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剥皮老鼠17 梦魇1
    他们一路向北开了三天,渐渐进入“北荒无人区”深处,很幸运,暂时还没有遭遇围追堵截。

    和烈血荒原中央稍微有些人烟的区域相比,这里更有世界末日之后苍凉荒芜的气息,在黯淡粘稠的五彩氤氲照耀之下,沙砾和碎石依附着融化的坦克和战车,形成一座座张牙舞爪的雕像;一座座崩塌的地下要塞,形成一个个黑黢黢的空洞;更别提经过辐射和冲击波的横扫,仍旧没有彻底丧失机能的哨戒炮、自动机枪碉堡、磁暴线圈和光棱塔,到处是致命的陷阱,无数冒险者的尸骨和车辆残骸,无声诉说着无人区的恐怖。

    也只有金牙老大这样的荒原霸主,在这片鲜血般的红沙中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甚至一辈子的末路枭雄,才有胆魄和本事,驾驭一辆越野车,带着两个小鬼,硬闯无人区。

    后面两天,金牙老大装出不满意白小鹿驾驶技巧的样子,主要让万藏海来开车,却是让白小鹿蜷缩在后座,专注修炼尤里的“心灵笔记”。

    在“心之力”的各种使用技巧里,催眠术并不算太高难度,毕竟连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都有可能修炼成“催眠大师”的。

    哥哥掌握得很快,连带着白小鹿都学会了一点,只是一路马不停蹄,没时间和万藏海独处,找不到机会下手。

    三天后,机会终于来了。

    他们身后的天空,深灰色的铅云下面,出现了几个不断盘旋的小黑点。

    那是秃鹫帮的变异鹰隼,目力极佳,和主人心灵相通,很多情况下,比无人侦察机更加好用。

    毒蝎帮和秃鹫帮竟然忌惮金牙老大到这种程度,知道他进入无人区都紧追不放,真有点儿“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味道。

    天空有敌人的侦察,只能选择夜晚前进,白天就把越野车开到沙丘的凹陷处,用沙漠迷彩帆布伪装起来。

    正好他们日夜兼程赶了三天路,体能和精神全都达到极限,是该好好休整一番。

    金牙老大独自霸占越野车,所有枪械弹药还有物资都在他身边。

    白小鹿和万藏海则蜷缩在离车不远的一顶沙漠迷彩帐篷里,反正没有枪械,交通工具和物资,他们也逃不了。

    两人缩着脖子,竖起耳朵,不一时就听到越野车里传来金牙老大沉重的呼噜声。

    呼噜声持续了足足三分钟都没有停止,间隔非常均匀,男孩和少年对视一眼,万藏海忽然揪住了白小鹿的衣领,表情变得格外狰狞。

    “说!”

    万藏海几乎要咬掉白小鹿的耳朵,“我们刚刚遇到金牙老大那天,你帮他缝合伤口的时候,他究竟问了你一些什么,你有没有说漏?”

    “没,没有啊。”

    白小鹿装出半真不假的“惊慌失措”,结结巴巴道,“我就说,我们是地下都市里的同学,你叫万藏海,是金山净水公司实验室主任的儿子,基本上,就这些。”

    “是吗?”

    万藏海眯起眼睛,死死盯着白小鹿,想从他脸上找到破绽。

    白小鹿已经和哥哥一起修炼了两天的“心之力”,又怎么会被万藏海轻易看穿。

    “哼……”

    万藏海看了半天,悻悻道,“我看你这两天的状态有点不对头,又是和他一起唱歌,又每天帮他换药,是不是还收了他的小恩小惠,不会被他迷惑住了吧?

    “告诉你,头脑放清楚一点,他是魔族,是最阴险狡诈,卑鄙无耻的魔族,是没有人性的野兽!必要时,他把你一刀杀了,喝你的血,吃你的肉,啃你的骨头,连眼睛都不会眨半下的!”

    “什么!”

    白小鹿装出惊慌失措的样子,“怎么会?”

    “怎么会?”

    万藏海冷笑道,“魔族根本不算是人,只是披着人皮的野兽,连那层‘人皮’都格外丑陋,什么事干不出来?就算你不记得课堂上的教育,至少‘新金山’是怎么破城的,你应该历历在目吧?金牙老大就是罪魁祸首!”

    白小鹿默然无语。

    “如果你以为,只要对他言听计从,就能逃出生天,那就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也就是被害者对罪犯产生依赖和信任了。”

    万藏海冷冷道,“别傻了,现在我们两个还有点利用价值,所以他‘好心好意’带上我们,一旦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我们两个保证尸骨无存!

    “千万,千万,千万搞清楚这一点,金牙老大是敌人,我们两个才是一伙的,我们是同胞,是一国的!

    “你看到金牙老大胸口和袖子上的花旗了吗,听过花旗帮的战吼吗?没错,他不止是一名魔族这么简单,我非常怀疑他拥有花旗国正规军人的背景,还是最精锐的特种部队。

    “听明白了吗,他曾经是花旗国的精锐军人,而花旗国正是发动这场该死的热核战争的罪魁祸首,是无比邪恶的存在!

    “虽然花旗国已经土崩瓦解,‘协约’也被我们‘同盟’打得节节败退,但金牙老大这样的花旗余孽,显然没有死心,依旧痴心妄想着有朝一日,让这面嗜血的花旗重新飘扬在天空中——倘若被他得到‘尖端净水技术”,后果不堪设想!

    “魔族是敌人,花旗国也是敌人,所以金牙老大就是双重敌人,看着我的眼睛,我们两个都拥有一双黑色的眼睛,我们是血脉相连的兄弟,是不离不弃的同胞,你一定要听我的,一定要站在我这边,才有生存的希望,就算是死,也不能把‘尖端净水技术’流失到‘协约’那边,明白吗?”

    万藏海狂热而执着的眼神,令白小鹿深深震撼,下意识点了点头。

    心里有些犹豫,甚至有些羞愧,不知道该不该用催眠术,帮金牙老大弄到密码。

    “先把密码弄过来再说,这小子的眼神有些闪烁,他的话不能全信。”

    哥哥道,“密码到了我们手上,我们就主动了,到时候给‘同盟’还是‘协约’,或者还有第三个选项,再说。”

    哥哥说得有道理。

    白小鹿稳住心神,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咬着嘴唇道:“我,我当然听万大哥的,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幸好有万大哥提醒,要不然险些被这个魔族欺骗了!

    “万大哥,再和我说说魔族的凶残吧,以免我明天不注意,又被他迷惑。”

    白小鹿说着,眼底浮现出一抹朦胧的光芒。

    万藏海微微一怔,面部肌肉微微松弛下来,喃喃道:“好,那我就告诉你——”

    他打开话匣子,说了很多。

    在白小鹿的催眠和引导下,他不止说了“魔族的可怕”,也说了不少地下都市的日常生活,让白小鹿知道一名“正常、普通”的地底少年,过的究竟是何等奢靡、精彩和浪费的日子。

    供应一名地底少年挥霍一天的资源,足够十名魔族孩童过整整一个星期。

    或许,魔族真的不算是人吧?否则实在很难想象,同样的人类,却拥有如此不同的命运。

    不过,白小鹿的催眠术修炼还不到家,引导问题也没准备充足,聊了半天,很难把话题绕到“尖端净水技术”的提取密码上来。

    这也不急于一时,至少今天的尝试证明催眠术的确是有效的,也证明了白小鹿和哥哥在修炼“心之力”上的天分,这就足够了。

    半个小时后,男孩和少年都沉沉睡去,旅途凶险而颠簸,他们实在都累坏了。

    在被黑暗吞噬之前,白小鹿仿佛又听到了《昨日重现》的旋律,看到身体健康的妹妹,爬在堆积如山的葡萄堆上面,尽情沐浴在阳光下,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男孩睡得很香,三四个小时都没有做梦。

    直到夜幕降临,金牙老大开始检修越野车,发动引擎的时候,他才在似睡非睡的恍惚中,做了一个……呃,不是梦的梦。

    他在“梦”中看到了一样东西,一样无法用笔墨形容,极其诡异和丑陋,让人汗毛倒竖,毛骨悚然的东西。

    不,不是前几天在风沙中听到的,仿佛从亿万年后传来,要他小心秃鹫的警告。

    而是一只秃鹫。

    一只长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明明很猥琐,还竭力扮可爱的秃鹫。

    “爱护秃鹫,人人有责!

    “爱护秃鹫,人人有责!

    “爱护秃鹫,人人有责!”

    男孩仿佛听到,这头假装可爱的秃鹫,一边跳着滑稽的圆圈舞,一边憋着嗓子叫道。

    白小鹿瞬间被吓醒,发出尖叫。

    “怎么了?”

    金牙老大和万藏海都被他吓了一跳。

    “没,没什么……”

    白小鹿胸膛起伏,急促喘息,感觉胸口和背脊都渗出虚汗,非常恶心,有点儿想吐,“好像,做了个噩梦。”

    “什么噩梦?”

    金牙老大皱眉问道,或许是害怕男孩修炼尤里的“心灵笔记”出现问题。

    白小鹿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表情变得茫然和迷惑。

    “我忘记了。”

    白小鹿直愣愣看着远方,从支离破碎的铅云缝隙中泄漏出来的,深邃而灿烂的星海。

    他是真的忘记了。

    或许要很久,很久,很久以后,才会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