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三十五章 等待的双方
    双方都知道了赫尔莫修因手稿的下落,这件事情今晚就会出现结局……大使也就能抽得出手,有余力进行报复之类的行动了……这就是危险即将降临的原因?克莱恩大概明白了之前的占卜结果和莫名其妙的预兆。

    如果没有“污秽之语”符咒,没有1000镑三天的强力保镖,他现在多半会死皮赖脸去警局,去蒸汽与机械之神教会的贝克兰德总部圣希尔兰教堂“暂住”,避开可能的袭击,等待大使被刺杀——至于刺杀行动能否成功,克莱恩也没有把握,反正他已经考虑过最差的结果,也有一定的预案。

    但如今,既然有了双重的准备,他毫无疑问不会采取躲避的策略,依旧待在家里,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在他心里,甚至还期待着袭击者上门。

    序列9的“猎人”默尔索被我杀死,再派人来,至少会是一个序列7,甚至可能序列6,序列5,或者堆数量,不管怎么样,只要解决了他们,我将获得配方,获得非凡特性,挽回一些损失……嗯,我会告诉我的保镖小姐,我运气不错,从买来的“黑色耳朵”那里得到好处,成为了非凡者,毕竟战斗激烈的话,我根本无法隐瞒这点,而且我说的几乎是真话,我确实从那个“黑色耳朵”处得到了不小的收益……克莱恩思索着接下来的事情,几乎本能地要在胸口画出绯红之月。

    愿女神庇佑,来的是那个“占卜家”途径的非凡者!他默默祈祷了一句。

    想到这里,他环视房间,想要寻找自己的保镖,担心对方听到了事情的原委后,悄无声息地跑了。

    客厅餐厅内灯火温馨,照亮着茶几、沙发和椅子,除此之外,没有他人。

    就在克莱恩渐渐忐忑起来时,他忽然看见客厅区域煤气灯的玻璃罩上浮现出一张脸孔,发色淡金,容貌精致,脸庞苍白。

    这位女士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些自信嘛……克莱恩的心灵一下安定,状似自语地低声说道:

    “我也是非凡者。”

    “我通过卡斯帕斯参加聚会,购买了一件赌运气的物品,获得了一定的好处,当然,只是对我这种人而言的好处。”

    他这两句话都是真话,无论面对什么方法,都经受得住考验。

    但这两句放在一起,就会让人以为,那个好处让他成为了非凡者。

    煤气灯玻璃罩上呈现出的那张脸孔微微点头,迅速消失,没有别的什么反应。

    克莱恩外表看似未变,内心却悄然吐了口气。

    他回到沙发区域,没脱外套,拿起一份报纸,随手翻看了起来。

    过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再次回荡,又有人拉响了门铃。

    谁?克莱恩的精神瞬间紧绷,双手插入衣兜,分别触碰到了塔罗牌和“污秽之语”符咒。

    他缓步走向大门处,借助小丑的能力,预感出了开门后将要看到的场景:

    绯红之月依旧若隐若现,典雅的煤气路灯没有改变,一位穿黑白格制服、肩章有三个v的警长不耐烦地等待在门边。

    他的颔下有棕黄短须,正是之前处理“夏洛克.莫里亚蒂正当防卫案”的那位警长。

    于尔根好像提过他的名字,法辛警长?嗯,我明后天就可以去要回那10镑保释金了……他来做什么?军情九处派他找伊恩.赖特?或者通知我去什么地方暂避危险?疑惑之中,克莱恩握住了把手。

    …………

    位于贝克兰德西区的因蒂斯大使馆内,灯火通明,各种香水和酒液的味道伴随悠扬的旋律,向着每个角落扩散。

    这里正在举行一场舞会。

    贝克朗担任大使的这几年里,经常在使馆举行舞会,邀请鲁恩王国的银行家,大工厂主,大慈善家,以及其他有名的富豪与大律师参与,并随机给某些次一级的商人机会。

    这样的氛围里,他会给客人们讲特里尔的繁华和开放,讲因蒂斯共和国已经不再由贵族主导,银行家、工厂主、律师等人群才是国家的主人,他们直接和间接包揽了大部分议席,决定着国家政策的走向,享受着真正的自由,拥有崇高的地位。

    今天的贝克朗也在做类似的事情,端着酒杯,不断出现于各位宾客面前,似乎想以此证明他这个时间点在宴会上,没有外出。

    应该已经拿到手稿了吧……从那位害怕得不断发抖的侦探处知道伊恩.赖特出现于白朗姆街的电报局后,我就在布置着一切,现在是收获的时候了……脸庞瘦削但很有味道的贝克朗喝了口血一般的奥尔米尔葡萄酒,向着阳台位置行去,打算吹一下夜晚的凉风。

    了解到伊恩发过电报后,作为资深的“阴谋家”和专业的情报人员,贝克朗敏锐地想到对方在联络上司的上司,于是赶紧让潜伏于弗萨克帝国情报机关贝克兰德小组的双面间谍调查,得到了伊恩和“组长”约定的见面时间、地点和方式。

    之后,他装作没有这回事,继续派人在白朗姆街附近寻找伊恩,成功发现了对方,也引来了军情九处的阻击。

    按照他的布置,现场情报人员故意放跑了伊恩,以此让军情九处认为双方在同一起跑线上。

    麻痹住主要对手后,他抽调另外的、没暴露的情报人员,埋伏伊恩和弗萨克帝国那位“组长”,想在军情九处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找到手稿,带出鲁恩王国。

    事情的进展原本如同他预料的一样顺利,可傍晚时分传回来的消息让他的心情变得异常沉重。

    军情九处的人竟然出现了!

    本该被瞒住的他们竟然出现了!

    有罗萨戈在,肯定不是占卜的因素,而且军情九处根本不擅长占卜……这说明我们内部有蛀虫啊……希望罗萨戈能抢先一步,拿到手稿,交给“阴影”带走……贝克朗为了避嫌,故意组织了舞会,也就无法再干涉事情的进展,只能祈求下属得力。

    根据他的安排,罗萨戈得手后,会立刻把物品转移给另外一位情报人员,之前从未被启用过的情报人员,然后,罗萨戈将引开军情九处的人,并通过制造一些事端,持续干扰“视线”,为同伴吸引注意,这个过程里,贝克朗要求罗萨戈顺手干掉那个小侦探。

    如果不是他,事情根本不会被军情九处的人知道,一切将非常顺利……我与兹曼格党有关联的事情也不会暴露,也就不会被调回国内……他竟然没有逃跑,以为军情九处的人会一直保护着他,留在家里比逃跑更安全?贝克朗揉了下自己的脸庞。

    他已经收到命令,手稿对应的行动结束之后,就将情报相关的事情交给大使馆的一等武官,等待新大使上任交接。

    贝克朗相当舍不得这里,贝克兰德虽然天气差,污染重,但却是全世界最繁华的都市,没有之一。

    而且这里的小姐和夫人都较为保守,不是国内那些荡妇,慢慢勾引她们上床,一点点除去她们的保守,是非常有成就感非常让人迷恋的事情,可惜,我要告别这些美丽的人儿了……贝克朗略感郁闷地想道,愈发怨恨那位敢反抗的小侦探。

    至于罗萨戈本身的安危问题,贝克朗一点也不担心,他相信对方只要愿意,只要没有被高序列强者锁定,想逃脱就能立刻逃脱,这是因为罗萨戈有特别的非凡能力。

    想着想着,贝克朗忽然眼睛一亮,看见位穿深红色长裙的年轻姑娘端着酒杯,站在阳台边缘。

    她有着秀丽的脸庞和文雅的气质,墨色的头发飘逸光滑,浅棕色的眼眸仿佛藏着许多话语。

    贝克朗当即走了过去,熟稔地和对方攀谈起来,了解到这位姑娘是个木材商人的女儿,叫做艾琳,她的父亲算不上太有钱,正竭力往上层钻营。

    借助因蒂斯大使的身份,贝克朗很快收获了艾琳倾慕的目光。

    共同跳了两场舞蹈后,两人的肢体动作也变得亲密起来。

    “美丽的小姐,我想邀请你去我的房间品尝奥尔米尔葡萄酒,1286年的。”贝克朗暗示道。

    艾琳几乎没有犹豫就回答道:

    “好的。”

    两人离开舞会大厅,悄悄来到二楼,进入了贝克朗的房间,并让守卫远离,不要打扰。

    所谓1286年奥尔米尔葡萄酒还没出现,贝克朗就热情地将艾琳带到了床上。

    翻滚之间,艾琳并不算复杂的裙子掉落,她洁白的双臂搂住了对方。

    她的双手抓着贝克朗的肩胛位置,指甲和静脉忽然长出了黑色的、细细的、毛绒绒的“蜘蛛脚”!

    砰!

    艾琳的眼睛忽地微凸,口中泛出了白沫。

    贝克朗收回击中对方腹部的拳头,从床上站了起来,再没有刚才急匆匆的表现,一脸的冷酷。

    “谁派你来的?”贝克朗低沉问道。

    艾琳想要站起,却疼痛地难以成功,眼神又惊恐又愕然。

    看到这位漂亮姑娘的表情,贝克朗笑笑道:

    “我确实很迷恋美丽的女士,但我自己也知道这个问题,所以,每次面对美丽的女士时,我都特别小心。”

    “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不要想着忍耐,我非常擅长用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