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八十五章 又一起
    躺在客厅地上的佛尔思睫毛抖动了几下,眼睛缓缓睁开,看见窗外明月高悬,宛若攒满赤辉的圆盘,往日轻薄朦胧的绯红之纱,则尽数变成了浓郁的血光。

    我没死,没失控……刚才不是在做梦……真有一位神秘强大的“愚者”先生拯救了我……佛尔思翻身坐起,检视自身,发现除了头发有变长变密一些,其余部位并不存在别的异常。

    “但与之前相比,我的人生已经完全不同……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无声自语中,佛尔思就那样抱膝坐在地面,怔怔出神,时而彷徨,时而忐忑,时而心酸,时而茫然。

    …………

    灰雾之上,克莱恩望着背后象征符号为“层层叠加之门”的椅子,若有所思地低语道:

    “不知那呓语究竟蕴含着什么信息……”

    “等她有了序列7 ,或者序列6,应该就可以抗衡负面影响,听清楚呓语的内容了。”

    “如果她还没掌握‘扮演法’,就让‘正义’小姐她们帮我教导,我以圣物为凭依,对女神发过誓,不能在不懂‘扮演法’的人面前提类似的事情。”

    “……等我晋升序列5,成为‘秘偶大师’,也许可以借助相应的仪式和这片神秘空间的特殊,远程操纵她,直接看见她看到的场景,听见她听到的声音。”

    “那样就可以确认是不是‘门’先生了……”

    “这可是一位见证了第四纪历史的先生,年龄很可能比活了一世又一世的阿兹克先生还要大。”

    “也不知道他的实力和层次相当于序列几,2?甚至1?”

    考虑了一阵,他感觉到灵性的不稳,忙坠入灰雾之中,回到现实世界。

    这是刚晋升没多久的正常现象,所以克莱恩放弃了出门的打算,耐心在家里做冥想,收束散逸的灵性。

    …………

    清晨时分,佛尔思乘坐最早那班蒸汽地铁,返回了圣乔治区,然后转乘公共马车,抵达了她和休现在住的那个两居室房间。

    刚开门进入,她愕然发现往常会睡到很晚的休在那里烤面包片。

    “昨晚突然有血月,弄得我都有点没睡好,很早就醒了,佛尔思,你没怎么样吧?那奇怪的呓语有没有变强?”休抬起脑袋,关切地问了一句。

    佛尔思的视线突然模糊,她扭头望向旁边,挤出笑容,用惯常的打击对方的语气道:

    “你脑子呢?我不是说过吗?血月的时候,呓语肯定会变强!”

    “但这对我没有任何影响,嗯,没有任何影响,你看我,现在多精神!”

    “诶,给我也烤一片面包啊!”

    “你不是不爱这种吃法吗?”休理了下自己的金色短发,小声咕哝了一句。

    …………

    完成初步的复仇,并获得了晋升的克莱恩一觉睡到了天明,悠闲地出门买了份费内波特面当早餐,并配了个迪西馅饼,外带了一杯甜冰茶。

    满足地享用完美食,他放下刀叉,拿起报纸,心情非常放松地开始阅读。

    一眼扫过,他发现《塔索克报》的头版头条写着:

    “血月之夜,杀人魔再现!”

    又来了?克莱恩忙翻了下其他报纸的头版,看见了不少类似的标题:

    “真正的第11起!警方束手无策!”

    “冷血杀人魔再次对警方做出挑衅!”

    “恐慌的气氛正弥漫于贝克兰德!”

    这……值夜者和代罚者们肯定都很头疼吧?克莱恩在心里由衷地感慨了一句。

    老实讲,他很有抓出那个凶手的冲动。

    在地球的时候,没有能力的他,时常也会幻想一下自己主持正义,惩罚邪恶的场景,而如今,身为序列7的非凡者,克莱恩觉得不做超级英雄,简直对不起过去。

    哎,可惜,这件案子已经得到高度的关注,我再掺合进去,不是等着暴露身份吗?做人还是要有理智……而且,按照“太阳”同学的说法,凶手很可能正处于序列6升序列5的阶段,获得了那么多法术和类法术能力的我虽然不会怕他,但也未必能抓得住他,风险较高……思前想后,克莱恩还是选择遵从内心最强烈的想法,做一位普通市民。

    他相信以几大教会的实力,凶手如果再继续作案,被抓住的可能不小!

    翻完相关的新闻,克莱恩又瞄了眼《贝克兰德早报》,发现第五版再次出现了恩斯特商行收购货物的广告。

    “明晚八点有聚会,正好,可以把精灵之泉的髓质结晶卖给药师……”克莱恩边嘀咕,边记忆着所有报价的前面四个数字。

    大半个小时之后,他看完了面前那叠厚厚的报纸,认真思考起自己将来的计划:

    “长期计划是晋升高序列,成为半神半人的强者,并谋划向因斯.赞格威尔复仇的事情。”

    “中期计划是,找到扮演‘魔术师’的方法,逐渐总结出相应的守则,一点点消化掉魔药。这个过程里,搜集‘无面人’需要的人皮幽影特性,深海娜迦头发,千面狩猎者脑部异变垂体和血液,以及怎么去除物品内邪神精神污染的办法。”

    “嗯……序列6层次的非凡材料,每件在1500镑左右,真贵啊!”

    “另外,获得一件偏攻击或控制的神奇物品,‘魔术师’虽然很强,但非凡能力更多集中在保命、逃跑、适应环境上,最强的攻击也就相当于特制的左轮手枪,只是胜在出其不意,而且也缺乏控制敌人的手段。”

    “短期计划,短期计划……呵,等等得去裁纸剪‘人’,为能力的发挥做好准备,下午去趟马戏团,既当做放松和娱乐,又通过观摩普通的魔术师表演寻找扮演的灵感,嗯,我看报纸讲,贝克兰德有好几个固定的马戏团……”

    理清思路后,克莱恩当即收拾餐盘,清洗刀叉,投入了忙碌的准备工作里。

    临近中午,他放下剪刀,看着面前较为粗陋的三个纸人,叹了口气,小声嘟囔道:

    “这大概是我前后两辈子第一次这么认真做手工活……”

    “还好,只是剪纸人,不是剪窗花,不是做刺绣,有个人形就可以了!”

    “哎,要不是双手已经变得灵巧,我今天恐怕会失败……”

    ——克莱恩刚才已经用额外的纸人试过能力,确认无误。

    将纸人折叠,藏入一叠便签后,克莱恩收起它们,放入了衣兜。

    就在他准备出门去较好的餐厅享受美食,然后到最近的马戏团观看表演时,门铃突然被拉响,叮当叮当的声音悦耳回荡。

    “委托?我刊登的广告应该快下架了吧……”克莱恩穿着领口笔挺的衬衣和材质薄而暖的毛衣,来到门边,握住了把手。

    与此同时,他脑海内自然浮现出了访客的形象:

    那是一位年近四十的男子,身体相当肥胖,站在那里都显得颇为吃力。

    他的眼睛被脸上的肉挤得很小,皮肤粗糙但很白,手里杵着一根绅士杖,头上戴着顶非常高非常大的礼帽。

    虽然十月的贝克兰德已称得上寒冷,但这位男子的额头却明显有汗水在滑落。

    他的身旁还有两位穿鲜红外套的侍从,正一左一右地扶着他。

    不认识……克莱恩嘀咕了一句,在自身灵感未有反应的情况下,打开了大门。

    “中午好,这天气可真热啊。”肥胖的中年男士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他说话的同时,一阵寒风吹过,吹得他旁边的两位侍者颤抖了几下。

    “中午好,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克莱恩礼貌问道。

    “你是夏洛克.莫里亚蒂侦探吧?我有事情想委托。”那中年男士勉强笑道,“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洛戈.卡罗曼,一位珠宝商人。”

    “请进。”克莱恩笑笑让开了道路。

    洛戈.卡罗曼脚步沉重地入内,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让那个有些年头的家具发出了抗拒的呻吟。

    “具体是什么事情?”克莱恩拿出一枚铜便士,熟练地让它在指尖翻滚和旋转。

    洛戈叹了口气道:

    “我想请你保护我的孩子到明天下午,他惹到了一些疯子。”

    “直到明天下午?你找到解决的办法了?为什么不报警?”克莱恩语速不快不慢地问道。

    洛戈默然了两秒道:

    “亚特鲁认识了几位坏朋友,被他们领着做了些不好的事情,嗯,不算太严重,但也会进监狱的那种,不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我不想报警。”

    “他最近和那些坏朋友闹翻了,整个人突然就崩溃了,一直嚷嚷那些人要来杀他。”

    “我很担心,所以,找安保公司请了六位资深的安保人员做外围的警戒,然后又雇佣了四位私家侦探,轮流跟着亚特鲁,哪怕睡觉也在旁边看守。”

    “但其中有位侦探家里突然出了事情,需要明天下午才能返回,我只好临时再请一位。”

    “很抱歉,只能雇佣你一天。”

    “嗯……报酬10镑,如果遇到危险,我会额外再加,绝对会让你满意。”

    这样啊……1天10镑,相当于隔壁萨默尔先生一周多的薪水了……克莱恩从对方的情绪颜色里初步确认他没有撒谎。

    客厅内短暂的沉默里,他手指间不断翻动的铜便士突地跃起,又铮的一声落在掌心。

    克莱恩瞄了一眼,屈起五指,微微笑道: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