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尸检”
    “那位,那位议员先生死亡多久了?”克莱恩一边收拾起身,一边直指核心地问道。

    如果超过了15分钟,那能收获的信息将断崖式变少,超过1个小时,则只能得到较为粗浅的东西。

    若是1个月以上,通灵本身都有极大概率失败。

    “很遗憾,初步的检查报告显示,梅纳德议员死亡在昨晚9点到11点之间。”邓恩摇了下头道,“你只需要提供帮助,不用考虑是否有收获。”

    “好的。”克莱恩取下外套,拿上帽子和手杖,往值守室外行去,邓恩.史密斯则代替他轮值查尼斯门。

    其实,从理论上来说,作为非凡者,只要本身灵性得到了提高,那灵视、占卜和仪式魔法等东西都是可以学习的,尤其“不眠者”序列还以灵感高著称。

    但实际上,不同序列各个“职业”在类似方面的区别依旧非常明显,比如邓恩.史密斯和伦纳德.米切尔目前都掌握着灵视,但他们看到的气场颜色只有浅白或者淡蓝,无法准确地分辨人体不同部位的状态,当然,处于灵视状态下的他们肯定能直接看见鬼魂灵体类的事物,不过这没有本身的灵感来得简单有效。

    这也造成了“不眠者”“午夜诗人”和“梦魇”不喜欢开启灵视的问题。

    同样的,如果他们愿意,也能学会灵摆、卜杖、梦境占卜等方法,只是成功率不值得期待。

    仪式魔法领域也是一样的情况。

    两人擦身而过时,邓恩突然开口道:

    “我刚才忘记说了,这件事情也由托勒督察负责,他就在安保公司接待大厅里等你,记得换上你的新制服,拿上新证件。”

    克莱恩一点也不意外地笑问道:

    “新制服,新证件?廷根市警察局的效率很高嘛。”

    他昨天才晋升序列8……

    “因为这起案子很重要,所以……”邓恩摊了下手,坐到了克莱恩之前的位置。

    克莱恩一路回到楼上,没急着去接待大厅,而是进入值夜者休息房,到附属的盥洗室解决了个人问题——值守室内只提供马桶、水瓶和盆子。

    然后,他换上了升级到两颗银星的特制警察服装和“双剑交叉、簇拥王冠”的软帽。

    转移完“阳炎符咒”“阿兹克铜哨”“仪式用材料”等事物,克莱恩理了下衣服,拿着手杖走出了休息室。

    刚通过隔断,他就看见了坐在沙发区域的托勒督察。

    一段时间不见,这位高大的警官愈发得圆润,肚子愈发得出众,配上浓密的胡须和头发,就像刚从马戏团逃出来的棕熊一样。

    “很高兴又能和你合作。”托勒见是认识的值夜者,顿时松了口气,前倾站起,伸出熊掌。

    不,手掌……克莱恩默默纠正了自己,与对方礼节性地握了下手:

    “我也是。”

    这时,托勒瞄了眼克莱恩两颗银星闪耀的肩章,略有些羡慕地说道:

    “我们平级了,这还不到一个月。”

    克莱恩本想严肃地说一句“我们承受的危险可能十倍于你们”,但话到嘴边,却想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序列8的“小丑”。

    也许可以尝试一下……他借助心灵对面部表情的映照,嘴角上翘,笑容明显地回答道:

    “或许再有两三个月,你就要称呼我长官了。”

    “你真是幽默。”托勒笑了一声,指着门外道,“我们出发吧?”

    “好的。”克莱恩没放弃自己的手杖,对他来说,成为“小丑”后,这件“武器”才算名副其实。

    出了黑荆棘安保公司的大门,克莱恩与托勒并肩下楼,一瘦一胖,对比非常鲜明。

    “我觉得我们甚至能去马戏团逗笑那些观众。”克莱恩忽然笑道。

    托勒非常认同地点头道:

    “是的,我觉得我们的对比很有喜剧效果。你知道吗?某些马戏团正在尝试用胖瘦、高矮不同的小丑组合表演。”

    不,其实我的意思是指驯兽师和棕熊……克莱恩当然不会说出那么没有礼貌的话语,他附和着道:

    “可惜的是,我们廷根市没有固定的马戏团。”

    “是啊,但我们还有歌剧院,还有大剧场,还有音乐厅。”托勒督察略显惋惜地回应。

    两人寒暄着上了警察局的马车,而直到这个时候,克莱恩才将话题转向案子:

    “梅纳德议员确定是被谋杀的吗?”

    “不确定,但他的妻子,他的两个儿子,都不愿意相信突发疾病的可能,嗯,现场确实有些问题,梅纳德被发现时,没有穿一点衣服,就那样躺在客房的床上。”托勒斟酌着说道。

    “他和他的妻子是分房睡?”克莱恩往后靠住马车厢壁,模仿着上辈子看过的各种侦探片主角。

    托勒摇头道:

    “不是,他的妻子最近几天并不在廷根,她到贝克兰德参加一场重要的社交舞会去了,你可能不知道,她是一位新党首领,下院议员的女儿,她还在回廷根的蒸汽列车上,只是用电报的方式提前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梅纳德也是新党的党员,已经担任廷根市的议员超过十年,他打算在明年的竞选里瞄准市长的位置。”

    “也就是说,他的死亡可能与此有关?”克莱恩随口问道,旋即失笑,“我只是帮忙‘尸检’,其他的事情并不在我该关心的范围内,你可以不用回答。”

    托勒不太在意地叹息道:

    “尸检……你很谨慎。”

    “至于你的猜测,我只能说也许,昨晚梅纳德议员在家里举行了一次聚会,有太多的客人来往,我们暂时没办法确定主要嫌疑人,而且,这些客人都有着体面的身份,我们必须足够谨慎,不能犯错。”

    “明白。”克莱恩轻轻颔首,又颇感兴趣地问起一些现场细节。

    梅纳德的家位于金梧桐区,属于独栋房屋,前后左右都环绕着花园和草坪,有马厩,有喷水池,有水泥砌出的宽阔道路。

    克莱恩戴好有警察纹章的软帽,跟在托勒督察身旁,穿过形同虚设的封锁线,于一位位警员的注视下进入了二层小楼的正门。

    客厅区域,两男两女四位见习督察正分别找人谈话,搜集口供。

    克莱恩一眼望去,发现了不少穿着燕尾服的先生,以及几位宫廷长裙华美、细格黑纱遮脸的女士。

    “他们都是昨晚在这里过夜的客人。”托勒解释了一句,领着克莱恩走向阶梯,直奔二楼。

    一路之上,或许是督察肩章的效果,搜查房屋的警员们看到两人都露出尊敬的神色,未有丝毫阻拦。

    “这就是发现梅纳德议员尸体的客房。”身体高大魁梧的托勒停在了一扇深红木门前。

    克莱恩若有所思地问道:

    “这间客房昨晚属于谁?”

    “不属于谁,这栋房屋有太多的客卧,它并没有派上用场。”托勒戴好白手套,伸手拧开了深红色的木门。

    他让里面负责看守的警员暂时离开,对克莱恩点了下头道:

    “莫雷蒂督察,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愿女神庇佑你我,希望会有收获。”克莱恩也戴上白手套,反锁住了房门。

    他踱步来到床边,看着暗红床单异常凌乱,而上面躺着具盖有白布的尸体。

    克莱恩现在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他并不畏惧地拉开白布,望向了梅纳德议员。

    这位先生四十来岁,金色的头发理得很短,脸上残留着一种痛苦与愉悦混杂纠缠的表情。

    克莱恩退后两步,拿出相应的材料,快速做好了通灵仪式的前置准备。

    一番咒文之后,他于宁静幽远的香味和环绕自身的阴冷之风里,默念出了早就想好的占卜语句:

    “梅纳德议员死亡的原因。”

    “梅纳德议员死亡的原因。”

    ……

    一边默念,克莱恩一边退至高背椅前,缓缓坐了下去。

    他眼眸转黑,往后一靠,飞快进入了沉眠。

    虚幻、迷离而朦胧的世界里,他突然看见了刚才那位先生。

    梅纳德睁着蔚蓝的眼眸,正趴在一位身材出众皮肤白皙的女士身上竭力冲刺。

    他先是露出极端满足极端愉悦的神色,接着猛地收回右手,按住胸口,表情随之扭曲到狰狞。

    啪!

    随着梅纳德倒下,画面迅速破碎,克莱恩睁开双眼,从梦中醒了过来。

    没想到我还能以这种方式看一次小污片……所以,梅纳德议员是死于偷情的床上,死于太过操劳?克莱恩低笑一声,揉了下额角。

    他拿出钢笔和纸张,再次使用仪式,将梦中看见的那位女士描绘了出来,当然,脖子以下从略。

    这是一位很难说清楚具体年龄的女性,她有着三十多岁的成熟风情,也有着青春残留的纯真味道,她的眼眸水润而光泽,给人楚楚可怜的感觉。

    望了眼“自己”的作品,克莱恩收拾好仪式材料,解除了灵性之墙。

    他侧过身体,探手抓向了靠在旁边的镶银黑杖。

    突然,他听见了徘徊于喉咙里的荷荷声,让人皮肤表面瞬间冒出一粒粒疙瘩的荷荷声!

    克莱恩猛地望向床上,只见梅纳德议员的双手紧紧抓住了暗红的床单,抓得掌背青黑暴突。

    刷的一声,这位死于昨晚9点到11点之间的议员坐了起来,口角流着唾液,双眼空洞睁开。

    ps:明天是端午节,加更一章吧,老时间,凌晨,中午和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