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八百二十四章 白老鼠
    “各位光幕前的观众朋友们,这里是飞星光迅台和天圣光迅台联合推出的‘飞跃天元’特别栏目直播现场,激动人心的时刻即将来到,第一批前往天元界的修真者都已经登上了星舰!”

    “一万年!自从星海帝国解体以来,我们已经和各个兄弟世界失散了整整一万年!”

    “一万年来,我们独自飘零在这片冰冷黑暗的宇宙中,孤独地对抗着天魔、妖兽和天劫!”

    “但是,今天之后,一切都将改变,我们即将和另一个兄弟世界一起,同生共死,并肩作战!”

    “让我们一起,祝福李耀、莫玄等等来自天元界的朋友回家,更祝愿我们的飞星修士能一路顺风,为天元界的兄弟们,带去来自飞星的问候!”

    这一刻,整个飞星界一片寂静,普通人比划出了不同的手势,双眼紧闭,默默祈祷,修真者则结出了千姿百态的手印,用各自宗派的不传之秘,将一缕缕祝福的神念,送入宇宙。

    蜘蛛星域边缘,一艘破破烂烂的运输舰上。

    几十名五大三粗,面相凶恶的船员,也簇拥在汗臭浓郁的舱室内,紧绷的肌肉几乎撕碎了身上的汗衫,砂锅大的拳头快要拧出水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穷凶极恶”地祝福着。

    “噗嗤!”

    这些粗鲁又善良的汉子们正在默默祈祷,角落里却是传来了不和谐的杂音,一道又尖又利的声音,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老鼠,你这臭小子又出来捣乱!”

    一名络腮胡的壮汉睁眼一看,角落里却是一名头大如斗,奇丑无比的少年。

    少年的神情颇为不屑,在如此激动人心的时刻,却是哈欠连天,非但不和众人一起祈祷,反而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包油腻腻的花生米。一颗颗丢进嘴里,模样又猥琐又犯贱,让人的拳头蠢蠢欲动。

    这个少年,真的很丑。

    他就像是先天不足。又后天营养不良,不到一米三的个头,粉红色的皮肤皱皱巴巴,耳朵比蒲扇还大,鼻子又尖又红。两个大门牙支楞在外面,偏偏眼睛又小得像针尖,再加上围绕在眼眶外面,密密麻麻,如满天星辰一般的雀斑,就像是带上了一副天然的眼罩,令他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活脱脱一个贼眉鼠眼的三只手。

    少年姓白,正因为他长得像老鼠,而且身上还带着两只十分古怪的白色小竺鼠当宠物。所以大伙儿都叫他“白老鼠”。

    白老鼠是三个月前混上这艘运输船的。

    那时候,蜘蛛巢星正在大开发,对运输舰和工程船的需求量极大,这艘属于私人公司的运输舰也参与其中,在蜘蛛巢星干了半年的活。

    离开蜘蛛巢星时,这小子却不知怎么混上了船。

    蜘蛛巢星上除了星盗之外,也有不少平民,他们或是星盗劫掠回来的受害者,或是这些受害者的后裔,又或者星盗的家属。并非所有人都欠下血债,不少人都是星盗的奴隶,受尽了各种压迫。

    攻破蜘蛛巢星后,这些受害者自然不能一杀了之。经过严格的鉴别和测谎之后,对于没有犯下任何罪行的原蜘蛛巢星居民,年满十八岁的,就在蜘蛛巢星当地参与建设,未满十八岁的,就送到临时学校去念书。为新生的飞星界建设出力。

    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过去染上了游手好闲的恶习,极不愿意做工,又不愿意上学,无所事事,惹是生非。

    白老鼠就是这样一条漏网之鱼。

    刚上船时,他的情况比现在更加糟糕,不但瘦得只剩下几根火柴棍似的骨头,脑袋上还有一个刚刚结痂的大窟窿,船上的医生检查之后都说,他的脑袋受过重伤,头骨都碎成了好几块,99。9%的人遇上这种伤都非死不可,却不知这命硬的小子是怎么活了下来。

    这样的伤势,让船主动了恻隐之心,拍了他的照片,又印了指纹发送到蜘蛛巢星,查询的结果却是,这小子是个没爹没娘的流浪儿,一天到晚在街面上蒙吃混喝,前些日子不知怎么跌入一个矿坑,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却不知怎么,被他混到这艘运输舰上。

    他并非星盗,更无血债,才十来岁的年纪,看着也怪可怜,船主便收留了他。

    这小子的生命力真是比蟑螂和老鼠都要顽强,只用了不到一个月就彻底恢复,却是在蜘蛛巢星上养成了一身好逸恶劳,好吃懒做的习气,喊他吃饭比谁都快,喊他干活却是能躲则躲,能拖就拖。

    船主好心好意让他通过晶脑,学点儿文化知识,他却是一看书就晕,一做题就困。

    见他不愿意念书,几名孔武有力,学过几天拳脚的船员想教他格斗术,他更是笑得乐不可支,不屑一顾。

    一来二去,船上所有人都气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刻打开真空管道,把这条鼻涕虫吸到宇宙里去。

    这个小癞痢唯一的优点,就是脾气不错,整天笑嘻嘻的,人家骂他,他也不恼,人家揪他耳朵,他也不怒,哪怕人家恨铁不成钢地敲他几下脑门,他也若无其事,真不知说他心胸宽广好,还是没羞没臊好。

    被几十名壮汉瞪大牛眼盯着,白老鼠依旧不慌不忙地磕着花生米,时不时还伸出小指头剔着牙缝,很是惬意的模样。

    “臭小子!”

    满脸络腮胡的壮汉,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把他提了起来,唾沫星子像是钉子一样射到他脸上:“白老鼠,我说你小子平时好吃懒做,偷奸耍滑也就罢了,怎么今天如此大事,都漠不关心,大家都在为李耀等人祈福,你却在这里偷吃花生米!”

    白老鼠任凭耳朵被人扯来扯去,依旧一颗接一颗往嘴里丢花生米,笑嘻嘻道:“我早就知道,李耀这小子洪福齐天,造化惊人,任何事情交给他办。一定能处理得妥妥帖帖,顺顺当当。”

    “既然如此,又何必浪费我的口水,祈什么鬼福呢?”

    “吓!”

    洪哥更怒。揪住白老鼠的耳朵狠狠一拧:“你这头皱巴巴的白老鼠,人小鬼大,口气大得没边了,李耀可是咱们飞星界数一数二的超级高手,轰杀了萧玄策的绝强存在!你啊。连人家的一坨鼻屎都比不上,居然还敢称呼人家‘小子’?”

    “嘶……”

    白老鼠装出一副吃痛的模样,眼里绽放出来的笑意却是告诉大家,他浑然没把这点儿痛楚放在眼里,“洪哥,我很认真地和大家重申了三千两百二十五次,打归打,骂归骂,能不能不要再叫我……白老鼠?”

    洪哥大笑:“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不是白老鼠。又是什么?”

    白老鼠眨了眨眼睛,道:“请叫我,白老……弟。”

    一句话说得众多糙汉大笑,洪哥嗤之以鼻:“你这偷奸耍滑的小子,平时手提不动,肩扛不住,我们让你干点儿小小的杂活,你就推三阻四,还敢嘲笑我们的格斗术都是蠢笨乳牛,这会儿又来和我们称兄道弟了?”

    白老鼠打了个哈欠。道:“解释过很多次啦,我这个人,生下来就注定是要做大事的,你拿什么维修排风符阵。打扫厕所,疏通下水道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来让我做,我当然打不起精神。”

    洪哥冷笑:“什么叫‘大事’啊,白老……弟?”

    白老鼠歪着脑袋,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诸如卷入星海风暴,遇上星盗来袭。惨遭天魔降临……碰到这种事情,我自然会挺身而出,把大家处理得干净利落,不留半点儿手尾,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

    众人笑得更加厉害,洪哥更是“噗嗤”一乐,勾起两根比白老鼠手腕还粗的手指头,在白老鼠的大脑门上狠狠凿了个栗子:“少他妈胡吹大气,你小子真想要报答咱们的救命之恩,就早点儿滚蛋,少在咱们面前乱晃,浪费船上的粮食不说,还惹人心烦!”

    “放心。”

    白老鼠微微一笑,用力敲了敲手腕上锈迹斑斑的二手晶脑,敲出一片斑斑驳驳的光幕。

    光幕中显示的,是一张虚拟报名表。

    “叨扰了大家这么久,我都有些不好意思,更何况这里风平浪静,实在太过无聊,我也休息够了,正寻思着,去找些从来没做过的,有意思的事情做一做。”

    光幕上熠熠生辉的“燎原”二字,令所有船员都愣了一愣,面面相觑片刻之后,笑声简直要将小小的运输舰都轰爆了!

    “燎原舰队?”

    “你这只皱巴巴的白老鼠,要加入燎原舰队?”

    燎原舰队是飞星界正在筹建当中的一支新型舰队,其宗旨是打破旧有的宗派和铠师团架构,聚集整个飞星界的少年精英,从一张白纸开始,重新调教,在数十年之后,成为飞星界最强大的力量。

    当真人类帝国的远征军来到飞星界之后,燎原舰队就将给予迎头痛击!

    一句话,这是一支专门针对真人类帝国远征军而建立的舰队,是一支为了一百年之后的战争而组建的,未来舰队!

    “燎原”二字,就是取“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意思,代表着飞星和天元这两颗小小的火花,必将在黑暗森林中,燎起人类文明的熊熊烈火!

    燎原舰队,或许将决定飞星界的命运。

    是以,各大宗派都投入了大量资源,还派遣最优秀的子弟加入。

    燎原舰队还在整个飞星界范围内,公开招募军校生,凡是6到14岁的青少年,不限身份,都可以报名。

    一百年后,这些人刚好一百岁出头,在修真者而言,正是灵能和经验的最佳平衡点,处在巅峰状态,足以成为飞星界的中流砥柱。

    消息放出,轰动飞星,所有世家子弟都趋之若鹜,挤破了脑袋前去报名。

    水涨船高之下,光是初试的淘汰率,就达到了残酷的一万三千多比一,是不折不扣的万里挑一!

    燎原舰队的入选考核极其严酷,哪怕军校生的标准都极高,听说连落星子的一个重孙子去报考,都被刷了下来。

    这只皱巴巴的白老鼠也去报名?

    怎能不让人笑掉大牙!

    洪哥笑得打嗝:“就凭你,也想报考燎原舰队的军校?哈,你还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白星剑?名字倒是很霸气,不过实在和你这副尊荣不太相称啊!”

    白老鼠笑了笑,摇头道:“错,我不是去报考燎原舰队,我是去……统帅燎原舰队。”

    这句话一出口,众人更是笑得满地打滚,洪哥捧着肚子,上气不接下气地笑道:“哈哈哈哈,真他娘的笑死老子,你这只白老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正义感,难道你还想当燎原舰队的总司令,有朝一日,打败真人类帝国的远征军?”

    白老鼠张了张嘴,正欲分辨,想了想,自嘲一笑,干脆闭嘴,重新蜷缩到了角落里,仔仔细细地吮吸着一枚花生米的外衣,表情变幻无穷,像是在品尝着龙肝凤髓。

    “观众朋友们,倒计时开始,最后十秒,我们的勇士将要出发了!”

    光幕上的主持人声嘶力竭,吸引了所有船员的目光,再没人去管这只大言不惭的白老鼠。

    白老鼠眯起眼睛,光影在他脸上交错,斑斑驳驳中,奇丑少年的双眸中荡漾着数百年岁月磨砺出来的微光。

    白老鼠的脖子后面,忽然鼓起了两个包,蠕动片刻,钻出两只小小的老鼠。

    两只老鼠皮光水滑,比他长得还顺眼些,鼠目里灵光四射,极通人性,其中一只小老鼠的尾巴上,还荡漾着一抹淡淡的金色。

    白老鼠手指一弹,两枚花生米飞上半空,却是被一支小竺鼠用尾巴卷住,和母老鼠分食。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懂我吧?”

    白老鼠笑眯眯地对金色尾巴的小竺鼠道。

    小竺鼠眼里闪耀着诡异的光芒,仿佛真能听懂他的话。

    白老鼠又往小竺鼠嘴里丢了一颗花生米,淡淡道:“你肯定知道,我为什么要去统帅燎原舰队,和真人类帝国的远征军,一决高下吧?”

    “当然不是为了飞星界,更不是为了什么人类文明的未来,这种狗屁倒灶的破理由。”

    “我只是想品尝一下……失败的滋味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