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三十三章 奇怪的预兆
    艾伦和塔利姆各自填写了推荐表格后,就离开了克拉格俱乐部,今天不是周末,他们一个下午还有两台手术,一个得去教导康纳德子爵的小儿子马术,务求刚成年的对方在下半年的贝克兰德社交季里不会因此而丢脸。

    克莱恩看着穿红马甲的男仆和衣裙美丽的侍女来来回回了好几趟,终于等到了属于自己的会员证明和一枚铭刻着白霜星座符号的徽章。

    “入会费50镑,今年还剩三个半月,年费4镑。”穿红马甲的男仆将那两件东西推到了克莱恩的面前。

    克莱恩拿出玛丽.盖尔给的57镑现金,数了54镑给对方。

    会费和年费之外的金额,是玛丽给予的第一笔报酬,她对克莱恩很快就弄清楚多拉格.盖尔的情妇是谁并拍下了照片,非常满意。

    50镑的会费……玛丽夫人真是一位慷慨的女士啊!克莱恩边看着男仆和侍女验证钞票的真伪,确认具体的数目,边想着斯塔琳.萨默尔私下里的介绍:

    玛丽的父亲是考伊姆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占据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原本这只是一家小公司,勉强能赚一点钱,但随着贝克兰德的污染状况加剧,无烟煤和木炭的需求变多,考伊姆公司迅速膨胀壮大,成为了首都地区该行业内能排进前十的大公司,玛丽的身家随之暴涨。

    唯一的问题是,她嫁给多拉格.盖尔那会,公司还处在没什么名气的阶段,她的父亲将股份作为嫁妆时并没有太在意,没有进行“财产赠与保护”,而是采用了当前更流行的“遗嘱回赠”方式。

    前者是指嫁妆作为独立的、分离的女方财产存在,所有权不属于男方,就连使用权,也得看女方的心情,而后者是将嫁妆归属于整个家庭,但男方必须立下有效的遗嘱,承诺在自己先于伴侣死亡后,分割遗留的财产时,优先支付妻子等于两到四倍嫁妆的权益,之后再按正常的继承法进行,这能有效保证遗孀的生活。

    如果玛丽在没有拿到多拉格背叛婚姻的证据前就起诉离婚,那考伊姆公司的股份将由双方平分。

    克莱恩记得当时斯塔琳很是艳羡地说道:

    “仅是这笔股份,目前的价值就接近两万金镑,再加上其他的一些财产,玛丽是真正富有的女士,一旦离婚,绝对将成为贝克兰德众多男子追求的对象,其中甚至会包括某些贵族。”

    这笔钱仅仅够“正义”小姐刺杀贝克朗大使两次……克莱恩忽地联想开来,看到红马甲男仆和容貌不差的侍女对自己行了一礼:

    “莫里亚蒂先生,欢迎您加入克拉格俱乐部。”

    听到这句话,克莱恩才拿起了面前的会员证明和白霜徽章。

    前者是由弹性很好的硬纸制成,仿佛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克莱恩的姓名和入会的日期。

    按上食指的印记后,这张会员证明就正式可以使用了。

    后者是克拉格俱乐部的独特徽章,因本身成立于11月初而得名,对应着白霜星座,正面是象征符号和“192”这个数字,后面则有“夏洛克.莫里亚蒂”的铭文。

    “俱乐部现在有192位会员?”克莱恩随口问了一句。

    “是的,我们俱乐部不接受无推荐的人。”红马甲男仆笑容满面地介绍道,“一楼有自助餐厅,酒吧,图书馆,壁球室,会议厅,纸牌房,您都可以免费使用,食物和酒水也能免费品尝,二楼有16个休息室,两个小会议厅,同样免费,只要有空余就能使用。”

    容貌不错的女仆指着后方道:

    “草坪上有两个网球场,完全免费,地下有两个射击练习场,您只需按照器材租赁的价格支付。”

    “如果您对简单的自助餐不满意,可以自行点餐,我们有专属的厨师,您只用支付材料费用。”

    包吃,包住,包玩……不愧是高端俱乐部……克莱恩在心里由衷地感谢了玛丽太太一句。

    他温和笑道:

    “你们派一个人领我转一转,熟悉下环境,然后给我一间休息室午睡。”

    “好的。”红马甲男仆做出请的手势。

    熟悉了克拉格俱乐部的环境后,克莱恩进入休息室,仔细研究了这里的格局,发现接近于后世的酒店房间,据说是因蒂斯风格。

    得考虑下明天怎么弄多拉古婚外情证据的事情,那照相机的闪光简直无法掩饰啊……也就是说,只有一张照片的机会……而且这么弄,肯定会被驱除出俱乐部的……得考虑个稳妥的办法……等下去翻报纸,争取能从新闻里判断出伊恩事件的进展,从而确定该保护哪三天……克莱恩来回踱步,陷入思考。

    就在这时,他忽然心悸,整个人一下变得紧绷。

    这是“小丑”的预感?但脑海里什么画面都没有啊……克莱恩只觉四周的空气变得沉凝,有暴风雨在酝酿。

    很快,这种感觉消失不见,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难道是有危险即将来临?可是,我之前被默尔索袭击时,没出现类似的状况啊……克莱恩疑惑不解地掏出枚硬币,占卜自己最近几天是否将遭遇袭击。

    答案是否定。

    想了几秒,克莱恩拉拢窗帘,装做午睡,逆走四步,进入了灰雾之上。

    他坐了下来,考虑许久,低声默念道:

    “最近几天我将有极大的危险。”

    ……

    反复诵念里,他再次弹出硬币,看见那黄铜色泽的事物翻滚着落下,落到了他摊开的掌心。

    这一次,国王头像朝上!

    这表示肯定!

    我刚才的反应真的是危险即将来临的预兆……克莱恩微眯眼睛,向后靠住椅背。

    他对这件事情相当不解。

    无论“占卜家”,还是“小丑”,之前从未表现出类似的能力,即使可以预知危险,也是因为目标就在面前,就在旁边!

    我附近什么人都没有……从我的占卜结果被干扰被误导来看,这件事情肯定涉及较高的序列者,很大可能是贝克朗的助手……结果,反倒激发了我的预知?这不科学,额,这不神秘学……这里面肯定还藏着别的什么因素,只是我目前还无法弄清楚……克莱恩环顾四周,只见灰雾无垠,深红静谧,宫殿亘古不变般屹立。

    他收敛住疑惑,暂时不再去考虑为什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行将发生的袭击上

    又占卜了好几次,克莱恩发现自己只能确认最近几天会有极大危险,无法缩短到三天内,两天内,或者五个小时内。

    也就是说,他只能得到较为模糊的启示。

    而梦境占卜里,他看见了伊恩,穿着老旧大衣的伊恩,他立在街道上,背后是典雅的煤气路灯和模糊的红月。

    除了这幅画面,什么也没有。

    “这究竟该怎么解读呢?”克莱恩想了一阵,只能认为这是危险的前奏。

    他没再耽搁,立刻返回现实世界,离开克拉格俱乐部,赶到附近的贝克兰德银行希尔斯顿区分行取出了账户里剩下的那100金镑——“正义”给的1000镑还未通过清算和对账,相应的信息还没有发下来,账户情况未能同步,理论上来说,这有个漏洞,那就是克莱恩可以取了100镑后,换家分行再取,抓账户不同步的时间差。

    但这仅仅是理论上,为了规避类似的行为,各家银行对不记名账户有不少规定,一是加强同城间类似消息的传递,二是限制单次取款的额度,最高不超过500镑,三是上次取款记录不在本地的,必须拍电报询问,克莱恩今天就遇到了第三种情况。

    收好钞票,他乘坐马车来到贝克兰德桥区域,进入了勇敢者酒吧。

    在卡斯帕斯的引领下,他看见了坐在纸牌室内的马里奇,对方身边依然空空荡荡,没有活尸簇拥。

    克莱恩收起用灵性包裹阿兹克铜哨的想法,将100镑钞票拍到了桌子上,对脸色苍白的马里奇道:

    “我同意交易。”

    “我会预付100镑,之后每保护我一天,我再支付300镑。”

    “保护从现在开始!”

    马里奇的目光越过了他,看向他的后面,微微点头道:

    “好的,她答应了。”

    啊?克莱恩愕然回望,只看见了门板,看见了空气。

    他悄无声息开启了灵视,可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

    马里奇将那100镑收入口袋,漠然说道:

    “你可以回去了,她已经开始保护你了,以隐蔽的方式。”

    如果我没有提前占卜过,肯定以为你们是骗子……克莱恩左右环顾一圈,做出咬牙离开的模样。

    一路之上,他时而开启灵视,时而关闭灵视,不断地观察车窗之外,但还是没能找到他所谓的保镖。

    回到明斯克街15号,克莱恩关上房门,进入盥洗室,拧开水龙头,清洗双手。

    哗啦啦的声音消失,他甩了下水滴,用毛巾擦着手掌,并抬头望向洗漱镜,审视自己现在的样子。

    就在这时,他看见镜中的自己忽然晃荡,变化成了一个穿着黑色宫廷长裙的女子。

    这女子头发淡金,眼眸蔚蓝,容貌相当精致,但脸色异常苍白。

    她戴着顶小巧的黑色软帽,提起裙摆,微欠身体,对克莱恩行了一礼。

    这……克莱恩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故意倒退了几步,抵住了墙壁。

    他刚才已经醒悟,这可能是他用1000镑雇来的保镖。

    镜中的画面迅速黯淡,克莱恩又看见了自己,一切恢复了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