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十一章 满月的夜晚
    同样是梦境占卜,但克莱恩这一次看到了更多的场景。

    第一幕依旧是那个狭小、黑暗、肮脏的房间和熟睡在高低床上铺的伊恩.赖特。

    第二幕则是两人同时去过的那个下水道,伊恩蹲于泽瑞尔残缺不全的尸体前方,伸手摩挲着那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取下了其中一颗。

    第三幕是热闹嘈杂的大街,路人都衣着朴素,甚至陈旧或破烂。

    街心有花园和草坪,簇拥着喷薄雾气的低矮烟囱,穿老旧大衣戴圆顶帽子的伊恩警惕张望,进入了距离街心不远的电报局,斜对面是商场般的蒸汽地铁入口。

    画面飞快变淡,直至透明,克莱恩睁开双眼,食指缓敲起青铜长桌边缘,做出了初步的判断:

    “从那颗牙齿和拍电报看,泽瑞尔和伊恩不是偶然卷入危险事件的侦探组合,他们背后有一个组织!”

    “应该可以确定第三幕场景对应着哪里……”

    克莱恩没急着深入分析,因为他并不想在灰雾之上待太久。

    离开属于“愚者”的那张高背椅,他来到侧方角落,从之前送入这里的纸袋内翻找出了默尔索的非凡特性。

    托着那果冻般的深红色物品,克莱恩重新坐下,书写了一条新的占卜语句:

    “对应的魔药名称。”

    默念之中,他一手握住那团非凡特性,一手拽着有占卜语句的纸张,借助冥想,进入了沉眠。

    灰蒙迷幻的梦境里,那位衣着华丽到浮夸,脸庞瘦削有胡渣的大使先生又一次出现于克莱恩的眼中。

    他拿着一瓶深红色的液体,对默尔索道:

    “喝下它,喝下这瓶‘猎人’魔药,你就能主宰兹曼格党,当然,金钱也是不可缺少的,罗塞尔大帝曾经说过,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

    “猎人?贝克兰德是大都市……”默尔索微皱眉头,疑惑反问。

    在他这个文盲的认知里,猎人是属于野外,属于动物的。

    那位中年大使呵呵一笑道:

    “最大的都市,也是最大的黑暗丛林。”

    “在这里,每个人都有两重身份,一是猎物,一是猎人。”

    “再弱小的猎人也是猎人,也可能伤害到强大的猎物。”

    “去吧,加入这场盛大的狩猎吧。”

    ……

    画面碎开,化作无数光影,克莱恩低头望向手里的那团深红色非凡特性,无声自语道:

    “原来是‘猎人’魔药,难怪默尔索那么能打,还使用了淬毒的吹箭。”

    “难怪他能追索到我这里……”

    “不过,他似乎并没有真正地理解猎人的精髓,没预设陷阱,没使用武器,没发挥相应的特长……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不知道我也是非凡者,而且还是序列8的非凡者,有所轻视,另一方面也说明他服食魔药并不久……”

    “‘猎人’途径同时被原因蒂斯王族索伦家族和弗萨克帝国统治者艾因霍恩家族,最近两三百年才出现的隐秘组织‘铁血十字会’掌握着,加上衣物风格,那位大使的身份几乎可以确定……因蒂斯共和国的高级外交官,驻鲁恩王国大使……”

    “不知道他想拿到的那件重要物品会是什么……”

    思绪翻滚间,克莱恩用灵性包裹自身,往下急坠。

    刚回到房间内,他立刻警惕地审视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变化。

    呼,克莱恩无声吐了口气,对明天下午准时召集塔罗会成员们又多了点信心。

    他翻找出在蒸汽列车上买的贝克兰德地图,寻找着地铁沿线的电报局,距离街心不远的电报局。

    贝克兰德目前也就几条地铁线,克莱恩很快就确定了三处目标,一个在西区,一个在圣乔治区,一个在东区与贝克兰德桥区域交汇的地方。

    他回想了下梦境里大多数行人的穿着打扮和阶层定位,得到了最终的答案:

    第三处!

    东区与贝克兰德桥区域交汇的地方!

    有的时候,解读启示也需要丰富的现实知识和相应的推理能力……克莱恩自嘲一句,来到书桌附近,在之前书写的那段陈述后又添加了一句,让纸张上的内容变得更加丰富:

    “我不知道伊恩.赖特的下落,发现泽瑞尔的尸体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不过,我通过自身的渠道得知,伊恩.赖特曾经出现于白朗姆街的电报局。”

    写完之后,克莱恩并没有折叠收起纸张,也没有用灵性将它点燃,而是任由它摊开于书桌上,肆意地展现着自身的内容。

    深深凝望了一眼,克莱恩返回床边,脱衣睡觉。

    紧闭的窗帘外,红月钻出了层云,光辉皎洁,圆满无缺。

    …………

    希尔斯顿区,一栋房屋内。

    与休分开睡觉的佛尔思突然坐起,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她还算不错的脸庞已扭曲到了极点,狰狞得仿佛一个恶魔。

    佛尔思按住两侧耳朵,不断在床上翻滚,似乎正对抗着虚幻的呓语。

    她的额头一滴滴汗水沁出,她的手背一根根青筋暴凸。

    她的身体时而绷紧,时而滚动,原本有着戏谑和慵懒味道的淡蓝色眼眸充满了痛苦。

    在那瞳孔的深处,似乎有无数的光影在变化在层叠。

    “不!”佛尔思终于忍耐不住,发出了低沉的惨叫。

    她的双手也不再捂住耳朵,转而抓扯头发,似乎要以疼痛对抗疼痛。

    身体扭曲地蠕动了好几分钟,佛尔思终于停止了下来。

    她松开双手,看到那一把一把的微卷褐发,虚弱地自嘲一笑道:

    “我欺骗了休,我告诉她每个满月的呓语对我并没有什么坏的影响……至少掉头发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佛尔思艰难靠坐起来,望向半遮住窗户的帘布,透过缝隙,看见了外面那轮梦幻般的绯红圆月。

    “一次比一次严重,下一次会不会因此而失控……”佛尔思低语了一句,再也无法抑制平时深埋在心里的软弱。

    她试过将那根能让人借助灵界进行传送的手链和本身分开,但这已无法换来满月呓语的消失。

    她试过服用镇定剂,试过诵念蒸汽与机械之神的尊名,试过某些仪式魔法,可都没能改变她逐渐滑落往深渊的现状。

    “如果能听懂那呓语在说什么就好了……我希望明白地死去,而不是糊涂地被下葬……也许,也许,晋升序列8之后,会听得更清楚一点?但是,我从未遇见过有人卖‘戏法大师’的配方。”佛尔思怔怔望着窗外,眼眸被月华染上了一层红色。

    …………

    周一清晨,睡得并不安稳的克莱恩早早醒来,翻身下床。

    他走向书桌位置,准备拉扯帘布,打开窗户,让光和外面的风同时进来。

    就在这时,他眼角余光扫到了书桌上摊开的那张纸。

    它朝向窗户,依旧保持原状地摊着。

    可是,克莱恩清楚地记得,昨晚自己睡觉前,这纸张是朝向椅子,朝向床铺的!

    仅仅一觉之后,它就颠倒了过来,改变了朝向!

    克莱恩瞳孔紧缩,猛地伸手拉开帘布,看见凸肚窗依旧紧闭,没放一缕风入内!

    无风的情况下,纸张自己转了半圈!

    不,有人进来过,在我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克莱恩只觉一股凉意沿着自己的脊椎涌向了头部。

    睡梦中的他,对此竟然毫无反应!

    这意味着他当时几乎任人宰割,生死只取决于对方的心情和想法!

    是军方特殊部门的成员,还是大使派来的强力非凡者?从纸张没有恢复原样,保持着颠倒来看,更可能是后者,表示一定的警告……能这样无声无息潜入,很厉害啊……我是不是该感谢他的善良?不,顺手的事情为什么不做,肯定有必然的原因……不想惊动监控周围的军方特殊部门成员?克莱恩念头涌动,难以遏制地想了很多。

    他昨晚书写那些话语,让纸张摊开于书桌之上,为的就是让人看见,让大使得到他想知道的事情,让可能的报复延后到事情结束,让他本身获得更加宽裕的准备时间。

    然而,克莱恩原本预想的是,对方应该趁自己出门,趁军方特殊部门对房屋的监控随之减弱的机会潜入,谁知道,他竟然能绕过周围的非凡者,悄无声息地进入卧室,而自己依然熟睡。

    这种生死被别人掌握的感觉,非常不好受!

    “很强大,或者能力很诡异的非凡者……”克莱恩转过身体,背对凸肚窗,掏出了一枚1便士的铜币。

    “昨晚有人潜入这个房间。”

    ……

    他默念语句,借助身体的遮掩,往上弹出了硬币。

    硬币翻滚跳跃,没超过克莱恩的肩膀就往下急坠,落于他摊开的掌心。

    这一次是数字朝上。

    这表示否定!

    表示昨晚没人潜入克莱恩的卧室!

    纸张不会无缘无故转向……难道我梦游?不,我连队长入侵梦境都能保持清醒……克莱恩顿时皱起了眉头,想到了两个可能:

    “一,占卜结果被干扰被误导。”

    “二,潜入的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