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八百五十一章 参见老祖!
    金心月也学着李耀的模样,将玉简抵住了眉心,略显笨拙地调动体内灵能,通过刚刚生长出来的灵根激发而出。

    神念如丝,深入玉简之中,和李耀灌输进去的亿万神念,接驳到了一起。

    海啸般的信息流,瞬间涌入她的脑域,一连串金芒四射,八角垂芒的功法名称,令她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烛龙极光功》!

    《流云剑决》!

    《缥缈追魂录》!

    林林总总几十种功法,从低到高,从洗髓伐经的基础秘法,到凌厉无匹的剑决杀招,应有尽有,搭建起了一套完整的修炼体系!

    其中几种功法的名字,金心月曾经在一些古代笔记中看到过,无一不是威力强横的奇功绝艺,曾经掀起过一场场腥风血雨。

    另外一些功法,她虽然没有听说过,但大略浏览其总纲、目录,以金心月的冰雪聪明,亦是能大致揣摩出其威力!

    “这个老妖怪,居然轻描淡写就抛出了这么多,五花八门的奇功绝艺!”

    金心月震撼到了无以复加,再一次坐实了李耀的身份。

    这些古代功法,来自不同的修炼宗派,绝不是某一名修真者可以掌握的。

    也只有杀戮了无数古代修真者的绝世凶妖,才有可能搜集到!

    “他,他真是一名来自四万年前的强大古妖,最近才刚刚苏醒!”

    “或许半个多月前百荒山深处的山林大火,就是他苏醒引起的!”

    “是了,是了,这样的话,一切都说得通了,他在山林大火中苏醒,发现沧海桑田,斗转星移,所以藏匿在枯叶村中,搜集这个时代的信息。无意中撞上了我和幽泉老祖的人马,自然想从我们身上,了解更多的东西!”

    “机会!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机会,我一定要把握住!”

    金心月眼底流露出了两抹狂热的光彩。舔了舔嘴角,美眸一转,眼眶逐渐泛红,忽然往李耀面前重重一跪,哭泣道:“前辈!”

    “前辈和晚辈素不相识。却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惜得罪幽泉老祖,都要救下晚辈这条小命!”

    “而现在,晚辈突遭大变,手足无措,一片迷茫之时,又是前辈指点迷津,赠送给晚辈这么多的奇功绝艺!”

    “前辈的大恩大德,晚辈即便做牛做马。粉身碎骨,都难以报答万分之一啊!”

    “晚辈,晚辈冥思苦想,只有一个办法,可以稍稍报答前辈的恩德。”

    “如蒙前辈不弃,晚辈,晚辈斗胆,恳请拜入前辈门下,成为前辈座下一名小小的弟子,从此鞍前马后。服侍前辈,孝顺前辈!”

    李耀愣住,不停眨巴着眼睛。

    若非现在扮演的角色,需要保持高深莫测的形象。他真有捧腹大笑的冲动。

    他之所以传授金心月这些功法,原因很简单。

    血妖界和天元界纠葛了上百年,肯定掌握了不少人族的修炼功法,金心月既然拥有结丹级数的修为,无论如何,都有办法弄到修炼功法的。

    李耀拿出来的。却是百炼宗历年来搜集到的别派功法。

    百炼宗的核心是炼制法宝,于厮杀之道上并不擅长,所以别的修炼宗派恳请百炼宗炼制法宝时,往往会用一些修炼功法进行交换。

    可想而知,一个宗派舍得拿出来交换的功法,自然不会是真正的绝世神通,即便看起来强横无匹,但往往都有致命的缺陷和破绽。

    金心月若是修炼了别的功法,李耀还拿她没什么办法,但若是修炼了这些功法,那注定就逃不出李耀的手掌心了。

    对于这名心狠手辣,又心理素质极强的万妖殿圣女,李耀其实很有些忌惮,用这种方式,在对方体内开一个“后门”,也算是一种制衡的手段。

    没想到,金心月却是打蛇随棍上,想要拜他为师了!

    李耀心如明镜,对金心月那点儿小算盘一清二楚,冷笑道:“你身为万妖殿的圣女,难道没有师父么?”

    金心月哭得梨花带雨,娇颜失色,仿佛一个孤苦无依,楚楚可怜的落魄少女,伏在地上,嘤嘤道:“前辈明鉴,晚辈在万妖殿中倒也有不少教官,但那些教官不过是将晚辈当成一件工具来训练,却是没有一个真正疼爱晚辈,庇护晚辈,并且值得晚辈做牛做马去服侍的师父。”

    “晚辈的父亲,平日里公务繁忙,亦是没有太多时间来指点晚辈。”

    “晚辈从小到大,不知见识过多少绝世强者,但还是第一次看到前辈这样令人高山仰止的人物,所以才一时冲动,提出这样的不情之请!”

    “晚辈知道,以晚辈的微末实力,根本没有半点资格成为前辈的弟子,前辈若不答应,晚辈亦无半点怨言,哪怕只是跟在前辈身边,当一个贴身小婢,做牛做马,服侍前辈,****夜夜瞻仰前辈的绝世风采,晚辈也就心满意足,死而无怨了。”

    “哦?”

    李耀微笑起来,“千万不要说什么‘做牛做马’,说不定,我真有办法把你变成一头牛,一匹马呢?”

    金心月愣了一下,心尖忍不住颤抖起来,犹豫半天,还是一咬牙,道:“只要能跟随前辈,报答前辈的救命之恩,就算真的变成一头牛,一匹马,晚辈亦是甘之如饴!”

    “前辈,实不相瞒,晚辈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血妖界中,弱肉强食,尔虞我诈,晚辈费尽千辛万苦成为万妖殿的圣女,自然都结下了无数仇家。”

    “现在,晚辈突遭大变,变成人形,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变回真正面目。”

    “晚辈那些仇家,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

    “眼下,幽泉老祖要追杀晚辈,万妖殿亦有可能将晚辈捉回去切片研究,就连晚辈的父亲,出于大局考虑,亦不知道会如何对待晚辈呢!”

    “晚辈,晚辈心里其实乱到极点,实在彷徨无依,绝望至极!”

    “前辈是晚辈唯一的希望,是茫茫黑夜中的一盏明灯,晚辈除了誓死追随前辈,哪里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呢?”

    金心月言之凿凿,诚恳至极。

    李耀轻轻哼了一声,在天元界和飞星界经历了这么多事,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满脑子热血的愣头青,这个妖女的话,他自然半个字都不会相信。

    不过,此女身份特殊,对于他的下一步计划,倒是颇为重要。

    在血妖界待了半个多月,从枯叶村的村民、雷闯、雷奇两兄弟,以及金心月口中得到大量信息,李耀大致勾勒出了当前大局。

    一年之前,血妖界已经对天元界发动了一次大规模进攻,号称“破晓之战”,肆虐整个大荒,兵锋直抵大荒南部的巨刃关。

    只要突破巨刃关,就是星耀联邦最脆弱的膏腴之地。

    破晓之战虽然以妖族失利而告终,但血妖界的元气并未受损,反而大荒上的人族基础设施和各大城镇都被摧毁。

    在物资匮乏,地广人稀的大荒,摧毁一座城镇容易,再建设起来就异常困难了。

    可以说,通往星耀联邦腹地的道路,已经在“破晓之战”中彻底打通。

    眼下,血妖界又展开了新一轮的动员,连枯叶村这种穷乡僻壤的乱血妖族小村落,都要出五十名战士,可见这次动员的力度,超过破晓之战的十倍!

    这是一次,整个血妖星的总动员!

    一旦总动员完成,等待着天元界的,必将是一支史无前例的庞大妖军,或许会成为天元和血妖两界,真正的战略决战!

    这次决战,血妖界方面的统帅,就是金心月的父亲金屠异!

    “我必须想办法接触到金屠异,了解血妖界在战略决战中的计划,然后想办法将血妖界的战争计划,统统传送回天元界!”

    “除此之外,幽泉老祖的图谋,也颇值得注意,这种能够将妖族转化成人类的药剂,究竟是他无心插柳的意外产品,还是隐藏着更深层次的阴谋呢?”

    “更何况,想要彻底炼化血纹族凝结而成的异血,就需要对细胞和基因有更深层次的研究,在这一领域,妖族的确是比人类有着更高深的造诣。”

    想到这里,李耀挥了挥手,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金心月托了起来。

    他不置可否,淡淡道:“起来吧!”

    金心月见他面无表情,亦不敢再问他是否答应,眼珠一转,恭恭敬敬道:“多谢前辈将晚辈留在身边,却不知应该如何称呼前辈?”

    李耀沉吟片刻,道:“我不想暴露身份,在外人面前,你还是叫我‘雷奇’,当我是你招募的手下,至于我的真正名号,你且记在心里,绝不能泄露出去,若是有外人知道,休怪我手下无情!”

    “很久很久以前,在很遥远的地方,所有人都叫我‘血鹫’。”

    李耀眼底闪耀着异样的光彩,平静道。

    “弟子参见老祖!”

    金心月又一次五体投地,匍匐在地上欢呼道:“血鹫老祖,神功盖世,星海无敌,能够追随老祖,效犬马之劳,实在是弟子三生三世修来的福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