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八百三十章 血纹族的末日(第二篇完结)
    “萤火虫号的炼制已经开始,我不能阻止,因为我既不能留在飞星界,也不能真的前往天元界。”

    “无论飞星还是天元两界,都有数以百亿计的人类,有我的朋友和亲人,更有无数同胞,无论血纹族在哪一界肆虐,都是不折不扣的悲剧。”

    “或许,我可以调整萤火虫号的坐标,跳跃到另一个荒无人烟的大千世界去?”

    “但是从技术上来说,很难实现。”

    “萤火虫号的炼制初衷,就是在两个邻近大千世界之间进行短途跳跃,绝没有能力跳跃到几百万光年之外。”

    “更何况,这样大动干戈的调整,无论监控中心还是血纹族,都有极大可能发现。”

    “我开始思考,究竟有什么地方,没有人类的存在,又是只要改变上万个坐标参数中的一两个,就能抵达的?”

    “呵呵,你们一定猜到了。”

    “没错,血妖界!”

    “现在的血妖界,已经和天元界初步融合到了一起,就像是一个双生世界,血妖界和天元界在四维空间中的坐标参数,99。9%都是一致的,只有0。01%的差异!”

    “我决定了!”

    “血纹族想要在破碎虚空中,彻底感染我的神魂,控制我的思想,那我就同样以‘萤火虫号’为战场,引蛇出洞,将它彻底勾引出来,展开决战!”

    “即便决战失败,我也不会让它去天元界,奴役我的亲人、朋友和同族的!”

    “于是,我将计就计,积极加入萤火虫号的炼制计划,甚至深入钻研了不少星空跳跃方面的书籍,学习重新设定导航系统,以及人工操纵的方法。”

    “萤火虫号由我独自驾驭,万一出了问题,就要我来维修。我学习这方面知识,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应该不会引起血纹族的怀疑。”

    “在学习过程中,我顺理成章掌握了血妖界的坐标。并且知道该如何启动紧急维修模式,人工微调目的地的坐标。”

    “在我使用鉴魂仪,得到的四个钟头宝贵‘绝对安全时间’里,我将萧玄策留下来,准备对付白星河的神魂攻击类法宝都凝聚到了一起。抽取出其中最宝贵的核心攻击单元,炼制出了一具威力绝强的神魂攻击法宝,其释放出的强烈精神波动,足以撕裂一名绝世强者的神魂!”

    “为了避免引起血纹族的怀疑,在分四次炼制完成这枚‘神魂炸弹’之后,我就停止使用鉴魂仪。”

    “这之后,风平浪静。”

    “我装作打消怀疑的样子,全身心投入到了修炼和萤火虫号的炼制之中。”

    “血纹族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来干扰我。”

    “换位思考,如果我是血纹族,既然现在宿主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计划在进行,似乎是没有必要节外生枝,再出来干扰或者窥探宿主的神魂,万一最后时刻,令宿主重新起了疑心,那就弄巧成拙了。”

    “又或者,它也在暗中积蓄力量,准备在穿越四维空间时,一举夺舍!”

    “今天,是启程之前最后一天。”

    “我在对萤火虫号进行最后的检测时。又一次启动了鉴魂仪,获得了一个小时的‘安全时间’,随后,我将萤火虫号的目的地微调了两个参数。调整到了血妖界,并且将‘神魂炸弹’暗藏到萤火虫号的控制台里,和自爆符阵接驳到了一起。”

    “现在,萤火虫号上的自爆符阵,被改变了用途。”

    “在穿越星海的过程中,只有激发自爆符阵。才能切换到正确的航线上,和大家一起跳跃回天元界。”

    “否则,如果一直都没有激发自爆符阵,那么萤火虫号的目的地就将保持不变,直接跳跃到血妖界,并且在完成跳跃的一刹那,激活‘神魂炸弹’!”

    “明白了吗?”

    “假设我到结束跳跃之前,一直都没激活‘自爆符阵’,说明那时候的我,已经被血纹族完全控制了,占据我整个脑域的,已经变成了它的神魂,而我的神魂或许就蛰伏在脑域的最深处,完全被它掩盖。”

    “这样一来,一旦神魂炸弹爆开,冲击波横扫萤火虫号,甚至贯穿我的脑域,首当其冲会撕裂的,只会是血纹族的神魂!”

    “它的神魂,就成了我的神魂,最好的挡箭牌!”

    “而我,就会在它的神魂被狠狠撕裂的刹那,发动绝地反击,争取将血纹族彻底镇压、吞噬和炼化!”

    “这,就是我的计划,一个成功率几乎低到零的计划。”

    “因为,整个计划都基于一个前提,那就是血纹族无法掌握到我的每一点思维。”

    “或许它的力量超乎我想象,它早已知悉一切。”

    “因此,我强烈建议,当你们抵达天元界,发现萤火虫号就在你们身边的话,立刻对我实施隔离,绝不要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哪怕我告诉你们,我已经成功镇压了血纹族,都不要相信!”

    “那时候的我,极有可能像是过去的燕西北一样,已经被血纹族彻底控制了。”

    “如果你们没有发现萤火虫号,不要担心,这算是一个好消息,说明我的计划成功了,至少是成功了……一小半。”

    “我已经回家了,只是在家的另一面登陆而已。”

    “天元和飞星两界,掣肘太多,顾虑太多,我要时时刻刻担心血纹族感染我的亲人、朋友和同胞。”

    “它甚至极有可能,趁着短暂操纵我的刹那,干出一些丧心病狂的事情,诸如杀死我的某个亲人和朋友,用这种方式来动摇我的道心。”

    “扪心自问,如果真有某个亲人朋友惨死在我手里,我完全没有半点信心,能坚持道心坚固,毫不动摇。”

    “血妖界就不同了。”

    “在那里,我没有半点儿牵挂和顾虑,可以肆无忌惮地血纹族大战三万回合。纵然偶尔被它操纵,激发出强烈的杀意都无所谓,那里本来就没有朋友,只有敌人。”

    “时间不多了。就这样吧。”

    “对不起,没有早一点告诉你们真相,不是不相信大家,这是这场战斗,我只能选择孤军奋战。”

    “对不起。巫马炎和谢安安,过去有一段日子,我的态度不太好,让你们担惊受怕了。”

    “最后……对不起,丁铃铛。”

    “原本说好,最多十年就会回家和你团聚,现在看来,我恐怕还要在血妖界耽搁几年,把血纹族彻底炼化,所以——”

    即便在说“对不起”三个字的时候。李耀的嘴角依旧凝固着僵硬的微笑。

    但双眼深处,却是闪耀着一片细碎的星芒,似乎有两道滚烫的液体要涌动出来。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在泪水涌出眼眶之前,伸手关闭了晶眼。

    画面就凝固在这一刻,逐渐透明、消散,就像是璀璨的烟花过后,依稀闪耀的小火星。

    舰桥上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被这场惊心动魄的暗战惊呆。

    他们完全无法想象,正当他们兴高采烈筹划着回家之时,李耀却孤身一人。和一个比骸骨龙魔、萧玄策、星孩更加可怕的敌人,进行一场如此诡异,如此凶险的决战!

    “李耀……”

    雷大陆、白开心、落星子和莫玄教授等人,都有些失魂落魄。

    “师父……”

    巫马炎和谢安安。更是攥紧拳头,泣不成声。

    “轰!”

    来自大荒战团的红发突击队长,冲天而起、熊熊燃烧的长发,却是火上浇油,烈焰更加猛恶,外焰变成了紫色!

    红发突击队长的眼底。绽放出极度危险的光芒,咬牙切齿道:“李耀,你这个王八蛋……”

    “你——”

    巫马炎愕然,随即大怒,“为什么骂我师父?”

    红发突击队长冷哼一声,满头火焰长发无风自动,忽然窜出一条火蛇,以电光石火的速度朝巫马炎射去。

    巫马炎猝不及防,竟然被卷了个正着,身上顿时窜出了成百上千束小小的火苗!

    众人大惊失色,来自飞星界的修真者更是目瞪口呆。

    这几年巫马炎一直疯狂修炼,顺利突破了炼气期九十五重,向传说中炼气期一百重以上的至高境界进军,战斗力堪比筑基巅峰修士,即便对上结丹期初阶修士,都未必害怕。

    这个年纪最多比他大十岁的红发修士,竟然一招之内,就令他束手就擒,毫无还手之力?

    此人的实力,深不可测!

    红发突击队长将巫马炎卷到了面前,火焰长发犹如一条条火蛇,“嘶嘶”乱叫,环绕着巫马炎不断游弋。

    巫马炎痛得龇牙咧嘴,双脚乱蹬,却是怎么都踢不到对方,只能大叫:“我师父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为了不让血纹族扩散出去,连朝思暮想的家都不回,独自一人流落到了血妖界!你凭什么骂我师父?”

    “凭什么?”

    红发突击队长轻轻哼了一声,道,“我等了他十年,就等来轻飘飘‘对不起’三个字,难道还不能骂他一句两句么?”

    巫马炎愣住:“啊?”

    红发突击队长上上下下扫了巫马炎几眼:“你对师父,倒是忠心耿耿,只不过李耀好像不怎么会教徒弟,教出来的弟子软手软脚,连我一招都挡不住!”

    “看来,还是他的教学方法,太过心慈手软了吧,今后,还是让师娘来好好调教一下你吧!”

    “师、师娘?”

    巫马炎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隐隐有种预感,自己今后一段日子会过得很艰难啊。

    红发突击队长笑得越来越危险:“看你的底子,倒也够精壮,调教个一年半载,应该就有资格和我一起去血妖界了吧?”

    “血妖界?”

    巫马炎更是吓了一大跳。

    “没错。”

    红发突击队长舔了舔嘴角,慢条斯理地活动着指骨,骨节“噼噼啪啪”,犹如雷霆炸响,听得人不寒而栗。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等的人,等了十年,已经很够给他面子了,既然他还不回来,那我就去血妖界,把他拖回来!”

    “血纹族是吧?******敢和老娘抢男人?”

    “找死!”

    ……

    “白痴,你以为,‘妖’是什么?”

    ……

    “毁灭!重生!不朽!”

    ……

    “别傻了,我是妖,永远都是。”

    ……

    “妖族兴废在此一战,前面就是星耀联邦的首都,勇士们,冲向毁灭,成就不朽,辉煌的万妖殿等待着我们!”

    ……

    “你不懂,你他妈什么都不懂!我完蛋了!我没救了!我,我正在变成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