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失控者
    失控?克莱恩心里一紧,险些脱口反问。

    虽然邓恩、老尼尔经常在他面前强调失控的危害和发生的概率,但这依然是他第一次遇见类似的事情,一时有些惶恐,有些茫然,有些害怕,有些悲伤,感觉非常复杂。

    “每年处理的事件里,有四分之一是非凡者的失控……而这四分之一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我们的队友……”邓恩曾经的话语闪现于他的脑海,让他的反应都仿佛变得迟缓。

    倒是老尼尔,经历过太多的类似事件,当即开口问道:

    “失控者在哪里?需要我们做什么?”

    克莱恩听得怔了一下,他还以为老尼尔这种油滑躲懒的“半退休人员”会找借口拒绝斯维因的请求,或者敲诈一大笔好处才尝试帮忙,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一点都没有犹豫,直接就进入了参与的状态,根本不在意值夜者和代罚者的区别。

    看着表情严肃的老尼尔,克莱恩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无论值夜者,代罚者,还是机械之心的成员,目标都是阻止超凡力量伤害无辜者,维护廷根市的平安与稳定,如果遇到危险而紧急的情况,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这时,斯维因异常简短地回答道:

    “做我的辅助!”

    他没解释为什么失控,以及失控者在哪里,快步走向了出口。

    这位前“代罚者”队长明明只是一个沉迷于酗酒的老头子,可克莱恩却发现自己竟然跟不上对方的脚步,必须小跑起来,才能勉强保持不掉队。

    他侧头看了老尼尔一眼,只见这位身体出现衰老征兆的“窥秘人”也开始了奔跑。

    三人没有在意沿途守卫的目光,一个披着陈旧的海军军官服,一个套着深色的古典长袍,一个穿着及膝的黑色薄风衣,蹬蹬蹬冲出了桌球室,冲出了恶龙酒吧。

    那些喝着酒下着注加着油的顾客们本能将目光从抓老鼠的犬类身上移开,望了克莱恩等人几眼。

    “是斯维因老板?”

    “他这么急着出去做什么?”

    “有人赖账逃债?”

    ……

    低声的议论里,有的酒客重新将注意力放回了笼子里,再次加油呐喊,发泄白天的压抑,有的则比较警觉,隐约有点不安。

    蹬蹬蹬!

    克莱恩、老尼尔跟着斯维因跑到了道路对面,跑进了真正的码头区域。

    “那艘船上。”斯维因放缓脚步,指着停靠于不远处的一艘内河货船道,“两名代罚者队员正在上面和那个失控者周旋,阻止他进入塔索克河,你们帮助我影响他,控制他,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

    老尼尔拉风箱般喘了几口气道:

    “好的,但,但你需要给我一分钟,呼,一分钟的时间恢复状态。”

    斯维因点了点头,没再多说,抢先冲上那艘货船,加入了战斗。

    听着上面砰砰砰的打斗声,老尼尔看了眼略显紧张的克莱恩,从腰间暗袋掏出一个婴儿手掌大小的银片,递了过去道:

    “沉眠符咒,开启咒文是古赫密斯语的‘黑夜’单词,念完咒文,将你的灵性灌注进去,在三秒钟内丢向目标。”

    “嗯!”克莱恩伸手接住,一阵感动。

    这个符咒的正面和反面都雕刻着赫密斯语书写的咒文,以及象征符号、对应灵数和魔法标识,他无需开启灵视,仅仅依靠灵感,就能察觉到那隐晦的、宁静的、深沉的神秘力量。

    老尼尔直起腰,从暗袋里取出同样的银制符咒握在掌心,边走向货船,边开了句玩笑:

    “不要紧张,放松心情,想一想别的事情,比如,那个符咒是我借你的,要是你用掉,记得重新制作一个还给我,当然,你可以等到下个月,等到材料配额恢复,再做这件事情。”

    这……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尼尔……克莱恩将符咒放入左边口袋,伸手取出了腋下枪袋内的左轮,调整了击发位和扳机。

    “我觉得我已经不紧张了……”他一手持枪,一手提杖,和老尼尔两人通过舷梯,稳健地登上了货船。

    这艘货船有着明显的时代痕迹,虽然采用蒸汽为动力,多了一根烟囱,但还保留着桅杆、船帆等往日的配置,而且只是表面有金属外壳,部分地方用了钢铁,不少地方依旧由木头打造。

    砰砰砰的打斗声愈发激烈,克莱恩和老尼尔正待找入口进船舱,突然听见了夹杂喀嚓的哐当巨响。

    木头制造的舱房侧面瞬间破裂,刺片乱飞,一道人影跌了出来,撞到了船舷上。

    克莱恩顾不得看那道人影的伤势,目光完全集中在了正飞奔向裂口的怪物那里。

    这个怪物身高超过一米八,穿着破烂到不成样子的衬衣和长裤,裸露于外的地方布满暗绿色的鳞片,手脚的缝隙都长着皮膜,仿佛一些水生动物趾间的蹼。

    它有个满是皱纹的脑袋,隐约能看见人类的样子,鳞片上则流淌着黏液,正不断往下滴落。

    滋滋滋!

    那些暗绿色的黏液轻微腐蚀着甲板,留下了鲜明的痕迹。

    砰!试图冲出裂口的怪物被斯维因侧面给了一拳,打得横移了两步

    砰砰砰!肌肉夸张的斯维因力量明显不如那个怪物,而且拳脚明明击中了对方,却打不碎鳞片,难以造成实质的伤害,一时非常狼狈,摇摇欲坠。

    要不是他平衡能力惊人,要不是另外有代罚者跟着移动,开枪牵制,克莱恩怀疑这位蓝眼睛的老者会被怪物活活打死。

    蹬!蹬!蹬!斯维因不断后退,又不断前进,就像明知道那是火焰却扑过去的飞蛾一样。

    但是,克莱恩感觉得出来,他在积蓄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砰!

    斯维因被打得倒退了几步,也遮住了另外一位代罚者的视线。

    怪物抓住机会,当即冲向了裂口。

    它要逃出船舱,跳入塔索克河!

    望着那个满是皱纹浮着黏液的脑袋,克莱恩抬起右手,勾动了扳机。

    乓!

    银色的猎魔子弹按照他的预期击中了怪物的躯干,但仅仅打碎鳞片,嵌入过半。

    那怪物顿时发出刺耳的尖叫,双脚用力,风一般扑了出来,扑向克莱恩。

    鼻端钻入浓重的鱼腥味,克莱恩猛地一矮身体,滚向了侧方。

    哐当!他感觉船身一晃,有碎片打在了身上。

    与此同时,他听见了一道苍老而低沉的嗓音,那是用古赫密斯语念出的咒文:

    “黑夜!”

    克莱恩又滚了两下,顾不得拾起手杖,慌忙举枪抬头,只见老尼尔在与怪物相隔不远的情况下,冷静地丢出了手中的符咒。

    那银制的薄片很快被暗红的火焰笼罩,发出轻微的爆炸声。

    深沉、宁静的力量瞬间散逸开来,那几乎撞碎了船舷的怪物一下出现摇晃,动作也变得迟缓。

    这时,斯维因从船舱内奔了出来,欺近怪物,扭腰摆臂,机枪似地连挥了好几拳,全部砰砰砰地命中了对方的头部。

    可是他只能打出裂口,无法造成致命的伤害,不过克莱恩可以感觉到这位蓝眼老者的积蓄即将达到顶峰。

    砰!怪物似乎恢复了过来,反甩小臂,将斯维因抡得倒退了五步,每一步都在甲板上踩出了碎裂。

    眼见怪物即将返身,跳下货船,克莱恩赶紧用左手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枚“沉眠符咒”。

    紧接着,他熟练地念出了一个古赫密斯语里的单词:

    “黑夜!”

    霍然之间,克莱恩只觉掌中的银制符咒变得冰冷,就像片片雪花累积而成。

    他没有多想,将本身灵性灌注入符咒,并拉扯肩膀,甩动手臂,向那怪物丢了过去。

    此时此刻,那鱼人般的怪物已跳到了空中。

    暗红色的火焰一下照亮了周围的黑暗,轻微的爆炸声仿佛催眠的前奏,飞快地荡漾了开来。

    砰!

    怪物直直跌在了码头上,跌得缩成一团,短暂进入了半沉眠的状态。

    克莱恩正待抢到船舷旁边,往怪物的脑袋开枪,忽然看见海军军官服已不知丢在了哪里的斯维因冲了出去,跟随跳下。

    他在半空中调整了姿势,身体的肌肉块块鼓起。

    克莱恩的灵感里,某种压抑到极点的事物爆发了,斯维因从天而降,砸在那怪物身上,然后直起腰背,重重往下挥拳,击中了对方的脑袋。

    喀嚓!

    怪物的脑袋四分五裂,暗红的血液和灰白的脑组织洒得满地都是,并伴随有暗绿色的黏液。

    “这就是‘暴怒之民’的能力之一?”克莱恩立在破碎的船舷旁,无声自语了一句。

    老尼尔捂着左手,靠拢过来,也跟着往下眺望。

    这时,斯维因笔直站起,站在那里,深深凝视着脚下失去了生命的怪物。

    他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瘪下去的金属酒壶,扯开盖子,咕噜喝了小半,然后倾斜瓶口,对准怪物,将剩下的烈酒全部洒到了对方身上。

    做完这一切,斯维因似乎一下变得苍老,腰背都佝偻了几分。

    老尼尔叹了口气,望着下方的场景,低声对克莱恩说道:

    “我认识这个失控的代罚者,他跟随了斯维因二三十年,曾经清除过上岸杀人的水鬼,抓捕过试图从塔索克河潜水逃走的邪恶非凡者……”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克莱恩却听得出他潜藏的意思:

    这样一位立下很多功劳,杀过不少怪物的“守卫”,最终竟变成了怪物。

    而这不是孤例,是许多值夜者、代罚者和机械之心成员都可能出现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