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八章 高层次的塔罗会
    苏尼亚海起伏不定的波浪之上,“幽蓝复仇者”就像一片树叶,时而被抛高,时而被卷落,但却没有丝毫的倾覆迹象。

    阿尔杰.威尔逊站在船长室内,背对着摆放有红葡萄酒、白葡萄酒的架子,无意识地踱了几步。

    最终,他一咬牙齿,表情严峻地回到红木书桌前,拿开黄铜色泽的六分仪,翻找出纸张和钢笔,俯身描绘起“愚者”给的那个复杂的、神秘的象征符号。

    凭借“航海家”的记忆力,阿尔杰很快就完成了献祭仪式的第一步。

    紧接着,他拉开抽屉,拿出蜡烛,按照“二元法”进行布置,一根放于“无瞳之眼”和“扭曲之线”糅合而成的象征符号之上,一根位于中央,表示献祭人。

    收拾掉桌面的杂物后,“倒吊人”阿尔杰在掌面凝聚清水,将祭台擦拭了一遍,并借助仪式银匕,勉强制造出了环绕书桌的密封之墙。

    做完这一切,他用灵性点燃那两根蜡烛,于昏黄的光芒里后退了几步。

    本能吸了口气,阿尔杰低下脑袋,用古赫密斯语诵念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

    “您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您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您忠实的仆人祈求您的注视;”

    “祈求您收下他的奉献;”

    “祈求您打开国度的大门。”

    ……

    这古老的咒文回荡于灵性之墙内,激起了盘旋的烈风,带来了自然力量的震荡。

    它是人类非凡者创造的最古老的祭祀语言,本身就蕴含着诸多的神秘,但对使用者缺乏足够的保护。

    阿尔杰忍受着皮肤被刀刮过般的疼痛,从衣兜里拿出一个深棕色玻璃小瓶,拧开盖子,倒出了不少形似芝麻的颗粒。

    这些颗粒流转着金属光泽,有种难以言喻的美感。

    “倒吊人”阿尔杰将这些颗粒洒了出去,洒入了风中。

    呜!

    狂风愈发激荡,却不再酷烈,分别染上了银白和深黑两种颜色。

    不断碰撞不断融合之间,这不同颜色的两种风投入了象征“愚者”的那朵烛火,膨胀撕扯出了一扇正常大小的虚幻之门,它表面铭刻的符号正是阿尔杰刚才描绘的那个。

    此时此刻,灰雾之上的克莱恩正目睹着高背椅后方出现他之前见过的朦胧大门,并感受到灵性的力量在一波波荡开,刺激这片神秘空间。

    好像可以……克莱恩忽生预感,当即蔓延出本身的灵性,加入了震荡与刺激。

    哐当!

    不够真实的声音里,那扇朦胧的大门缓缓开启了!

    船长室内的阿尔杰突然看见由风和光构成的虚幻之门敞开了,后方是深沉的黑暗,是无数难以描述的近乎无形的影子,是一道道包含着庞大知识的明净光华,是位于它们之上的浓郁灰雾,是一座俯视着现实世界的古老宫殿。

    这样的场景里,阿尔杰控制不住自身地开始颤栗,那是深刻的畏惧,那是莫名的激动。

    他忙拿起早就准备好的七彩蜥龙脑垂体,以双手持握脑袋低垂的姿态,将这件不断变化着色泽的,表面柔软有丘壑感的巴掌大小事物递到了那扇虚幻之门前。

    霍然冒出又瞬间消失的吸力里,阿尔杰双手变轻,失去了七彩蜥龙脑垂体带来的微刺感。

    他不敢抬头,直到耳畔响起了“愚者”不断荡开的低沉嗓音:

    “做得很好。”

    “这是我的荣幸。”阿尔杰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他再次望向前方,只见虚幻的大门消失了,烈风停止了,烛火也恢复原状了。

    按照正常的流程熄灭蜡烛结束仪式后,“倒吊人”阿尔杰表情复杂地坐了下去,无声自语道:

    “最开始只能拉人进入灰雾之上的世界……过了一阵,可以倾听祈求并做出回应……现在则能接受献祭进行赐予……‘愚者’先生一步一步地摆脱着困境,一点一点地深入着现实世界?”

    这个猜测这个结论让阿尔杰又害怕又担忧,又有点庆幸般的期待。

    至少我是塔罗会的成员,最早的成员……他叹息般吐了口气。

    …………

    灰雾之上的恢弘宫殿里,克莱恩正把玩着七彩蜥龙的脑垂体,脸上被映照出了各种颜色,不断交替的颜色。

    微刺微麻的触觉从手掌传来,强烈的成就感充斥于他的心头,让他露出了一抹真实的微笑。

    “以后塔罗会将更加‘神奇’……”感慨了一句,克莱恩延伸出灵性,将自身的意念传递给象征“正义”小姐的那颗深红星辰。

    回到卧室后,奥黛丽再也无法安静地坐于床边,她时而翻看一下枕旁的书籍,时而目光不够专注地审视一眼镜中的自己。

    她既期待着“倒吊人”的献祭仪式完成,又害怕结果是失败。

    罗塞尔大帝说过,遇到重要的事情,必须平心静气……奥黛丽,来,深呼吸两下……或者去逗逗狗?不过,苏茜会说话能思考了,属于有自尊的生物,不能随便逗……奥黛丽漫无边际地发散着思维,手里无意识地揉着一个做工精致衣饰华丽的布偶。

    不知过了多久,她眼前忽然涌出了浓郁的灰雾,而灰雾的深处有一张高高在上的椅子。

    “愚者”坐在那里,微笑道:

    “‘正义’小姐,尝试已经成功,你是否准备好了含有灵性的材料?”

    真棒!不愧是“愚者”先生!奥黛丽将“倒吊人”抛到了一边,遏制住自身的激动道:

    “是的,我身边一直都有类似的材料。”

    即使在加入塔罗会前,奥黛丽也是这样,但那个时候的她并不清楚哪些材料算具备灵性的品种,只是按照搜集来的各种熏香精油配方不断从家族宝库里搬运。

    克莱恩轻轻颔首道:

    “你想什么时候举行仪式?”

    “前提是确认周围没有非凡者。”

    非凡狗算不算……奥黛丽心虚地望了眼紧闭的房门:

    “我现在就可以。”

    克莱恩“嗯”了一声:

    “仪式的流程和我之前描述的一样,只是需要把祈祷语句改成:”

    “您忠实的仆人祈求您的注视;”

    “祈求您打开国度的大门;”

    “祈求您赐予力量。”

    “另外,用二元仪式法。”

    奥黛丽回想了一遍,克制住频频点头的冲动,开始准备仪式。

    等到那虚幻的大门敞开,等到那比星空更加梦幻的场景呈现,奥黛丽只觉自己的身和心都醉了。

    这就是我一直追寻的神秘世界,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那种感觉!她由衷地赞美了“愚者”先生一句。

    对女神是信仰,对“愚者”先生是崇拜……奥黛丽在心里默默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紧接着,她愕然看到“祭台”上多了一样事物,不断变化着色泽,布满丘壑的柔软事物。

    “七彩蜥龙的脑垂体!”奥黛丽心头一喜,眼睛发亮,就要上前拿取。

    但她的礼仪习惯旋即控制住了她,奥黛丽再次真诚地赞美“愚者”先生。

    结束掉仪式,她迫不及待地上前,仔仔细细观察了那件非凡材料五遍。

    “我们塔罗会比所有隐秘组织都要高一个层次……”奥黛丽暗自得意了一下。

    接着,她戒备地望了眼门口,似乎害怕苏茜突然闯进来。

    她要再接再厉,立刻调制魔药,完成晋升!

    几分钟后,奥黛丽手中多了瓶光泽不断变化,似乎能照入每个人心底的液体。

    她自信地喝下了这瓶“读心者”魔药,顺利地渡过了非凡特性的融入阶段,获得了晋升。

    眼前所见似乎一下清晰了许多,额外又增加了许多,奥黛丽熟稔地用冥想的方式收束着散逸的灵性。

    等到序列稳定,她嘴角含笑,脚步轻快地走向门边,将金毛大犬放了进来,并看见苏茜的狗脸上露出明显的狐疑表情。

    “你比以往花费的时间都要久。”苏茜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

    奥黛丽坐到软凳上,干笑两声,转移了话题:

    “苏茜,你说,我该怎么以隐蔽的不暴露自身的方式将某件事情告诉休和佛尔思,并让她们对此产生兴趣?”

    话未说完,奥黛丽自己也开始认真琢磨这个“愚者”先生交待下来的任务。

    然后,她看着苏茜,苏茜看着她,一人一狗,同时陷入了沉思。

    …………

    完成了预定目标的克莱恩回到现实,稍微睡了一个小时又急急忙忙出门,花费1镑购买到伪装用的金边眼镜、假发发套和可以粘连可以扯下的各种胡须,这是他之后伪装的需要。

    赶在晚餐前,他又去了趟治安最乱人口最多的东区,租了间一居室的房屋,每周租金4苏勒3便士,一次性付两周租金,以及等额的押金,共17苏勒。

    直到这个时候,克莱恩才算初步做好了准备,而东区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里大部分地方和廷根下街相同,但占据的范围不知宽广了多少倍。

    这里的居民衣物陈旧都算比较体面了,很多人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似乎随时会因为饥饿和贫寒变成野兽,所以,在东区,黑帮横行,案件多发。

    等回到乔伍德区,克莱恩就感觉像是从地狱进入了天堂。

    接下来的两天,他一边试验着只用本身灵性举行仪式,制作符咒,不再向女神祈求,一边等待着小广告的效果发酵,委托上门。

    周四上午,克莱恩终于听到了门铃被拉响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