远没有建立,由我绝对掌控的资源并不多。”

    “理论上说,白星河的确有可能,发现一些证据,虽然未必能钉死我,却足以引起司寇烈、天圣六宗高层,和其他修真者的怀疑了!”

    这名修仙者抛出了第三个问题:“所以,一旦他们完成交易,在誓师大会上,司寇烈真的当着上万名修真者的面,抛出了所有证据,就极有可能,会扰乱我们的计划?”

    萧玄策道:“是的。”

    所有修仙者沉默了三秒钟,随后就爆发出了比刚才更强烈百倍的浪潮。

    指挥中心像是变成了一座马蜂窝,每一名修仙者都扯着喉咙喊叫起来。

    “干掉他们!”

    “现在,这件事还没有扩散出去,干掉他们,一了百了,只要拖过这几天,等修真者大军和太虚战兵都跳跃到了蜘蛛星域,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没错,不过要等他们两个在第十星环会面,拿出了决定性的证据之后,再下手!”

    “现在,天圣城核心区里,挤满了各大宗派的修真者,戒备森严,很难下手。”

    “但是处在最外围的第十星环,相对就松懈许多,方便我们下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