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九十一章 羽毛
    白色羽毛?

    克莱恩望着没有尸骨的墓穴,霍然想到了一个单词:

    “天使!”

    在七大教会的典籍里,充斥着天使与圣者的传说,而前者的特征之一,就是背后长着一对,两对,三对,甚至六对白色的纯洁的羽翼。

    不过,转瞬之间,克莱恩又记起了一段往事:

    阿兹克先生曾经向他描述过自己的梦境,描述过那仿佛一世又一世人生般的梦境。

    其中一幕场景是在黑暗的陵寝内,身旁有许多敞开的古老棺材,棺材里则趴着一具具背后长着白色羽毛的尸体!

    这是“死神”途径的特殊表现,还是灵教团弄出来的诡异现象?克莱恩没有开口,收敛住种种情绪,平静地看着墓穴底部沾染有淡黄油污的白色羽毛。

    他初步判断那位老先生不会是天使,因为序列2甚至序列1的恐怖非凡者死后肯定会对周围产生强烈的影响,比如,廷根市查尼斯门后的“圣者骨灰”会延伸出近乎无形的黑色的阴冷的细线,以此封印住周围的人和物。

    当然,也可能他没有真正死亡……就像阿兹克先生那样?克莱恩弯下腰背,用戴着黑色手套的右掌拾起了三根白色的羽毛。

    ——他打算回家之后,去灰雾之上做个占卜。

    这个时候,考普斯蒂缓了过来,连滚带爬地凑到克莱恩身旁,隐含恐惧地望向墓穴道:

    “尸体呢?”

    克莱恩侧头看了他一眼,低沉开口道:

    “也许,他自己走了。”

    “自己走了……”考普斯蒂惊恐地重复了一遍,彻底认识到死者苏醒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他双腿发抖,自言自语般地说道:

    “可是,可是,我没有对他,对他使用复活仪式。”

    克莱恩转过身体,注视了他几秒道:

    “死亡不是终点。”

    “死亡不是终点……死亡不是终点……”考普斯蒂被自己信奉的理念吓得不轻,脱口问道,“他,他会回来吗?”

    嗯,那枚铜哨召唤出的信使,大概率对应着那位老先生,也就是说,把纸条给信使就等于寄信给那位老先生,寄信给一位死去了快半年的人……呵,不知道他现在去了哪里,处于什么状态……对于考普斯蒂的问题,克莱恩轻描淡写地提点了一句:

    “不要再吹那枚铜哨。”

    “您是说,铜哨会把他吸引回来?”考普斯蒂惊惧反问。

    不等克莱恩回答,他又自顾自请求道:

    “您,您可以帮我把这枚铜哨扔到塔索克河里吗?”

    “如果不行,那,那我自己去。”

    你之前不是对死亡对相应的哲学很感兴趣吗?克莱恩腹诽一句,伸手接过了属于考普斯蒂的那枚铜哨。

    他打算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试着给死人寄封信,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确定没太大的危险。

    吩咐考普斯蒂重新填埋好墓穴后,克莱恩和他交流了一会“灵舞”和相应的神秘学知识,丰富了自己的见闻,并且问清楚了考普斯蒂下葬那位老先生时,有按照对方的遗嘱,让尸体面朝下地趴着。

    某些特殊的情况下,用“灵舞”代替部分仪式魔法的繁琐布置会更加有效,更为简便……眼见目的达成,克莱恩又警告了考普斯蒂一句,让他不要再乱玩所谓的复活仪式。

    接着,他从花园离开这条街道,绕至很远的地方坐马车前往东区。

    换上之前的衣物后,他返回明斯克街,进入卧室,经过一系列操作,将三根白色的羽毛和考普斯蒂的铜哨带到了灰雾之上。

    坐至属于愚者的高背椅,克莱恩具现出纸笔,书写下早就想好的占卜语句:

    “它的来历。”

    紧接着,他握住那三根白色羽毛,后靠向椅背。

    默念之中,克莱恩进入梦境,四周迷迷蒙蒙,灰白浓郁。

    这样的天地里,有一片浓郁无光的黑暗,忽然,黑暗染上了绯红的色彩,一只苍白见骨的手探出了黄褐色的泥土。

    一道人影慢慢爬了起来,他并没有掀开石板,搅动泥土,而是就那样穿透往外。

    绯红的月光下,这人影背后的衣物破破烂烂,长出了一根根白色的羽毛。

    这有着斑白头发的人影微微侧头,露出脸庞那明显的红斑,以及木然,呆愣,没有任何情感的眼睛。

    它迈开步伐,艰难地穿透围栏,向着黑色深处行去,越走越远,直至消失。

    梦境随之破碎,克莱恩苏醒了过来。

    尸体背后真的长出了白色的羽毛……它的状态很像莎伦小姐啊,但是,又有明显的不同,给人很沉重很实质不虚幻的感觉……它似乎能在人体和灵体间半自然不完整地转变?沟通现实世界与灵界冥界的使者?克莱恩伸手轻敲长桌边缘,沉思了好一阵子。

    紧接着,他又占卜现在使用考普斯蒂那枚铜哨寄信是否存在危险,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而且灵摆转动的幅度很大,速度很快。

    “可惜啊,没法在灰雾上直接使用铜哨,信使根本进不来,否则就没有任何危险了……”克莱恩自语一句后,坠入灰雾之中,返回了现实世界。

    …………

    清晨时分,皇后区那片相对清新的树林内。

    脸庞圆乎乎,三十来岁的药师出现在僻静的角落里,将秘密栽种的草药收入了随身携带的皮囊里。

    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后,他直了下腰,活动起身体,很满足地无声自语道:

    “果然,身体素质得到提高了,不再像以前,只有对毒素的抗性比较强。”

    “不过……为什么我的序列8是‘驯兽师’?这和‘药师’有什么关系?”

    “嗯,药师是驯化并使用植物和失去了生命的动物某部分,驯兽师是驯化并使用活着的动物,包括超凡生物?”

    “那我的序列7将能驯化并使用人类?”

    “老头都没告诉我序列7的名称,也没给我配方,等我稳定下来,得试着联系他了。”

    药师拳打脚踢,适应着变强的身体,一直到累得不行,才停下动作。

    呼……喘息之中,他开始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

    那就是驯兽师该怎么扮演?

    “驯兽师……该怎么做呢?找动物驯化?”药师嘀咕之中,忽然有所感应,望向了人工湖位置。

    那里有一条金毛大狗正欢快地奔跑着。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金毛大狗霍然侧头,看了过来。

    视线在半空碰撞,那金毛大狗愣了一下,旋即机敏转身,一溜烟跑得不见了踪影。

    …………

    霍尔伯爵家的豪华别墅内。

    苏茜回到琴房,蹲于奥黛丽的脚旁,吐着舌头,喘着大气。

    等到金发少女弹完一曲,它才后怕地说道:

    “奥黛丽,我遇见了一个可怕的家伙。”

    “他的眼神很可怕!”

    “是吗?他想对你做什么?”奥黛丽好奇又关切地问道。

    苏茜认真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总之,他很危险,这是我的直觉。”

    “他长什么样子?”奥黛丽考虑要不要让家里的守卫和侍从去警告那名男子。

    “没看清楚,我感觉,感觉他是我的天敌!”苏茜一本正经地回答。

    你的天敌?狗类克星?奥黛丽露出矜持的笑容:

    “苏茜,你最近不要去那片树林了。”

    “汪,奥黛丽,你刚才心情不大好?我从你的琴音里听出来的。”苏茜转而问道。

    奥黛丽轻轻颔首道:

    “嗯……我刚才从格莱林特那里收到了消息,佛尔思和休告诉我,今晚的聚会取消了。我本来还打算给你换取非凡材料的。”

    并且尝试着接触心理炼金会的人……她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为什么?”苏茜疑惑问道。

    奥黛丽思索着回答:

    “据说是那起连环杀人案造成的影响。”

    …………

    周六早晨,贝克兰德的空气和往常一样差。

    克莱恩正尝试着做小时候爱吃的一种面食,为此,他购买了品质较高的面粉,加水加糖,调成了一盆稀薄的“糨糊”。

    接着,他倒油入锅,湿润着表面。

    烧热之后,他用汤勺舀起一些面浆,将它们倾至锅边,摊得很薄。

    滋滋滋的声音里,他摊了好几张薄饼,面粉的香味逐渐散逸开来。

    等到差不多,他把那些软软的面皮状的薄饼一一揭了下来,放入盘中,并加水把剩下的材料做成了面糊。

    刚端着面饼和“糊糊”回到餐厅,克莱恩就迫不及待扯下一块,塞入口中。

    那薄饼只有浓郁的麦香和刺激食欲的甜味,单纯,朴素,却异常美味。

    是记忆里的味道……克莱恩飞快吃着,时不时喝一口面糊。

    就在他吃得差不多,开始放慢速度的时候,门铃忽然被拉响,叮叮当当之声不断回荡。

    新的委托?克莱恩取下餐巾,擦了擦手,起身走向门边。

    他还未握住把手,脑海内就自然浮现出了访客的形象。

    那是一位鬓角花白,脸庞消瘦,气质出众的中老年绅士。

    那是能得到警方邀请的私家侦探艾辛格.斯坦顿!

    他来找我做什么?克莱恩疑惑开门,微笑问道:

    “早上好,斯坦顿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艾辛格摘下半高丝绸礼帽,笑笑道:

    “早上好,莫里亚蒂先生,我想找你合作,我认为你是一位优秀的侦探,之前纯粹凭借自己就查到了东拜朗船坞,查到了码头工会。”

    “合作?”克莱恩没有掩饰自身的愕然。

    艾辛格点了下黑色手杖,沉声回答道:

    “找出最近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警方已经给出了悬赏,2000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