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白银之城(第二更)
    白银之城,停尸大厅。

    戴里克站在台阶前,双眼发红地看着前方,看着分别躺在两具棺材里的父母。

    他身前的石板上插着一口银色的简朴直剑,在时不时震得房屋颤抖的雷声里轻微摇晃着的直剑。

    棺材内的伯格夫妇还没有真正死去,他们努力睁着双眼,时而微弱时而剧烈地喘着气,但在某些人眼里,他们的生命光彩在无法遏制地黯淡。

    “戴里克,动手吧!”一位身穿黑色长袍,杵着坚硬手杖的老者望向脸庞近乎扭曲的少年,沉声说道。

    “不,不,不!”棕黄色头发的戴里克连续摇头,每说一个单词就退开一步,到了最后,更是发出撕扯心脏裂开肺部般的惨叫。

    咚!

    那位老者杵了下手杖道:

    “你想让全城的人都为你父母殉葬吗?”

    “你应该很清楚,我们是被神遗弃的黑暗之民,只能生活在这充满诅咒的地方,所有的死者都会变成恐怖的恶灵,不管用什么方法,都难以扭转,除了,除了有同样血脉的人亲手终结他们的生命!”

    “为什么?为什么?”戴里克茫然又绝望地摇头问道,“为什么我们白银之城的子民,刚一出生就注定要弑父杀母……”

    那位老者闭了闭眼睛,似乎想起了过往所经历的事情:“……这就是我们的宿命,这就是我们背负的诅咒,这就是神的意志……”

    “拔起你的剑,戴里克,这是对你父母的尊敬。”

    “之后,等你平静下来,你就可以尝试成为神血战士了。”

    棺材里的伯格想要开口,可胸部起伏了几下后,只能发出荷荷荷的声音。

    戴里克艰难地迈步,回到了银色直剑的旁边,颤抖着伸出了右手。

    冰凉的触感传入他的大脑,让他一下想起了父亲外出狩猎时带回来的血冰,仅仅手掌大小的一块就能让房间凉爽好几天。

    他的眼前闪过了教导剑术时的严厉父亲,闪过了拍着自己背部灰尘的和蔼父亲,闪过了缝补着衣物的温柔母亲,闪过了面对变异怪物时,挡在自己身前的勇敢母亲,闪过了一家人围在一起,就着摇曳的烛火,分享食物的画面……

    呜……他喉咙里发出一声压抑到极点、低沉到极点的声音,右手猛地用力,拔起了直剑。

    蹬蹬蹬!

    他埋着头,冲向前方,高举起直剑,重重扎了下去。

    啊!一声痛苦的惨叫里,鲜血溅了出来,溅到了戴里克的脸上,溅到了他的眼睛里。

    他视线内一片鲜红,拔起直剑,又扎入了旁边那具棺材。

    锋锐的金属穿透了肉体,戴里克松开手,摇摇晃晃站起。

    他没有去瞧两具棺材内的情况,就像被恶灵追逐着般跌跌撞撞跑出了停尸大厅,他的双手紧紧握着,他的牙齿狠狠咬着,他脸上的血红被冲出了淡淡的痕迹。

    “哎……”旁观着这一切的老者叹了口气。

    白银之城的大街上竖立着一根根石柱,石柱之上悬挂着灯笼,灯笼里面放着并未燃烧的蜡烛。

    这里的天空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只有不变的黑暗和撕裂着一切的闪电。

    靠着闪电的照耀,白银之城的子民们来往于昏暗的道路上,而每天闪电平息的那几个小时则被他们认为是传说中的真正夜晚,这个时候,就需要蜡烛来照亮城市,驱散漆黑,警戒怪物了。

    戴里克双眼发直地穿行于大街,根本没去想目的地是哪里,但他走着走着,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家门口。

    掏出钥匙,解开挂锁,推动房门,他看见了熟悉的一切,却没有听到母亲关切的声音,也没有遭遇父亲对他乱跑的责骂,屋子内空荡而冷清。

    戴里克再次咬紧了牙齿,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再次翻找出那个据父亲说是一个被毁灭许久的城邦用来祭祀神灵的水晶球。

    他跪了下去,面对着那个水晶球,没抱什么希望地祈求了起来,痛苦地祈求了起来:

    “伟大的神灵啊,请重新将目光投向这个被您遗弃的地方。”

    “伟大的神灵啊,请让我们这些黑暗之民摆脱那宿命的诅咒。”

    “我愿意将我的生命奉献给您,用我的鲜血取悦您。”

    ……

    一遍又一遍,正当他完全绝望,想要站起时,却看见那纯净的水晶球内爆发出一团深红的光芒。

    这光芒像是流水,瞬间就淹没了戴里克。

    等到他初步恢复知觉,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巨大石柱撑起的巍峨宫殿里,面前是一张古老而斑驳的青铜长桌,长桌的对面则坐着位笼罩浓郁灰雾的人影。

    除此之外,四周虚无、飘渺、空荡,底部则弥漫着看不见边际的灰白雾气和一个个不真实的深红光点。

    戴里克心底有朵名为希望的火焰被点燃,他茫然又疑惑地望着高踞于前方席位上的人影道:

    “你,您是神灵?”

    问完之后,他霍然想起白银之城通识书籍里的一句话,连忙低下了脑袋。

    那句话是:

    “不可直视神!”

    克莱恩向后一靠,双手交叉握住,姿态悠闲而轻松地用巨人语回答道:

    “我不是神灵,我只是一个对漫长历史感兴趣的愚者。”

    早就轻叩了左边牙齿两下的他发现眼前少年的以太体深处星灵体表层,颜色斑驳,没有统一。

    这说明对方还不是非凡者。

    愚者……戴里克咀嚼着这个单词,沉默许久才艰难说道:

    “不管你是神灵,还是愚者,我的祈求都不改变,我希望白银之城的所有人摆脱宿命的诅咒,希望天空中出现,出现那些书籍里描述的太阳,如果,如果可以,我还希望我的父母能够复活。”

    喂,我不是许愿机……克莱恩松开双手,笑笑道:

    “我为什么要帮助你?”

    戴里克一下愣住,好半天才道:

    “我会奉献我的灵魂,我会用我的鲜血取悦你。”

    “我对凡人的鲜血和灵魂没有兴趣。”克莱恩微笑摇头,看着前方少年的情绪一点点变成绝望的颜色。

    不等对方再次开口,他悠然说道:

    “但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我是一个喜欢等价交换的愚者,你可以用你能获得的一切从我这里,从和你相似的其他人那里得到你想要的事物,注意,必须价值相当……”

    “这能让你变得强大,也许有一天,你可以依靠自己,让白银之城摆脱诅咒,让天空重现太*******据对方刚才的描述,他有一定把握白银城就在所谓的神弃之地。

    当然,他暂时还无法百分之一百确定,毕竟按照宗教典籍记载,天空没有太阳的状态还存在于第一纪,混沌纪元,毕竟谁也不知道除了神弃之地,是否还有北大陆诸国不知道的奇怪地方。

    戴里克静静听着,沉默地低下头,过了一阵才回答道:

    “我想成为‘太阳’,想从您那里得到它初始序列的魔药配方。”

    序列,魔药,“太阳”……永恒烈阳教会掌握的序列途径……看来确实在同一个世界……

    而序列这个单词诞生于第一块亵渎石板出世之后,也就是第二纪黑暗纪元的尾声……换句话说就是,如果白银城真在“神弃之地”,那表明这片地域至少是在第二纪尾声才与南北大陆分隔……

    这会不会和第三纪的灾变有关?传说里,黑夜女神、大地母神、战神出世,和风暴之主、永恒烈阳、知识与智慧之神一起庇佑人类渡过的灾变……克莱恩从对方的话语里得到了不少信息。

    不过他听得很辛苦,组织语言更加辛苦,因为巨人语还不是那么熟练。

    幸运的是,古弗萨克语直接衍生自巨人语,而在这方面,克莱恩勉强算得上专家,所以,他在巨人语的掌握上进度飞快,如今不至于露怯。

    克莱恩保持着姿态不变,语气平淡地回答道:

    “这个交易可以放在接下来,接下来两天,你最好不要出门,尽量不要和其他人待在同一个房间。”

    他不知道白银城的时间单位是什么,更不清楚这怎么与北大陆鲁恩王国的时间换算,只好笼统地表述为明天,等到塔罗聚会之后,再告诉对方,以后就这个时间点,就这个……

    至于“天”这个单位,因为巨人语里就有,克莱恩认为白银城就算没用它来计数,对方也应该懂是什么意思。

    “……好的,服从您的吩咐。”戴里克低头回答,没有提出异议。

    克莱恩暗自松了口气,手指轻敲桌缘道:

    “在送你回去之前,让我们先完成刚才的等价交换,我给了你强大的机会,你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说过我是一位爱好漫长历史的愚者,我索取的交换物是,白银之城的历史,你所了解的那些。”

    戴里克想了想,嗓音低沉地回答道:

    “我会如实描述的。”

    “从创造一切的主,全知全能的神,遗弃这片土地开始,白银之城就已经存在,不,在此之前,它就存在,只不过还叫做白银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