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六十四章 敲定方案
    “拉夫特.庞德的未来。”

    克莱恩握着那位从男爵的头发,闭上眼睛,借助冥想,进入了沉眠。

    灰蒙蒙的天地里,他看见了一个狭窄的、不规则的洞口,眼袋浮肿两鬓斑白的拉夫特.庞德以手肘支地,爬行动物般匍匐前行,钻了出来。

    紧接着,画面一闪,他不知从哪里拿起一枚黑铁徽章,戴在了胸口。

    那枚徽章之上雕刻着一根权杖,以及一只紧握着权杖的手!

    “图铎!”克莱恩猛然从梦境里醒来,坐直了身体。

    根据保镖小姐的介绍,那黑铁徽章上雕刻的是第四纪图铎帝国的皇室纹章!

    这与他在那片古老建筑里见到的一模一样!

    “拉夫特.庞德绝对不像之前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克莱恩揉了下额头,低声自语道。

    作为一名“占卜家”,他对刚才梦境里见到的启示有属于自身的解读,一方面,他知道那是拉夫特.庞德会在未来做出的行为,另一方面,他则认为这说明拉夫特.庞德本身与图铎家族有很深的联系!

    经过正面询问、“入梦”探查、“通灵”交流这三重考验,拉夫特.庞德都没有暴露出任何问题,也没让我察觉到丝毫异常,如果不是我还留了一手,恐怕就被他欺瞒了过去,嗯……也许,也许他现在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刚才是本色演出,等到未来,才偶然遇到机会,与图铎家族产生联系……

    但更大的可能是,他已经从老子爵那里了解到不少事情,在没有把握之前,故意堕落,装疯卖傻,而能瞒过我的“入梦”和“通灵”,则是某种非凡能力在发挥作用,额……他当时应该不是表演,真的陷入了浑浑噩噩的状态,否则早就在类似经验很丰富的我面前露出马脚了……

    会是什么非凡能力呢?

    他有序列几?

    或者天生具备一定非凡能力的那种?

    克莱恩一路这么思考下去,感觉自己进入了死胡同,忙抽离出来,换了个角度,无声自语道:

    “拉夫特.庞德与图铎家族有很深的联系……”

    “是否可以做个大胆的假设,他其实就是图铎家族的后裔?”

    “如果他和老子爵的血缘关系是真实的,那事情就有趣了。”

    “整个庞德家族是改名换姓逃避追杀的图铎家族的一支?”

    “他们建立功勋,获得爵位,一步步重返权利的中心,与此同时,他们暗中在寻找当年图铎帝国留在贝克兰德的秘密遗迹。”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他们终于有了收获,于是买下了目前属于米勒.卡特的那栋房屋,并修建夸张的地下室,以此探索周围的区域。”

    “三四十年前,他们找到了遗迹,修了一道通向那里的密门。”

    “但是,在探索遗迹的过程里,出现了意外,那个恶灵根本不认所谓的图铎家族后裔,老子爵的两位继承人先后死在了最里侧的那个房间,连非凡特性和神奇物品都没能抢救出来。”

    “虽然老子爵花费巨大的代价买了相似的非凡特性,让两位继承人的死亡显得较为正常,但连续的暴毙在王室和教会眼里还是有些可疑,所以,在老子爵死后,拉夫特.庞德就故意把当年暗中的调查夸大并扭曲,让自己‘吓’出了心理问题,开始放纵于酒色和赌博中,以此逃避关注。”

    “这可以解释一件我之前很疑惑的事情,堂堂子爵家族,竟然被不知从哪里来的神秘人士控制,当王室和教会是瞎的吗?就算要控制,也会用更柔和更不会被察觉的方式,比如,我这个途径的序列6‘无面人’。”

    “一个小孩都可以察觉异常,何况王室和三大教会的强者?”

    “他们之所以‘不知道’,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些人是他们派去的。”

    “嗯……我当时猜测图铎家族、特伦索斯特家族掌握的也是‘黑皇帝’途径,所以,基于扮演的需要,他们建立的王朝才会保留所罗门帝国的风格和特色,这一点,保镖小姐似乎侧面做了证实。”

    “‘黑皇帝’途径的序列9是‘律师’,是一个非常擅长利用秩序的非凡职业,额……拉夫特.庞德欺瞒过‘入梦’和‘通灵’的能力正是来源于这个,或者更进一步?他充分地配合我,但在梦境和浑噩状态里,依然下意识地利用了秩序的漏洞,让结果往他希望的方向发展。”

    “仔细想想,‘通灵’的过程中,拉夫特.庞德好像真的没有说谎,只不过那真话仅是部分的真话……维持家族,牢记荣光,可以指庞德家族,也可以指图铎家族……”

    克莱恩的思路一点点变得清晰,对事情有了一个整体的判断:

    从拉夫特.庞德目前的态度看,没有外在帮助的情况下,那恶灵应该没法脱困,否则这位从男爵早就该想办法自救了,不管恶灵会不会来找他,只要对方逃离封印,制造出灾难,那片地下遗迹的事情就瞒不过王室和教会,到时候,拉夫特必然受到牵连……对面的房间垮塌,却没有影响束缚恶灵的力量,这说明只要不直接破坏最里侧的那个房间,恶灵是无法脱困的……

    嗯……计划很明确了,找卡斯帕斯买些炸药,把入口给弄塌,让谁都进不去,让那个恶灵永远被埋在地下,呵,等我有了足够的实力,可以考虑去解决它,帮贝克兰德的市民们彻底除掉这个隐患,顺便收获些有价值的物品……

    不过,该怎么爆破才最安全?我一点都不懂啊……也许,卡斯帕斯认识哪位爆破专家?毕竟他是黑市武器商人。

    克莱恩迅速敲定好方案,决定明天傍晚再去找卡斯帕斯,争取这周内就把地下遗迹的事情彻底解决。

    至于庞德家族和图铎家族的真实关系,至于拉夫特.庞德的异常,他根本不想深究。

    “关我屁事!”克莱恩嘟囔一句,迅速坠入灰雾之内,返回了现实世界。

    …………

    周五上午,克莱恩依旧早早出门,装得非常忙碌。

    而实际的情况是,他又一次来到克拉格俱乐部,练习射击,阅读报纸,过得相当惬意。

    下午茶时分,已经在这里混了快一天的他准备离开,可却意外地看见玛丽.盖尔这位前雇主和塔利姆.杜蒙特这位马术教师同时进入俱乐部。

    和他们一起的还有许多穿双排扣长礼服的先生和衣裙漂亮妆容精致的女士,其中就有《每日观察报》的记者,迈克.约瑟夫。

    “噢,莫里亚蒂侦探,真是巧啊。”有着双迷人眼睛但皮肤相当粗糙的迈克主动打招呼道。

    克莱恩笑笑回应道:

    “记者先生,你的调查新闻完成了吗?”

    “完成了,多亏你的帮助!我给你们介绍,这是知名大侦探,夏洛克.莫里亚蒂先生,塔利姆的好朋友。”迈克挥了下手臂道。

    双方打了招呼后,迈克继续说道:

    “我大概弄清楚卡平是谁了,有空我再详细地告诉你,总之,我已经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希贝尔的死亡源于模仿犯罪,并不是那位连环杀手干的,哈哈,明天,明天你就能在报纸上看到我的调查新闻。”

    “和我猜测得一样。”克莱恩微笑回应。

    这时,迈克似乎想起了什么,侧头对玛丽.盖尔道:

    “我和你约一个专访吧,关于贝克兰德大气污染情况和解决方案的,不过,你必须和我们报社的总编先生提前沟通一下,敲定版面和时间。”

    玛丽顿时眼睛一亮道:

    “好的。”

    “太感谢了!迈克,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好办法!”

    这是在为进入“王国大气污染调查委员会”宣传和造势?迈克这位记者经验很丰富嘛……《每日观察报》虽然不是最好的那几份报纸,但发行量也相当大……玛丽今天突然到这里,是因为参加了这个俱乐部的那几位下院议员要过来?私人俱乐部这种形式,真的很适合政治和商业啊……克莱恩有所恍然地提出了告辞。

    在成为“无面人”前,他不想掺合进这种接近高层的事务。

    …………

    傍晚时分,东区某个公寓内。

    忙碌了一天的威廉姆斯进入租住的那个狭小房间,打算换件外套,拿点钞票,去酒馆好好喝上一顿,并顺便在那里解决晚餐。

    阴沉昏暗的环境里,他穿外套的动作忽然停滞。

    他看见窗户旁边站着一道黑影,脸庞被兜帽阴影完全遮掩的黑影。

    “谁让你寻找兰尔乌斯的?”那黑影低沉缓慢地问道。

    威廉姆斯快速穿上外套,吞咽了口唾沫道:

    “我一个朋友,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就是指以各种悬赏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冒险者,在东区,在贝克兰德,有不少。

    “他为什么突然又开始寻找兰尔乌斯?这是很久之前的悬赏了。”那黑影非常高,一步步走到了威廉姆斯的身前。

    “我不知道,也许,她只是换个悬赏试一试。”威廉姆斯幅度很小地后退着。

    那黑影沉哑追问道:

    “她是谁?”

    威廉姆斯顿时陷入了挣扎,过了几秒才颤抖着回答:

    “休,休.迪尔查,我不知道她住哪里。”

    “很好,很诚实。”那黑影伸手拍了下威廉姆斯的身体,不再多问,往着门口行去。

    威廉姆斯悄然松了口气,认为丰富的黑道经验帮助了自己。

    不该逞强的时候不要逞强!

    就在这时,他看见那黑影打了个响指。

    啪!

    威廉姆斯的思绪凝固了,他的身体瞬间四分五裂,往着四面八方散开,弄得地上和墙上都是血肉。

    紧接着,那黑影弄断了这里的煤气管道。

    兹兹兹的声音里,他拿起威廉姆斯桌上的蜡烛,摩挲了下烛蕊。

    黑影随即离开,几分钟后,那蜡烛突然自行点亮!

    轰隆!

    爆炸声淹没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