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八百二十六章 黑色倒影
    李耀一个哆嗦,萤火虫号仿佛消失不见,他再次悬浮在一片陌生的星海,一颗蔚蓝色的星球前方。

    一个无比沮丧和绝望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失败了,我们彻底失败了!”

    “太强大了,太黑暗了,我们毁不掉,毁不掉的!”

    然后,李耀听到了自己的怒吼:“不,秃鹫计划还没失败,哪怕漂流到了星海尽头,我都会战斗到底,卷土重来的!”

    “砰!”

    这一幕画面,如碎裂的琉璃般绽放开来,他重新回到了萤火虫号内部,面对几十个若有所思的自己。

    “看来,秃鹫计划对我们无比重要,以至于我们穿越星海,再世为人,都念念不忘,甚至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外号叫做‘秃鹫’,就是潜意识当中,提醒自己,绝对不能忘记。”

    几十个李耀,一个接一个融合到了一起,喃喃道:“所谓‘地球’,是否真的存在?倘若它真的存在,真是一颗普普通通,没有半点儿灵能的星球吗?”

    “依稀记得,在地球上,也有盘古、女娲、元始天尊等等传说,甚至连恐龙、化石和史前生物这种东西也存在,但具体到细节上,就和我们的世界大相径庭了。”

    “在地球上,恐龙只是一种纯粹的洪荒凶兽,没有半点儿智慧,更没有创造出过灿烂辉煌的文明。”

    “究竟,地球和我们的三千修真世界,有什么关系?地球人李耀,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理工吗?我们又是如何从地球,被放逐,或者说逃离到天元界来的呢?”

    “神秘!真的很神秘啊!”

    “难道,你不想揭开秃鹫计划的谜底,甚至有朝一日,降临地球,去寻找最终的真相吗?”

    每说一个字。就有两个李耀融合到了一起,当抛出最后一句话时,在真正的李耀面前,只剩下唯一一个镜像的自己。

    李耀舔了舔嘴唇。本能反应就想点头,神魂深处却是传来针扎般的刺痛,令他悚然一惊,脱口而出:“你究竟是谁?”

    对面的李耀笑了:“你知道的,我就是你啊。只不过是你神魂当中被禁制,被封印的那一部分,关于‘秃鹫计划’的那一部分!”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部分会被封印起来,或许是有人不希望我们知道真相?”

    “总之,刚才你冲击元婴境界时,已经在这道牢不可破的封印上,冲出了一道裂纹,所以才会泄露了这么多的神魂碎片出来,向自己抛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现在。你已经发现了这么多的蹊跷之处,难道不想知道……真正的答案吗?”

    “来吧,让我们融合到一起,彻底冲破这道封印,去破解‘秃鹫计划’的秘密,弄清楚所谓的‘地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对方的声音充满了妖异的蛊惑,将右手伸了过来。

    李耀屏住呼吸,双眼略显迷茫,不由自主地将右手抬了起来。指尖朝对方的指尖触碰过去。

    对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喃喃道:“对,就是这样,我们彻底融合之后。一定会弄清楚整件事情的真……啊!”

    最后一个“相”字,却是被一声凄厉的惨叫代替。

    原来,李耀的指尖突然迸发出了一缕强烈的电弧,朝对方狠狠刺了过去,对方猝不及防,瞬间被电芒笼罩!

    对方气急败坏地尖叫:“你。你在干什么,难道你不想知道真相吗?”

    李耀冷哼一声,眼中的迷茫一扫而空,眼神变得清澈无比,锐利如刀:“雕虫小技,也想让我上当吗?我才不相信什么禁制和封印!”

    “让我想想,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李耀心思电转,往昔的一幕幕画面飞快滑过眼前,他凝聚全部计算力,扫描着每一点异常。

    很快,他找到了!

    那是他在铁原星上,和拥有“天劫战体”的燕西北激斗之时,双方浴血厮杀,彼此都有不少血液,沾染到了对方身上!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你是血纹族!”

    “血纹族”三个字一出口,对方顿时发出了比刚才还要扭曲的尖叫,电弧将它的伪装一缕缕剥去,幻化出一尊和李耀一模一样,却殷红如血的面貌,就像是涂上了一层红漆的诡异雕像。

    血纹族,来自星海彼岸的神秘异族,拥有恐怖的心灵控制和生物改造神通,巨灵战族的主人,五千年前,飞星界天劫打击的发起者!

    李耀的瞳孔中,精芒如涟漪般一圈圈扩散,冷笑道:“原来如此!”

    “几十年前,你就潜入铁原星高手燕西北的体内,并且暗中蛊惑燕西北,成为长生四王之一,调制天劫战体,暗中进行你的计划。”

    “八年前,当我在铁原星上,和燕西北激斗时,你看出燕西北大势已去,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蕴藏于一滴鲜血中,飞溅到了我身上,潜入我体内!”

    “不过,那时候的你,还虚弱无比,所以一直潜伏爪牙,引而不发,慢慢积蓄力量。”

    “对了,我在蜘蛛巢星地底,严心剑的洞府中修炼时,曾经有一段时间,特别心浮气躁,感知到一些异象,只怕那就是你成了气候,浮出水面,对我进行的试探吧?”

    “只不过,你试探出,那时候我的神魂还无比坚固,并不是发动吞噬的好机会,所以你再次潜伏。”

    “直到我和真人类帝国的星孩死斗,被星孩自爆,重创神魂之后,你的机会终于来到!”

    “在我的神魂支离破碎,陷入昏迷之后,你故意在我的脑域深处,营造出了天元界的幻象,想要令我们的神魂放弃生机,陷入彻底休眠,你就可以鸠占鹊巢,占据我的身体!”

    “岂料却是在关键时刻,无意间触发了蕴藏在我神魂最深处的‘秃鹫计划’,令我惊醒!”

    “你无可奈何,又怕强行夺舍会打草惊蛇,所以改变了思路,从长计议,继续对我实施影响。”

    “现在想想,我当初做出的决定,好奇怪啊!”

    “我才二十多岁就修炼到了究极金丹,战斗力堪比元婴老怪,速度不是太慢,而是太快了!”

    “正所谓欲速则不达,我的根基不稳,道心不定,这时候最重要是巩固境界,而不是一味冒进,有什么必要,非要在四维空间中进行修炼呢?”

    “两个大千世界的抗衡,比拼的是综合实力,就算我突破到了元婴,只怕对战局也不可能起到决定性的影响!”

    “更何况,就算要在四维空间中修炼,我也大可以在火花号当中开辟一间修炼室,有什么必要,独自炼制一艘星舰?”

    “现在,我终于明白,只怕那时候,我已经受了你的蛊惑!”

    “你是想趁我在四维空间中强行突破,神魂震荡之时,一举夺舍!”

    “如果是在火花号上,我的修炼状况会被莫玄教授他们严密监控,一发现不对,他们就会冲进来救人,更容易看出发生在我身上的异变!”

    “而在萤火虫号上,只有我一个人,一旦发生异变,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对不对?”

    对面的血色李耀,犹如暴露在太阳底下的冰雕,身上荡漾出了一缕缕的血气,逐渐消融。

    它的表情,却是越来越诡秘,越来越邪异,微笑道:“我们果然很聪明,大体上全都说对了,不过有一点,你还是没有搞清楚。”

    “不错,我们的确是被血纹族感染了,不过血纹族的生命形态和人类,甚至和所有的生物都截然不同,他们没有意识,没有思维,更没有神魂!”

    “所以,我的确不是血纹族,而是你,准确说,是你内心的另一面而已。”

    李耀眼角直跳,全神戒备。

    血色李耀摊了摊手,邪笑道:“别这么紧张,有光明就有黑暗,光和暗不过是一枚铜板的两面而已,平素你一直表现得大义凛然,坚强不屈,道心坚定……”

    “可是,扪心自问,你真的像外表这么正义、顽强和坚定么?”

    “在法宝坟墓里苦苦挣扎时,你难道不曾生出过强烈的杀意?”

    “面对同学的讥笑和奚落时,看着人家驾驭豪华飞梭车时,你难道不曾生出过浓烈的嫉妒?”

    “面对排山倒海的兽潮时,难道就没有那么一刹那,你曾经想过拔腿就跑?”

    “当燕西北和萧玄策向你灌输他们的理念时,难道你就一丁点儿都没动摇过,没有想过,或许他们走的路才是对的?”

    “当你得知,真人类帝国的天劫即将突袭天元界时,难道你心底不曾闪过那么一缕阴暗的念头,在内心最深处破口大骂,抱怨是飞星界拖累了天元界?”

    “有那么一瞬间,你甚至还希望,最好这枚天劫现在就转向,朝飞星界扑去?”

    “正是你曾经生出过的这些黑色念头,这些仇恨、嫉妒、恐惧、怀疑、动摇、愤怒和迷茫,慢慢积郁、滋生、蔓延,才最终孕育出了我。”

    “我是谁?我就是你的神魂,在黑暗深渊中的一抹小小倒影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