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七十七章 侧面推动
    我记得“愚者”先生给的简单任务只是为了考查两位可能加入聚会的人员,大概的内容是找到画像上的人,而那个人确定在贝克兰德……阿尔杰.威尔逊努力回忆着上次聚会时发生的事情,愈发不能理解这和邪神降临的温床有什么关系。

    不就是找个人吗?

    而且还是危险程度不高的那种……

    “愚者”先生的简单任务背后隐藏着深层次的目的?这是一次神灵间的无声较量?

    “倒吊人”瞬间想到了很多,险些脱口询问“正义”,试图花费代价了解事情的具体经过。

    但作为一名资深的官方非凡者,驾驭着一条古代幽灵船的“航海家”,他经验丰富,城府极深,强行忍耐下了冲动,打算先通过风暴教会的内部渠道,问一问贝克兰德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

    而“正义”奥黛丽对“愚者”先生的感叹却是一听就懂,瞬间把兰尔乌斯的事情想得明明白白。

    原来兰尔乌斯拥有的那点神性是“真实造物主”降临现实世界的初步凭依……而东区、码头区、工厂区的恶劣情况,则是凭依飞快孕育并壮大的温床……“愚者”先生用一个简单的任务就阻止了“真实造物主”的巨大阴谋,挽救了整个贝克兰德!奥黛丽望向青铜长桌最上首的眼眸晶亮闪烁,不自觉充满了崇拜的色彩。

    这个时候,阴沉内敛的“世界”低笑出声道:

    “是啊,每当我看见和听说十几岁就大批夭折的童工,因为极度劳累和恶劣环境很少活过三十岁的大部分工人,勉强撑过了前面考验却因为年迈失业,缺乏保障,只能在街上流浪,于饥寒交迫中死去的衰老者,我就一点也不怀疑邪神的存在,祂们就在地上,就在东区、码头区和工厂区。”

    “呵,甚至有调查报告提到过,某些工厂的工人很难活过五年。”

    “而在贝克兰德的东区,流传着这么一种说法:住在那里的居民,爷爷那一代肯定属于外乡人,没有例外。”

    “这句话的真实意思是,那里的人不会有第三代,没法拥有孙子。”

    “贫穷,饥饿,让他们的孩子非常瘦弱,很难适应辛苦的工作,迅速就会凋零在贝克兰德,更别提结婚和拥有下一代了。”

    第一次听见“世界”先生说这么多话的奥黛丽顿时陷入了深深的震撼和迷茫中。

    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我看的报纸和杂志只是提过东区的居民过得很辛苦……这何止是辛苦……奥黛丽的眼睛有那么瞬间明显失去了焦点,她感觉自己对王国对世界的认知似乎被彻底颠覆了。

    突然之间,她深刻明白了“愚者”先生为什么要发出那样的感叹,为什么要说这样的时代,这样的贝克兰德,这样的东区、码头区和工厂区,是邪神降临的温床。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否则总有一天贝克兰德会因此而毁灭!“正义”奥黛丽霍地涌现出强烈的冲动,想回去做更多的了解,想提醒父亲霍尔伯爵,想用“观众”和“读心者”的能力暗中引导可以改善东区、码头区、工厂区那些可怜人们生活状况的法案和政策施行。

    青铜长桌最上首的“愚者”克莱恩静静观察着“正义”小姐的反应。

    他刚才故意感叹那么一句,并用小号“世界”先生做详细的讲解,就是要让身为贵族,还残留着单纯的“正义”小姐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通过她侧面推动王国的变革。

    在成为“无面人”之前,我必须清楚地记住,我不能亲自掺合这种事情……他默然为自己设了这么一条界线。

    “谢谢您,‘愚者’先生,谢谢您挽救了贝克兰德,您的感叹也让我明白了问题的根源,谢谢您,‘世界’先生,您让我知道了很多以前不了解的事情。”奥黛丽收敛住情绪,诚恳地向分坐古老长桌最上方和最下方的两位先生道谢。

    挽救了贝克兰德?“倒吊人”阿尔杰对东区、工厂区和码头区的状况并不陌生,更多是诧异“正义”小姐口中的描述。

    这究竟弄出了多大的事情?他非常迷惑地皱眉想道。

    “太阳”戴里克则相当认真地听着,虽然他全部听不懂,但还是认真地听着,想藉此更多地了解“倒吊人”先生、“正义”小姐和“世界”先生所在区域的情况。

    对于“正义”小姐的感谢,克莱恩只是笑了笑,没做更多的回应,转而将视线投向了“倒吊人”。

    阿尔杰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迅速将承诺的最后一页罗塞尔日记具现了出来。

    克莱恩凭空接了过去,状态随意地望了一眼:

    “一月十四日,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无意识的高序列物品如果没被封印,会不自觉地吸引同一条途径的低序列者来到附近,出现交集。原本的序列越高,这种情况越容易发生。”

    “不过,这种情况似乎不是一直存在,而是间歇性的。”

    这则日记顿时让克莱恩变得精神,因为他之前有过类似的猜测。

    他来到贝克兰德之后,发现自己很快就与密修会,与“占卜家”途径的非凡者有了交集,从而陷入极端被动极端危险的处境,但也因此获得了对应的序列7,序列6和序列5魔药配方。

    当时,他猜测自己的穿越隐藏着秘密,让自己具备一定的复活能力,会间歇性吸引与“占卜家”途径有关的人和物,比如安提哥努斯家族的日记,比如密修会的成员。

    而看到罗塞尔大帝的这则日记后,克莱恩顿时有了新的想法。

    他用眼角余光扫过下方浓郁的灰色雾气和虚幻的深红星辰,暗自咕哝了两句:

    “难道制造那种吸引的不是我,是这片灰雾,是灰雾之上的神秘空间?”

    “这也算是我穿越那件事情里隐藏的秘密……”

    没有更多线索和情报的克莱恩很快收敛住思绪,阅读起第二则日记:

    “一月十六日,魔女的滋味还真不错啊。”

    ……克莱恩嘴角微抽,简直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大帝,我太小看你了……你真是能人所不能……你都不在乎对方以前的性别吗?都不在乎她“欢愉”阶段的经历吗?

    压制住想缓缓吐气的冲动,克莱恩看向了手中日记的最后一则:

    “一月二十日,我做好了第二张亵渎之牌。”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我该把它藏到哪里?”

    “嗯,我打算把它伪装成书签,夹在一本很有价值的书里,获得者如果不是有缘之人,将很难想象到,价值颇高的书里,最有价值的其实是那张不起眼的书签!”

    “不错,这个想法不错!”

    ……大帝,你怎么不说清楚?那张“书签”具体夹到了哪本书里啊?看完之前,我还满心欢喜地以为我能按图索骥,得到一张蕴藏着神灵奥秘的“亵渎之牌”……克莱恩颇为失望地让目光停留在了末尾。

    希望大帝之后的日记,包含有具体的信息……他安慰了自己一句,往后缓靠,微微笑道:

    “你们可以自由交流了。”

    这时,“太阳”戴里克学着“正义”小姐,举了下手道:

    “‘世界’先生,你给予的那件非凡武器超乎我预料得好,我已经攒够功勋,兑换到材料,晋升序列8了,我这两天就会用剩余的功勋雇佣帮手,去获取迷雾树人的真实根茎和汁液,我很快就能完成交易。”

    他说的非常详细,担心自己守信的形象被怀疑,被破坏。

    当然,他说的全部都是真话,那柄斧头虽然不符合他对非凡武器的某种期待,但它的强大让他震惊。

    那柄斧头几乎两三下碰撞就能制造出一道杀伤性很强的闪电,再加上“歌颂者”能力对本身的临时提升,我完全可以与序列7层次,近身战斗型的怪物对抗,如果遇到害怕闪电的那种,我甚至能轻松解决……我现在已经是“祈光人”了,拥有一定的法术,我的实力获得了本质性的提升,可以对抗更多种类更加强大的怪物了……戴里克.伯格觉得自己已经喜欢上了那件非凡武器。

    在白银城,强力就是喜欢的理由!周围浓郁的黑暗和黑暗深处的怪物逼迫他们一代又一代遵守着这条规则。

    “好的。”阴沉的“世界”在克莱恩的操纵下轻轻颔首道。

    他旋即环顾了一圈,又一次问道:

    “女士,先生,你们有邪纹黑豹脊髓液和精灵之泉髓质结晶的线索吗?”

    “正义”奥黛丽没有犹豫地摇了下头,“倒吊人”阿尔杰在沉吟几秒后,却突然说道:

    “在苏尼亚海上,近期将有一场海盗间的盛大聚会,四位海盗王者和六名海盗将军的船队都可能参与,呵,应该是‘七’名海盗将军,又有人加入了这个行列。”

    “这样的盛会上,必然有非凡材料的交易,很大概率出现不算少见的邪纹黑豹脊髓液和精灵之泉的髓质结晶。”

    “我有机会参与这场盛会,可你能付出什么来交换?”

    “我想你现在肯定没有‘风眷者’的魔药配方,之后也很难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