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八百六十二章 妖之常情
    “她自以为害死我妈那件事做得天衣无缝,而我也一直装出十分乖巧的模样,从来没有表露出半点疑心,而在暗地里,我却是一步一步,踏着无边鲜血和累累白骨,在万妖殿的深渊中一步步往上爬,终于爬了出来,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圣女。”

    “成为圣女之后,我可以名正言顺培植自己的爪牙,建立一点小小的势力,而我也在执行万妖殿任务的同时暗中调查,终于发现了关键性的证据。”

    “只不过,这个****的家族,在金乌国中权焰滔天,而她本人亦是一名实力不俗的强者,当时的我还不是她的对手。”

    “想要报仇,就要无所不用其极地强大自己,为了变得更强,自然就需要大量资源,从万妖殿中当然可以弄到资源,却会被那个****发现。”

    “我别无选择,只能去偷,去抢,去贩卖情报,换取资源了。”

    “呵呵,整整数年,我都一直装出对那****忠心耿耿,拿她当成我真正的母亲来看待,连那个****交待给我两次极度危险,摆明了是借刀杀人的任务,我都完成得妥妥帖帖,在后一次任务中,甚至还身受重伤,总算将她稳住。”

    “等我布置好一切时,她终于察觉到不妙,但却太晚了。”

    “我干净利落地杀死了她,但这并不是终点,害死我妈的事情,可不止是这****一家有份,就连我父亲当时也知道,但他却不闻不问!”

    “从我妈死去的那一刻起,我就暗暗下定决心,会将当年所有对不起她的妖族统统杀死!”

    “我不会再像母亲一样,成为砧板上的鱼肉,我要不惜一切代价地往上爬!”

    “现在,我是万妖殿的圣女,但圣女又如何。九天玄女又如何?还不都是任人摆布的傀儡?”

    “在血妖界,万妖殿就是天,而统治这片天的,是十二妖皇!十二妖皇之下。全部都是蝼蚁!”

    “我不想再当蝼蚁,哪怕是一只叫‘九天玄女’的蝼蚁!我渴望成为十二妖皇之一,甚至是——整个血妖界的女皇!”

    “我收敛心事,潜伏爪牙,继续以圣女的身份在万妖殿中往上爬。随着一次次任务干净利落的完成,那个一直对我不闻不问的父亲,终于注意到了我。”

    “他还以为,我的理想就是成为九天玄女,那虽然只是一个傀儡,但将傀儡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也是极有用处的。”

    “所以,他在我身上投放了大量资源,开始全力支持我,也帮我除掉了不少竞争对手。”

    “他恐怕怎么都想不到。我的胃口,却远远不是一个‘九天玄女’可以满足的!”

    “呵呵,只不过,我的运气似乎不怎么好,原以为是一次普普通通的追杀任务,却莫名其妙被转化成了人类的身份,或许在那种神秘的药剂里,还隐藏着更多的秘密,是绝对不能被旁人知道的,所以幽泉、霸海、金乌和狮屠四大强国。才会联手追杀我!”

    “不甘心,我真是不甘心啊!”

    金心月脸色潮红,声音越来越高亢,浑然忘却了自己是在对着一个可怕的“老妖怪”说话。

    她攥紧拳头。在洞壁上狠狠一砸,砸得碎石飞溅,手指血肉模糊,眼角亦流淌下来两行滚烫的泪水。

    她无力地靠在洞壁上,颓然道:“这些话一直深埋在心里,除了在梦中和母亲说过之外。从未对旁人诉说,今天能够在老祖面前畅所欲言,晚辈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诚如老祖所言,咱们对上万妖殿,绝无半点机会的,所以老祖还是将晚辈五花大绑,丢到山林里去吧,相信血月狼骑嗅到我的血气之后,很快就会发现我的。”

    “至于老祖,晚辈建议您还是不要主动现身,因为不知道这种神秘药剂究竟还隐藏了多少秘密,或许老祖一现身,就会遭到四大妖国的联手攻击,连解释一句的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晚辈恳请老祖还是忍一时风平浪静,远走高飞吧,现在血妖界和天元界大战在即,万妖殿未必能抽调大批战力来追杀老祖的。”

    说完,金心月长舒一口气,默默闭上眼睛,任由眼泪在脸蛋上流淌,双唇微微颤抖,一副生无可恋,放下一切的模样。

    李耀饶有兴致地研究了她的表情很久,忽然不轻不重地鼓起掌来,清脆的掌声,在狭长的洞穴中久久回荡不息。

    金心月美眸微微睁开,愕然道:“老祖,您这是——”

    “你的演技,相当不俗,浑然天成,炉火纯青!”

    李耀由衷感叹道,“连我都不知不觉着了你的道儿,相信了10%!”

    金心月愣住:“哪10%?”

    李耀道:“就是你说要不惜一切往上爬,最终成为血妖界女皇的那10%。”

    金心月的睫毛上带着几滴晶莹的泪珠,每次眨眼,都会泛起一抹迷蒙的光彩,她带着几分委屈,几分无辜道:“其余90%呢?”

    李耀淡淡道:“其余90%,我是这么理解的。”

    “其一,你看似推心置腹,说出了如此黯淡的童年,一方面是为了博取我的同情,另一方面也是在潜移默化中,将我提升到了一个凌驾于你父亲之上,和你亡母相提并论的位置上。”

    “像我这样刚刚从漫长沉睡中苏醒过来的孤家寡人,或许会因此生出一种微妙的保护欲望吧?”

    “其二,你故意渲染万妖殿的强大,还说什么‘十二妖皇之下,皆为蝼蚁’,这句话表面上是说给自己听的,其实却是说给我听的,你自然知道,以我的修为和实力,绝对不可能屈居于任何人之下,成为一只‘蝼蚁’!”

    “你故意挑明这一点,就是让我发现,自己和万妖殿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其三,最后几句话,你说那道诡异的药剂中,还隐含着更多的秘密,还让我快点儿远走高飞,摆明了就是在说,卷入到这个莫大秘密中,我是怎么都甩不脱的,就算我不想和万妖殿为敌,万妖殿都不会放过我!”

    “血妖界虽大,但是在十二妖皇的控制之下,又能逃到哪里去?”

    “哦,对了,你还说,血妖界和天元界的决战在即,翻译过来,就是在告诉我,万妖殿的势力虽大,但他们最大的敌人是天元界,两强相争,必有破绽,我应该趁着天赐良机,反制万妖殿,对不对?”

    “表面看起来,你通篇都是在推心置腹,诉说衷肠,其实每一个字都是在提醒我,我和万妖殿之间是有矛盾的,就算我不想招惹万妖殿,万妖殿亦不会放过我,而眼下血妖界和天元界的决战在即,正是我‘先下手为强’的大好时机,否则,一旦尘埃落定,我就没有半点儿翻身余地了!”

    “而我如果真的要和万妖殿为敌,自然少不了你这个熟知万妖殿内情的圣女帮助了。”

    “我这么理解,没有曲解你的意思吧,嗯?”

    “老祖英明!”

    要说金心月脸上有一丝一毫被揭穿的尴尬或者惶恐,反正李耀是没有看出来,她十分乖巧地跪了下来,恭恭敬敬道:“老祖英明,一下子就听出了晚辈的微言大义,晚辈开始还琢磨着应该怎么和老祖解释呢!”

    “其实,如果是一般的初阶妖皇,或许还可以被万妖殿招揽成为爪牙,但是以老祖的修为和气魄,就像是翱翔于九天之上的蛟龙,又岂是一个小小的池塘可以困住的呢?”

    “老祖这样的绝世强者,合该成为整个血妖界,不是,是血妖和天元两界之主!所以老祖和万妖殿之间的矛盾,注定不可调和,这一点恐怕不用晚辈说,老祖都心知肚明啊!”

    李耀冷冷道:“在发现自己被金乌国追杀之前,你似乎不是这么说的。”

    金心月不慌不忙道:“那时候晚辈以为自己还能回到金乌国,为老祖弄到大量的修炼秘法和基因资料,自然不急着劝老祖和万妖殿敌对了!但眼下形势发生变化,晚辈当然要为老祖多想几步!虽说以老祖的深谋远虑,一定早就洞悉一切,但有晚辈帮老祖厘清乱局,让老祖少消耗几个脑细胞,也是极好的。”

    李耀冷笑道:“可是,为什么我感觉你是在利用我?”

    金心月犹豫了一下,道:“晚辈也很想说,绝无半点利用老祖来求生的心思,不过以老祖的英明睿智,倘若晚辈说单纯是仰慕老祖的人品高洁,只怕、只怕都是在侮辱老祖的智慧!正所谓‘蝼蚁尚且偷生’,晚辈现在走投无路,只能死死抓住老祖大腿上的一根腿毛,巴望着老祖一飞冲天,君临天下时,能够将晚辈也拽出火坑,这也是妖之常情啊!”

    此女无耻得如此通透,倒是让李耀无话可说了,他也不愿意和对方逞口舌之利,沉吟半天之后,抬了抬眼皮道:“依你之言,凭我们两个,就可以和万妖殿为敌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