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六十章 第二块“亵渎石板”
    “没问题。”克莱恩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低沉不变。

    他将左肘支于高背椅扶手上,手指不太用力地撑住略微偏过来的额头,摆出一副平静倾听的样子。

    阿尔杰斟酌了下语言道:

    “安提哥努斯是一个古老的家族,他们的历史甚至能追溯到第四纪之前的灾变纪元,与第二块‘亵渎石板’有关。”

    第二块“亵渎石板”?“亵渎石板”还能有第二块?它究竟有几块?克莱恩眸子微缩,险些改变了姿势。

    按照“倒吊人”和“正义”之前的说法,“亵渎石板”上可是记载了二十二条神之途径的!

    这么重要的物品竟然有两块,甚至更多?

    二十二条神之途径……序列途径……呃,这两个名词之间是否可以划等号?每一条完整的序列途径就是通向神之宝座的道路?

    刹那之间,克莱恩因“第二块‘亵渎石板’”这个描述冒出了一个接一个的想法,他相信如果不是有浓郁的灰白雾气遮掩,自身的情绪反应多半已经被“观众”小姐发现了。

    至于“灾变纪元”这个名词,身为专业人士的他并不陌生,这是第三纪的代称。

    经过这段时间的复习,克莱恩甚至知道了第三纪分为两个年代:光辉年代和灾难年代。

    “第二块‘亵渎石板’?”奥黛丽没有掩饰地表示了疑问。

    她还未平复心情,彻底回归“观众”状态。

    问得好!克莱恩暗自为“正义”小姐喝了声彩。

    这是“愚者”身份不方便问的问题。

    阿尔杰瞄了眼愚者,见对方的姿势未曾改变,也没有出声阻止,于是想了下道:

    “第一块‘亵渎石板’出现于黑暗纪元,也就是我们人类在神灵庇佑下挣扎求生的第二纪,第二块‘亵渎石板’出现于第三纪的末尾,甚至可以这么说,它的出现标志着灾难纪元的落幕。”

    “这两块‘亵渎石板’的信息是七大教会严格保密的内容,我只知道一点,只知道它们都涉及了神之途径,而它们彼此间有什么差别,我就不清楚了。”

    “罗塞尔大帝看的亵渎石板是第一,还是第二块?”奥黛丽好奇问道。

    听到这里,克莱恩回忆起了第一次聚会时阿尔杰对魔药名称的描述,他说序列魔药的名称都来自“亵渎石板”!

    “同样的,队长也提过魔药体系的成形和完善有赖于‘亵渎石板’的出世……这间接证明了神之途径就是序列途径!”克莱恩对自己刚才的疑问做出了无声的回答。

    这时,“倒吊人”阿尔杰简单直接地说道:

    “第二块。”

    奥黛丽眸光转静,重又进入“观众”状态,没再发声追问,只专注地看着“倒吊人”。

    这看得阿尔杰颇不自在,他忍着心里的情绪,嗓音低缓地继续说道:

    “在第四纪的所罗门王朝时期,安提哥努斯家族虽然也是显赫的贵族,但并没有留下让人印象深刻的事迹,直到他们支持图铎帝国建立,才真正地站到了北大陆舞台的中央。”

    “那个时候,安提哥努斯、阿蒙、亚伯拉罕、雅各等古老的名字闪耀于人类的国度,但四皇之战后,图铎帝国的血皇帝陨落,他们跌下顶峰,被如今的七神所追杀。”

    “具体的过程,我并不清楚,只知道安提哥努斯家族最终覆灭于了黑夜教会手中,愚者先生,您如果想知道更多,恐怕只能从黑夜教会那里得到了,或者接触那几个古老的隐秘组织,你知道我指的是哪几个。”

    我不知道……克莱恩心里发苦地点了点头:

    “嗯。”

    密修会算一个,队长和老尼尔提过的摩斯苦修会算一个,心理炼金会不知道算不算……

    他默默盘点的时候,阿尔杰给出了最后的信息:

    “安提哥努斯家族掌握了哪条序列途径,我同样不知道,只是相关的描述里,有两个形容词反复出现,那就是:诡异,可怕。”

    诡异和可怕……想想那本笔记,想想原主和他同学、和瑞尔.比伯母亲的遭遇,确实比较贴切……克莱恩另一只手的指头轻敲长桌边缘,连续好几下。

    接着,他才低缓开口道:

    “很好,这报酬我很满意。”

    他现在之所以要反复用手指轻敲长桌,就是要强化这个动作,让“正义”和“倒吊人”相信自己有轻敲什么的习惯,以此遮掩灵视的开启与关闭。

    “这是我的荣幸。”阿尔杰没顺口提及别的事情。

    奥黛丽看了看“倒吊人”,又看了看“愚者”,浅笑道:

    “那我问第二个问题了,‘观众’的后续魔药分别叫什么?在哪里能找到线索?”

    我也想这么直接地问,但不同的选择就要承受不同的难题……克莱恩没有开口,将目光投向了“倒吊人”。

    阿尔杰沉默了几秒道:

    “这个问题我免费回答,因为是我引导你走上这条途径的。”

    “‘观众’后续的序列8叫做‘读心者’,序列7的古称是‘精神分析师’,现在被描述为‘心理医生’,这是我从一位心理炼金会的成员那里知道的情况,我想他们应该拥有这个途径的不少魔药配方。”

    心理炼金会……“通灵者”戴莉对他们的一些理论相当赞同,而队长则认为是邪恶的、疯狂的……克莱恩若有所思地旁听着。

    “你知道那位心理炼金会成员现在的下落吗?”奥黛丽眼睛发亮地问道。

    无论“读心者”,还是“心理医生”,都相当符合她的审美。

    阿尔杰难得地笑了一声:

    “知道,他沉在苏尼亚岛附近,我亲手沉下去的。”

    “如果你想找心理炼金会,那我只能说声抱歉,线索断掉了。”

    他并不担心“正义”会通过刚才的描述确定自己的身份,因为那件事情是他独自一人做的。

    “沉……”奥黛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和什么语言来应对了。

    她吸了口气,突然保持不住“观众”状态,有点腼腆地说道:

    “第三个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一只普通的动物喝了序列9的魔药,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是什么鬼问题……克莱恩撑着额头的手指不露痕迹地轻点了眉心两下。

    很快,他从颜色的变化看出奥黛丽的情绪有点慌乱,有点紧张,有点羞愧。

    难道她干出了类似的蠢事?克莱恩略显愕然又感觉不算奇怪地想道。

    经过之前两次聚会,他确定“正义”小姐有这方面的基因。

    “倒吊人”阿尔杰明显也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

    “普通的动物没有人类的头脑,没法第一时间学会冥想,所以,大概率会当场死亡,或者崩溃成怪物,但要是它们撑了过去,应该就能成为超凡生物,如果魔药能提高思维能力,它们甚至还会变得聪明。”

    “好的。”奥黛丽无声吐了口气,语调放松地点头,“我没有别的问题了。”

    阿尔杰想了下,没提“极光会”和“倾听者”的事情,同样摇头道:

    “我也没有。”

    “我有件事情。”克莱恩姿势不变,含笑说道,“这需要你们的配合。”

    尚未关闭灵视的他立刻就发现“倒吊人”透出了明显的紧张,以前没心没肺的“正义”小姐也多了几分害怕和谨慎。

    不等他们开口,克莱恩安抚道:

    “放心,一件小事,如果能够成功,对你们很有帮助,所以,我不会额外再支付报酬。”

    “您讲。”奥黛丽本能就进入了观众“状态”,但她怎么看都看不透“愚者”周围笼罩的浓郁灰雾。

    “遵循您的意志。”阿尔杰稳定下来,沉声说道。

    克莱恩手指轻动,微笑开口道:

    “我之前说过,要进行一些尝试,让你们能提前请假,不用担心周一下午处在不合时宜的场合怎么办。”

    “这正是我们希望的。”奥黛丽的眉眼舒展了开来。

    阿尔杰思考了一下道:

    “需要我们做什么?”

    “你们可以在空闲的时间尝试一个仪式魔法,不用太正式,有个不被人打扰的环境就行了……在祭台上摆放四根新蜡烛,分别位于四角,最好用有檀香味道的那种……在左上方蜡烛那里放一份白面包,在右上方蜡烛那里放一份费内波特面,左下方用海鲜饭,右下方用迪西馅饼……使用银制小刀,制造一个密封的灵性环境……”

    克莱恩描述出自己从“转运仪式”改版来的仪式魔法,并免费教导了“正义”小姐怎么制造灵性环境。

    老实说,因为指向的目标是自己,克莱恩相信前面部分,也就是引起对应存在兴趣并取悦祂们的祭祀部分,可以直接省略,但他还是努力让这个流程看起来像是那么一回事——当然,并不符合老尼尔所言的神灵为二,加自身为三。

    “……用月亮花、金薄荷、深眠花、金手柑和岩玫瑰混杂蒸馏,萃取成精油,往每根蜡烛滴上一滴……”

    奥黛丽非常感兴趣地听着,记录着,末了问道:

    “那咒文呢?愚者先生,对应的咒文呢?”

    阿尔杰也停下手中的钢笔,跟着转头,望向愚者。

    笼罩在灰白雾气里的克莱恩用手指轻敲着长桌边缘,平淡没有波澜地用赫密斯语回答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你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你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