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阿兹克的解释
    贝克兰德,皇后区。

    奥黛丽.霍尔坐在阴凉角落里的吊椅上,望着阳光底下怒放的一丛丛鲜花,思考起佛尔思.沃尔请求帮忙的那件事情。

    据格莱林特子爵核实,真有那么一位叫做休.迪尔查的少女被关押在贝克兰德北区的临时监牢里。

    她的罪名是因财产纠纷严重伤害了一位体面的绅士,让对方至今仍躺在医院的床上,也许再也站不起来了。

    对此,佛尔思的解释是,那位绅士并非好人,他是贝克兰德东区的黑帮头目,以高利贷为生。

    事情的起因是,某位借贷者发现利息比自己预想得高几倍,就算破产都无法偿还后,在与那位绅士协商无果的情况下,找到了附近小有名气的“仲裁者”休.迪尔查,希望她能说服对方免除不合理的部分。

    那位绅士并没有服从休.迪尔查的“裁决”,甚至威胁当晚就要抓走借贷者的妻子和儿女,于是休.迪尔查改变了说服的技巧,采用了物理的手段,一个不小心就造成了严重伤害。

    格莱林特子爵调查了事情的经过,确认佛尔思.沃尔的描述属实,也确认那位黑帮头目失去了对手下的控制,并且在某人半夜的“拜访”后,免除了借贷者的债务,向检察官出具了原谅休.迪尔查的声明,但严重伤害的案件并非受害者不想追究就不会被起诉。

    “格莱林特希望用正常的办法解决,派人咨询了熟悉的大律师,对方说有把握只是轻判,但无罪辩护的难度很高,除非当事人能拿到精神有问题或者心智发育不健全的医疗证明……”奥黛丽无声自语,倾向于好友的意见。

    对她来说,最为重要的是不要和佛尔思.沃尔和休.迪尔查有明面上的关系——经过“塔罗会”这件事情后,奥黛丽觉得自己不再是天真无知的少女了。

    “明天晚上在沃尔夫伯爵家有一场舞会,到时候告诉格莱林特,按照大律师的意见去做。”奥黛丽微微点头,做出了决定。

    在鲁恩王国,律师分为大律师和事务律师,后者负责不用上庭的事务,比如,搜集证据,与当事人谈话,帮人拟定遗嘱,监督财产分配和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等种种事情,当然,他们也可以代表当事人出席最初级的治安法庭,为简单的案件辩护。

    而大律师就是研究证据,上庭为当事人辩护的律师,根据鲁恩王国的法律,他们必须保持客观的态度,所以不能直接与当事人接触,只能通过助手,也就是事务律师,来完成情况的搜集,他们每个人都是真正的法律专家,拥有出众的口才和极高的辩论水平。

    恢复了轻松的奥黛丽用藏身黑暗,窥视光明的姿态看着外面姹紫嫣红的花朵,油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精神有问题或者心智发育不健全的医疗证明……心理医生……”

    “如果心理炼金会掌握了‘扮演法’,那是否意味着可以在心理医生群体里寻找他们?”

    想到这里,奥黛丽觉得自己的思路对极了,眼睛明亮得像是璀璨的宝石。

    就在这时,她看见金毛大狗苏茜用一种偷偷摸摸的姿态溜到了那丛丛鲜花后面,溜到了只有园丁才会抵达的地方。

    “苏茜……它要做什么?”奥黛丽藏在阴影里,看得一愣一愣。

    金毛大狗似乎被花朵的香味迷乱了嗅觉,并未注意到身后的主人,它张开嘴巴,发出吊嗓子般的“啊啊啊”“呀呀呀”声音。

    紧接着,它让周围的空气振动,响起生涩不够圆润的单词:

    “你好。”

    “你好吗?”

    ……

    奥黛丽的嘴巴一点点张开,完全忘记了优雅淑女该具备的礼仪,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场景和听到的僵硬声音。

    她猛地站起,脱口而出道:

    “苏茜,你会说话?你什么时候会说话了?”

    金毛大狗吓得跳了起来,转身面对了主人。

    它慌乱而快速地摇起尾巴,嘴部张合几次后才震荡了周围的空气道:

    “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我只是一条狗。”

    听到这句话,奥黛丽一时竟无言以对。

    …………

    周一上午,休假的克莱恩按照预定的计划复习和巩固了神秘学的知识,然后乘坐公共马车前往了霍伊大学。

    他要多接触阿兹克先生,看对方究竟知道些什么。

    属于历史系的三层灰石小楼里,克莱恩与导师科恩.昆汀闲聊了一阵,交流着与霍纳奇斯主峰古代遗迹相关的事情。

    没有额外收获的他趁导师去办事的机会,进入斜对面的办公室,走到了留守的阿兹克教员桌子旁。

    “阿兹克先生,能和您聊一聊吗?”他望着那位肤色古铜、五官柔和、右耳下方有颗小痣的教员,脱帽行了一礼。

    褐眸藏着难以言喻沧桑感的阿兹克整理了下书籍道:

    “没问题,我们去霍伊河边走走吧。”

    “好的。”克莱恩提着手杖,跟随对方离开了三层灰石小楼。

    沿途之上,两人都保持着沉默,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当流淌的河水映入眼帘,当周围不再有来往的老师和学生时,阿兹克顿住脚步,半转身体,面向克莱恩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克莱恩沉吟许久,想了许多委婉的方式,但又都一一放弃。

    于是,他坦然而直接地问道:

    “阿兹克先生,您是一位值得信赖,让人尊敬的绅士,我想知道您究竟从我身上看到了什么,或者说您知道些什么?我是指上次那件事情,你说我的命运存在不协调地方的事情。”

    阿兹克点了下手杖,叹息笑道: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直接,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坦白地讲,你的命运存在不协调的地方是我能够看出来的唯一事情,除此之外,我并不比你知道更多。”

    克莱恩犹豫了下问道:

    “可为什么您能看出来?我不相信这源于占卜。”

    阿兹克侧头望着霍伊河,语调染上了几分萧瑟:

    “不,克莱恩,你不明白,占卜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只是需要看由谁来占卜,当然,我的占卜只是掩饰的借口。”

    “……有些人总是特殊的,天生具备一些奇怪的能力,而我应该就是这样的人。”

    “应该?”克莱恩敏锐把握到了对方用词的问题。

    “是的,我也不知道我是否是天生具备,或许那样能力的代价就是遗忘自己,遗忘过去,遗忘父母。”阿兹克的眸光略显忧伤地注视着河面。

    克莱恩越听越是迷糊:

    “遗忘过去?”

    阿兹克没有笑意地笑了笑道:

    “在进入贝克兰德大学历史系之前,我失去了绝大部分记忆,仅仅记得自己的名字和基本的知识,还好,还好我有身份证明,否则只能成为流浪汉,这么多年里,我根据身份证明寻找过我的父母,但都没有收获,哪怕我能看到命运的一角。”

    “而在大学那几年里,我逐渐发现我具备一些奇特的能力,超乎常识范畴的能力。”

    克莱恩听得很是专注,脱口问道:

    “阿兹克先生,您为什么会失忆?不,我的意思是,您有在现场发现失忆的原因吗?”

    他怀疑阿兹克先生是失忆的生命学派成员,甚至是地位不低的中序列成员——这是“怪物”对应的,出过“先知”的,以师徒相传为主的隐秘组织。

    阿兹克沉重地摇了摇头:

    “没有,仿佛睡了一觉,我就遗忘了过去。”

    他拿着手杖,又往前走了几步,边走边说道:

    “离开贝克兰德后,我开始做梦,梦见了许多奇怪的事情……”

    梦?我擅长解梦!进入专业领域的克莱恩当即问道:

    “是什么样的梦?”

    阿兹克含糊着低笑了一声:

    “很多很多不同的梦,有时候,我会梦见黑暗的陵寝内部,梦见一具具古老的棺材,里面的尸体趴着,背后长出了一根根白色的羽毛,有时候,我梦见我是一名穿全身盔甲的骑士,端着三米的长枪,冲向了敌人。”

    “有时候,我梦见我是一个领主,有着丰饶的庄园,有着漂亮的妻子和三个孩子,有时候,我梦见我是流浪汉,淋着雨,走在泥泞的路上,又冷又饿。”

    “有时候,我梦见我有个女儿,和之前那几个孩子不一样的女儿,她长着柔顺的黑发,喜欢坐我亲手做的秋千,总是向我讨要糖果,有时候,我梦见我站在绞刑架旁,冷冷地仰望着上面飘荡的尸体……”

    听着阿兹克的呓语,克莱恩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解读对方的梦境,因为不同梦境的象征是相反的,矛盾的!

    阿兹克收回视线,嗓音不再飘忽道:

    “南方的费内波特王国信仰大地母神,而大地母神的教会宣扬着一个理念,他们认为每个生命都是‘植物’,汲取着大地的养分,缓慢地成长、繁盛和衰败。”

    “等到凋零,这些生命就会坠入大地,回到母亲的怀抱,而来年,又会重新生长出来,花开花落,一年又一年,生命也是这样,一世又一世。”

    “有的时候,我很愿意相信这个说法,相信我因为本身的特殊,能梦见上一世,再上一世的片段。”

    说到这里,他望向克莱恩,叹息道:

    “这些事情,我连科恩都没有讲过,之所以告诉你,是因为我……”

    阿兹克顿了下笑道:

    “很抱歉,我刚才的描述不够准确,你的命运存在不协调的地方并不是我能够看出来的唯一事情,我还看出了另外一件事情。”

    “克莱恩,你已经不是正常人了,你拥有超凡的、奇怪的能力,和我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