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八十五章 紧迫
    奇怪的、扭曲的、隐约的波动一闪而逝,快得克莱恩差点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

    要不是他对灵感的掌握已称得上熟练,此时有很大可能忽略掉这个异常。

    想到在楼上的妹妹,克莱恩皱起眉头,握紧手杖,绕过盥洗室,拐向了伍德家的阶梯。

    他快步往上,根据灵感对残余痕迹的把握,来到了靠近阳台的起居室门外。

    应该是这里……克莱恩低语一句,抬手轻敲眉心两下。

    一个个“气场”透过墙壁和木制大门映入了他的眼眸,绝大部分颜色正常,轮廓模糊。

    但其中有一个,表层正荡漾着邪异的黑绿,缓缓往内侵蚀的黑绿。

    “果然有问题。”克莱恩的表情变得异常严肃,伸右手解下了左腕缠绕的银链。

    他的左手握住银制的链条,让黄水晶吊坠在面前自然下垂。

    等到摆动平息,他勾勒光球,于心里默念了起来:

    “我身前房间内存在超凡导致的危险。”

    ——正常来说,“灵摆法”只适合占卜与自身相关的事情,以及小范围内的客观情况,所以,克莱恩的描述相当讲究:“危险”会导致自身被影响,“房间”则就在眼前。

    ……

    “我身前房间内存在超凡导致的危险。”

    一遍又一遍,足足七遍之后,克莱恩睁眼看见黄水晶吊坠在做顺时针的转动,而且速度相当快。

    这表明房间内确实存在超凡导致的危险,而且危险的程度不低!

    赛琳娜是神秘学爱好者,她带朋友们玩某个仪式玩出了大问题?这该怎么办?克莱恩揉了揉眉头,将黄水晶吊坠重新缠好,伸手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

    他有节奏地敲了三遍,脸上堆出了和善的笑容。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穿着新裙子的梅丽莎出现在了克莱恩的眼前。

    “克莱恩,有什么事吗?”女孩没想到哥哥会过来,一时颇为诧异。

    克莱恩笑得不见一点阴霾地回答道:

    “我听见你们玩得很开心,一时有点好奇。”

    “抱歉,吵到你们了。”梅丽莎不好意思地低头道歉,“我们在玩魔镜占卜,赛琳娜懂得很多,很好玩。”

    魔镜占卜……妹啊,你们怎么不去玩笔仙碟仙呢?克莱恩好气又好笑地摇了摇头。

    他的目光越过梅丽莎,望向了起居室内,看见了笑容阳光、酒窝深深的赛琳娜。

    然而,在他的灵视里,这位拿着镀银镜子的酒红色长发少女被那邪异的黑绿侵蚀得更加严重了。

    思绪急转,克莱恩斟酌着语言道:

    “呵呵,我就不打扰你们的游戏了,啊对,伊丽莎白呢?我刚才和她聊到了古弗萨克语的语法,她说有问题想请教我。”

    “伊丽莎白?”梅丽莎上上下下打量了自家哥哥几眼,语气古怪地强调了一句,“她也才十六岁。”

    喂,你想什么呢!克莱恩当即解释道:

    “这是正常的学术讨论,伊丽莎白对历史,对古代语言很感兴趣。”

    梅丽莎又深深看了哥哥一眼,然后才道:

    “她就在里面,我让她出来。”

    “好的。”克莱恩退后一步,离开大门的位置。

    目送妹妹转身,他不太厚道地松了口气,庆幸遭遇危险的不是梅丽莎。

    他仅仅等待了十几秒,一脸迷茫的伊丽莎白就走了出来,疑惑问道:

    “莫雷蒂先生,你究竟有什么事情?我没说过自己对历史和古代语言感兴趣……”

    就在这时,她的话语被克莱恩严肃而郑重的表情打断,整个人霍然紧绷,似乎也闻到了什么不好的“味道”。

    克莱恩斜走几步,示意伊丽莎白半掩住房门后过来。

    脸颊有着可爱婴儿肥的女孩被陡然降临的凝重气氛影响,不自觉就跟了上去。

    “你知道的,我是一个神秘学爱好者。”克莱恩停下步伐,转而身体,直截了当地说道。

    伊丽莎白轻轻颔首回应:

    “是的,我甚至认为你是神秘学专家。”

    “不,我只是爱好者,但这不妨碍我发现你们的魔镜占卜出了问题。”克莱恩语气凝重地说道。

    “出了问题?”伊丽莎白险些拔高了音量,忙伸手捂住嘴巴。

    克莱恩想了想道:

    “我知道单纯的言语很难让你相信,你现在就返回起居室内,趁赛琳娜不注意,偷看一眼她始终不给你们看的镜子正面。”

    “你怎么知道她不给我们看镜子正面?”伊丽莎白脱口而出。

    据我们值夜者内部的资料记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涉及邪恶的“魔镜占卜”案件都会出现类似的情况……克莱恩微微一笑道:

    “常识。”

    等到又疑惑又畏惧的伊丽莎白重新进入房间,他镇定平静的笑容一下消失,脸上写满了担忧:

    虽然都在北区,但从法尼亚街到佐特兰街至少得坐15分钟的公共马车,一来一回,等队长他们过来,事情恐怕已经恶化到无法收拾了……要是班森和梅丽莎没在这里就好了……但我对付不了那些隐秘的、未知的存在啊……有没有办法暂时遏制一下……对了,赛琳娜是神秘学爱好者,她的房间内应该不缺乏纯露、精油和草药等物品……

    就在克莱恩竭力思考对策的时候,伊丽莎白随意找了个有事商量的借口,坐到了赛琳娜旁边。

    “这次帮我占卜什么时候能够遇到一位浪漫的、英俊的绅士?”对面一位少女喝了口葡萄酒,在众人调侃的视线里,红着脸蛋,鼓起勇气说道。

    赛琳娜轻咳两声,一本正经地摩挲着镜子背面道:

    “魔镜魔镜告诉我,尤妮娜心目中的绅士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连说三遍后,她拿起镜子,凑向了自己面前。

    抓住这个机会,伊丽莎白猛地侧身探头,望了一眼。

    按照预计,她觉得自己会在镜中看见赛琳娜的面孔,看见自己的半张脸。

    可是,映入她眼帘的只有赛琳娜。

    那面不大的镜子中只有赛琳娜,而且还是全身出现的赛琳娜!

    镜子内一片漆黑,中央立着表情阴冷的赛琳娜!

    伊丽莎白浑身一颤,霍然往后,倚住了沙发靠背,短时间内竟忘记了呼吸。

    她难以克制地战栗起来,顾不得找借口,猛地起身,跌撞着跑向了门边,不敢再回头看那位笑容灿烂的赛琳娜。

    “尤妮娜的绅士将在半年之后的第二周周日出现……”

    嬉笑的嗓音里,伊丽莎白开门而出,看见身穿燕尾服、头戴半高丝绸礼帽的克莱恩正站在壁灯阴影里。

    “莫雷蒂先生,我,我……”她结巴着说不出话。

    克莱恩镇定笑了一声:

    “不要打扰到里面的小姐和女士。”

    被他的笑容感染,伊丽莎白平静少许,伸手拉拢房门,快步来到壁灯附近。

    “我看见了,我看见那镜子里只有赛琳娜,恶魔一样的赛琳娜……”她压低嗓音说道。

    果然……克莱恩又凝重了几分,沉声问道:

    “你知道赛琳娜的卧室是哪间吗?知道她的那些神秘学物品在哪里吗?”

    “就在那里,神秘学物品也在那里。”伊丽莎白毫不犹豫地指着斜对面的房间道。

    克莱恩提着手杖,走了过去,拧开没有反锁的木门,就着窗外的路灯光芒和高空的绯红月华打开阀门,点燃了煤气灯。

    昏黄的光芒闪耀中,他一眼扫过,看见了一瓶瓶纯露、花精,看见了一盒盒草药粉末,以及一根根蜡烛,一个个护身符。

    这些物品或摆放在书桌上,或整齐排列于架子内,都贴着标签,给出了名称。

    确认之后,克莱恩对跟在身后的伊丽莎白道:

    “你想拯救赛琳娜吗?”

    “想!”伊丽莎白下意识点头后又愣愣问了一句,“危险吗?”

    “有一定的危险,毕竟我只是一个神秘学爱好者。”克莱恩坦然回答。

    “一定的危险……”伊丽莎白紧抿嘴唇几秒道,“需要我做什么?”

    克莱恩笑容温和地安抚道:

    “不用紧张,你只需要装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地回到起居室,回到赛琳娜旁边,五分钟之后,记住,五分钟之后,你以给赛琳娜惊喜为借口,带着她来到这里,轻敲房门,一长两短,接下来,嗯,接下来就交给我。”

    伊丽莎白默默回想了一遍,郑重颔首道:

    “好的。”

    看着她返回起居室,克莱恩看了眼怀表,合拢了赛琳娜卧室的门,然后手脚快速地将书桌清理了出来,并将需要用到的物品一一挑选至椅子上。

    紧接着,他拿起两根有淡淡馨香的蜡烛,分别放在了书桌的左上角和右上角。

    这是“绯红之主”、“厄难与恐惧女皇”的象征。

    克莱恩要在这里举行仪式,借助黑夜女神的力量来对抗那神秘的、未知的、影响着赛琳娜的存在!

    由于他只是序列9,掌握的仪式魔法不够厉害,要想成功,就一定得让伊丽莎白将赛琳娜引入“密封圈”,引入“祭坛”范围!

    所以,也就必须考虑到对方察觉并反抗的情况!

    基于以上因素,克莱恩准备采用“中断式”的仪式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