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灿烂的烟花
    或流转淡金辉芒,或绽放灿烂光火的子弹,一枚接一枚地划破虚空,命中了“怨魂”史蒂夫的脑袋。

    得益于“小丑”对身体的控制力,得益于始终坚持着的枪法练习,克莱恩那六枚附加了“净化之斩”的子弹准确打在了同一片区域,和先前两颗相同的区域!

    它们就像来自光之巨人的拳头,一下一下又一下地捶着“冤魂”史蒂夫的左侧脸颊!

    砰砰砰的声音里,被怪异手臂和青黑藤蔓缠住,无法虚化躲避的史蒂夫,脑袋不断侧扬,身体阵阵颤抖,颧骨迅速凹陷了下去,并折断出白森森的尖骨!

    砰!

    最后那颗子弹彻底打破了那里,让这位序列5强者暗红色的鲜血飞溅了出来,让或璀璨或金色的火焰不断往内钻入,烧出了阵阵青黑色的雾气。

    那片神圣的光明里,史蒂夫的衣物被点燃了,身体迅速焦化,滴下了油脂。

    但是,他还没有死!

    比起“秘偶大师”罗萨戈,异种途径的序列5生存能力明显要强很多!

    不过,受到重击的史蒂夫却再也无法对抗那一条条诡异拉拽的手臂,双腿难以遏制地前迈,近乎飞了起来般投向了那扇青铜色的大门,投向了裂开的幽深缝隙,投向了一双双藏在黑暗深处的眼睛。

    就在这时,额头见汗的莎伦猛然握住了右掌。

    虚幻微妙的光芒戛然中断,神秘到难以描述的青铜大门失去了存在的根源。

    它摇摇晃晃着,在史蒂夫进入前,不甘地拉回了那一条条或长满牙齿或血淋淋的手臂,合拢了缝隙。

    哐当!

    大门关闭,飞快地透明了,消失了!

    史蒂夫前倾的身体僵硬在了原地,浑身焦黑干瘪,就像被烧了很久的那种干尸一样,甚至更接近于只剩下余火的碳化木棒。

    紧握着右拳并托着“深红月冕”的莎伦身影飞快虚化,前迈一步,与史蒂夫重叠在了一起。

    克莱恩的灵视里,瞬间失去了她的踪迹,但焦黑的史蒂夫却抬起双拳,猛地砸向了自己本就遭受了重创的脑袋。

    乓!

    他的头部变成了烂番茄一样的浆状物,乳白色的斑点先是往上喷起,继而落往四周。

    伴随而出的还有一道半透明的虚影,它迅速扩散开来,化成了巨大的水母样的事物,里面有不真实的液体在摇晃,有一双惨白的眼睛在凝聚!

    莎伦被这诡异的东西逼了出来,重新浮现于旁边。

    她霍然往前探出左手,口中发出了无声的尖啸。

    地面陡然变黑,似乎成了泥泞的渊海,里面长出了一根扭曲着的血色藤蔓,它分成多节,每一节都有四颗尖牙,一只眼睛。

    这血色藤蔓疯狂往上滋长,一下就固定住了那水母样的虚影,贪婪地吸食起里面不真实的液体。

    虚影飞快崩溃,血色藤蔓又缩回了泥泞的渊海里,

    但有了这样的耽搁,无头的焦黑的史蒂夫却跑了起来,穿过空地,奔向出口。

    他竟然还没有彻底死去,哪怕已经失去了脑袋!

    史蒂夫刚跑了几步,安静的空气里突然响起了一声脆响。

    啪!

    穿黑色双排扣长礼服,戴同色半高礼帽的克莱恩侧对着他,打了个响指。

    轰隆!

    史蒂夫脚下的泥土被狂暴地掀开了,赤红的火焰随之腾起。

    它蔓延往上,到了本身的最高点后又洋洋洒洒下落,就像一朵美丽的烟花。

    这样的烟花里,“怨魂”史蒂夫的身体彻底四分五裂了,焦黑的手、脚、内脏和血肉洒了一地,其中,一截指头滚动着到了克莱恩的脚边,棕色的半透明的“生物毒素瓶”则落在了另一个方向。

    那些属于史蒂夫最后痕迹的残缺肉体蠕动了几下,终于变得平静。

    绽放的火光和这样的场景中,克莱恩只觉自己的灵性变得更加活泼,体内还不完全属于他的力量又在某种程度上贴近了一点。

    他遵循着这种感受,枪交左手,用戴着黑色手套的右掌取下头顶的半高丝绸礼帽,按在胸口,面向莎伦微微鞠躬,行了一礼。

    莎伦蔚蓝的眼眸望了过来。

    她的视线越过了克莱恩,落到了后面还在厮杀的“狼人”泰尔和马里奇身上。

    莎伦的身影一下消失,“狼人”泰尔的眼睛里旋即映照出了她的样子。

    泰尔僵立在了那里,浑身黑毛根根竖起。

    他的双臂艰难抬了起来,按住了自己的脑袋。

    喀嚓!

    他用力一扭,眼睛随之看见了掩盖在破碎衣物下的脊椎。

    啪!

    泰尔再次一拧一扯,将自己的脑袋活生生拔了下来!

    整个过程里,他没有发出一声惨叫,没有说出一句话。

    他提着自己的脑袋,让鲜血不断往下滴落,失去了头部的尸体依然直挺挺不倒。

    莎伦并未立刻离开“狼人”泰尔的身体,她似乎在尝试着什么。

    很快,泰尔的脑袋和身体里有一点点黑绿色的光芒析了出来,并以其中一颗獠牙为核心,飞快凝聚在了一起。

    看来莎伦小姐有办法加速非凡特性的析出……前提应该是她附体目标,杀死了对方,完全掌控住了身体……克莱恩有所恍然地弯腰拾起了地上掉落的弹壳,一枚不少地将它们装入了铁制方盒内。

    他怕后续的调查者根据弹壳的特殊,找到那位“工匠”,找到那位购买了“野蛮人”和“贿赂者”配方的女士,从而锁定“智慧之眼”的聚会,威胁到他本身的安全。

    至于弹头,早就如同符咒的材料,在圣光和火焰里献祭给了对应的神灵。

    放好左轮手枪,克莱恩刚要迈开步伐,莎伦就以夸张的速度出现在了“生物毒素瓶”旁边,让它自行漂浮了起来,落至掌心。

    克莱恩还未来得及闪过别的想法,那位脸色苍白的女士手腕一抖,将棕色的半透明的瓶子和一颗黑绿色的獠牙丢向了他。

    ……为了节约时间,帮我拾取战利品?克莱恩怔了一下,本能抽出一张纸,罩向了那两件物品,没有直接接触!

    此时,他的视线里,莎伦繁复的黑色宫廷长裙失去了往日的整洁,在风中轻轻摇晃着,垂落的淡金头发则有几络贴在了脸颊侧面,使莎伦多了几分人的感觉。

    嗯……这“生物毒素瓶”是自带盖子的……就是不知道有什么负面效果……克莱恩低下头,审视起了自己的战利品,并用挂在旁边的黑色盖子重新密封住了“生物毒素瓶”,免得它继续祸害自己。

    至于那颗黑绿色的獠牙,正是“狼人”泰尔遗留的非凡特性。

    克莱恩一边将两件物品装入预备的小铁盒内,并用圣夜粉制造灵性之墙,封锁住了它们对周围的影响,一边用眼角余光看着莎伦的身影消失,史蒂夫残余的血肉蠕动,析出了近乎透明的光点。

    同样,他还在警惕着马里奇,免得对方突然疯狂。

    这种警惕里,他发现“活尸”的愈合力确实惊人,刚才那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此时已基本闭合!

    马里奇也深深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起了什么,明白了什么。

    完成手中的事情后,克莱恩绕了十几步,先是拾起了被活尸和幽影挖出来的方形铁盒,接着找到了一根根人型“蜡烛”簇拥着的阿兹克铜哨和万能钥匙。

    他瞄了一眼,尴尬地发现自己也不敢捡。

    “深红月冕”的效果还在辐射着这片空地!

    ——这是他预设的最后也是最没有办法下的准备,为此专门抽空去了躺医院停尸房,测试那些尸体抢到阿兹克铜哨后会做什么,要做什么,于是有了相应的流程设计。

    “咳,能停止‘深红月冕’的影响吗?”克莱恩转头望向重新浮现出来的莎伦。

    她的手里已多了一个半透明的人偶。

    莎伦没有说话,将另一只手中的“深红月冕”戴到了胸前。

    那一圈绯色宝石迅速黯淡,满月的光辉消失在了这片废弃的空地上。

    克莱恩这才弯下腰,用指尖捏住圆环,提起了阿兹克铜哨和万能钥匙,然后将它们装入了那个有凹陷弹痕的方形铁盒,飞快做了密封。

    与此同时,马里奇也绕了一圈,处理了一下现场。

    莎伦摄起了那顶小巧的黑色软帽,身影先是虚化消失,继而出现在了克莱恩的面前。

    “《秘密之书》在你家的客房内。”莎伦平静地说道。

    也就是说,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只要我能活着回去,就可以收获部分报酬,不至于白忙一场……克莱恩露出笑容,微微鞠躬道:

    “感谢你的慷慨。”

    “官方非凡者随时可能赶到,我们该离开了。”

    莎伦点了下头道:

    “需要帮忙吗?”

    “不用。”克莱恩轻笑了一声,“我还有很多烟花没放。”

    话音刚落,他已然抬手打了个响指。

    轰隆!轰隆!轰隆!

    剩余的炸弹一处处爆开,往上腾起了一束束火焰。

    它们簇拥着偏中央位置最大最醒目的那一朵,梦幻而亮丽。

    莎伦的目光本能被吸引了一秒,她再看过来时,克莱恩的身影已然不见,只有一束火光在缓缓消散。

    空地之外,往西北方向绕了个小圈子,不会正面碰上官方非凡者的道路上,一根根火柴相继被点燃,一道道火焰赤红着飞腾,又迅速消失。

    克莱恩的身影不断浮现在它们里面,跳跃着远离了西拜朗船坞。

    紧接着,他掏出一瓶特制的纯露,抹到脸上,用纸张轻轻一擦,就除去了所有的油彩。

    啪!

    克莱恩抖了下手腕,让那纸张烧成了灰烬。

    然后,他捡起藏在附近的手杖,整理了下衣物,就像普通人一样走到了街上。

    没过多久,克莱恩抵达了一座教堂,它的名字是:

    “杠杆教堂”。

    因为很多信众并不富裕,周日也未必能休息,平常的白天更是忙碌不堪,所以,各大教会的教堂会一直开到凌晨,让大部分信众有机会来祈祷和忏悔。

    克莱恩抬头望了一眼,用手里握着的黑色手杖点了点台阶,迈步走了进去。

    他打算在这里躲过接下来那一波对周围人群的排查。

    …………

    几分钟后,一支“机械之心”小队出现在了废弃仓库围成的空地上。

    他们来了足足五个人,各自带着不同的非凡武器,但却被犁了一遍般的景象弄得皱起了眉头。

    望了一阵,他们凝重地投入了寻找线索的工作。

    …………

    杠杆教堂内。

    因为还未满11点,这里的人并不算少,但没有一个说话,整个祈祷大厅安宁到神圣,让人不想打破这种静谧。

    克莱恩坐于第三排靠过道的椅子上,将黑色手杖靠向前方,取下了半高丝绸礼帽。

    身穿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他两手交握,抵住下颔,闭上了眼睛,表情异常平静地面对着最前方的三角圣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