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八百七十六章 流星火蜥
    在炙热的刺焱狱中,李耀淡然的目光透过了比火晶地板更加滚烫的无形气场,朝观众席的最高处射去。

    骷髅岛的主人尉迟霸依旧高高在上,两名羽族少女用宽大的羽翼为他遮挡着烈日,不时晃动着翅膀,带来习习凉风,旁边如标枪般挺立的是八名忠心耿耿的护卫,全都是曾经在骷髅岛上叱咤风云的角斗之王,现在他们拥有了一个新的名字,“骷髅岛,死牙卫!”

    尽管尉迟霸的黄豆小眼被羽族少女的翅膀挡住,但李耀依旧能感知到一抹抹饶有兴致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描着。

    李耀非常清楚,尉迟霸和他的死牙卫,正在关注着自己,无论是在过去几场角斗,还是在日常修炼的每一分钟里。

    而这,正是李耀需要的,他必须让尉迟霸和死牙卫相信,自己真是一名天赋惊人的天生猎手,是他们正在寻找的人。

    “准备好了吗?”李耀头也不回地问道。

    很快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冷冷的闷哼,那是莫铁生发出笃定的回应。

    李耀微微一笑。

    骷髅岛上的死亡角斗,除了那些拥有几十场胜利的超级高手之外,很少有单打独斗,因为角斗士和妖兽的数量越多,就越富于变化,越能打出出乎意料的比赛。

    过去几场角斗,李耀一直和莫铁生并肩作战,即便私下修炼,双方都经常互相切磋。

    对李耀来说,将力量压制在8%左右,和莫铁生这样的“疯牛”对战,亦是相当不错的修炼,就像是当年他的师兄妖刀彭海将力量压制在5%,找他对练一样。

    一个月下来,李耀不得不承认,在战场上,莫铁生是一名天生的指挥者,他周身似乎拥有极其特殊的气场。令所有人,哪怕是实力比他更强的人,都心甘情愿听从他的指挥。

    而他稍嫌稚嫩的指挥艺术纵然有出现漏洞的时候,往往也很快被他用狂暴的力量、惊人的气势和悍不畏死的血性牢牢堵住。

    李耀自问。并不是一个很喜欢抛头露面去指挥他人的人,他更喜欢蛰伏于阴影中,暗暗操纵一切,不动声色奠定胜局的感觉。

    在角斗场上,两人一明一暗。明面上莫铁生指挥全局,李耀则是作为游离于战阵之外的一名突击手。

    而在暗中,李耀则是不断测试着,如何凭一己之力,对战局实施更多的“干涉”。

    “轰!”

    角斗场中央,一团火球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凝聚成了一朵畸形的蘑菇云,随后四散开来化作一个畸形的骷髅头,慢慢荡漾,消散。

    对面的青铜大门才刚刚拉开一道缝隙。就被无数周身缭绕着火焰的巨人猛地撞开,大约三四十名妖族昂首阔步,撞了出来。

    他们的身高都在三米左右,就像是一头头人立起来的大蜥蜴,又粗又长的尾巴上长满了骨刺,尖端还挂着一颗又粗又重的骨锤,就像是一枚枚重磅炸弹。

    这一次,李耀的对手并不是妖兽,而是不折不扣的铜血妖族。

    骷髅岛不但会安排角斗士和妖兽厮杀,更是欢迎来到无乱城的妖族亲自下场搏杀。作为战士阶层的铜血妖族对这项娱乐尤为热衷,而他们的主人,那些银血贵族们,亦为自己的爪牙在角斗场上取得的血腥荣耀而骄傲不已。

    当李耀和莫铁生等角斗士在骷髅岛上声名鹊起之后。就被不少妖族看中,一名到无乱城来购买强化药剂的银血妖族出了高价,获得了让他的卫队,来撕碎这些角斗士的权力。

    这些号称“流星火蜥”的凶悍妖族,在铜血妖族中亦是臭名昭著的存在,体内天然生长着吸收和喷射火焰的高温腺体。尾巴上的骨锤狠狠砸向地面,更是会掀起火系灵能的大范围激荡,就像是晶石炸弹爆开一样。

    铜血妖族和角斗士的战斗,绝对称不上公平,除了战场环境天然适合这些流星火蜥发挥之外,他们身上都穿着坚固的甲胄,爪子都套上了用晶石琢磨而成,锋利无比的晶爪,佩戴的刀剑亦是血妖界顶级工匠炼制出来的绝品妖器。

    不过……

    在李耀眼中,武装到牙齿的流星火蜥,亦不过是涂装得比较华丽的土鸡瓦狗而已!

    “尉迟霸,瞪大眼睛好好看看,我的表演吧!”

    杀戮,开始!

    在此刻的李耀眼中,角斗场不再是一处单纯的立体空间,对方也不再是有血有肉的活物,偌大的战场、对面的流星火蜥以及他身后的角斗士,全都化作了一连串最基本的数据流,数据之间,以错综复杂,玄妙深奥的公式和定理互相连接,每一个数字的变化,都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带来其余数字的微妙反馈。

    对于战斗,李耀有了更深层次的体悟,当他将自己的力量压制到极限,不再依靠蛮力和级别来碾压敌人之后,战斗智慧的重要性就提升到了无以复加。

    他不再只着眼于自己的首要攻击目标,不再思索具体的招式,而是计算到了几十步之后,当第九名流星火蜥被他击杀之后,尸体倒下的方位,会对战局造成何等微妙的影响。

    通过对双方呼吸、心跳和体温变化的精细感知,李耀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隐隐把握住了双方的心态,可以隐约分辨出,哪一名流星火蜥特别亢奋,特别焦躁,而哪一名角斗士又因为过度修炼,略显疲劳。

    所有信息,在脑中瞬间完成了整合。

    当几十名流星火蜥挥舞着刀剑,在咆哮声中一边喷吐火焰,一边冲锋上来时,李耀轻轻向左侧踏出三步。

    “血爪”的赫赫凶名,早已被这些铜血妖族熟知,他前几场角斗中凶悍绝伦的表演,也被这些铜血妖族翻来覆去看过无数次。

    生性残暴,热衷战斗,并不是“低能弱智”的同义词,恰恰相反,能够在上百次的生死搏杀中笑到最后,这些铜血妖族都是最狡诈,最谨慎的战士。

    他们立刻针对李耀的横移做出了反应,原本水晶菱形的阵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李耀脚步轻点,横向移动了十五米之后,猛地一记急停变向,似乎要绕到流星火蜥的背后,去攻击他们的首领。

    流星火蜥的阵型再次变化,然而新的阵型还没有凝固,李耀第三次诡秘地变化,似乎要直扑流星火蜥的核心。

    短短三秒,几十次变化,甚至身形不动,仅仅凭借气息的吞吐和眼神的变幻,流星火蜥的阵型,逐渐被扯开了一道十分隐秘的缝隙。

    原本,每一名流星火蜥之间,不远不近,都处在尾巴上的骨锤,可以遥相呼应的距离。

    可是现在,十几名流星火蜥之间太过拥挤,骨尾一旦挥舞起来,很容易互相碰撞,发挥不出速度,而另外十几名流星火蜥之间又太空旷,一旦莫铁生等赤血铜牛将速度冲起来,阵型极容易被彻底洞穿!

    而莫铁生,也很快发现了这一处微妙的缝隙,率领众多赤血铜牛,发动冲锋!

    两股洪流,狠狠撞击在一起,交织成了妖族最喜欢听到的,飙血和碎骨的乐曲。

    直到第六名流星火蜥倒在自己面前,李耀依旧没有真正出过一次手。

    他现在已经放弃了,用直接推搡或者阻挡的愚蠢方式来操纵战局,他的每一次走位,每一记扬手,甚至每一个眼神,都能对战局实施微妙的影响。

    而这一切,对自身力量和灵能的消耗,是最小的。

    李耀不由想起了在飞星界,被无数太虚战兵团团围住的日子。

    那时候他只知道一味蛮干,猛打猛撞,白白消耗了宝贵的实力,却是被一大群实力最多筑基期的太虚战兵被围住,差点就困死在里面。

    “那时候的我,空有一身准元婴的战力,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发挥,实在太蠢了!”

    “今后,我还将遭遇规模更大的战斗,更应该及早磨练出全新的战法!”

    “最重要的是,是击杀一名敌人,和自身消耗力量之比!”

    “要争取找到一种性价比最高的战斗方式,如此,才能在浩瀚星海中,一骑当千!”

    “唰!”

    李耀闪过了一名流星火蜥狠狠挥击过来的骨锤,当他身子一矮时,才暴露出身后另一名朝他杀过来的流星火蜥,两名火蜥的骨锤怪尾狠狠碰撞在一起,轰出一连串爆裂的火花。

    两名流星火蜥震得浑身发麻,冷不防一束蟒蛇般的黑影闪电划过他们的心脏,以快若惊鸿的速度,瞬间在他们的胸甲上“啄”了三下,第一下突破胸甲,第二下撕裂骨骼,第三下将一缕微弱气流直刺心脏!

    两名流星火蜥,就像是雕像一样呆立不动。

    当他们终于被灼热的巨浪吹倒时,角斗场上仍旧站立着的流星火蜥寥寥无几,正准备迎接赤血铜牛暴怒的冲击。

    胜负已分。

    李耀听到角斗场外传来了悠长的号角声,以及比号角更加嘹亮百倍的呐喊声,声音中透露出了浓烈的血腥和杀戮味道,包括银血妖族在内,几乎每一名观众全都站了起来,一边捶打着胸口,一边发出扭曲的嚎叫。

    李耀十分艰难地从阵阵嚎叫声中,分辨出了一道又尖又利的声音,那是骷髅岛主尉迟霸正在发话。

    他们,这些来到骷髅岛不到两个月的新血们,因为一连串惊人的表现,获得了向骷髅岛最强角斗士,“死牙卫”挑战的权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