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心灵世界
    等蛋糕?这还真是出乎我想象的答案啊……不对,我要是能猜到精神病人的答案,岂不是说明我也差不多了……脑海想法一闪,克莱恩保持着悠闲的笑容,就像和朋友闲聊一样问道:

    “谁要送你蛋糕?”

    胡德.欧根的表情一下垮掉,脸皮显得愈发瘦长,哭丧着说道:

    “没有,没有蛋糕……没有蛋糕!”

    “你偷走了我的蛋糕!”

    他的声音霍然拔高,双眼圆睁着怒视克莱恩。

    没等克莱恩想好怎么接话,他猛地“汪”了一声,张开嘴巴,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

    紧跟着,他口角流唾地跳离床铺,一步逼近克莱恩,双手前探,试图抓住对方的肩膀,然后将目标拖到身前,重重咬下。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克莱恩虽然略显慌乱,但及时做出了反应,他瞬间弯曲膝盖,半蹲了下去,与此同时,转腰侧身,抬起左臂。

    噗!

    他一肘撞到了胡德.欧根的腹部,撞得对方两眼泛白,口中留出更多的唾液。

    可是,胡德.欧根并没有停住动作,他顺势下倒,并张开了双臂,要将目标死死抱住。

    克莱恩身体一偏,往侧方翻滚了出去,熟稔得就像练习过几百遍一样。

    他右手一撑,后空翻站起,打算转守为攻,猛扑上去,制服对手。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胡德.欧根傻站在了那里,双眼失去焦距,空洞而茫然。

    ……克莱恩愣了一下,旋即侧头望向墙角,只见穿黑色薄风衣、戴同色丝绸礼帽的邓恩.史密斯紧握着双手,埋下了脑袋。

    队长把胡德.欧根拖入梦境了……他有所恍然地收起动作,抓住这个机会,抽出完全不能伤人的仪式银匕,借助它制造出灵性之墙,封锁了这间单人病房。

    然后,克莱恩掏出三根参杂了薄荷的蜡烛,按照倒三角的方式将它们摆到了窗台上,一根象征黑夜女神,一根象征隐秘之母,一根代表自己。

    没过多久,他布置好了简单的祭台,用灵性摩擦的方式点燃了所有蜡烛。

    正当他要回头提醒队长时,邓恩已然抬起脑袋,低沉笑道:

    “胡德.欧根的梦境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办法诱导。”

    他话音未落,胡德.欧根的眼睛里神采重聚,不再空洞。

    然后,这位疯掉的“心理医生”微仰腰背,舒坦地打了个哈欠。

    ……克莱恩一时竟不知该说点什么,于是什么也没说,拿起了装有“安曼达”纯露的金属小瓶。

    他将这夜香草、深眠花、洋甘菊混合蒸馏和萃取出来的透明液体滴入代表自己的那根蜡烛的火焰里,让清幽宁静的香味瞬间散发出来,弥漫向房间每个角落。

    胡德.欧根的紧绷感、愤怒感和舒坦感全部消失了,他懒洋洋坐回床边,又痴痴呆呆地望向窗外的绯红之月,眼神再次失去焦距,一片宁和。

    克莱恩同样感觉到了夜深人静时的超然,他放下“安曼达”纯露,一屁股坐到了胡德.欧根的身旁,打算找件事情让对方撤去最后的防备。

    只有这样,他才能借助“灵之眼”药水让胡德.欧根的灵一点点进入浑噩状态。

    毕竟我只是一个不专业的“通灵者”……他事先就想好了办法,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副塔罗牌。

    这副牌只有二十二张主牌,原因为便于携带,是克莱恩成功申请下来的“武器”。

    它的每一张上面都镶嵌着纯银等可以伤害到死灵类生物的金属丝,花纹繁复而华丽,让克莱恩只想收藏,不想用来对付敌人。

    克莱恩单手切着牌,微笑看着胡德.欧根道:

    “我们来玩牌吧。”

    “玩牌?”胡德.欧根将视线从窗外收回,迷茫地重复着这个单词。

    克莱恩没有回答,带着不容拒绝的好意将那副塔罗牌塞入了他的手中。

    胡德.欧根模仿起他刚才的样子,用一只手艰难地切着牌,并顺利完成。

    这位非凡者里面的精神病患者慢慢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硬度和弹性俱佳、质感非常出众的纸牌上,翻开了最表面的那张:

    一位衣着破烂的男子被绑住双手,倒吊了起来,他的头顶位置有隐隐约约的光环。

    倒吊人……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趁机起身,握住“灵之眼”药水,将那琥珀色的液体滴向了烛火——依旧是代表着他自己的那根。

    空灵飘忽的酒香弥漫而出,让人仅是闻到,就有喝醉的感觉。

    胡德.欧根的表情一点点涣散,视线失去了专注,手中的塔罗牌一张张滑落至床上。

    但他仍然稳稳坐着,没有软倒。

    克莱恩依靠“冥想”,抵抗住了这种让自己身体和灵魂都变轻、变飘、变茫然的影响,从口袋里掏出另一个金属小瓶,旋转拧开塞子,将里面的幽蓝液体灌入了口中。

    “宁静药剂”!

    冰凉的液体流经口腔,划过食道,进入胃里,克莱恩瞬间变得异常清醒,再没有丝毫的恍惚。

    他缓缓吐了口气,熟练地拿起另外的精油纯露和草药粉末,滴入象征黑夜女神的两朵烛火内。

    淡薄的雾气里,他退后两步,庄重而严肃地用赫密斯语低诵道:

    “我祈求黑夜的力量;”

    “我祈求隐秘的力量;”

    “我祈求女神的眷顾。”

    “我祈求您让我与胡德.欧根,与身边这位非凡者的灵性沟通。”

    ……

    一条条咒文回荡,克莱恩看见染上了幽暗色泽的烛火内有“漆黑”往外扩散。

    他没有躲避,没有抵挡,任由这深沉的“黑夜”笼罩了自己。

    异常清醒的状态里,他感觉到自己的灵体脱离了肉身的保护,进入了宇宙深处般的虚空,周围是无边无垠无有声音的极致黑暗,而头顶的天空则满是难以描述形体的透明影子,是一道又一道不同颜色的、蕴含着数不清知识的明净光华。

    灵界……克莱恩对此已不再陌生。

    他想法刚现,就看见前方出现了一个朦朦胧胧,被微光风暴包裹住的世界。

    克莱恩知道这代表着胡德.欧根的灵,代表着他的“心智体”,于是靠拢过去,钻入了充当围墙的“风暴”里。

    瞬息间,他看见数不清的微光拍打在了自己身上,听到有几千几万几十万人同时小声议论着某件事情般的呓语。

    这呓语非常混乱,毫无逻辑,前一刻还在赞美女性的优雅,后一刻就在述说着蹲完马桶的通畅,前一刻在哭泣,后一刻就开始狂欢……

    疯狂的思维风暴“拉扯啃咬”着克莱恩的精神,想要同化他,但克莱恩保持着绝对的清醒和理智,急速向着胡德.欧根的“心灵世界”内部飞去。

    和我进入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前的恐怖呓语和可怕嘶吼相比,这简直就像是一场动听的音乐会……克莱恩暗笑一声,穿透风暴,看见了浑浑噩噩、透明模糊的胡德.欧根。

    这位序列7的“心理医生”保持着外界的模样,眼神木然地望了过来。

    克莱恩停在他的面前,低声问道:

    “你认识兰尔乌斯吗?”

    胡德.欧根呆呆愣愣地回答道:

    “认识。”

    周围的光与影随之变化,仿佛胡德.欧根开放展露的“心灵大海”。

    很快,交错的光影描绘出了一位面容普通,额头饱满,戴着圆形眼镜,嘴角常含讥讽笑意的黑发棕瞳年轻人,正是克莱恩在通缉令上见过的兰尔乌斯。

    克莱恩满意点头,稳定了下情绪,用诱导的语气问道:

    “兰尔乌斯为什么来找你?”

    “他说……”胡德.欧根的声音渐渐变低。

    忽然,他换了副满是磁性的嗓音,略显癫狂地笑道:

    “胡德.欧根,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只要能抓住机会,我们也能成为世界的掌控者,成为真正的不朽者!”

    “只要你提供帮助,我不仅会告诉你掌握魔药力量、避免失控的办法,而且还承诺在将来让你获得一点神性,不朽的神性!”

    “你应该看得出来,我的背后有哪位存在,我的承诺就是祂的承诺,而心理炼金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与祂也有一定的关系。”

    “不要怀疑,心理炼金会目前还不够强大,无法向你提供足够的帮助,除非你愿意永远停留于现在的位阶。”

    掌握魔药力量、避免失控的办法……怎么有种我用“扮演法”诱惑别人的感觉……兰尔乌斯还真是志向远大啊,明明才序列8,就开始操心神性的事情……他的背后究竟是哪位隐秘存在……这家伙似乎在谋划些什么事情,不仅仅是诈骗钱财……或者说,诈骗钱财只是他的爱好?克莱恩听得思绪纷呈,见胡德.欧根停止了述说,忙追问道:

    “兰尔乌斯想让你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胡德.欧根没立刻回答,整个“心灵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他哈哈大笑,非常混乱地回答道:

    “帮助……帮助……帮助!”

    “哈哈哈,我提供了帮助!我提供了帮助!”

    “我让……”

    就在这时,他的话语戛然而止,整个模糊的灵体弯曲了起来,四周象征“心灵大海”的光与影飞快变幻,凝聚出了一个阴森的、可怕的、黑暗的祭台。

    祭台之上,竖着一个十字架,十字架上似乎倒吊着什么,底部则堆着模糊不清的事物。

    光影蠕动,那倒吊的事物即将清晰,整个“心灵世界”突地十级地震般摇晃了起来。

    我艹!克莱恩一下预感到了即将爆发的危险,想都没想就转身飞入杂乱的思维风暴,试图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