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零一章 可能(周一求推荐票和月票)
    霍纳奇斯山脉主峰的夜之国信仰“夜的主宰,天之母亲”……这和“黑夜魔狼”弗雷格拉存在一定关系?所以,我听见的虚幻呓语才是“霍纳奇斯……弗雷格拉”?

    “黑夜魔狼”弗雷格拉这位古神和女神又有什么关联?按照罗塞尔的说法,序列0等于真神,每个序列只有一个序列0……女神继承的正是“黑夜魔狼”的权柄?祂并非最古老的神灵,并非自称的造物主一只眼睛?

    嗯,这倒是有一个不算证明的侧面线索,生命学派的人崇拜月亮,崇拜造物主一只眼睛衍化而成的绯红之月,但却不信仰黑夜女神……

    克莱恩一下联想到了许多事情,操纵“世界”斟酌着开口:

    “没有别的内容了吗?”

    “没有了,魔狼之王弗雷格拉的事情在白银城也属于神话传说。”“太阳”戴里克认为自己近乎于没做回答,颇有点不好意思地提议道,“‘世界’先生,你可以换一个问题。”

    换一个问题?小“太阳”,你太耿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克莱恩让“世界”嘶哑着说道:

    “你的诚实和守信让人印象深刻。”

    “我之前遇到了一位非凡者,他可以自由地在肉体与灵体间转换,并能役使活尸,你知道这属于哪条途径哪个序列吗?”

    虽然“太阳”在神弃之地,在白银之城,不可能和鲁恩王国的首都贝克兰德产生联系,但克莱恩谨慎为上,还是将指代莎伦小姐的“她”,改为了“他”。

    “对了,他并非高序列强者。”“世界”低沉补了一句。

    “太阳”戴里克认真回忆了下课本上的内容:

    “如果不是高序列强者,那就可以排除‘不死鸟’途径。”

    “不死鸟途径?”克莱恩故意让“世界”表现出了一定的诧异。

    参加了这么多次聚会后,“太阳”戴里克已非常清楚,在序列途径上,白银城的习惯称呼和“正义”小姐等人的描述有一定出入,所以并不奇怪地解释道:

    “就是主宰死亡,部分掌控着灵界的那条非凡途径。”

    “它的序列9是‘收尸者’。”

    原来是“死神”途径……这么看来,不死鸟始祖格蕾嘉莉就是远古死神……克莱恩姿势不变地坐在青铜长桌最上首,操纵着“世界”点头道:

    “我明白了,你继续。”

    “太阳”戴里克当即回答道:

    “我能想到的只有两个可能,一是特殊的‘恶魔’,正像我之前说的那样,不同种族衍变而来的恶魔各有不同,其中就存在肉体和灵体能自由转换的类型,但这相当稀少,而且未必能役使活尸。”

    “人类可以吗?”“世界”反问道。

    “不行,至少我不知道有类似的例子。”“太阳”戴里克诚实地说道。

    “那第二种可能呢?”克莱恩回想了下莎伦小姐平时和战斗中的表现,而“世界”随之改变了坐姿。

    戴里克严肃地回答道:

    “异种。”

    “异种?这不是指怪物吗?”“世界”沙哑着反问道。

    克莱恩清楚地记得,阿兹克先生曾经提过,“异种”是指受诅咒的人类的统称,因为诅咒的不同,异种们形成了不同的种族。

    他们平时和人类一样,但心里始终潜藏着扭曲的被压抑的欲望,等到特定的场景出现,或者被特定的事物刺激,就会爆发,就会变成怪物,肆意地满足杀戮、嗜血等渴望。

    他们每爆发一次,就会冷酷一点,最终完全失去作为人类的正面情感。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狼人”。

    “太阳”戴里克坦然点头道:

    “是的,异种就是因某些非凡特性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从人类里分化出去的各种怪物。”

    不是诅咒,而是某些非凡特性带来的负面影响?端坐浓郁灰雾中的“愚者”克莱恩发现这和阿兹克先生的描述有所不同。

    这就是大灾变之前对异种的认识?白银城人人都知道的常识,对南北大陆的非凡者而言,都相当宝贵啊……克莱恩愈发认识到了“神弃之地”的特殊。

    这时,戴里克继续说道:

    “‘异种’具备的那些特性恰好形成了一条非凡途径,所以,正常的人类通过服食魔药,也能变成异种。”

    “异种途径?这是指哪条?对应的序列9叫什么?”克莱恩颇感好奇地让“世界”问道。

    “太阳”戴里克也没在意这是对方的第几个问题,将它视作了必要的补充:

    “在白银城,对应的序列9叫做‘囚犯’。”

    “心是身的囚犯,身是世界的囚犯,这代指被束缚的疯狂和被压抑的欲望。”

    “囚犯”?这条途径掌握在“玫瑰学派”手上,他们以血腥祭祀闻名,崇拜所谓的“被缚之神”……莎伦小姐看起来不像是这么冷酷这么滥杀的人啊……等等,马里奇好像是在被某个势力追索,他和莎伦小姐是“玫瑰学派”的叛逃者?为了不变成疯狂的邪教徒而叛逃?克莱恩有所猜测地让“世界”说道:

    “你的回答我很满意,交易完成。”

    接下来,几位成员分享起了见闻和消息。

    克莱恩则在灵性消耗殆尽前,及时结束了这一次的塔罗聚会。

    等到灰雾之上重归于平静,连个假人都没有,他开始往返于这片神秘空间和现实世界,将“万能钥匙”带到了古老宫殿内。

    虽然我从罗塞尔的日记推断“学徒”这条途径大概率没有序列0,但还是不能莽撞,序列1和序列2说不定都能有效地进行隔空反击了……而且,万一真有序列0 呢?不能拿生命去赌博……克莱恩缓和了一阵,书写下占卜语句:

    “它的来源。”

    紧接着,他握住了“万能钥匙”,以免“它”这个代称指向错误。

    后靠住椅背,克莱恩默念着占卜语句,逐渐进入沉眠。

    灰蒙虚幻支离破碎的天地里,他看见了一个摇曳着诸多烛火的青铜灯架。

    灯架四周,似乎是个密室,没有一点外来的光芒,摆放着长条桌、黑色铁锅、玻璃罐子、棕色笔记等事物。

    一个穿黑色古典长袍的年轻男子立在长条桌前方,直愣愣地看着手中的药剂。

    “先祖们,我要踏上超凡之路了,我一定能再现亚伯拉罕家族的荣光!”他喃喃自语着,喝下了那瓶药剂。

    他脸庞的肌肉旋即扭曲,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霍然之间,他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不断地挣扎,不断地掐着自己的脖子。

    短短几秒之后,他撕碎了衣物,褪掉了表皮,变成了一个浑身血淋淋的怪物。

    砰!

    血肉炸开,每一块都似乎具备了生命力,不断往着四周攀爬,留下了腐蚀的痕迹。

    最终,它们没能离开密室,慢慢归于了沉静。

    点点光辉聚集,与一根断指结合,化成了形制古朴的黄铜色泽钥匙。

    与此同时,克莱恩看到衣物碎片里有一块镶嵌着钻石的银色怀表。

    梦境随之结束,他睁眼望向前方,叹了口气道:

    “真是的,说要恢复亚伯拉罕家族的荣光,结果第一步就失败了……成为序列9也有一定的风险啊……”

    ——亚伯拉罕家族是第四纪图铎王朝的大贵族,据说掌握着“学徒”这条非凡道路,但很可能不完整。

    克莱恩回忆着刚才看见的画面,手指轻敲起长桌的边缘,自言自语般道:

    “说的是鲁恩语,听不出是哪里的口音。”

    “流行在怀表上镶嵌纯粹的钻石而不附加别的宝石,是最近十年的事情。”

    “有空再去一趟丰收教堂,问问乌特拉夫斯基神父从哪里获得的万能钥匙……或许能找到些线索。”

    就在克莱恩准备离开灰雾之上时,象征“魔术师”的虚幻星辰有了膨胀和收缩,这是佛尔思在请求举行献祭仪式。

    佛尔思原本不会带那么多现金在身上,但她之前正准备参加非凡者聚会,所以,专门留了500镑,看能否买到想要的物品,谁知道,相应的聚会却因为局势问题取消了,如今正好用来支付“药师”配方和“扮演法”的报酬,总共430镑。

    看见光幕出现,看见投入进去的纸币消失,佛尔思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诚心诚意地感谢起“愚者”先生。

    “药师”配方卖给格莱林特子爵就300镑好了,不能太贪心,这会破坏长久合作关系的……奥黛丽小姐那里,暂时不去管,她有希望接触心理炼金会,直接获得对应的配方,确实不行,我再到塔罗聚会里求购……诶,得观察“扮演法”有没有效果了,如果有,就考虑怎么向“愚者”先生祈求的问题,唔……休这个笨蛋,平时就在做“仲裁人”,不知不觉就符合了“扮演法”的要求……佛尔思遥想起了未来。

    拿到430镑报酬的同时,克莱恩也收到了“正义”小姐的祈求,她说,如果“愚者”先生的眷者不再需要现金,她可以用搜集罗塞尔日记的承诺换那200镑钞票,务必让“愚者”先生满意。

    我很满意,只差几十镑,我就有1000镑了!克莱恩婉拒了“正义”小姐的好意。

    接着,他又忙碌地帮“太阳”同学“唤醒”了七神资料的记忆。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疲惫地回到现实世界,拉开窗帘,重新翻看起连环杀人案的卷宗,寻找那只可能存在的动物。

    ps:周一求推荐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