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五十二章 亵渎之牌(求月票)
    “弗洛朗说索伦家族的历史超过两千年,比工匠之神教会还要漫长,他们见证了第四纪所有的合作与纷争,光明与黑暗,并一直存续到了现在,除了鲁恩的奥古斯都家族,弗萨克的艾因霍恩家族,费内波特的卡斯蒂亚家族,其余与他们并称过的那些强大家族,比如安提哥努斯家族和查拉图家族,要么已经变成了历史的尘埃,要么成为了下水道里的老鼠,躲躲藏藏,见不得光。”

    “他说,让我做他的手下,做古老而荣耀的索伦家族的手下,是对我的恩赐。”

    “我当时就想操他八辈子的祖宗。”

    “不过索伦家族有超过两千年历史的事情很让人意外啊,第四纪又称‘众神纪元’,不管是当前正统的七位神灵,还是死神、原初魔女、宇宙暗面、真实造物主,都还活跃于现实世界,据说时常展现着神迹,索伦家族能存续至今,并占据高位,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漫长的历史赋予他们的绝不仅仅只有傲慢,他们肯定藏着不少秘密,也许还有极端恐怖的封印物。”

    “这真是一个耸立于大地之上,让人不敢直视的庞然大物啊。”

    看到这里,克莱恩一下有了诸多想法:

    罗塞尔最后能推翻索伦家族的统治,自任执政官和保护者,必然经历了惨烈可怕惊心动魄的斗争,索伦家族就算没有“0”级的封印物,“1”级也肯定不会缺,再加上可能存在的高序列强者,即使蒸汽与机械之神教会全力支撑罗塞尔,也未必会有好的结果……难道在此之前,索伦家族已经衰败和虚弱,因蒂斯的动乱正是这种状态的外在表现?

    那段时间,他们经历了什么?

    封印物丢失了?高序列强者死亡了?于是引来了一位位野心家的注视?

    嗯……从这则日记看,鲁恩的奥古斯都家族对安提哥努斯和查拉图不会感觉陌生,他们内部应该有相应的记载。

    “太阳”提到过,白银城在“深暗时代”坚持了两千五百多年,根据我初步的判断,这正是大灾变距今的年数,索伦家族在近两百年前,就号称历史超过两千年,不知道是否能延续至大灾变以前……等下找机会故意提一提索伦家族,看“太阳”的反应,如果“太阳”还是一脸懵逼,就间接说明索伦家族崛起于大灾变之后,或许他们正是从大灾变里攫取到了极大的好处,才能成为第四纪的贵族,第五纪的王族……

    额,就算“太阳”不知道,也不能完全证明,也许他历史没学好。

    克莱恩翻到第三页,发现上面记载的内容应该写于罗塞尔担任因蒂斯共和国执政官的初期。

    从这一页上的几则日记可以看出,罗塞尔制定并颁布新的《民法典》,鼓励发明,保护贸易,孵化工业革命,并不只是满足自身扮演拿破仑的恶趣味和改变世界的野心,他在通过这种方式,与永恒烈阳教会和解。

    永恒烈阳同时也是契约之神,商业的守护者,更完善更贴近时代的《民法典》和更加繁荣的贸易正符合他教会的需求。

    “从这部分日记看,罗塞尔与永恒烈阳教会的关系在逐渐化冻,开始好转,他在十几年后悍然称帝,自号凯撒,应该是同时得到了两大教会的背书,否则就太冒险了,那么,他究竟又是因为什么被刺杀的?”克莱恩略感疑惑地将目光投向了第四页纸张。

    “八月十一日,弗洛朗这个傻逼又在炫耀了。”

    “他说他是索伦家族这一代最有希望成就高序列的人,因为他与他的曾曾祖父很像。”

    “这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我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看不出这家伙哪里有天赋。”

    “而且,在非凡领域,天赋很重要吗?额,擅长领悟扮演的精髓算是很核心的天赋,但这并不是必须,只要懂得扮演法,不蠢到领悟错意思,不去做容易失控的事情,就有希望彻底消化魔药,也就是多花费点时间而已,有生之年,成为高序列强者不是没可能。”

    “通往高序列的障碍主要在于,非凡材料获得的难度和对应仪式的麻烦,当然,必须承认,那种天生的非凡者有更多的时间去准备。”

    “弗洛朗的曾曾祖父是位高序列强者?像他就意味着有天赋?”

    看得出来,写这则日记的时候,罗塞尔还很青涩,并不懂得非凡特性不灭和守恒两大定律……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以他现在的见识,大概能明白弗洛朗.索伦话语里潜藏的意思:

    高序列强者遗留的非凡特性有他本身的精神烙印存在,这也就是以此为材料调配的魔药容易让人失控的原因之一。

    而很像原主的人,可以最大程度地规避掉这种负面影响,晋升成功的概率比一般人高不少,于是被称为有天赋,“圣物”认主应该也属于类似的情况。

    这和扮演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啊,只是没法普及……等到晋升成功,同样还得按照魔药名称扮演,将特性彻底消化……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瞄向这一页后面的两则日记,发现罗塞尔大帝非常喜欢因蒂斯开放的风俗,但又很忧虑未来的妻子同样开放。

    轻微的哗啦声里,克莱恩把第五页纸张置于了最上方:

    “四月二十日,我再一次参加了那个古老组织的隐秘聚会,那一位位成员依然让我震撼,很难相信,他们竟然都是这个组织的人。”

    “这一次,我知道了这个古老组织的部分理念,他们认为人总是在一点点失去自我,直到‘睡着’,因此必须努力地观察自己,记得自己,依靠这个和各种知识获得净化,以应对最终的末日。”

    “他们保守和传承着几千上万年来的秘密,认为黄昏必然来临,末日无法避免。”

    “他们信仰最初的那位造物主,认为祂并没有真正的死亡,等到黄昏,等到一切的终结出现,祂将从沉眠里醒来,让所有都归于自身,并开创新的世界,新的历史。”

    “这个组织的所有行为都是基于以上理念而来,可以看出,他们很敌视‘真实造物主’,毫不吝啬地用各种表现堕落和邪恶的词语描述祂。”

    “他们掌握着第二块亵渎石板,掌握着二十二条神之途径,但却规定成员只能选择其中几条,加入时已经是非凡者的除外。”

    “这几条途径有什么秘密吗?”

    “我先记录下来,以后再回头分析,这几条途径是,‘歌颂者’,‘水手’,‘阅读者’和‘观众’。”

    “哈哈,我以后得改变对序列途径的习惯称呼,这种叫法在那个古老组织内部显得很low。”

    这和我从敌对关系、a先生要求里分析出来的,“歌颂者”、“水手”、“阅读者”和“秘祈人”途径可以在序列4互换很接近啊……“操纵者”是“观众”途径的高序列?为什么很多隐秘组织都宣称末日必将来临,比如魔女教派,比如这个古老组织,而他们本身又不靠这个传教,是洗脑的需要,还是真的会有所谓的黄昏?克莱恩联想到了很多,却碍于资料不足,无法得到肯定的答案。

    与此同时,他还是忍不住腹诽了一句:

    罗塞尔,你就不能把那个组织的名字给写出来吗?

    克制住表情变化和肢体动作,克莱恩翻过这内容较少的纸张,看向最后一页:

    “一月一日,这是新一年的开始,我正好完成了我第一张‘亵渎之牌’的制作。”

    “我会将二十二条神之途径蕴藏的终极秘密藏在这些不同的‘亵渎之牌’内,并把它们分散到各个地方,如果事情失败,这将是我孩子们最大的依仗。”

    “哈哈,我会把你们想要的秩序统统破坏掉,把神的奥秘传播出去!”

    “这些‘亵渎之牌’将拥有反占卜反预言的特性,除了留给我孩子们的部分,有缘者得之!”

    “我这个人向来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嗯,这句话不是我创造的。”

    “总之,神秘世界的格局越混乱越好!”

    “我得考虑下怎么为即将成套的‘亵渎之牌’命名,神之途径有二十二条,塔罗牌的主牌也有二十二张,正好可以对应,不过,部分名称并不满足要求,我必须做一定改变,以符合原本的魔药名称。”

    “那个古老的组织是我最后也是最大的依仗,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支持我,以什么样的方式支持我。”

    “我至今仍然记得第一次看见亵渎石板时的震撼。”

    “原来非凡途径真的是‘神之途径’,原来‘亵渎石板’真的在亵渎神灵。”

    “在每条途径的序列1之上,还有一个序列0!还有相应的魔药配方和仪式!”

    “每条途径只能有一个序列0!”

    “而序列0就是真神所在的序列!”

    “比如,序列0,‘太阳’!”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