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三十九章 尾声
    克莱恩的手指刚触碰到那只全黑的眼睛,耳朵里就出现幻听,脑袋阵阵抽痛。

    但与此同时,他的视界里多了些奇怪的东西。

    那是数不清的黑色虚幻细线,从保镖小姐和他自己身上,从肉体每个部位,蔓延而出,穿透虚空,通往无穷远处。

    这是一幅能让密集物恐惧症患者晕过去的惊悚画面。

    克莱恩忽地呲牙,再也承受不住被腐蚀被污染般的感觉,将那只全黑的眼睛放进了铁制卷烟盒内。

    一切恢复了正常,他的负面状态得到缓解。

    直到这个时候,克莱恩才有余力去做猜测:

    那就是秘偶大师非凡能力的本质?

    能看见并控制每个人身与灵上的某些线?

    可惜啊,被污染了,副作用太大,没法当成神奇物品……

    暂时不考虑到灰雾之上尝试净化,这算第二次在那里招惹“真实造物主”,很有可能被做好准备的祂找过来……到时候,估计复活都没法复活了……先学习和掌握了相关方面的知识再做决定……

    呼,他吐出一口浊气,在保镖小姐选了那简陋的纸人和相应的材料后,再次弯腰拾起那13镑5苏勒8便士的现金。

    然后,他看向罗萨戈无头的尸体和满地的血污,颇感头疼地说道:

    “我们清理现场吧。”

    淡金头发苍白脸色的保镖小姐漂浮于旁边,语气平淡地说道:

    “我来。”

    你来?克莱恩半是愕然半是疑惑地停下动作,侧头望去。

    保镖小姐半漂半走地来到罗萨戈身旁,蹲了下去,趴到了那具尸体上。

    她慢慢沉了进去,她和那具尸体合二为一了!

    罗萨戈尸体的手指弹动了两下,周围的血污、脑浆和碎片纷纷倒流,重新于脖子处汇聚出了一个脑袋。

    但是,这脑袋布满了纵横交错的无数裂缝,就像是一块块细小碎片拼成的恶心玩具。

    它如同被打裂却没有立刻碎开的玻璃,里面依稀有血污和脑浆在流淌,依稀有手枪子弹的弹头反射光芒。

    克莱恩忍不住倒退了一步,觉得这能成为所有鬼故事里排位靠前的惊悚形象。

    罗萨戈的尸体爬了起来,拿起那顶警察软帽,半遮住了脸孔,而周围的杀人现场已干干净净,再无丝毫痕迹。

    无与伦比的专业!克莱恩在心里赞叹了一句。

    他看着保镖小姐驾驭那具尸体,软帽遮面,步伐沉稳地走向门口,下意识就叮嘱了一句:

    “不要坐马车,不要走路灯很亮的地方。”

    那会吓坏车夫,吓坏行人了!

    保镖小姐没有停顿,完全无视了他的话语。

    突然,克莱恩想到一件事情,想到之前疏漏的一点,忙又补充道:

    “你回来的时候,去莱斯警察分局,法辛警长的家里,或者明斯克街周围找一找罗萨戈原本的衣物。”

    罗萨戈穿的是警察制服过来,而“无面人”的能力很显然只涉及本身,所以,他之前的衣服在哪里呢?他不可能今晚一直都穿的是警察制服!要是被军情九处和警察部门在附近找到了罗萨戈的衣物,而我没受什么损伤,事情就会有点麻烦……保镖小姐可不是隶属于合法非凡者小队的强者,一名普通侦探能拿出1000镑请保镖也足够引人怀疑……克莱恩不断思索,要将事情的所有漏洞提前堵住。

    就在他打算以占卜能力帮助保镖小姐寻找罗萨戈原本的衣物,并把丢失的警察制服送回去时,罗萨戈的尸体停顿了下来,用摩擦铁锈般的嗓音回答道:

    “我知道。”

    咦,很有信心的样子嘛…对了,保镖小姐的状态介于肉体和灵体之间,而占卜的原理就是星灵体遨游灵界……所以,她全凭本能就会占卜……克莱恩有所恍然,没再多说,将左轮手枪里的弹壳也给了对方,然后目送罗萨戈的尸体自己开门,自己远去,并很轻很礼貌地关上了大门。

    我挑选的战利品是被“真实造物主”污染的非凡特性,相信没有谁能占卜得出来,就算有,也会提前感受到危险,不敢占卜……克莱恩边复盘边走回沙发区域,坐了下来,颇感后怕。

    刚才那场战斗,前后不超过一分钟,也没有激烈到破坏什么东西,但暗藏的汹涌和危险却仅次于他面对梅高欧丝和她肚子里婴儿的经历。

    即使有很厉害的保镖小姐,即使有“污秽之语”,他也差点被罗萨戈控制住,没有反抗之力地被杀死。

    “秘偶大师”的能力真的很诡异,很强大!根据非凡特性守恒定律,罗萨戈遗留的非凡特性应该包含序列5、序列6、序列7、序列8和序列9的全部魔药主材料,如果不是有邪神的污染,它配合辅助材料,可以让一个普通人直接成为序列5的非凡者,当然,这种拼运气的晋升法早就被历史抛弃了,这是最原始最危险的方法……

    按照序列一步一步晋升是无数先辈用生命验证出来的最好办法……如果将来可以除掉“真实造物主”的污染,我必须也只能在序列6升序列5的时候用罗萨戈遗留的非凡特性,而多余的那部分特性则能让我更加强大,就像队长那样……

    克莱恩回想着之前的事情,抬手捏了下额头,转而思考更重要的方面:

    罗萨戈出现,说明赫尔莫修因手稿的争夺已经结束……他身上没有符咒,是因为在之前的战斗里用了?这么重要的时候过来,他应该有转移视线的想法……呵,军情九处的人估计是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大胆地来报复,都没派人监控,只能被动地等待罗萨戈给予“信号”……

    罗萨戈是贝克朗的助手,他的行动应该只受贝克朗的指挥,他死亡之后,只要贝克朗也跟着死掉,那整件事情就再也没有一点隐患了……不知道刺杀有没有展开,有没有成功……

    嗯……今天晚上,由于争夺赫尔莫修因的手稿,贝克朗身边的保护力量将处于最弱小的状态,如果是我,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贝克朗肯定没有想过,会有人来刺杀他!

    克莱恩闲着没什么事情地掏出枚硬币,低声诵念道:

    “贝克朗已经死了。”

    ……

    铮!

    1便士面额的硬币翻滚着腾跃,又落了下来,掉到克莱恩的掌心,人头朝上。

    这表示肯定!

    贝克朗死了?那边成功了?克莱恩心中一喜,紧绷的状态霍然放松了下来。

    没有罗萨戈的干扰,他相信这个结果是正确的!

    这件事情终于,终于结束了……克莱恩吸了口气,缓缓吐出。

    他慢悠悠地往后倚住沙发靠背,又疲倦又轻松地望向窗外那若隐若现的绯红之月。

    …………

    因蒂斯共和国的大使馆内,两位武官半蹲在贝克朗的尸体旁,检查着他的死因。

    他们的同伴,他们的上司已经追了出去,试图抓住那位刺客,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已经晚了,没什么希望了。

    “肺部有严重的损伤,疑似疾病……致命一击非常强,比我见过的所有序列5非凡者的攻击都要强……”其中一位武官低声说道。

    “疾病?地面和床上有明显的血肉魔法痕迹,但墙上没有,而打斗的声音和动静都未能传递出来,再加上那致命一击的腐蚀和泯灭特点,至少有四种不太关联的非凡能力了……”另一位武官站了起来,自言自语般描述着现场的状况。

    他忽然停顿,与另外那位武官对视了一眼,同时开口道:

    “牧羊人!”

    默然几秒,蹲着的武官皱眉道:

    “也许是一个团伙,至少四位不同的非凡者……”

    “那我们就等着被审判吧!单独的蔷薇主教通过秘法混到大使身边,我们没有发现很正常,另外的三位怎么混进来的?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站着的武官否定了这个猜测,迟疑着说道,“但我听说另一种序列也能制造类似的效果,好像,好像是叫‘记录官’,我不知道是哪条途径的,也不知道属于哪个组织。”

    蹲着的武官点了点头道:

    “‘牧羊人’的嫌疑最大,极光会又都是些疯子,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我们从那个引诱大使的女人身份调查,该死,鲁恩王国肯定不会让我们自己调查!”

    “极光会那帮该死的,该被驴干屁股的疯子!”站着的武官懊恼摇头。

    大使被刺,他们必然会受到一定的惩罚。

    …………

    明斯克街15号,克莱恩装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忍着疲惫,翻看报纸。

    过了二十多分钟的样子,他忽地看见凸肚窗上浮现出穿黑色宫廷长裙,留淡金长发的保镖小姐。

    “弄好了?”克莱恩下意识问了一句。

    保镖小姐轻轻点头,没有开口。

    呼……克莱恩想了想道:

    “感谢你的保护,这件事情到这里结束。”

    “剩下的900镑,我分两天支付你,你知道的,取钱有限额。”、

    “还是交给马里奇?”

    那位脸色苍白的女士张合起嘴巴,声音仿佛穿透虚幻而来,飘忽着回荡道:

    “直接给我。”

    “我承诺的是保护你三天,而不是一次。”

    女士,你真有契约精神……可是,这样我就很不方便了啊……难道你明天跟着我去捉奸?三天,今天是周四,到周日下午结束,嗯,不影响塔罗聚会,还好……克莱恩揉了下额角道:

    “好吧,我该怎么称呼你?”

    “你不需要知道。”保镖小姐提了下哥特式宫廷长裙,微微行了一礼,消失在了凸肚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