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七十五章 充满象征意味的现场
    没有光照的下水道内,克莱恩擦了下脖子,重新将注意力转回了兰尔乌斯破裂的脑袋和无头的尸体,转回了插在对方双眼上的两张塔罗牌。

    他原本想将扔出去的“飞刀”全部收回,抹掉相应的线索,但却发现了一个非常现实非常严肃的问题。

    那就是他没有黑暗视觉。

    他能够在一片漆黑的下水道内疯狂赶路,并与兰尔乌斯激烈战斗,依靠的是灵视!

    他能看见兰尔乌斯的气场颜色,能看见各种生物的灵性光辉,并隐约把握到它们“照亮”的地方,藉此辨别道路。

    可惜的是,他现在用的这幅塔罗牌并非当初来源于值夜者小队的那副,没有灵性银纹,普普通通,毫无特点。

    这样的环境下,克莱恩可以借助本身的气场颜色和灵性光辉分辨四周很小范围内的事物轮廓,却没办法在隔着一段距离的情况下,看见插在墙上地面,散落于各处的纸牌——刚才他和兰尔乌斯一路激战,并没有局限在某个地方。

    当然,他相信,只要给自己充足的时间,找回找齐扔出去的塔罗牌并不是什么太艰难的事情,可问题的重点在于,追捕兰尔乌斯的值夜者和飞空艇上的那些军方人员,下一分钟或许就会赶到!

    不能在这方面大意……我一直戴着手套……这幅塔罗牌又是来贝克兰德之前买的,属于全国统一款……我平时基本没用过它……即使随身携带,大部分时候也是和阿兹克先生的铜哨放在一起的……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很难通过它们定位到我,顶多借此还原一部分战斗场景,而我脸上有面具,鞋子有垫高……各种想法瞬间闪现,克莱恩迅速就有了决定。

    他转向兰尔乌斯的无头尸体,蹲了下来,探出戴着黑色手套的右掌,飞快寻找起对方身上的遗留物品。

    ——克莱恩没有进行通灵仪式的想法,一是之前邪神降临般的感觉,让他印象深刻,不敢盲目通兰尔乌斯的灵,除非带去灰雾之上,二是值夜者和军方人员随时可能赶到的情况下,他不觉得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布置仪式,自己召唤自己,自己响应自己,然后到灰雾之上通灵。

    该放弃就放弃……克莱恩无声自语了一句,将手从兰尔乌斯的身上收了回来。

    这位疯狂的诈骗犯逃跑得似乎非常匆忙,没带现金,没带材料,没带符咒,只贴身放着一个眼珠大小的徽章,上面有轻而薄的灵性光辉在静静闪耀。

    克莱恩不害怕这件物品能被定位,因为他打算等下就丢到灰雾之上慢慢研究,于是边站直身体,边将徽章放入了衣兜。

    他凝望了兰尔乌斯的尸体一眼,没去等待非凡特性析出,用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掌,将剩余的塔罗牌拿了出来。

    紧接着,他伸直左臂,让手掌处于兰尔乌斯尸体的正上方。

    霍然之间,克莱恩松开了手掌,任由那一张张塔罗牌哗啦啦掉落,叶子般覆盖到了那具无头的尸身上,它们有的表面朝上,绘着图画和数字,有的背部暗红,花纹隐现。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又拿出阿兹克铜哨抛了几下,然后才头也不回地向着下水道深处跑去。

    过了快两分钟,一道道人影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他们有的穿着黑色厚风衣,有的则是一身设计有型剪裁得体的类军服。

    为首者是提着纯白骨剑的克雷斯泰.塞西玛,他的红色手套沾染着尘埃,坚毅的脸庞透出明显的疲惫与虚弱。

    他们停在了距离尸体几米的地方,借助黑暗视觉看见了兰尔乌斯的尸体和位于墙边的脑袋。

    那脑袋上插着两张塔罗牌,一张是“皇帝”,一张是“命运之轮”。

    无头的尸体表面则覆盖着更多的纸牌,其上分别描绘着“胜利者驾驭的战车”,“披着长袍,提着灯的隐士”,“骑着白马,穿着盔甲的死神”,以及更多的圣杯数字牌,权杖数字牌等。

    周围的墙上和地面,同样或插或躺着“恶魔”“太阳”“审判”等塔罗牌。

    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是某个诡异仪式的现场,兰尔乌斯属于那个注定被牺牲的祭品。

    克雷斯泰.塞西玛无声吸了口气,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周围的非凡者们则被黑暗环境中这幅既惊悚又神秘的画面弄得短暂没能回神。

    …………

    远离兰尔乌斯的死亡现场后,克莱恩迅速找了个出口离开,扯下小丑面具,在煤气路灯的阴影里,向着东区快步前行。

    而在此之前,他已经处理过鞋底的污迹。

    一直到进入东区,抵达黑棕榈街,他才稍微松了口气,然后于租住的一居室房屋内,快速举行了自己召唤自己,自己响应自己的仪式。

    灵体状态的克莱恩将今晚穿的全套衣物,剩余的符咒、草药、精油,连同兰尔乌斯那里拿到的徽章一起搬到了灰雾之上,用灵性火焰烧掉了相应的线索。

    呼……他吐了口气,终于有空闲看一眼得自兰尔乌斯的那枚徽章长什么样子。

    这徽章只有眼珠大小,正面绘刻着命运与隐匿的象征符号,背后则是一圈紧凑细小的古赫密斯语铭文:

    “持有此物,即可加入。”

    什么意思?兰尔乌斯还是某个隐秘组织的成员?克莱恩揉了揉额角,在身心都很疲惫且时机并不合适的情况下,果断放弃了研究,打算等塔罗聚会之后再琢磨。

    他迅速离开灰雾之上这片神秘空间,换上另一套衣物,除去了之前做的伪装。

    不过,他没急着返回明斯克街,打算睡到第二天早上再走,这是因为凌晨之后在街上行动本身就容易引来查探,而刚才又发生了那么一起事件。

    躺至床上,克莱恩望着窗外月光收敛的夜色,心灵逐渐沉静。

    完成初步的复仇后,他觉得自己卸除了很大的包袱,丢掉了许多压抑,比起前面一段时间,精神状态明显好了不少。

    “因斯.赞格威尔和封印物‘0—08’,都不是目前的我能够应付的,而且差距非常大,只有成为高序列强者,成为半神半人式的存在,才有资格掺合这件事情……晋升序列4之前,我会假装他们并不存在……”

    “嗯,我未来很长时间内的目标就是努力提升自己,我现在已经彻底消化掉‘小丑’魔药,等非凡材料集齐,就能晋升为‘魔术师’了。”

    “之后还有‘无面人’,‘秘偶大师’,以及我还不知道名称的对应序列4。”

    “除此之外,做个正常的侦探。”

    克莱恩心境宁和,思绪发散地想着未来一段时间的安排,不再那么急躁,不再那么压抑。

    想着想着,他嘴角微微上翘,无声自语道:

    “队长,班森,梅丽莎,你们应该更喜欢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吧……”

    …………

    天刚蒙蒙亮,码头工人协会的宿舍门口就来了一批戴手术帽和白口罩,做医生打扮的人。

    为首那位一看就很有经验的老者对迷惑茫然的住客们说道:

    “你们这栋房屋发现了传染性疾病,已经有一个叫做凯文的人因此过世。”

    “我们会提供免费的治疗。这种传染性疾病有特效药,只要你们及时服用,就不会有事。”

    “凯文?”一位位住客惊愕出声,左顾右盼地寻找起那位叫做凯文的同事,但未有任何发现。

    那是兰尔乌斯的化名。

    见这个慈善医疗组织有认识的警察陪同,住客们不再怀疑,开始忐忑地排队领取药物。

    第一个是有着一把大胡子的中年男人,他非常紧张地问东问西,害怕一瓶药剂无法对抗那种烈性传染病。

    直到医生们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他才仰口喝下了那瓶色泽蔚蓝的特效药。

    接着,他被扶到旁边,将嘴巴对准了一个只有同样大小的孔洞。

    呕!呕!呕!

    这男子突然反胃,剧烈呕吐,吐出了一团酸臭血腥的东西。

    他正想半撑身体移动视线地看一眼自己吐出了什么,却被两位有力的护士强行架开了。

    那嘴巴大小的孔洞位于一个铁黑色的金属桶上,桶的底部昏暗深沉,几乎没有光照。

    而就在那里,静静躺着一滩黄绿色的液体,液体的中央是一小块血色的肉,肉上长满了细密的黑毛!

    呕!呕!呕!

    一位位住客服下了药剂,于不同的金属桶前痛苦呕吐。

    …………

    皇后区,霍尔伯爵家的豪华别墅内。

    “你怎么突然这么早来拜访?”奥黛丽望了望外面的天色,又看了看面前的格莱林特子爵道。

    格莱林特环顾一圈,只发现了一条蹲在旁边的金毛大狗,于是压低嗓音道:

    “我本来打算去赛马场的,结果路上遇见了康斯,他告诉了我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真的很有趣,我想着正好会路过这里,就过来分享给你。”

    “什么事情?”奥黛丽饶有兴致地问道。

    格莱林特没去注意用词地回答:

    “你应该听说过极光会吧?就是刺杀因蒂斯大使的那个极光会,他们被逮住了,死了好几个重要成员,一个非常大的图谋因此而失败。”

    我还以为是涉及“真实造物主”神性的事情,休她们昨天傍晚就找人通报上去了,夜里正好行动……等等,极光会崇拜的好像就是“真实造物主”!奥黛丽眼睛一亮,矜持地追问道:

    “什么图谋?”

    “我不知道,康斯不肯说,他只告诉我,负责这个图谋的是以前一个被通缉的诈骗犯,叫做兰尔乌斯的诈骗犯。”格莱林特摊了下右掌。

    果然……奥黛丽微不可见地颔首,没有掩饰自身好奇地问道:

    “他被抓住了吗?”

    “他死了,但不是死在我们的人手里。”格莱林特顿了顿道,“这就是我说的很有意思的地方,他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覆盖着许许多多的塔罗牌,周围也是,你想象一下那个场景……”

    塔罗牌?尸体覆盖着许多塔罗牌?奥黛丽先是一怔,旋即“明悟”:

    这是我们“塔罗会”做的!

    这是“愚者”先生的眷者做的!

    ps:推荐一本书,作者是老中医,不,妇科圣手,不,那都是他以前的职业,现在是作者,书名《前方有鬼》,介绍:这个世界是有鬼的,也有神。可是现在,神都死了!在这个老神死去,新神未立之际,也是妖鬼们的狂欢之时,翻身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