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天上掉下个空间塔 > 650章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的伴唱
    希拉里在这一刻,无比痛恨那个栽赃者。

    这栽赃能更走心一点吗?她这条裤子怎么看也不象能放下那根玩具的存在。

    但,这有什么用?

    很多时候,即便再明显的谎言,连续说三次,那大家都会下意识地相信那个更荒唐,却也更戏剧性的结论。

    比起商联外联部部长被人用小手段恶心,大家更乐于传播某部长欲(河蟹)求无度,长期携带玩具自娱自乐这种爆炸性的桃(河蟹)色新闻。

    三人成虎,就是如此简单。

    张昊在阴影里躲着,美滋滋地嚼着口中的肉片,差点都想高歌一曲了。

    有什么,能比连续三次强行给某人栽赃更愉快的事么?嗯,那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报复,远比单纯的施暴更有满足感。

    正在远离的狄安娜公主突然脚步一顿,眼神瞥了张昊的方向一眼。

    张昊若无其事地继续吃东西,他的视线早就从那边收回来了,不过刚才幸灾乐祸的情绪太明显,似乎被这位天才大念师的公主察觉到了一点点。

    狄安娜眼神中闪过狐疑。

    她倒不是怀疑张昊干了什么,而是她……觉得张昊的背影有点眼熟。

    但随即狄安娜放弃了深究。

    她一下想不起来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大人物,或者很不熟悉。否则大念师的精神力,想忘掉一个人还是很难的。

    张昊被这公主的敏锐感知给提醒,终于也不再学那种喜欢在“案现场”围观自己杰作的“凶手”了,溜溜达达地就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只有女助理待在客厅中,正在拿着终端快操作着,显然是在处理某些文书。

    张昊也没和她打招呼,大家不熟,而且这女助理现在看着他的眼神,就象看夜社会大佬一般,他径直就往自己卧室走。

    但女助理却察觉到了他回来,连忙停下手中的动作,整个人嗖地一声站起来,口中已经说道:“啊,杰夫大人,您回来了。”

    张昊点点头,继续往屋里走。

    女助理连忙道:“杰夫大人,玛丽在修炼,不知道您什么时候回来,因此让我问一下那歌的问题。”

    张昊哦了一声,终于停下脚步:“什么问题?”

    他心中却嘀咕:玛丽是什么鬼?不会是来自东北的马丽吧?

    女助理微微躬身:“就是之前您说,这歌是准备给玛丽的,因此她想征求您的同意,能否在这次巡演中演唱这歌。”

    张昊奇怪:“不让她在巡演中唱,我干嘛这时给她歌?”

    女助理心中苦笑:您可是念师大人啊,哪怕出于礼节,这也是必须要问清楚才行。

    她满脸堆笑,继续道:“其次,就是这歌的前半部分的歌词问题。玛丽想早点拿到歌词,至少用自己的音标注下,毕竟您唱的那种语言她不会。”

    张昊呃了一声,沉吟两秒才道:“这个不急,我等下看能不能写一份星盟语的歌词。”

    女助理满脸惊诧:啥?你要现写一份歌词?

    不过,这点小惊诧对于今天的女助理来说,已是毛毛雨。

    她恭敬地点头应是,才继续道:“那还有最后一件事,就是这歌的版权问题。杰夫大人您……注册过这歌的版权么?”

    张昊摇头:“我哪儿有那么时间去弄这个。”

    想了想,他说到:“等下我把完整的歌谱给你,你拿去注册吧。嗯,相逢即是有缘,这歌就送玛格丽特了,你就注册到她名下吧。”

    女助理心中再次泪流满面:妈妈,我想学唱歌!

    她跟着玛格丽特也有好些年了,算是绝对的圈内人,对歌曲的水准还是有相当鉴赏力的。

    就张昊送出的这歌,说一定传遍三国,大街小巷都有人播放,那倒未必。

    但她相信,只要这歌在一个正式大型的场合演唱后,绝对会成为一个抹不掉的标杆。

    因为,这是一顶级炫技的歌曲!

    它不会火遍大街小巷,是因为它无法被普通人传唱。但在以后,一旦说到歌手的唱功,就肯定有人会说:你让他唱这xxx试试。

    不能唱这歌的人,不代表他唱功不好。但能唱这歌的人,唱功肯定出众。

    有这歌的版权在手,玛格丽特以后绝不可能再是个三流小歌手。

    就刚才女助理听到玛格丽特演唱这歌后半段的效果,她敢保证,自己这雇主巡演开始后,绝对二线无忧。

    甚至等到半年巡演完毕,玛格丽特一线有望。

    张昊说完也就回房了,女助理还在那里愣,他可没兴趣陪她在那里站着。

    回房后,他让雅典娜把那歌的歌谱翻译成了星盟格式,歌词也要改动。

    商联本身就脱胎于星盟,连官方语言都是星盟语,只不过百年下来诞生出了所谓的商式星盟语。

    这歌是水蓝星奥美那边出品,前半截的联邦语歌词肯定要改。

    改歌词这事儿,对于其他人来说很麻烦,对于张昊却很简单。

    雅典娜储存了星盟语的各种词汇语法,只要按照联邦语的音效果,弄一个类似版本,歌词大概能说得通就行。

    果然,雅典娜不到十秒钟就完成了这个任务。

    这还是雅典娜不想粗制滥造,因此歌词的内容反复改动了上万次,最后才在音和歌词大意间取得了最佳效果。

    要是按照张昊最初那设想,雅典娜弄出这半歌的歌词都不用o.1秒。

    张昊也没立刻出去,这样弄也太惊悚了点儿,那个女助理的精神状态都有点异常了。

    无聊之下,他干脆把这个版本的歌自己唱了一遍。

    唱完后,他惊奇地问道:“雅典娜,你这歌词很不错啊!”

    雅典娜:“谢谢夸奖。”

    张昊摩挲着下巴,突然说到:“突然就好想唱歌了,怎么办?”

    雅典娜:“张昊,你其实一开始就想自己上去唱这歌的吧?”

    张昊嘿嘿笑着:“但是我了解过了,能上台的歌手都是预定好了的,我可插不进去。”

    雅典娜:“别说你没动过小心思。”

    张昊耸耸肩:“所以,我准备以伴唱的身份上去,这个方案实现的可能性要大很多。”

    雅典娜:“……你果然是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的代表人物。”

    张昊:“谢谢夸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