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百一十章 故事
    廷根郊外,一栋包含青碧草坪的房屋。

    它有着在九月初就开始凋敝的花园,有着暗红色的烟囱。

    这栋房屋的卧室窗户后摆着一张书桌,上面摊开着一本普普通通的笔记。

    一只略显苍白的手将笔记翻到了最初那页,然后不断地快速后翻。

    纸张的哗啦之声里,那一行行文字隐约呈现:

    “密修会成员瑞金斯因为疲惫和幻觉的双重影响,误将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当做一般的古籍卖了出去,这是一个符合逻辑的巧合。”

    “受到安提哥努斯家族血脉的呼唤,笔记悄然影响着它的一位位主人,辗转来到廷根,落到了极光会成员西里斯.阿瑞匹斯和海纳斯.凡森特的手中。”

    “翻完笔记暂时呈现的内容并抄录好对应的魔药配方后,西里斯和海纳斯都担心擅长占卜的密修会追踪到自己身上,他们经过商量,决定不承担这个风险,将笔记转卖给他人。”

    “他们并没有等待z先生的回复,这或许是因为对方居住在恩马特港的缘故。”

    “通过西里斯的介绍,海纳斯认识了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韦尔奇.麦格文,把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当做普通古籍卖给了对方。”

    “之后,西里斯被霍纳奇斯主峰可能存在的宝藏吸引,开始出入德维尔图书馆,翻看相应的资料,并不认为有什么问题地留下了自己真实的住址和姓名,这很符合他的性格。”

    “就是在这个过程里,他认识了翻看铁矿资料试图开展诈骗行动的兰尔乌斯。”

    “兰尔乌斯暗藏的疯狂和狡诈,让西里斯非常欣赏,他决定发展对方成为极光会的成员,当然,在此之前,考查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西里斯隐蔽地将祈求‘真实造物主’降下子嗣的邪恶仪式透露给了兰尔乌斯,但他知道对方成功的可能很低,因为这个仪式的难度非常高,需要的条件相当苛刻,而后者表示了强烈的兴趣,对因此可能获得的神灵奖赏异常心动,在筹建钢铁公司的同时计划着完成这个仪式。”

    “狡诈的兰尔乌斯看出西里斯.阿瑞匹斯有问题,但他为了自身的目的,没有揭穿对方。”

    “他再次探访了疯人院内的胡德.欧根,他们早就认识,互相知道彼此的一些情况。”

    “一场黑占卜后,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的力量被彻底唤醒,韦尔奇和他的同学死了,幸存者克莱恩.莫雷蒂在笔记驱使下,将它送到了瑞尔.比伯的家里,这是注定的结局。”

    (以下涂花了许多行,接着又有新的内容):

    “令人不解的是,缺乏足够理由的是,克莱恩之后并未自杀,成功活了下来。”

    “通过韦尔奇的案子,他认识了邓恩.史密斯,加入了值夜者小队。”

    “这虽然超出了因斯.赞格威尔的描述,但似乎并不影响故事的发展。”

    “巴库斯和他的兄弟们运气转坏,在赌桌上输光了最后一个筹码,欠下了非常多的债务,他们决定去弄一笔钱,决定绑架勒索某位富商。”

    “他们选择最后的藏身点时,巧合地看中了瑞尔.比伯家对面的房间。”

    “这个时候,瑞尔.比伯已经被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的力量吸引,希望消化掉先祖们的馈赠。”

    “但是,被冲晕了头,处于半疯狂状态的他没能做出最好最安全的选择,他抛弃了死亡的母亲,可依然留在了廷根市,只是找了个更加隐蔽的地方举行消化仪式,真是可悲啊,如果他能稍微聪明一点,这个故事将变得更加复杂,但他的选择同样符合他当时的状态和隐含的逻辑。”

    “巴库斯等人购买了武器,以烟草商人维克罗尔的小儿子艾略特为目标。”

    “最终,他们成功实施了绑架,将艾略特带回了瑞尔.比伯家的对面,维克罗尔的老管家刻利接受主人的委托,开始寻求安保公司的帮助。”

    “由于韦尔奇死亡案的影响,安保公司和私家侦探行业的人手出现紧张,刻利偶然间遇到了一位送餐的服务生,巧合地知道了黑荆棘安保公司的存在。”

    “伦纳德.米切尔和克莱恩接受了委托,依靠非凡者的能力,迅速解救了艾略特,让人遗憾的是,克莱恩没能立刻发现对面藏着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的线索。”

    “不过,他的灵性在梦里提醒了他,廷根市值夜者小队获得了相应的线索。”

    ……

    “封印物‘2—049’抵达了廷根,借助这个安提哥努斯家族的木偶,邓恩.史密斯率领值夜者们找到了瑞尔.比伯,打断了他的消化进程。”

    “瑞尔.比伯变成了怪物,场面一度失控。”

    “最终,配合娴熟的值夜者们解决了怪物比伯,但他们立刻又要面对密修会成员的袭击了。”

    (又有许多行被涂花,难以看清原本的内容):

    “身藏秘密的伦纳德正要让事情没有疑点地结束,本该死亡的克莱恩又一次让人无法理解地干掉了序列7 的密修会成员。”

    “这没有影响故事的发展,邓恩.史密斯接触到了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翻看了它的内容,被隐蔽地污染了一点!”

    ……

    “完成各方面准备的兰尔乌斯蛊惑了胡德.欧根,让他帮助自己举行仪式,用骗来的未婚妻梅高欧丝为载体,孕育‘真实造物主’的子嗣。”

    “兰尔乌斯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最为严重的问题是,即使有仪式力量的保护,梅高欧丝也无法承受与神灵虚幻投影的交合,这会让她死在祭台上。”

    “这个时候,好心的因斯.赞格威尔暗中帮助了兰尔乌斯,他将搜集到的死神后裔特性分出一半,提前一定的时间植入了梅高欧丝的身体内。”

    “胡德.欧根让梅高欧丝进入了半昏迷的状态,让她将‘真实造物主’的虚幻投影当做了兰尔乌斯,在工厂区那日夜累积的怨念滋润下,在那实质般的昏暗和压抑催化下,仪式成功了,梅高欧丝怀上了‘真实造物主’的子嗣,这位神灵看出了事情的巧合,但希望突破七神封锁的祂并没有拒绝。”

    “胡德.欧根受到了感染。”

    “仪式成功之后,疯狂的兰尔乌斯恢复了理智,他非常清楚地知道,如果神灵的子嗣真正降生在现实世界,那他将成为祭品之一,凡人又怎么可能成为神灵子嗣的父亲?这是极大的亵渎!”

    “兰尔乌斯决定提前离开廷根,并把这个‘炸弹’相关的事情告诉值夜者、代罚者和机械之心,让他们为自己解决后患,疯狂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过兰尔乌斯并没有直接写信给那些非凡者小队,他认为这会让自己像个蠢货。”

    “他决定把信留在他租住的某个屋子内,假装在和官方的非凡者玩一场游戏,为此他没有提醒胡德.欧根注意被感染的问题,同时带走了所有的收获。”

    “为了保险,他还以安全的方式把情况告知了西里斯.阿瑞匹斯,后者不太相信,但又感觉到了成功的可能。”

    ……

    “赛琳娜.伍德偶然间、巧合地从她的神秘学老师海纳斯.凡森特那里看到了‘魔镜占卜’的真正咒文。”

    “她大胆的尝试恰好遇上了克莱恩.莫雷蒂,后者成功解决了这起可能造成重大伤亡的超凡案件。”

    “值夜者小队藉此查到了海纳斯.凡森特,但这位极光会成功刚受到奖赏,所以,邓恩.史密斯巧合地在他的梦里看见了‘真实造物主’的清晰形象,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感染,这会被值夜者的高层察觉。”

    “这次受伤让邓恩.史密斯被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隐秘造成的感染进一步严重,恍惚和遗漏的症状得到加强,他将一步一步满足因斯.赞格威尔的要求。”

    ……

    (又有很多行被划掉)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啊!克莱恩.莫雷蒂察觉到了因斯.赞格威尔暗中的影响,看到了那个暗红的烟囱。”

    “这,这是因为霍伊大学历史系教员阿兹克的提醒,他身上藏着许多秘密。”

    “可就算这样,克莱恩能发现具体的线索,也是足够惊奇,无法解释的事情。”

    “不管理由是什么,因斯.赞格威尔并没有停止自己的行动,故事还在继续。”

    “克莱恩在图书馆偶遇了西里斯,无法留手地杀掉了对方,于是兰尔乌斯那件事情的线索断掉了一半,问题的发现被延迟了,推后了。”

    ……

    “克莱恩遇到了梅高欧丝,但灵性阻止了他的查看,而他事后并未察觉那微妙的异常,这很符合逻辑,我们的故事并不是胡编乱造的。”

    “他搜集到了红烟囱的资料,但他总是会挑选不包含目标的路线,也许等到两三个月以后,等到最后一批,他才能发现真正的‘红烟囱房屋’。”

    ……

    (一行又一行的文字被涂掉,比前面加起来还多)

    “邓恩.史密斯的问题得到了缓解!他的状况在明显好转!他竟然掌握了‘扮演法’!”

    “而这是克莱恩.莫雷蒂教导给他的,他从戴莉.西蒙妮和老尼尔的例子里找到了灵感,不,因斯.赞格威尔并不相信,但他只能稍微改变原定的计划。”

    “故事又有了新的波澜。”

    “阿兹克为了寻找过去的记忆,决定前往贝克兰德。”

    “没用太久,克莱恩和邓恩从胡德.欧根那里得到了线索。”

    ……

    “雪伦夫人为了让廷根市的保守党和新党彻底对立,为了变化身体后一点点累积的疯狂得到发泄,决定冒险干掉约翰.梅纳德议员。”

    “她的理由不够充分,她的动机不够强烈,但她还是行动了,每个人都有不够清醒的时候,她正处于这样的阶段,而且她对不被发现有着充足的信心。”

    “梅纳德议员的夫人通过烟草商维克罗尔找到了黑荆棘安保公司,他们没有辜负委托,很快就发现了雪伦夫人的异常。”

    “有着接近序列6实力的邓恩决定主动出击,并将封印物‘3—0271’交给科恩黎使用。”

    “他们两人和克莱恩一起重返了雪伦夫人那里,邓恩试图以远程拖人入梦的办法控制目标。”

    “这没有什么问题,但很不幸,雪伦夫人正巧将‘原初魔女’的神像放在旁边。”

    “于是,值夜者们的计划失败了,科恩黎紧张之下照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

    “雪伦夫人被解决了,科恩黎也死亡了,邓恩非常自责,并按照惯例服食了对方遗留的非凡特性,他的消化进程因此被打断,出现了停滞,精神状态变得相当不稳定。”

    “这样的情况下,伦纳德和克莱恩发现了兰尔乌斯遗留的信。”

    “梅高欧丝则受到莫名的召唤,来到佐特兰街,进入了黑荆棘安保公司,她肚子里的婴儿正处于关键时期,未能阻止她的冲动。”

    “邓恩做出了详细的安排,正确的安排,但他做错了一件事情,如果他下定决心立刻解决梅高欧丝,那就最好把对方引入查尼斯门后,借助环境和物品的优势进行战斗,如果他打算等待帮手,那就绝对不能将圣赛琳娜的骨灰拿出来。”

    “可惜的是,因最近的事情状态不好、精神恍惚的邓恩情急之下没能想到至关重要的一点,神灵的子嗣能察觉到圣者骨灰的威胁,于是,后者受到了刺激,开始不顾一切地汲取母体力量,试图提前降生,即使那不算真正的成熟。”

    “阿兹克身在贝克兰德,并不是‘旅法师’的他很难在那么短时间内赶回来。”

    (涂掉了几行)

    “梅高欧丝变成了怪物,战斗开始了,在圣者骨灰、‘血管小偷’和奇怪出现的高级符咒的帮助下,梅高欧丝死亡了,神灵的子嗣被驱除了,邓恩.史密斯因此死亡,圣赛琳娜骨灰的力量也受到了严重创伤,这完美符合因斯.赞格威尔的想法。”

    “因斯.赞格威尔没能获得表现的机会,但这不妨碍他完成目的。”

    “他杀掉了克莱恩.莫雷蒂这个总是让他的计划出现问题的家伙,拿走了圣赛琳娜的骨灰。”

    “因斯.赞格威尔以剩余的死神后裔特性布置仪式,服食下圣赛琳娜的骨灰,成功从‘死神’途径的序列5‘看门人’晋升为‘黑夜’途径的序列4‘守夜人’,由此获得神性,成为半神半人的强者。”

    “太阳依旧照耀大地,廷根市几乎所有的人都没察觉到他们幸运地躲过了一场巨大的灾难,‘怪物’阿德米索尔对此会非常不解。”

    笔记翻到了最后一页,发色暗金,眼睛瞎了一只,瞳孔深蓝近黑,鼻梁高挺,嘴唇紧抿,五官深刻如同雕像,没有丝毫皱纹的中年男子,用略显苍白的手掌郑重拿起一支古典的羽毛笔,没沾墨水却清晰写出了文字。

    他简简单单落下了一句话:

    “廷根市的故事到此结束。”

    哗啦啦,纸张飞快翻动,书稿啪地合拢,只剩下棕色的封皮朝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