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早餐
    又是只崇拜月亮,不尊敬女神?克莱恩不由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他之前听说这种事情是在了解生命学派时,可没想到,一位生老病死都在南大陆的巫王竟然也持有类似的观点。

    ——第四纪末期的“苍白年代”后,狂暴海变得名副其实,南北大陆由此隔绝,不再有往来,而生命学派成型于第五纪早期,显然不可能在罗塞尔派人找出安全航道前发展到南大陆。

    巫王卡拉曼也属于早期,活跃的年代距离北大陆诸国入侵有一千多年。

    也就是说,分属南北大陆,且无法沟通和交流的两个非凡“势力”,在差不多同一时期,选择崇拜月亮本身,忽略黑夜女神。

    这样的巧合让人不得不去考虑一下为什么。

    难道有新的神灵诞生,分走了月亮相关的权柄?但是,作为一名神灵,祂不该这么默默无闻……或者说,虽然女神抢走了月亮权柄,可原始月神的信徒却有所残存,从第四纪,甚至第三纪,一直传承了下来,并于南北大陆分隔后,花开两支,一支巫王,一支生命学派?克莱恩大致做着猜测,却苦于没有对应的线索缩小范围。

    他暂时放弃思考,抓紧时间,快速浏览起了《秘密之书》后面的内容。

    在序言部分,巫王卡拉曼非常直接地说,本书许多仪式、密契、占星法和召唤术,都源于原始的月亮崇拜,并详细描述了对应的尊名:

    “独一无二的红月,生命与美丽的象征,所有灵性力量的母亲。”

    竟然有尊名!但又缺乏类似于“黑夜女神”“大地母神”这种更通俗化的描述……如果真有这么一位隐秘的神灵,祂的信徒之间必然会发展出更适合在口头赞颂的简约称呼,而不是以原始的月亮崇拜来代替……克莱恩察觉到了一个古怪的地方,依靠自己的神秘学知识做起了分析。

    “而且,用‘绯红之主’来举行仪式,很明显会指向女神,但采用非常相似却更细化更详细的尊名,则能绕过女神,指向他们的力量源泉,指向那所谓的原始月亮……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诡异存在……”克莱恩有些好奇又有些惊悚地想着。

    因为没那么多时间,后续的具体内容他只是飞快浏览了一遍,发现正如巫王卡拉曼自己述说的那样,许多密契许多仪式都指向着月亮。

    对克莱恩而言,这并不需要太在意,他不会照搬那些东西,招惹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原始月亮,他想学习的是那些密契和仪式的整体结构、设计思路和细节处理。

    只有把握住了蕴藏的规律,他才能弄出属于自己的,指向“黄黑之王”的密契、仪式、占星法和召唤术。

    也许到了很久以后,我会有自成一体的神秘学……克莱恩取下腕部的灵摆,最后确认了下《秘密之书》的真假。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没急着利用狼人的非凡特性占卜配方,反正也不会拿去卖,同样的道理,他打算缓一缓再研究生物毒素瓶的来历。

    他迅速返回现实世界,拉开了窗帘,入眼是未能照亮大地的太阳,它躲在云层和雾霾后面,显得有些惨白。

    “阿嚏!”

    忽然,克莱恩伸手捂住嘴鼻,打了个喷嚏。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有些头疼脑热,不够精神,似乎是感冒了。

    作为一名序列7的非凡者,我竟然生病了……克莱恩抽出一张纸,哼出了鼻涕。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原因:

    生物毒素瓶的负面效果是让持有者逐渐虚弱,并发展到生病!

    如果携带得再久一点,甚至可能病死。

    而这不是靠灵性枷锁能够消除的!

    昨晚,克莱恩于大战之后,灵性近乎干涸,身体中毒颇为虚弱的情况下,还携带着生物毒素瓶在“杠杆教堂”躲了半个小时……

    再加上返回明斯克街花费的时间,他可耻地生病了。

    “还好不严重……不影响什么……”克莱恩又阿嚏了一声,收拾着去泡了个热水澡。

    洗漱完毕,他为了犒劳自己,专门煎了个蛋,煎得香气四溢。

    “一本巫王的《秘密之书》,一件不会比太阳胸针差的神奇物品生物毒素瓶,以及一份序列7‘狼人’遗留的非凡特性,这次赚得不少……就是没能拿到‘活尸’的非凡特性让人遗憾……”克莱恩坐到餐桌旁,边吃边计算着收获。

    让他感觉心疼的还有一点,那就是用了足足11枚非凡子弹,每枚折合近10镑!

    也就是说,我烧了100镑的样子……名副其实地拿钱砸人……难怪大部分中低序列的非凡者都那么渴求金钱……克莱恩低头瞄了眼自己的早餐。

    它们加起来也才几个便士!

    用完早餐,克莱恩悠闲地看起报纸,时而打个喷嚏,用纸张擦一擦嘴鼻。

    8点的教堂钟声刚刚平息,他的门铃就已被人拉响。

    克莱恩不出意外地看见了《每日观察报》的记者迈克.约瑟夫。

    这位有着漂亮蓝眼睛,两撇小胡子但皮肤相当粗糙的记者先生脱帽问候了一声,然后直入主题道:

    “莫里亚蒂侦探,你有空闲接我的委托吗?”

    虽然有点感冒,但这段时间正常接委托比较不受人怀疑……刚干了一票的克莱恩笑笑道:

    “我轻微地生病了,不过这不影响我格斗和射击。”

    迈克顿时露出笑容道:

    “感谢你的帮助。”

    “我们这就出发吧。”

    “额,莫里亚蒂侦探,你用过早餐没有?我请你,作为雇主,我理应负责你今天的食物。”

    请我享用早餐?克莱恩怔了一下道:

    “我刚吃完。”

    “不过我建议你到东区再用早餐,这样你能看到很多事情,到时候给我一杯咖啡就行了。”

    “……没问题。”迈克指了指外面,“我雇佣的马车在等待。”

    克莱恩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

    “先生,你最好穿得更差一点,否则我的工作将非常忙碌。”

    迈克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呢制大衣,有所明悟地说道:

    “这太引人注目了?”

    “在东区是这样。”克莱恩指了指里面道,“我有一些专门准备的衣物,嗯,我们的身材差不多。”

    迈克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你果然专业。”

    专业犯罪吗?克莱恩腹诽了一句。

    改换装束,变成普通工人后,两人上了马车,前往东区边缘。

    …………

    “阿嚏!”

    克莱恩又抽出纸张擦了擦嘴鼻,并哼了些鼻涕。

    因为附近没有垃圾桶,他将纸张折好,重新放入了衣兜。

    “这间咖啡馆的食物还可以,当然,这是相对东区居民而言的。”克莱恩指着街道拐角处略显油腻的咖啡馆道。

    他偶尔住在附近的一居室房间时,来这里吃过几次早餐。

    “看来它已经算是这里比较好的餐馆了。”迈克不认为那是咖啡馆。

    此时已九点多,咖啡馆里的客人很少——东区的居民往往七点多就用完早餐,开始工作或寻找工作。

    陪着迈克点了土豆炖牛肉、面包、咖啡等食物后,克莱恩环顾一圈,寻找着靠窗的位置。

    这时,他看见了位熟人,就是他之前假装记者救济过的那个中老年男子。

    最早就是他带我到这里的……他怎么现在才用早餐……克莱恩思绪一转,对迈克道:

    “你有采访对象了。”

    他边说边端着咖啡杯走向了那个“流浪汉”。

    对方依然穿着之前那件厚夹克,有点斑白的头发显得较为油腻,胡须相当明显,但眉眼之间却没有了上次那种困顿感,脸色也不再那么青白吓人。

    “上午好,我们又见面了。”克莱恩坐到对面,打了声招呼,并发现对方的早餐是黑面包配一便士一大杯的廉价茶水。

    那个中老年男子抬起脑袋,仔细看了一眼,惊喜地开口道:

    “记者先生,是你?”

    ……克莱恩干笑两声,指着旁边的迈克道:

    “这是我的同事,他想就我之前的采访做更深入的调查。”

    迈克是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记者,闻言没有多说,只微笑颔首,打了声招呼。

    至于莫里亚蒂侦探假扮记者的事情,他又不是今天才知道,对方可是向他借过假记者证的!

    “原来你真的是记者!”那位中老年男子愕然脱口道,“不过这不妨碍你是一个善良的好心的人。”

    克莱恩笑笑反问道:

    “最近过得怎么样?”

    那中老年男子喝了口茶水道:

    “有了你的帮助,我终于好好睡了一觉,吃饱了肚子,不再那么虚弱。”

    “我最初想找原本那种工作,就是制鞋,可他们并不要我,说我的手抖了……”

    他低头笑了一声,跳过了这段:

    “后来,我去了码头,找到了些工作,很累,但至少有钱赚,我已经在别人家里租了个地铺,每周只用6.5个便士,当然,只能睡晚上。”

    “额,在码头工作就是这样,我今天很早就去,什么也没吃,在那里举着手,大声地喊着自己的名字和管事的名字,但还是没能被中,只好回到这里。”

    “还好,下午还有机会,上午那些人也许得忙碌到很迟,不会和我们争。”

    克莱恩静静听着,时而喝口劣质咖啡,迈克则拿出纸笔,快速做起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