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四十五章 重返
    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就在绑匪对面的房间内!

    虽然这很巧合,但克莱恩相信自己的感觉没有错误。

    他当即翻身离床,两三下脱掉睡觉时穿的陈旧衣物。

    他拿过旁边的白色衬衣,披到身上,飞快地从上往下扣着纽扣。

    一颗,两颗,三颗……他忽然察觉“少”了颗扣子,而左右两边好像也不太对称。

    仔细一瞧,克莱恩才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对错了纽扣,让衬衫变得扭曲。

    他无奈摇头,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运用些许冥想技巧,让自身恢复了一定冷静。

    穿好白色衬衣和黑色长裤,他勉强算是沉稳地配上腋下肩带,将藏于松软枕头底下的左轮手枪拿出,放置于内。

    顾不得打领结,他披上正装,一手拿帽一手提杖地走到门边。

    戴好半高的丝绸礼帽,克莱恩动作轻柔地拧动把手,打开房门,进入走廊。

    小心翼翼合拢卧室木门,他就像个小偷般近乎无声地下了楼梯,用起居室的钢笔和纸张留下两行单词,表示昨晚忘记说公司有事,今天需要早到。

    走出大门,克莱恩顿时感受到了一阵清爽的凉风,整个人都宁静了下来。

    他眼前的街道,昏暗寂静,没有行人,只煤气路灯的光芒静静照耀。

    克莱恩从内侧口袋里拿出怀表,啪地按开一看,发现刚到六点,绯红的月光尚未完全褪去,但天边已有了一抹透亮。

    他正打算寻找昂贵的出租马车雇佣,突然看见一辆双马四轮的无轨公共马车驶了过来。

    “这么早就有公共马车了?”克莱恩略感诧异,迎了上去,招手叫停。

    “早上好,先生。”马车夫熟练地让马匹停了下来。

    他旁边负责收费的工作人员用手掩住嘴巴,打了个哈欠。

    “去佐特兰街。”克莱恩边说边从裤兜里掏出两个1便士、四个半便士。

    “4便士。”负责收费的工作人员毫不犹豫地回答。

    递过车费,克莱恩上了马车,只见里面空空荡荡,竟没有别的客人,于昏暗里透出明显的冷清。

    “你是第一位。”车夫笑笑说道。

    两匹棕色的马迈开步子,相对轻快地前行了起来。

    “坦白地讲,我没想到这么早就有公共马车了。”克莱恩坐到靠近车夫的位置,随口回答了一句,以此分散注意,缓解内心的紧绷。

    车夫自嘲道:

    “每天六点到晚上九点,可是,我周薪才1镑。”

    “没有休息的时间吗?”克莱恩诧异询问。

    “每周轮换休息一天。”马车夫的语气变得沉重。

    他旁边的收费员补充道:

    “我们负责早上六点到中午十一点,接着去午餐,去午休,等到晚餐后,也就是六点,再替换同事……即使我们不用休息,两匹马也需要。”

    “以前不是这样的,自从有的马车夫太累,出现不应该的失误,使马匹失控,车厢翻倒,才有了这样的轮换……那群吸血鬼怎么可能突然变得善良!”车夫嗤笑了一声。

    在晨曦的照耀里,这辆公共马车向着佐特兰街驶去,沿途只上了七八位乘客。

    克莱恩稍微缓解紧绷后,便不再说话,闭上眼睛,一帧一帧地回闪昨天的经历,看有没有别的遗漏。

    等到烈阳完全升起,天空真正明亮,公共马车抵达了佐特兰街。

    克莱恩左手按着帽子,连走带跳地下了马车。

    他快步进入佐特兰街36号,沿楼梯抵达了黑荆棘安保公司的外面。

    此时,大门关闭,尚未打开。

    克莱恩从腰间取下钥匙串,找到黄铜色泽的对应之物,塞入孔洞,“喀嚓”一扭。

    他往前一推,让房门缓缓后敞,看见黑发绿瞳的伦纳德.米切尔在轻嗅最近流行的卷烟。

    “事实上,我更喜欢雪茄……你看起来很急切?”这位诗人般的值夜者轻松惬意地问道。

    “队长呢?”克莱恩不答反问。

    伦纳德指了指隔断:

    “他的办公室里。作为一个‘不眠者’晋升的非凡,他只需要在白天休息两个小时,我想那些工厂主、银行家,肯定最喜欢这种魔药。”

    克莱恩点了点头,快步通过隔断,看见邓恩.史密斯已打开办公室的门,站在了入口处。

    “有什么事情?”他身穿黑色风衣,提着把镶嵌黄金的手杖,表情沉稳而严肃。

    “我出现那种‘似乎在哪里见过’的感觉了,应该是那本笔记,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克莱恩竭力控制自己,使回答显得条理清晰。

    “在哪里?”邓恩.史密斯的脸色并未有明显改变。

    但克莱恩的灵感告诉他,对方似乎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无形的波动,这也许是灵的闪耀,也可能是情绪的变化。

    “就在昨天我和伦纳德解救人质的地方,在绑匪的房间对面,当时我并没有察觉,直到做了一个梦,获得了启示。”克莱恩没做任何隐瞒。

    “看来我昨天错过了一个非常大的功劳。”不知什么时候走到隔断位置的伦纳德轻笑了一声。

    邓恩微微颔首,神情肃穆地吩咐道:

    “让科恩黎去替换老尼尔看守武器库,让老尼尔、弗莱和我们一起过去。”

    伦纳德没再表现得轻浮,当即通知了值夜者娱乐室内的科恩黎和弗莱,他们一个是“不眠者”,一个是“收尸人”。

    五分钟之后,隶属于值夜者小队的双轮马车快速奔驰了起来,在行人还不算多的清晨。

    伦纳德戴着毡帽,身穿衬衣和马甲,临时充当着马车夫,时不时凭空甩动鞭子,让它发出脆响。

    车厢内,克莱恩和老尼尔坐在同一侧,对面是邓恩.史密斯和弗莱。

    这位“收尸人”的皮肤白皙到像是许久没晒过太阳,或是严重缺血,他大概三十来岁,黑发蓝眼,鼻梁高挺,嘴唇很薄,气质冰冷而阴暗,似乎有些许常年触碰尸体留下的淡薄味道。

    “你将事情再详细地说一遍。”邓恩理了理自己黑色风衣的领子。

    克莱恩摩挲着被袖子遮掩的黄水晶吊坠,从接受委托开始,一直讲到了梦境,旁边的老尼尔嘿嘿笑道:

    “你和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似乎有着某种宿命的羁绊,这样也能遇上。”

    是啊,这未免也太巧合了!要不是伦纳德刚才提到,艾略特被绑架案的初步审讯结果表明,没有隐秘势力或神秘力量操纵,只是一起单纯地为钱财铤而走险的案件,我都怀疑被谁刻意安排了……克莱恩对此也是颇感奇怪。

    太过巧合了!

    邓恩没发表意见,仿佛在沉思什么,同样身穿黑色风衣的“收尸人”弗莱保持着不变的沉默。

    直到马车停下,克莱恩所说的那栋建筑出现于窗外,这种沉凝才被打破。

    “我们上去吧,克莱恩,你和老尼尔走在最后面,小心,必须小心。”邓恩下了马车,从怀里掏出一把枪管明显偏长偏粗的奇怪左轮,将它塞于右手口袋里。

    “好的。”克莱恩哪敢莽在最前面。

    等伦纳德找到人看守马车,一行五位非凡者前后有序地进入楼梯口,步伐很轻地来到三楼。

    “就是这里?”伦纳德指了指绑匪对面的房间。

    克莱恩轻敲眉心两下,开启了灵视。

    在这种状态下,他的灵感又有提升,只觉那扇门似曾相识,自己似乎进入过里面。

    “对。”他肯定颔首。

    老尼尔也开启了本身的灵视,仔细观察后道:

    “里面没有人,也没有魔法的灵光。”

    “收尸人”弗莱沙哑地补充道:

    “没有恶灵。”

    他无需开启灵视,也能看见许多灵体,包括恶灵和怨魂。

    伦纳德上前一步,就像昨天那样,一拳击在了门锁上。

    这一次,不仅周围的木板碎裂,就连门锁也啪地弹飞,哐当落地。

    克莱恩只觉某种无形的密封瞬间消失了,紧跟着,他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恶臭。

    “尸体,腐烂的尸体。”“收尸人”弗莱冰冷地陈述道。

    他一点也没有反胃的表现。

    邓恩伸出戴上黑手套的右手,缓慢推开了房门,当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个壁炉,在七月初的天气里,里面有不正常的闷热弥漫。

    壁炉前方,摆着一张摇椅,一位穿黑白相间衣裙的老妇人脑袋低垂地坐在上面。

    她整个人不正常地变大了许多,浑身皮肤黑绿,鼓胀到发亮,似乎只要随便戳一下,就会爆裂开来,喷出腐烂臭气,而一条条蛆虫或寄生物在血肉和腐液间,在衣物和褶皱里,爬进爬出——灵视之中,它们就像一个个光点,簇拥着一团熄灭的“暗沉”。

    啪,啪。

    老妇人的两个眼珠脱落,掉在地上,滚了几圈,留下几道黄褐的痕迹。

    克莱恩一阵反胃,再也无法克制恶臭的影响,躬身呕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