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四十五章 杀人案(求推荐票月票)
    水泥砌成的道路因长久的阴雨而肮脏,两侧成年男子高的煤气路灯由于玻璃罩的湿润,散发着明亮但氤氲的光芒。

    一辆出租马车行驶于夜色中,周围的行人或戴帽或撑伞。

    克莱恩侧靠厢壁,闲着没事地欣赏着晚上的贝克兰德街道。

    就在这时,他突地感觉车厢内部的温度下降了不少,阴冷的风打着旋徘徊。

    克莱恩猛然扭头,看见身穿黑色哥特式宫廷长裙的保镖小姐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对面。

    她嗓音虚幻而飘忽地说道:

    “那个‘智慧之眼’有察觉我的存在。”

    果然……克莱恩并不意外地点了下头:“他有好几件神奇物品,或许是靠这些东西才察觉的,我甚至怀疑,他的背后有个组织。”

    否则光靠“智慧之眼”本身的力量,即使花费了三十多年的时光,也不太可能搜集到好几件相对强力的神奇物品,之前的“飓风中将”齐林格斯,作为七大海盗将军之一,也仅有一件“蠕动的饥饿”,当然,后者更有可能是眼光高,看不上一般的神奇物品,毕竟靠“蠕动的饥饿”就可以做到全面且没什么弱点。

    嗯,智慧之眼本身很有钱也是合理的解释,组织那么多场聚会,发现合适的神奇物品就不计代价地拿下,三十多年过去,有好几件收藏品也不算太匪夷所思的事情……哎,这是家里有矿,或者开银行的节奏啊……克莱恩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他没具体提自己其实猜测“智慧之眼”是蒸汽与机械之神教会,或者知识与智慧之神教会的人,怕在保镖小姐面前暴露不是刚成为非凡者的事实。

    淡金头发的保镖小姐轻轻颔首,似乎在赞同克莱恩的怀疑。

    忽然,她眉头微皱,望向了对面的车窗道:

    “很浓的血腥味。”

    很浓的血腥味……克莱恩疑惑回头,看向窗外。

    稀疏的薄雨中,那里有一条僻静的小巷子。

    靠近巷口的位置,倒着一个身穿艳丽长裙的女子。

    这时,有行人路过,仔细瞄了一眼,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尖叫声里,马匹受到少许惊吓,车夫连忙勒紧了缰绳,马车行驶的速度随之放缓。

    借着煤气路灯的光芒,克莱恩看见那个倒在巷口地面的女子脸色青白,腹部有一道深深的口子,里面的内脏似乎被人掏空了。

    她四周地面的血液正缓缓流淌,赤红而浓郁。

    这……作为一名合格的前值夜者,他迅速就联想到了很多作案手法类似的事例。

    这些事例往往都与恶魔崇拜有关!

    而提到恶魔崇拜,很难绕过一个古老的组织,最早出现于第四纪的“拜血教”!

    根据资料记载,这是一个因崇拜恶魔而形成的松散联盟,内部有好几个所谓的恶魔家族,比如诺斯,安德雷拉德和贝利亚家族,彼此互不统属。

    他们执着地广泛地传播着恶魔信仰,制造了很多起血案,廷根市值夜者小队的会计师奥利安娜太太正是其中一位受害者,但幸运地得到了拯救。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相似的案子都是他们做的,不少人觉得那些事情很酷,开始模仿犯罪。

    “很像拜血教做的。”保镖小姐低语了一句,身影飞快透明并消失,没去管克莱恩听没听懂,理不理解。

    这个时候,马车已经越过了案发现场,克莱恩也发现有巡逻的警察赶来,于是遏制住了下车观察的想法,当自己是一位路过的普通市民。

    嗯,市民莫里亚蒂先生……

    拜血教掌握着“罪犯”途径,又称恶魔途径,据说在序列7之后,相应的非凡者会逐渐恶魔化,但只在特定的场合特定的情况下才表现出来……

    序列9,“罪犯”,有着强壮的身体,敏锐的直觉和各种犯罪能力,但良知还未泯灭……序列8,古称“冷血者”,现代名称是“折翼天使”,意思是从此失去良知,与恶欲同流,身体更加非人,并能得到些恶魔的类法术能力……序列7,“连环杀手”,掌握了崇拜恶魔的诸多知识和仪式,喜欢用特殊的连环杀人案取悦恶魔……

    再往后的序列,我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关于拜血教,关于恶魔途径的知识在克莱恩脑海一一闪过,外面的细雨似乎大了一点,车窗上的雨水汇聚着往下滑落,整个世界都因此变得安静,变得不够清晰。

    “我想这么多做什么,这种事情肯定会有非凡者小队接手,也许是代罚者,也许是值夜者,不需要我担心。”克莱恩摇头失笑,在心里咕哝了一句。

    回到明斯克街15号时,他已经把刚才那起案子抛到了脑后,先是到隔壁敲了萨默尔家的大门,请斯塔琳太太转给玛丽,让她明天下午来拿证据,接着洗漱看报,了解当前的局势和贝克兰德的各种新闻。

    第二天,也就是周六上午,克莱恩慢悠悠用过早餐,出门取了刚洗出来的照片,挑选了一张最能看清楚多拉古.盖尔和艾丽卡.泰勒脸庞,最能体现他们似火热情的。

    放好照片,他抢在玛丽太太上门前,又去了趟莱斯警察分局,顺利要回了那10镑的保释金。

    这个过程中,他还在那里看见了真正的法辛警长,颇有点不自在。

    取出账户里剩下的500镑现金后,忙碌了整整一个上午的克莱恩终于没什么事情了。

    准备午餐前,他一口气将剩下的600镑费用给了保镖小姐,自己身上总计还剩146镑8苏勒5便士,这是他可以动用的全部财产。

    除了“正义”小姐那里,没什么债务了……克莱恩放松地给自己煎了块带骨的牛排,并浇上了黑胡椒汁。

    正当他心情不错地品尝七分熟的口感时,门铃突然被人拉响,叮叮当当之声连绵回荡。

    “玛丽太太?太早了吧?”克莱恩疑惑地放下刀叉,走向门边。

    他停顿了两秒,脑海内自然浮现出门外访客的形象。

    那是一位穿浅灰色大衣,戴半高丝绸礼帽,提黑色镶金手杖的老派绅士,他有着对锐利的蓝眼,鬓角染上了点点斑白,法令纹则深深铭刻于脸庞,让肌肉都显得下垂。

    “请问,您找哪位?”克莱恩开门问道。

    那位老派绅士用浓重的间海东岸口音道:

    “你是夏洛特.莫里亚蒂侦探?”

    “您有事情想要委托?”克莱恩点了下头,让开道路,领着老绅士来到客厅。

    他犹豫了两秒,还是出声问道:

    “您要咖啡,还是红茶?”

    “一杯热水,谢谢。”那位老派绅士已摘掉帽子,坐了下来。

    很好,这很简单……或许我得考虑请个助手,专门添茶倒水,打扫房间……克莱恩思绪发散地想着,转头去厨房冲洗了个杯子。

    他将热水放到老绅士的面前后,走至单人沙发,双手交握着坐下道:

    “我该怎么称呼您?”

    “米勒.卡特。”老绅士语言简洁地回答道。

    “卡特先生,您有什么事情想要委托?”克莱恩没做寒暄,直接问道。

    说话的同时,他悄然开启灵视,观察起对面。

    这位老绅士的身体还算健康,左腿关节的气场颜色有点问题,大概是关节炎……情绪以冷静思考的蓝色为主,带着点焦虑……克莱恩只是扫了那么一眼,便已大致得出了结论。

    米勒.卡特端起洁白的瓷杯,摩挲着外层道: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威廉姆斯街买了栋房屋,呵,我来自间海郡,因为生意的缘故,以后将定居于贝克兰德。”

    威廉姆斯街……在哪里?到贝克兰德还不到一个月,出门要么查地图要么靠直觉的克莱恩努力让自己表现地沉稳可靠。

    米勒.卡特看了他一眼,在他目光的示意下,继续说道:

    “那栋房屋据说原本是一位破产子爵的,这大概是二三十年前的事情,经过几次转手,最终被我买了下来。”

    “我打算做一点符合现代风格的改造,结果发现地下室有一扇隐蔽的暗门,通向一片很大的地下建筑,我考虑到里面可能不安全,暂时停止了施工,不让工人和仆人们贸然探索,我希望你能帮忙确认那片地下建筑内部的状况。”

    地下建筑……古代遗迹?秘密宝藏?克莱恩想了想道:

    “您为什么不报警呢?”

    “警方可以调动的资源比我一个私家侦探多几十几百倍,探索的效果肯定会更好,也更有保证。”

    米勒.卡特揉了揉两眼之间的位置:

    “我不希望太多人知晓这件事情,尤其是政府部门。”

    “如果确认那片地下建筑内部没什么危险,我打算将它作为整栋房屋的一部分,重新规划用途。”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较高的风险,我愿意为此支付50镑,但你找的助手不能超过三个人,事后根据具体的遭遇,我还可以做出一定的补偿。”

    50镑,价格开得很高嘛……如果我是普通侦探,这已经相当于我两三个月的收入了……他初到贝克兰德,不认识别的侦探,只能看报纸雇人,所以找上了我……克莱恩斟酌几秒道:

    “我考虑一下。”

    他突然露出抱歉的笑容,指了指后方道:“我去下盥洗室。”

    米勒.卡特微不可见地点头,喝了口热水。

    进入盥洗室,关上木门,克莱恩望着洗漱镜,掏出了一枚二分之一便士的铜币。

    因为有保镖小姐在,他没法去灰雾之上确认,只好纯靠自身的占卜水平。

    “我应该接这单委托。”

    ……

    克莱恩默念七遍,弹出了铜币,眼眸转深地看着它翻滚下落。

    啪!

    铜币掉在了他的掌心,国王头像朝上,表示肯定。

    克莱恩微微颔首,对着空气低语了一句:

    “你的直觉呢?”

    镜子内迅速浮现出保镖小姐的身影,她依旧没什么表情地回答道:

    “有一定危险,但不大。”

    很好……克莱恩收起硬币,洗了个手,转身走出盥洗室,进入客厅。

    他看向米勒.卡特,笑笑道:

    “我接这个委托。”

    ps:周一求推荐票,月底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