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十八章 污秽之语
    只有一根蜡烛照耀的起居室内气氛静默的如同凝固。[随_梦]ā

    好几秒后,那位疑似“药师”的男子才嘟囔了一句:

    “你为什么不留下地址?这样我还能从你尸体上得到点东西。”

    看似诅咒,实则规劝……克莱恩假装没有听懂,看着“黑蛇”道:

    “不赌,我没有活着的可能,赌了,至少还有那么一点希望。”

    “我不会坐着等待死亡的降临。”

    听到这句话,本待开口的“智慧之眼”老先生闭上了嘴巴,因为他无法提供别的希望。

    “我很欣赏你这种性格!”“黑蛇”哈哈笑了一声。

    “我也很欣赏,我以前好几个朋友都是这种性格,我现在每年都会去他们的墓碑前放一束花。”疑似“药师”的男子明附和暗讥讽实规劝地低语道。

    他毫不在意“黑蛇”比自己能打,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药师”先生肯定因为他的脾气吃过亏……克莱恩暗自感激了一句。

    他将装有“猎人”非凡特性的铁制卷烟盒交给了领他进来的那位侍者,看着对方走到“智慧之眼”面前。

    那位老先生从身旁的皮箱里点数出400镑现金,让侍者拿给“黑蛇”。

    “黑蛇”随意看了一眼道:

    “我相信‘智慧之眼’先生。”

    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木盒,弯腰放到地上,用力一推,让物品滑到了克莱恩的面前,没有经过侍者。

    克莱恩的手指刚一接触到盒子表面,耳畔立刻就出现了轻微的幻听现象,产生了一种剧烈颠簸导致的眩晕感。

    对他而言,这并不是难以接受的事情,程度甚至还比不上“正义”等人祈求带来的虚幻声音。

    重新坐直后,克莱恩小心打开木盒,看见里面放着一只“耳朵”!

    这耳朵宛若真实,只是皮肤颜色泛黑,有几处腐烂流绿的地方。

    “我该怎么使用它?”克莱恩开口问道。

    “黑蛇”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不戴手套地握住它,就等于在使用它,呵,你最好回家再尝试,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再尝试。”

    克莱恩没再多问,将盒子关上,放入了衣兜,并故意苦笑道:

    “这让人感觉头晕。”

    短暂的沉默后,疑似“药师”的男子突然大声喊道:

    “我要买‘精灵之泉’的髓质结晶,谁有?”

    嗓音回荡中,无人回答。

    “药师”吧嗒了下嘴唇,咕哝道:

    “真是的,每次问都没有。”

    “也许你可以订船票去苏尼亚岛。”“智慧之眼”老先生微笑打趣了一句。

    “精灵之泉”又称“苏尼亚金色泉”,从名字就知道它出产于哪里,“精灵之泉”的水液常见,是富有灵性的事物,髓质结晶却属于非凡材料,不是那么容易买到的。

    之后,聚会又有几桩交易流产,“智慧之眼”老先生拍了下手掌道:

    “今天就到这里吧,按照惯例,一个一个地离开,彼此间隔三分钟。”

    一个一个离开……彼此间隔三分钟……这是怕有人出门就跟踪甚至打劫其他聚会成员?克莱恩接收到“智慧之眼”的提示,站起身,在侍者的引领下,离开起居室,来到大门旁。

    他脱掉带兜帽的长袍,还给了对方,然后沿着记忆中的道路,返回了“勇敢者酒吧”的后门,接着摘除铁面具,穿过厨房,在狗叫人吼的噪音里,看见了站在纸牌室外面的卡斯帕斯。

    “你能回来,我感觉很欣慰。”这位红鼻头的老者明显松了口气,他脸上那狰狞的伤口似有抖动。

    克莱恩靠拢过去,压低嗓音道:

    “之后还有这样的聚会吗?”

    “看来你并没有得到你想得到的,风暴在上,我认为你没必要再浪费时间。”卡斯帕斯扫了不让人省心的顾客一眼道,“或许得几天之后了,具体我也不清楚,看你能不能赶上吧。”

    克莱恩点了下头,转而问道:

    “马里奇在吗?”

    “你要试图说服他?不,这只会惹怒他!”卡斯帕斯沉声警告道,“他就在你后面那间纸牌室里。”

    不,我不打算说服他,而是要尽量远离他,免得他的活尸造反……克莱恩摸了下衣兜里的阿兹克铜哨道:

    “我明白了。”

    他当即离开勇敢者酒吧,到东区那个一居室周转了一圈后才回到明斯克街。

    而纸牌室内,马里奇梭哈了所有筹码,信心满满地翻开了底牌。

    他三条k,一对9,对面跟他的那个活尸牌面则是一对,一个8。

    突然,活尸主动亮出了底牌,一对!

    这一局,四个胜!

    脸色苍白的马里奇愣在了那里,旋即感觉周围所有活尸的目光都冷幽幽地望向了自己。

    几分钟后,他脚步虚浮地离开纸牌室,险些跌倒在门口,而往常簇拥着他的下属们在屋内倒了一地。

    “今天凌晨前,不要让人进去。”马里奇看着愕然的卡斯帕斯,沙哑吩咐道。

    他掏出白色的手帕,擦了下嘴角,上面迅速染上了幽蓝带红的色泽。

    得到卡斯帕斯肯定的答复后,马里奇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要了桶南威尔啤酒,目光发直地喝着,呆滞了许久。

    …………

    明斯克街5号,克莱恩按部就班地洗漱回房,拉拢了窗帘。

    等待了十几分钟,确认周围确实没有灵性光点后,他才开始自己召唤自己,自己回应自己,将那只黑色的耳朵连木盒一起携带入了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

    虚幻的深红星辰点缀于下方,没有丝毫的闪烁,克莱恩坐到古老长桌的最上首,打开了木盒。

    这一次,他没再出现幻听,也未产生眩晕,无边无垠的灰雾似乎隔绝了外来的所有声音。

    克莱恩顿时松了口气,对接下来的尝试多了不少信心,安全方面的信心。

    他意念一动,屏蔽了自己的听力,并做了几个实验来确认效果。

    不错……克莱恩满意点头,伸出手,抓起了那只有腐烂痕迹的黑色耳朵。

    冰冷滑腻的触感入脑,他并未听见“黑蛇”描述的伟大存在的声音。

    “被彻底隔绝了?这样不行……光靠使用不行……”克莱恩疑惑自语,思考起该用什么办法来激发效果。

    十几秒后,他具现出纸笔,打算模仿之前窥视“永恒烈阳”的过程。

    那次借助的是神血,直视了永恒烈阳,这次用的仅是“倾听者”遗留的物品,肯定没有那么危险……克莱恩笃定地写下了占卜语句:

    “这件物品的来源。”

    他吸了口气,握住黑色耳朵,向后一靠,默念起占卜语句。

    七遍之后,他眼眸转深,进入了沉眠。

    模糊,破碎,灰蒙的世界里,克莱恩看见了一个在地上挣扎的男子,他翻滚着,惨叫着,眼睛凸了出来,身体膨胀成了气球,无数的毛发变得又黑又长。

    紧接着,一阵邪恶到极点污秽到极点的声音传入了克莱恩的耳朵,瞬间将他弄醒。

    与进入灰雾之上神秘空间前的呓语和嘶吼不同,这声音更有穿透性,更有目的性,更有主动性!

    克莱恩捂住耳朵,隔绝了后续,但脑海里回荡的还是刚才那个声音。

    他看见自己的血管和青筋凸了出来,似乎变成了蠕动的、粗大的毒蛇。

    砰!

    他的血管爆开,青筋脱离了身体,往外蔓延成了一根根滑腻的、充满邪恶花纹的触手,灰雾则轻微晃荡,让巨人居所般的宫殿出现少许腐蚀迹象。

    与永恒烈阳那次不同,克莱恩还残存着理智,没满地翻滚,他紧抓住扶手,苦苦忍耐。

    过了几秒,微晃的灰雾恢复了平静,克莱恩脑海内回荡的邪恶声音彻底平息了。

    那一根根“触手”掉落了下来,他的伤口开始急速愈合。

    “和神灵打交道,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不管用哪种方式……还好这次没有直面‘真实造物主’,要不然疯狂和失控多半会残存一点,并影响到现实世界的身体……”克莱恩虚弱地靠住椅背,无声自嘲道。

    这样的过程基本在他的预料之中,整体并未超出他的控制。..

    唯一让他感觉意外的是,“真实造物主”似乎要比“永恒烈阳”强一些……

    就在克莱恩思绪即将发散时,他看见掌中那只黑色耳朵突然崩溃,变成了一粒一粒的细小光点,浅黑色的光点。

    回归纯粹的非凡特性?克莱恩疑惑之中,眼角余光瞄到了地上还在抽搐的有邪恶花纹的一根根触手,那是从他身上剥离的疯狂与失控。

    这些触手逐渐透明,即将消失。

    克莱恩突地灵光一闪,将掌中那一粒粒浅黑色的细小光点洒向了那一根根滑腻的触手。

    虚幻的黑气腾起,化作一片不断有闪电划过的天空,背景则是浓郁到极点的幽暗。

    这一切迅速消失在克莱恩的眼中,地上多了块有诸多象征符号、魔法标识、邪异花纹和扭曲灵数的铁黑色符咒。

    克莱恩弯腰拾起,只觉里面似乎封印着不断嘶吼的疯狂之人。

    他借助占卜的技巧,从启示里勉强解读出了这枚符咒的用处,那就是让对手倾听到可怕的嘶吼,感染上疯狂,至于最后会出现什么结果,则要看目标在这方面的抵御能力,强的话,或许会获得好处,代价是成为“真实造物主”的虔诚信徒,弱的话,当场崩溃,惨叫着死亡。

    “就叫,‘污秽之语’吧……”克莱恩低语一句,设置了开启咒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