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六十三章 拉夫特.庞德
    西维拉斯郡位于鲁恩王国西部,与因蒂斯共和国隔着霍纳奇斯山脉相望,而在贝克兰德,则有一条以它命名的街道,位于皇后区边缘,是首都警察厅总部所在。

    不少人选择这条街道定居,为的就是安心,拉夫特.庞德正是其中之一。

    门牌号为29的临街房屋内,这位从男爵披着棉绒睡衣,站在暖烘烘的起居室里,立于紧闭的窗户旁,凝望着斜对面的西维拉斯场。

    他刚四十出头,就已经两鬓斑白,眼袋浮肿,皱纹明显,身上随时随地都似乎在散发着酒气。

    拉夫特背后的地板上乱扔着一些撕坏的女性内衣,与此遥遥相对的则是燃烧着火焰的壁炉。

    这位从男爵抬高手里的酒杯,一口气喝掉了剩余的液体,接着慢悠悠地走向门口,想回卧室睡觉。

    因为没有给壁炉附加传输热量的管道,他一离开起居室,就感受到了深秋那渗入骨髓般的寒意。

    “该死的!”拉夫特.庞德低声咒骂了一句,摇摇晃晃地来到卧室门口,拧动了把手。

    卧室之内一片昏暗,只有微弱的绯红光辉洒入。

    拉夫特正要关上房门,合身倒向床铺,目光忽然凝固。

    窗帘旁边的椅子上,正安静地坐着一道人影!

    这人影穿着灰蓝色的衣服和裤子,戴着顶深色的鸭舌帽,整个人全部藏在了阴影里。

    察觉到庞德从男爵的注视,这人影缓缓抬起脑袋,望了过来。

    他脸上涂满红黄白等颜色的油彩,就像最滑稽的小丑!

    拉夫特正要大声呼唤,掉头逃走,却看见了一把对准自己的左轮手枪,听到了两句低沉暗哑的话语:

    “我建议你不要做不明智的事情。”

    “如果好好配合,我不会伤害,也不会拿走你的财物,如果你还有的话。”

    拉夫特.庞德的脸色变幻了几下,非常老实地关上了卧室的门,然后半举起双手,坐到床边。

    “你,你想让我做什么?”他打了个酒嗝,身体微颤地提醒道,“对面就是西维拉斯场!”

    “我知道,但我想,我离你比西维拉斯场离你更近。”做了小丑伪装的克莱恩改变着嗓音和腔调,警告了一句,“而我的目的只是问你些问题。”

    ——来西维拉斯街前,他在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内占卜过此行是否危险,得到了很安全的答案。

    “问题?”拉夫特嘴唇翕动了一阵,苦涩笑道,“又来了……我永远都逃不开这个噩梦吗?”

    “有很多人来问过?”克莱恩顺着他的话语道。

    “不,不止是问过!我的堂伯父,受人尊敬的老子爵过世之后,我身边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和蔼的老管家没有缘故地辞职,不知道去了哪里,那些侍从和女仆毫无征兆地换了一个又一个,变得陌生而冷酷,他们在寻找着什么,对,寻找什么,我当时还不到10岁,只能那样看着,不敢告诉别人,我害怕我再也醒不过来!”拉夫特颇为崩溃地回答道。

    寻找什么?是寻找那片地下建筑,还是庞德家族的宝藏,比如,埋葬在那恶灵附近的非凡特性和神奇物品?王室和教会不该没有察觉啊,高层肯定知道非凡特性不灭和守恒定律!既然庞德家族破败了,类似的东西应该会被收回吧?除非,老子爵花费很大的代价,额外购买了同序列的非凡特性和神奇物品,以此将地下建筑的事情隐瞒了过去……克莱恩平静听完,产生了不少猜测。

    他看似放松,实则随时可以动手地问道: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多久?”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周围都是我不认识的面孔,我怎么确认剩下的人不是同伙?呵呵,我假装什么都没发现,颤栗地过了好几年,然后在他们的诱导下,酗酒,玩女人,赌博,吸大麻,做各种各样让自己像是个废物的事情!”拉夫特.庞德略有些神经质地笑道,“他们终于放心了,不再盯着我,等到我连那栋房屋都卖掉,他们,呼,离开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不,他们肯定还在暗中监视我,不让我报警,对,不让我报警!”

    这家伙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啊……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情绪颜色的变化很符合逻辑,但万一,他只是觉得自己愧对老子爵,于是幻想出了这么一幕戏剧,为自己的堕落寻找理由,之后就不断自我暗示地彻底相信了……做为合格的键盘强者,什么都懂一点的克莱恩上辈子看过类似的案例。

    他想了两秒道:

    “这些人问过你什么?”

    “他们问我老子爵的两个孩子究竟是怎么死的,问老子爵那几年有什么异常的表现,我当时还不到10岁,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拉夫特挥动手臂,按压不住嗓音地低吼道。

    “冷静,请冷静。”克莱恩左手下压,转而询问起别的事情,试图从多个角度确认庞德从男爵是否知道那片地下建筑。

    一问一答中,时间飞快过去,克莱恩哑着嗓音道:

    “你看起来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很抱歉,打扰你了,我该告辞了。”

    他站起身,微微鞠躬,行了一礼,显得非常有教养。

    而几乎同时,拉夫特.庞德脸上崩溃和激动的情绪瞬间消失,浅蓝色的眼眸变得异常深邃,如在审视。

    眼见那小丑打扮的入侵者即将重新站直,他立刻又恢复了刚才的表现,悲愤,疯狂,苦涩,神经质。

    就在这时,他耳畔突地响起了一道充满神秘感的声音。

    “绯红!”

    克莱恩将灵性灌注入“沉眠符咒”,用没持枪的左手将它扔向了拉夫特。

    细碎的燃烧声里,浓郁而强烈的安宁蔓延开来,笼罩了那位从男爵,让他的眼睛止不住地闭上,让他的身体软软地倒在了床面。

    “对不起,刚才的询问只是为了与之后进行对比,接下来还有‘入梦’和‘通灵’等程序。”克莱恩拍了拍对方的睡衣,以手按胸,再次行了一礼。

    接着,他使用“梦境符咒”,像梦魇一样进入了对方的梦里。

    灰蒙,片段,不断闪现的世界中,克莱恩清醒而理智地行走于拉夫特身旁,看着他遇见一个个脸庞空白,无有五官,让人感觉异常惊悚的侍者和女仆,看着他总是在侧头回头时,目睹一张无声注视着他的苍老面孔,看着他蜷缩于角落,瑟瑟发抖,看着他被阴影一点点一点点笼罩。

    这和他刚才的描述很一致……克莱恩尝试着进行引导,以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但庞德从男爵似乎对那些事情有着非常严重的心理阴影,稍有刺激,就会在梦里神经质地大喊大叫,并疯狂奔跑。

    这让克莱恩根本没法获得更多的信息。

    于是,他退出梦境,给拉夫特.庞德又补了一张“沉眠符咒”,然后拿出“安曼达”纯露等材料,准备起通灵仪式。

    自己响应自己后,克莱恩的灵性穿过思维风暴,看见了对方的虚幻身影,基于心智体的虚幻身影。

    “老子爵在临死前,有对你说什么?”克莱恩斟酌了下,开口问道。

    拉夫特.庞德浑浑噩噩地回答道:

    “他让我维持家族。”

    “还有呢?”克莱恩故意用肯定的口吻再问。

    “让我牢记祖上的荣光。”拉夫特茫然回应。

    克莱恩轻轻颔首,转而问道:

    “那些人在寻找什么?”

    “我不知道。”拉夫特依然是刚才的答案。

    克莱恩继续发问,与之前进行着对比,得出了庞德从男爵没有撒谎,刚才所言都足够真实的结论。

    到了这个地步,他不再停留,穿透对方的思维风暴,让蔓延出去的灵性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内。

    紧接着,克莱恩有条不紊地收拾好现场,并拿出阿兹克铜哨抛了几下,利用它的位格来干扰后续可能存在的占卜调查。

    “很感谢你的配合,从男爵先生。”做完这一切,涂着小丑油彩的克莱恩又一次弯腰行礼。

    然后,他转身打开窗户,跃入街道,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过了片刻,拉夫特.庞德突然睁开了眼睛。

    那浅蓝色的眼眸四周,有一圈爆裂的毛细血管!

    他猛地翻身坐起,凝望向敞开的凸肚窗。

    …………

    去东区绕了一个大圈后,克莱恩洗掉了伪装,换上了正常衣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般回到了乔伍德区明斯克街15号。

    他没有就此休息,也未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处理那片地下建筑,而是再次进入灰雾之上。

    古老长桌的最上首,克莱恩缓缓摊开了手掌,显露出几根褐色头发,那是来自于拉夫特.庞德的头发,他“入梦”对方前搜集的头发。

    还有最后一道程序,在灰雾之上占卜确认……克莱恩无声自语了一句,具现出纸笔,书写下之前就考虑好的内容:

    “拉夫特.庞德的未来。”

    我要看看你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以此与过去印证!克莱恩向后靠住椅背,默念起占卜语句。

    因为那片古老建筑涉及六位正统神灵,他害怕直接占卜有关的内容会出现问题,所以,换了个思路,帮拉夫特.庞德问一问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