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八十四章 满月的呓语
    克莱恩刚披上双排扣长礼服,拿起半高丝绸礼帽,往门口走去,忽然听见了层层回荡的虚幻祈求声。

    谁?他微皱眉头,侧耳倾听了一下,但只能确认祈求者是一位女士,而且嗓音断断续续,似乎蕴藏着极大的痛苦。

    想着也没什么特别紧要的事情,新晋“魔术师”克莱恩随手一扔,让半高丝绸礼帽又准确无误地挂到了衣帽架上,自身则返回卧室,逆走四步,进入巍峨雄伟的宫殿。

    这一次,他没有看见哪颗虚幻星辰在膨胀和收缩深红色的光芒,但古老而斑驳的青铜长桌尽头,愚者座椅的侧方,有明澈的光华在一圈圈荡开。

    “非塔罗会成员的祈求……休,还是那位有头微卷褐发的女士?”克莱恩有所猜测地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因为他已经取空了不记名账户里的钱,所以,他没怀疑有谁在企图窃取他的财富。

    往后微靠,克莱恩左手一点,蔓延出灵性,触碰向了那荡起阵阵涟漪的光圈。

    四周的场景霍然变化,他看见了翻倒的茶几,倾斜的沙发,满地的书籍和纸张,以及一位垂死挣扎般的褐发女士。

    与此同时,克莱恩听清楚了对方的祈求: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看她的样子,有些像失控啊,头发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长,皮肤的角质层已经蒙上了一层邪异的白芒,我怎么可能救得了……克莱恩仔细观察了好几秒,相当为难地自语了一句。

    就在这时,他从那位女士饱含痛苦的祈求声里分辨出了一丝微弱的虚幻的不明显的呓语。

    对,呓语!

    这类同于进入灰雾之上前的恐怖呓语,但感觉却一点也不疯狂,一点也不邪恶,并且不蕴含明显的恶意。

    “看来这位女士接近失控的状态是因为听见那呓语导致的……如果不再听见,是不是就能平复和好转?”克莱恩若有所思地将手伸向了不断荡出涟漪的光圈。

    紧接着,他任由自己的灵性疯狂外涌,建立起了稳固的神秘的联系。

    ——晋升为“魔术师”后,他的灵性充裕了许多,这方面的负担相应就小了不少。

    …………

    佛尔思的脑袋愈发得迷糊,感觉自己的思绪就像煮沸的开水一样,不断冒着气泡,想要冲开头部的束缚。

    “我快死了吗……我不要,不要,变成怪物……”她脑海内刚悲哀地闪过这么一个念头,潮水般的痛苦就淹没了过来。

    突然,她一下清醒了,之前深切入骨的痛苦、烦躁、疯狂和绝望,似乎压根儿不存在,只是一场幻觉。

    今天这么快就撑过去了?血月的时候,不都是有延长吗?佛尔思疑惑地睁开刚才不自觉闭上的眼睛,看见自己的下方是无边无际的灰白雾气,身前则有一张古老斑驳的青铜长桌。

    这是哪里?她愕然四望,看见了一根根高耸的石柱,看见了石柱撑起的巍峨宫殿。

    紧接着,她发现青铜长桌的最上首,有一道被浓厚灰雾包裹着的似乎在俯视着一切的神秘异常的身影。

    这是什么地方?他是谁?佛尔思警惕戒备地再次于心里发出疑问。

    旋即,她想起了自己刚才做的事情!

    她在极度痛苦之下,诵念了休从《鲁恩王国贵族史》里找出的那段神秘咒文,疑似指向某个邪灵的神秘咒文!

    不,不只是邪灵!他竟然能让我暂时摆脱那可怕呓语的侵害……而且把我拉入了这奇怪的世界……这……佛尔思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半起身行了一礼道:

    “请问您是……”

    就在这时,她忽然记起了咒文的具体内容,脱口而出道:

    “你是愚者!额,先生。”

    “您是愚者阁下?”

    克莱恩微笑颔首道:

    “直接称呼我愚者先生就行了。”

    说话的同时,他发现佛尔思坐的那张椅子背后,璀璨群星构成的象征符号和神秘花纹正在飞快变化。

    短短一两秒的工夫,那里就勾勒出了一扇内部层层叠叠的门,由无数虚幻的同类重合而成的门!

    “门”?克莱恩一看到这象征符号,就瞬间联想起了罗塞尔日记里提过的“门”先生。

    对方会在满月的时候,靠近现实世界,发出求救的呼喊!

    难道刚才的呓语和“门”先生有关?嗯……今天是血月之夜,属于满月的加强版……这位女士对应的是“门”,之前那位休小姐座位背后的象征符号则类似于“审判之剑”……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他就此确认了一点情况,那就是一旦建立了稳固的联系,而对方又属于非凡者,相应座位背后的象征符号就会随着对方的实际情况出现变化,并非一定要加入塔罗会,定期来到灰雾之上才行。

    这个时候,佛尔思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愚者……果然是愚者……那段尊名果然指向着一位强大存在!

    他要做什么?会不会让我用灵魂进行交易?

    呵,至少,至少这比在那可怕呓语中失控好……我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之后不管怎么样都等于赚到……

    她思绪纷呈之间,突然听见那位“愚者”先生含笑问道:

    “每次满月的时候,你都会听见不知来自哪里的呓语?”

    他怎么知道?佛尔思愕然望去,呆愣地回答道:

    “是的。”

    话音未落,她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脱口追问道:

    “你,您,知道那呓语的来历?您知道是谁在侵害我?您知道该怎么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吗?”

    那是一个迷失于黑暗里,困在风暴中的可怜虫……克莱恩本打算用这很能塑造自身形象的话语回答,可想了想后,又觉得自己无法肯定眼前女士听见的呓语确实来自“门”先生。

    为了不出错误,为了将来不丢脸,他略过了对方的问题,含糊笑道:

    “他未必想伤害你,也许,他只是在向你求救。”

    所以,呓语才不含恶意,不疯狂,不邪恶。

    “向我求救?可是,那呓语让我越来越接近失控,如果不是您帮助了我,我现在或许已经变成怪物。”佛尔思难以置信地反问道。

    克莱恩笑了笑道:

    “那是因为你太脆弱了。”

    “我太脆弱?”佛尔思又错愕又茫然。

    克莱恩略略解释了一句:

    “你的生命层次和对方差得太远,也许,他只是正常的呼吸,带起的风暴就能将你撕成碎片,也许,他只是看了你一眼,你就会当场死去。”

    “当然,他如果刻意控制本身的力量,也不是不可以与你正常交流,不过,他的声音也许得穿过层层阻碍才能到达你的耳朵,刻意控制往往意味着呼救失败,呵呵,我是说,假设他在呼救。”

    生命层次相差太远……看我一眼,我就会当场死亡……佛尔思听得一愣一愣,好半天才挤出笑容道:

    “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

    “不可直视神……”

    克莱恩微笑看着她,没做正面的回答。

    难道那可怕的呓语真是来自接近神灵的存在?“愚者”先生可以帮我排除对方带来的影响,并且始终在以一种相当平淡的口吻谈论这件事情……这是否意味着他和那位存在的生命层次等同?佛尔思越想越是震惊,身体出现了止不住的颤栗。

    克莱恩等待了几秒钟,转而问道:

    “每次满月的时候,那呓语会维持多久?”

    “三到五分钟,如果是血月之夜,会超过七分钟。”佛尔思收敛思绪,老老实实地回答。

    听到这里,克莱恩越来越觉得那呓语的主人就是“门”先生。

    他暂时按下这件事情,微笑说道:

    “再过几分钟,你就可以回去了。”

    “解决问题的方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自己的生命层次得到提升。”

    佛尔思犹豫了下道:

    “每当遇见满月,我是否可以诵念您的名?”

    “我,我会做您的虔诚信徒!”

    “不,不需要。”克莱恩含笑摇头,“不过我不介意顺手帮一帮你。”

    “真是太感谢您了!”佛尔思虽然怀疑自己是在和邪神做交易,但她再也不想经历类同于先前的那种痛苦“噩梦”了。

    确定好这件事情,她放松了许多,注意到青铜长桌周围还有许多座位,于是试探着问道:

    “‘愚者’先生,您这里似乎还有别的人经常往来?”

    不,也许不一定是人……佛尔思默默补了一句。

    克莱恩态度轻松地笑道:

    “是几位和你差不多的人,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我拉入了这里。”

    “他们希望我能定期召开聚会,进行配方的交易,材料的买卖,消息的交换,和任务的委托。”

    “我答应了他们。”

    佛尔思听得怦然心动,想着自身已经陷入,于是大胆问道:

    “‘愚者’先生,我能加入这个聚会吗?”

    “可以,每周一,下午三点,排除掉干扰。”克莱恩微笑指了下青铜长桌表面突然具现出来的纸牌道,“他们决定以塔罗牌的名称为各自的代号,你可以自行挑一张,以下已经有主人,不能选……”

    佛尔思点了下头,边饶有兴致地洗牌切牌,边嘟囔了一句:

    “让命运来安排我的称号吧……”

    很快,她抽出了一张牌,看了眼道:

    “魔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