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自在逍遥天子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如今的他比起我来,在大道之上走得远出太多。”

    敖璃两指并拢,在恢复了寻常长短的惊龙刀刃锋上轻轻抹过,用心神沟通其中的法宝元灵,拭去陈浮生残留其上的气机,美目轻扫,运转龙族天生的灵目神通,打量着陈浮生身上气息变化,面色平静,心中则是微起波澜。

    在东海龙宫一场斗法,虽然她略逊一筹,但论起境界来却是她更胜一筹,之后两人先后踏入丹成之境,陈浮生固然借助生死棋法将体内数股迥异法力淬炼的圆融无瑕,合而为一,丹成两色,但她却是掌控了一件法宝级数的惊龙刀。

    在龙族安排下两人横渡虚空,进入诺兰德大6之初,因为以武入道的缘故,她要比陈浮生更早适应诺兰德大6的元气倒灌,实力几乎没有折损。

    但是很快,陈浮生就以一种惊人瞠目结舌的度将她甩在身后。

    龙族传承上古,底蕴深厚,再加上真龙血脉又是天生寿元悠久,敖璃眼界之高,可想而知。

    然而,无声无息间,陈浮生却是接触到了轮回空间这样沟通诸天万界,对她而言也是难以想象的所在,然后

    居然就莫名其妙地踏入了道基层次。

    如果说之前敖璃还能够隐约在陈浮生身上看出些什么东西来,但在陈浮生将那一点儿轮回空间的烙印炼入道基之后,一身气机虚无缥缈,偏又浩瀚渊深,看似混沌茫然一片,实则无时不刻不再孕育演化万千气象。

    而这一种高深莫测之感,在此时变得更加突出。

    敖璃虽然看不出更多,但也能够感受到陈浮生身上气息在战前战后又自生变化,有如经历一场脱胎换骨的变化的一般,凡脱俗,有一种神圣仙灵之意油然而生。

    这种变化,敖璃自然不是一无所知。

    练气九层之中,在道基这一关将法力积蓄满盈,法术淬炼纯熟后,便是迎来法力蜕变,脱去劫数,最高可以生九转变化,结成一品道果,然后蕴养出一身仙气,为推开元神大门,铸就元神之身,奠定基础。

    而现在,陈浮生修为明明还停留在道基这一层未曾变化,甚至就连道基这一关都还没有大成,然而给敖璃的感受却是仿佛已经经历了法力蜕变,道果凝结的宗师人物一般。

    与之相比,从他身上袖袍间传来的剧烈元气波动,反而不怎么被敖璃放在心上。

    不过是拘禁了一个有着元神境界,却没有对应雄厚之力的神祇而已,虽然敖璃也认同陈浮生生死棋法的玄妙,但她自认如果全力出手,倚仗着惊龙刀这件法宝的锋芒,战斗结束得绝对要比陈浮生更加干净利落。

    ————

    “观察感受这些神灵的神职领域和神性,对于修行果然大有裨益,甚至还要比旁观那些元神高人斗法更加直观清晰,毕竟这诺兰德大6的元气法则,天地秩序可不像我出身的世界一般混沌晦涩,而是彰显无误。”

    陈浮生眉毛一挑,看着那时而膨胀圆鼓如球,时而扁瘪如一张纸片的大袖,这位冰雪之女显然醒悟到了自己悠长神生当中真正的危急关头,反抗异常激烈,甚至使得这件已经真正孕育出一片小天地的洞天法器也如真正衣衫一般现出微不可察的布料开裂之声,虽然距离颠覆天地重塑山河的地步还差得太远,但也多少带来一些动荡损伤。

    这毕竟和之前的那位光辉之主不同,是一位从神魂到肉身都完完整整,没有一点儿缺少的神灵。

    轻轻摇头,陈浮生周身法力运起,向其中灌输而去,另一面则是调动神念凝为一线,直接将信息声音打至对方心湖,“如今两界大战一触即,自然神系的教义在诺兰德大6中的影响与其他神灵远远不及,只在精灵等少数种族中流传,彼此间的联系也是份外稀少单薄,想必阁下也一清二楚,在这场大战中,自然神系自保尚且不足,更不要说护佑你平安度过这场天大风波,我这座世界虽小,但便是那几位强大神灵也难觉,更不要说将触角延伸进来,可谓安全至极,更有纵横千里大小,信徒无数,信仰愿力可称浩瀚,对于阁下来说,可要比那地广人稀的北地雪原强出许多,我只不过早在阁下身上印证些想法,最多三五十年,便自然会放阁下离去,想必这段时间应该也足以帮助阁下将之前损耗弥补过来,两个世界间的战争走势也已露出眉目头角。如果到时阁下依旧想要离开,自行离去便是,绝不阻拦。”

    感受着从袖袍中传来的动荡之力微有迟钝放缓之势,陈浮生淡淡一笑,补充道:“阁下如果不信,你我二人自可效仿这些神灵一般,以冥河为证,缔结契约。只要身在诺兰德大6,就必然要受到契约束缚,绝无更改。”

    袖袍平复,静静垂落,只是依旧默然无语,显然是那位冰雪之女陷入思考之中,难以做出决定。陈浮生嘿然一笑,抛出最后一枚沉重砝码,一锤定音,“我看阁下想必也从之前与我一场斗法中,有所领悟,只要契约订结,我自愿施展这种力量与阁下相互借鉴领悟。”

    陈浮生话音刚落,就见平整袖袍有如清风拂过,瞬间荡漾出一片细微涟漪,然后迸出一阵璀璨光彩。

    紧接着陈浮生就觉一道宏大意识从虚无中现出,将“目光”注视在自己与袖袍中的那一颗定海珠身上。

    显然,这就是那所谓的冥河意志,命运垂注了,虽然只是这位冰雪之女借用神灵位阶所能召唤引动的不过是其中小小一缕意念分化,但用来见证一个为其不过数十年的契约,亦是绰绰有余。

    心念一动,陈浮生眼前瞬间便自浮现出一张类似皮质书卷的古朴卷轴,上面尽由晦涩难明,唯有神灵知晓其意的文字符号组成,文字流转,将其中信息投影陈浮生撤去大半心神防护的识海之间,除了补充几项旁注加释外,倒是和陈浮生的提议一般无二。

    并指成剑,弹出一滴色泽略带青黑色泽的精血,落入卷轴之中,龙蛇游走,绘出名讳。

    卷轴燃烧,没有留下一点儿灰烬,袖袍彻底恢复如初,细微光华流转,一闪即逝,修补刚才造成的微小损伤,陈浮生却是明白自己与那位冰雪之女间已经暂时泯灭了恩仇,反而结为临时盟友。

    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却毫不奇怪。

    陈浮生方才先是出手将冰雪之女从巫师阵法中放出,然后再次用生死棋局困住,可以说是一来一往,与这位女神扯清。

    然后他出刀虽然斩去了对方过半修为,但出手时却极有余地,并未伤及到对方的根源,如此一来,结下的仇怨就不算太大。

    当然,诺兰德大6神灵高高在上,这种心态不是那么容易转变,对于被自己心目中的蝼蚁凡人伤成如此模样,肯定有着怨气心结。

    但是此时陈浮生势大,先是将她困在其中,无法脱离,然后又在山穷水困之际给她指出一条“明路”,最后又不惜用出北冥真水作为诱饵筹码。

    虽然因为神职领域的缘故,冰雪之女脾性喜怒无常,但是作为一名终见证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存在,冰雪之女依旧当即做出了于自己最有利的决定。

    毕竟,陈浮生摆放出来的条件明明白白,没有半点儿虚假,极有诱惑说服力。

    而因为有着冥河为证,冰雪之女也不必担心陈浮生毁约,对自己有所不利。

    至于介时时间期满,她的伤势如愿蕴养过来,甚至更进一层,而陈浮生又如约将其放出之后,她会不会翻脸无情,再与陈浮生斗上一场,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这一点,无论是陈浮生还是这位冰雪之女心中都一清二楚。

    只是陈浮生脸上依旧浮现出笑意,欢快至极。

    对他而言,这桩契约,或者说是交易可以说是做得大赚特赚,毫无赔本可能。

    冰雪之女虽然存在久远,但论起经历,却是与陈浮生有所不及,其中最为重要的一处就在于,她并不知晓有着所谓的轮回空间存在。

    这冥河之誓,沟通世界本源,效力之大,就算是神灵,也无法违背。

    但这终归只是被局限在了诺兰德大6当中,其他天地,乃是这冥河命运力所不及,就算这契约依旧存在,但效力必然大大减弱。

    当然,这不过是陈浮生用来以防万一的最后准备。

    实则,在他心中,根本没有利用这一陷阱的必要。

    他也根本不屑于使用出尔反尔的手段。

    三五十年,对于长生久视的神灵来说,不过是一瞬而已,对于一场注定绵延百年的两界大战,或许也不过刚刚进行到中段,远未走到决胜之役。

    但是对于入道修行也才不过二三十年的陈浮生而言,所能造就的变化却是无比巨大,远常人想象。

    从真气胎动打通周身窍穴,走到感应天地,再到罡煞合一,铸就本命元丹,再到奠定前无古人的雄厚道基,一步一步走来,也不过花费二十年光阴。

    而这几步,已经将元神前的基础奠定,接下来的脱劫,温养两关可谓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那位冰雪之女或许会在此间有着长足进步,甚至打破天生屏障,但是陈浮生的进境只会出她十倍百倍。

    这时,陈浮生还是借助外力取巧这才困住了这位神灵,但到时候,单单凭借本身道行,陈浮生就足以与其匹敌,又怎么畏惧这些。

    而且,这还有一个偌大好处。

    死去的神灵,绝对没有活着的神灵价值巨大。

    定海珠,或者说那一面作为游戏与信仰罗网运转中枢而存在的白玉镜在这段时间更是会迎来翻天覆地变化。

    这件法器材质寻常,手法简单,祭炼火候短浅,只是胜在一个构思奇异,与众不同,不堪大用。

    然而若是其中封印了一位神灵之后,情况就大自不同。

    无论这位冰雪之女在诺兰德大6中神格品阶多么低,神力又是如何微弱,但是她是神灵的事实不会改变,本质凡殊异,与这个世界最根源的法则与概念可谓一体。

    有这样一位存在在定海珠中,哪怕对方无意,但在吞吐元气,与陈浮生北冥真水相互印证之间,身上气息神意也会在悄无声息间浸染这件法器,相当于一位元神高人旦夕不辍地为他祭炼这件法器,五十年光阴,就算限于本质,不能成就法宝,但也可以走到普通法器的极致,对于陈浮生而言,也不再像是目前一样,没有大用。

    单单这一项,陈浮生收获的就远远大于付出。

    借此机会,那张信仰罗网扩张的度将会大大出陈浮生预计之外。

    而且……

    “有意思,如果我愿意的话,怕是可以临时伪装成为一名神灵了吧,这一点恐怕就连这位冰雪之女也不会想到吧?”

    陈浮生袖手收起安静下来的定海珠,召回白玉小镜,重新将其按入其中,然后送至这件洞天法器当中,继续淬炼这件法器。同时则是卓有兴趣地沉入识海深处。

    在陈浮生奠定道基之时,气机牵引,识海之中亦是大变,不复之前北冥幽潜,鲲鹏隐没其间,风生水动景象,而是化为一片茫茫混沌。

    此时在这茫茫混沌之间,则是悬挂出一片璀璨星河,异常夺人眼目。

    如若凝神细望,则会现,星辰之间有着纤细至极,难以察觉的丝线彼此勾连起来,然后再次向外扩张而去。

    看上去,有些类似一张天罗地网,又有些类似那张黑白棋子的生死棋局。

    心念幻化的身躯上升,陈浮生贴近这片星空,沉吟半响,试探性伸出一根手指,有意略过了那些明亮,硕大星辰,向着其中较为黯淡无光的一颗星辰点去。

    细若蚊蝇的呢喃声无端在耳端响起,然后就有一幅画面在陈浮生面前缓缓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