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十一章 他乡遇故知
    有那么一瞬间,克莱恩还以为自己穿越回去了,但眼前黄铜栅格围出的典雅煤气灯和老尼尔装手磨咖啡的镶银锡罐让他认清楚了现实。

    罗塞尔大帝这穿越者前辈真是同胞?

    他用这个世界不存在的简体中文记录秘密?

    带着无法描述的“他乡遇故知”心情,克莱恩飞快地浏览起手中的三页文稿:

    “十一月十八日,真是件神奇的事情,一个异想天开的实验和一个偶然出现的失误,让我发现了一位困于风暴之中,迷失于黑暗深处的可怜家伙,他甚至只能在每个月满月的时候才能稍微靠近现实世界,可依然无法将他的呼喊传递进来,他是幸运的,他遇见了我,这个时代的主角。”

    “写完上面这段话,自己读了一遍,忽然有点唏嘘,哪怕是用汉字,也不知不觉带上了浓烈的翻译腔,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啊,以往的记忆真的就像梦一样了。”

    “一一八四年一月一日,盛大的新年晚会,弗洛纳尔夫人真是一个尤物啊。”

    “一月二日,我的外交委员会的先生们都是蠢驴!”

    “一月三日,当初的选择还是太草率了,现在看来,不管是‘学徒’,还是‘占卜家’,‘偷盗者’,都更加地好,可惜,没办法再回头了。”

    “一月四日,为什么我的孩子们会那么蠢?我说过一万遍了,不要被那些神棍忽悠,不,那些神棍或许自己也被忽悠了,魔药的关键不是掌握,是消化!不是挖掘,是扮演!而魔药的名称也不仅仅是核心象征,还是具体意象,更是消化的‘钥匙’!”

    “九月二十二日,反对我的联盟在建立,从北边的弗萨克,东边的鲁恩,到南面的费内波特,我的敌人们终于走到了一起,但我并不畏惧,我会用事实告诉他们,武器和见识的代差不是人数和低阶序列者能够弥补的,再说,我手下又不是没有,而高端,呵呵,他们忘了我是谁吗?”

    “九月二十三日,我与寻找‘神弃之地’的船只失去了联系,我该考虑发明无线电报了,但愿它不会受风暴影响。”

    “九月二十四日,伊萨卡小姐比弗洛纳尔夫人更加迷人,或许我只是在怀念青春。”

    因为是临摹的副本,基于汉字的复杂,每个字的体量都被放大了不少,所以,每张书页上的内容并不多,甚至为了保存和研究,背面都一片空白,可就算是这样,克莱恩依旧看得心潮澎湃,尤其罗塞尔大帝对魔药关键的描述,更是让他有种找到了“解题思路”,掌握了无价秘密的狂喜。

    “也许这就是我将来非凡者途径的指路明灯!”

    “嗯,三页手稿分别是不同时期的日记,可以看出来罗塞尔大帝有只在一年最初才书写是哪一年的习惯,11月和9月那两张暂时没法判断属于哪一年……”

    “他发现的可怜家伙是谁?”

    “消化和扮演具体指什么?”

    “神弃之地是哪里?”

    ……

    一个个疑问随着惊喜在克莱恩心头沸腾,让他恨不得立刻将罗塞尔大帝的日记搜集齐,从头到尾阅读!

    “克莱恩?”就在这时,对面的老尼尔迷惑开口了。

    克莱恩一下惊醒,忙掩饰笑道:

    “我以为自己会是最特殊的那个,想试着破译和解读。”

    “真是年轻人啊。”老尼尔哈哈点头,“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最特殊的那个。”

    克莱恩翻了下手头的三页文稿,确定自己没有看漏的地方后,将它们递还了回去,并故作不经意地问道:

    “我们就只有这几张吗?”

    我想要看到更多的罗塞尔大帝日记!

    “你以为会有很多?”老尼尔摩挲着手稿,皱纹深深地嗤笑道,“每年涉及非凡和神秘的事件本身就不多,哎,主要是那些超凡物种逐渐在我们北大陆消亡,没有了它们,也就没有了更多的魔药,于是非凡者越来越少,哎,这几百年来,巨龙、巨人和精灵都变成了书上的记载,就连海族也不再出现于近海。”

    听到这句话,克莱恩忽然想起了一个梗,当即笑道:

    “我觉得是时候建立‘巨龙和巨人保护协会’了。”

    老尼尔听得一脸茫然,好半天才明白是什么意思,而弄清楚后,他轻拍桌子,笑得颇为畅快,不够绅士:

    “哈哈,克莱恩,你真是个幽默的人,这是我们鲁恩王国的传统,年轻人幽默点不会错。我觉得不能太狭隘,怎么能只有巨龙和巨人?应该叫‘神奇动物保护协会’。”

    “不不不,怎么能遗忘了那些可怜的植物?”克莱恩摇了下头。

    说到这里,他和老尼尔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道:

    “神奇生物保护协会!”

    话音刚落,两人默契而笑,刚才的生疏气氛消失了不少。

    “像你这么有意思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我刚才说到哪里了?”老尼尔脸上皱纹泛笑道,“我想起来了,每年涉及非凡和神秘的事件本身就不多,崇拜罗塞尔皇帝的白痴又是少数派中的少数派,我们能得到三张手稿,已经算非常不错了……嗯,其他大教堂或者教区应该还有……”

    他低语了几句,拿过克莱恩早就放在桌上的“批条”,看了一眼道:

    “是手枪子弹,还是步枪子弹,或者说蒸汽高压枪的子弹?”

    “一把左轮。”克莱恩按照真实情况回答道。

    “好的,我去取出来,咳,你有腋下枪袋吗?作为一名绅士,不能在公众场合让自己的腰部及以下胀鼓鼓的。”老尼尔开了句男人都懂的玩笑。

    “呵,没有,需要去找队长写上去吗?”克莱恩配合着笑了笑。

    老尼尔站起身道:

    “不用,只要记录好就行了,这属于‘配套物品’,跟着我念,‘配套物品’。”

    “你以前做过教师?”克莱恩好笑问道。

    “在教会的周日学校和免费学校待过一阵。”老尼尔扬了扬纸条,取出抽屉里的钥匙,打开了通往里间的铁门。

    非凡者和普通人感觉也没太大区别啊……克莱恩无声嘀咕了一句,又将目光投向了桌上的三页日记。

    罗塞尔大帝确实涉及了神秘领域……

    他的日记价值连城啊……

    对别人而言,它只是一张张废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破译,对我来说,那就是宝藏!

    不知道剩下的日记在哪里……

    得想办法找到更多……

    克莱恩思绪起伏,难以平静,直到老尼尔从里间出来,关上了铁门。

    “十发猎魔子弹,三十发手枪子弹,一个牛皮腋下枪袋,一个特殊行动部第七小组的徽章,你清点一下,试一试,在记录本上签个字。”老尼尔将手中的物品放到了桌面。

    手枪子弹用纸盒装着,分为三层,整齐排列,和克莱恩家中的子弹一样黄澄澄的,略显细长。

    “猎魔子弹”则用小铁盒盛放,形状和正常手枪子弹相同,但外表银白,细看有复杂眩目的花纹,底部甚至铭刻有“黑底群星红半月”的小圣徽。

    牛皮枪袋触感扎实,带子有扣,旁边半个手掌大小的徽章以铁色为底,有镶银的“阿霍瓦郡警察厅”“特殊行动部第七小组”文字,它们绕成接近封闭的两圈,环绕着“双剑交叉簇拥王冠”的标志。

    “可惜不是值夜者的徽章。”克莱恩半是感慨半是试探地说了一句。

    老尼尔笑了笑,只催促克莱恩试一试腋下枪袋。

    脱掉外套,克莱恩费了很大的劲才把枪袋扣好,紧贴于左臂的腋下。

    “还不错。”他没再取掉,直接穿好了正装。

    老尼尔打量了两眼,满意点头:

    “非常合适,我的眼光依然是那么准确。”

    往兜里收好别的物品,于记录本上签完名后,克莱恩又和老尼尔闲聊了几句才告辞离开。

    走到一半,他忽然懊恼,拍了下自己的额头:

    “忘记打听更多的序列和魔药相关了,都怪罗塞尔大帝的日记……”

    他到现在都还不清楚黑夜女神教会掌握的那个完整‘途径’的序列起始,也就是序列9,是什么。

    罗珊好像有提过一句……不眠者?就在克莱恩缓步往楼梯方向走去时,一道人影蹬蹬蹬下来了。

    他穿着便于行动的紧身长裤,白色衬衣未曾扎进去,有明显的诗人浪漫气质,正是之前搜查克莱恩家的黑发绿瞳警官,刚才两人在楼上已经见过一面,只是没有说话。

    “下午好。”诗人般的年轻值夜者微笑招呼道。

    “下午好,我想我不必自我介绍了吧?”克莱恩幽默以对。

    “不用,我对你印象很深刻。”那年轻值夜者伸出右手道,“伦纳德.米切尔,序列8的‘午夜诗人’。”

    序列8……还真是诗人啊……克莱恩与他轻握了一下,含笑反问道:

    “对我印象深刻?”

    伦纳德.米切尔绿眸幽深,笑意很浅地回答:

    “你有种特别的气质。”

    ……gay里gay气的……克莱恩嘴角微动,勉强笑道:“我自己并不觉得。”

    “遭遇了那样的事件,且没有第一时间接受我们的保护,你却依然活着,这本身就足够特殊了。”伦纳德指了指前方,“我得替换队长了,明天见。”

    “明天见。”克莱恩侧身让开道路。

    等他一步一步消失在楼梯尽头,伦纳德.米切尔突然转身,凝望着那片昏黄的光芒和石板地面,对着空气低声自语道:

    “你看出来什么没有……”

    ……

    “果然,他并没有什么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