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七十四章 死战(求月票推荐票)
    视线对上的刹那,兰尔乌斯猛然弯腰,合身前滚。

    当!

    一张牌面为天使与号角的塔罗牌如同飞刀,锐利地插在了下水道的墙壁上,而它位置的高度正好与先前兰尔乌斯的脖子平齐。

    当!当!当!

    兰尔乌斯或翻滚,或侧跃,或前扑,动作异常敏捷地避开了接连而至的三张纸牌,让它们与墙面,与石板,与水泥激烈碰撞,发出金属被敲击般的回响。

    与此同时,他用眼角余光看到那个戴小丑面具的男子身形不比自己慢多少地紧紧跟随着,一手握住厚厚的层叠的纸牌,一手熟稔地发牌派牌。

    纸面上那长出了五官的太阳映入眼帘,兰尔乌斯左手在墙上一撑,整个人腾空跃起,大幅度变向。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嗖的声音,脚踝突然一阵剧痛!

    发了两张牌?一张稍微滞后,正好对准了我躲避的方向?他能预知我的动作?兰尔乌斯心头一凛,刚一落地就忍着疼痛再次翻滚。

    当!

    他原本的那个位置,又插上了一张塔罗牌,不断颤抖的塔罗牌。

    直到这个时候,兰尔乌斯才瞄到自己右侧的脚踝处,深深嵌入了一张纸牌,上面描绘的星辰、水瓶和圣水已染上了鲜红。

    嗖!嗖!嗖!

    兰尔乌斯根本没有思考和处理伤势的机会,一张接一张的塔罗牌化身为犀利的飞刀,射向了他身体的不同部位。

    很快,右脚和左胸的伤势,胸腹间那片空洞的残余影响,先前至少半神级的碰撞,让序列9是“偷盗者”,以速度快敏捷高著称的他开始变得迟缓。

    啪!一张纸牌被他打飞了出去,但他的腕部却被割出了深深的伤口,不断流淌鲜血的伤口。

    值夜者和军方人员很快就会追过来,不能再耽搁了!此时此刻,兰尔乌斯的头脑非常清醒。

    突然,他停在原地,不再闪避,仍由一张表面描绘着“恶魔”的纸牌准确命中了他的脖子。

    几乎是瞬间,他身上插着的那一张张纸牌被弹飞了出去,他脖子、右胸、腕部、脚踝的狰狞伤口有血色在疯狂蠕动,长出了一个又一个肉芽,形状恶心的肉芽!

    兰尔乌斯的皮肤之上,刹那凸起了密密麻麻的小疙瘩,它们泛着铁色,似乎连成了一套全身盔甲。

    当!一张塔罗牌射来,被细密的疙瘩们直接弹开。

    眼眸染上了血红的兰尔乌斯望着对面停下动作,收起纸牌的小丑,半笑半讥讽地说道:

    “不管怎么样,被神灵这么折腾了一次后,总是有些收获的。”

    话音未落,他左脚一蹬,跃过了流淌的污秽河水,扑向了对面的敌人。

    戴着“小丑”面具的克莱恩像是早有预料般侧闪了一步,左手随之从衣兜里抽出,紧紧握成了拳头,炮弹般冲打向兰尔乌斯的太阳穴。

    砰!

    兰尔乌斯侧身挥肘,竖起小臂,准确地反打中了对手的拳头。

    那狂暴的力量山洪倾泻般袭来,克莱恩竟一下被带动了身体,脚步出现了踉跄。

    啪!啪!啪!

    一声又一声脆裂的爆响在克莱恩耳畔炸开,一记比一记重,一记比一记快的拳头不断映入他的眼眸。

    他似乎忘记了要保持平衡,顺着脚步的踉跄,猛地向侧方扑倒,然后借助左肘的支撑,变向滚动。

    啪啪啪!砰砰砰!

    兰尔乌斯拳打脚踢,又快又猛,克莱恩好几次险些被击中,但总能依靠夸张的平衡能力以违背常理的动作幸运闪避,他时而在墙上,时而在地面,似乎正表演杂技。

    他表现得非常沉稳,一点也不急躁,好像打定了主意,要尽量拖延战斗,等值夜者和军方人员追赶过来。

    可一旦兰尔乌斯出现夺路而逃的迹象时,他又必然死死纠缠,不给机会。

    啪!

    兰尔乌斯一拳逼得克莱恩借助墙壁的反弹做了回空中飞人,自身则毫不犹豫地转向,往另一条通道逃遁。

    克莱恩脚尖点地,身体即将如炮弹一样飞射出去,直扑兰尔乌斯的背心。

    这个瞬间,他的脑海内突然浮现出了一副画面:

    “兰尔乌斯像是没有骨头般,强行让上半身扭转了过来,一拳打在了他的身上。”

    这是属于“小丑”的直觉预感!

    没有迟疑,没有犹豫,克莱恩主动减少了后续的力量。

    啪的一声中,他依然扑了出去,但比预计无力了不少。

    喀嚓!

    让人牙酸的摩擦声里,兰尔乌斯双腿未动,上半身霍然扭了回来,脸朝正后,脚尖指前。

    这样惊悚的画面中,兰尔乌斯一拳前冲,轰向克莱恩的头部,力量猛烈到空气都发出了爆炸般的响声。

    轰!

    他的拳头命中了虚空,距离克莱恩的脸还有二三十厘米的距离。

    荡起的劲风吹动了克莱恩的头发,但他没借助这个机会攻击敌人,反倒低沉嘶哑地诵念出了一个古赫密斯语单词:

    “绯红!”

    符咒?兰尔乌斯额角一跳,当即扑向侧方,试图躲避。

    但这个时候,克莱恩却并没有扔出符咒,而是紧紧握着左拳,跟随兰尔乌斯行动。

    他同样扑向了侧方,同样跟着打滚,两人的距离只稍微拉开了一点。

    他在欺诈我?兰尔乌斯刚闪过这么一个念头,眼眸内就清晰倒影出了小丑那高高翘起的嘴角,以及他左拳内不知什么时候燃起的暗红火焰。

    这……兰尔乌斯的目光顿时凝固。

    轻微的噼里啪啦声随即传入了他的耳朵,深沉宁静的感觉瞬间弥漫,同时笼罩了克莱恩和他。

    他想做什么?他想让两个人……同时被影响……以便后续的……值夜者和军方人员……赶到……兰尔乌斯的眼皮沉重垂落,他之前强压下去的疲惫和虚弱藉此疯狂反抗。

    他竭力支撑着不让自己睡着,想要依靠现在身体的特殊强行渡过沉眠效果最强烈的阶段。

    而克莱恩没做丝毫的抵抗,迅速进入了沉眠。

    但是,当他不自然睡着的时候,他会本能地清醒!

    这是他对抗“通灵”和“入梦”的特殊之处!

    这是他当初侥幸从雪伦夫人手上逃过一命的依仗!

    刚才的战斗里,他在纸牌飞刀无效后,立刻就拿出了“沉眠符咒”,紧紧握在掌心,等待使用的机会,等待影响自己也影响敌人的机会!

    仅仅一个刹那,梦里异常理智的他强行挣脱了出来,双眼内清晰映照出了摇摇晃晃的兰尔乌斯。

    呼!克莱恩整个人忽然变得非常冷静,就像面前只是一个靶子。

    他猛地吸了口气,转动腰背,拉扯肩膀,往前刺出了拳头,用尽全力地刺出了拳头!

    砰!喀嚓!

    他的拳头狠狠打在了兰尔乌斯的咽喉位置,打出了骨骼破碎的声音,打出了血肉飞溅的效果。

    兰尔乌斯倒退了两步,贴住了墙壁。

    那剧烈的疼痛终于让他摆脱了沉眠的影响,但是,他身上的细密铁色疙瘩却全部褪去了。

    而克莱恩一拳命中之后,左手已探入口袋,抽出了两张纸牌。

    嗖!嗖!

    两张塔罗牌各自插入了兰尔乌斯的一只眼睛,血色的液体瞬间往下流淌。

    兰尔乌斯竟然忍住了这种疼痛,没发出凄厉的惨叫,他猛然前扑,要做最强烈的挣扎!

    克莱恩没有顺势攻击,早有预料般地侧过身体,退了一步。

    紧接着,趁兰尔乌斯扑到空处的机会,他两步赶至对方的身后,双手一搭,缠住了敌人的脖子。

    喀嚓!

    克莱恩双臂发力,猛然转身,就此扭断了兰尔乌斯的脖子!

    做完这一切,他退后两步,看着对方

    兰尔乌斯插着纸牌的双眼无力前望,身体缓缓软倒,与此同时,他非常疑惑地断断续续地问道:

    “为什么……”

    “要……杀……我……”

    戴着小丑面具的克莱恩注视着眼前的仇敌,相当淡漠地回答道:

    “不为什么。”

    “不……”兰尔乌斯双眼圆睁,难以释怀地倒至下水道的地面,气息终于散去。

    就在这时,似乎非常平静的克莱恩猛然上前一步,紧绷右腿,用尽全身力气地踢出一脚,踢在了兰尔乌斯的脑袋上。

    砰!

    本就血肉模糊骨骼破碎的脖子再也无法承受这种压力,兰尔乌斯的脑袋皮球般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墙上,撞出了红的白的一片!

    克莱恩望着这一幕,突地伏下了腰背。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他疯狂地低声笑着,脸上的那张“小丑”面具是如此的快乐。

    那高翘的嘴角,那鲜红的鼻头,那抹白的脸庞,是如此的快乐。

    “哈哈,哈哈……哈哈哈……”克莱恩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比哭还要难听。

    过了几秒,他终于平息了下来,缓缓直起身体,对下水道内最幽暗的地方挤了下左眼,然后,他翘起嘴角,无声自语道:

    “队长……”

    “你看,我们又拯救了鲁恩一次……”

    一滴又一滴的液体悄然滑过,落在了他的衣领上。

    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小丑”魔药彻底消化了。

    ps:今天两章全部送上,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