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掠夺 > 第620章 黑巫教【2/2,求订阅】
    若是某件事情偶尔发生,那么自然可以看做是巧合。

    可是当几件很巧合的事情聚集在一起,那么就只能说是内中存在着某种必然。

    一个恰好修炼过黑巫术的人,抢劫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哪怕苏祁再粗心,也能察觉到,对方的目标,极有可能便是自己。

    可是,苏祁这时候思考了片刻,他就觉得,他似乎也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毕竟,刚刚从宫虞和这“宫放”的口中,苏祁已经知道了,他要度过风劫所需要的那蓝白相间的小花,也就是那冰蓝花,全部都被宫家给采摘过来了。

    要是他不去找这群“劫匪”的话,还要去哪里找这材料去?

    所以,苏祁眼下,就立刻决定先不动声色,先看看情况再说。

    反正,苏祁觉得,凭借宫虞,以及自己的实力,再怎么说,也不至于会遇到什么生命危险。

    就算是情况再危机,自己还有一件极品道器刺龙镗不是?

    这宫放说完了情况。

    宫虞便是开口道啊:“先带我们去看看当时的现场情况!”

    “诺!”宫放急忙答应了一声。

    见到宫虞打算出城,一旁的一众宫家守卫立刻忙碌了起来,而那十六头牛妖,也是做好了抬起大轿的准备。

    宫虞却抬手微微指了一下,说道:“不必忙活,你们回府去。”

    众人皆是没想到宫虞会这么吩咐,但是家主开口,他们自然只能是恭敬地应了一声:“诺!”

    “走吧!”宫虞声音落下,一柄金色的长剑便是蓦然飞出,他单手一抓,便抓起了这宫放。

    “宫师兄,这郢都城,可以就这么御剑吗?”苏祁迟疑了一句。

    “无妨!”宫虞的声音落下,人却已经飞起。

    闻言,苏祁也是跟着御剑而起。

    ……

    ……

    郢都内。

    一帮浑身上下皆是狼狈,还有不少身上渗着血迹的老人们,正在一起推推搡搡,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乱晃着。

    这一群老人,正是先前刚刚被从宫家赶出来的那些和宫虞有旧怨的长老。

    忽然,其中有一个人伸手一指天空,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怨气:“那是宫虞那小子吧?”

    “是的,我刚刚详细看过这小子的画像!没错,是他!”

    “他居然要出城去!”

    “跟着他吧!给这宫虞一点教训看看!”

    “好!”

    言罢,这一群原本在宫家声明具有的前长老们,顿时是挤作了一团,全部都是仰着头,向着空中的宫虞追击而去。

    只是,这些宫家前长老们,还没有在郢都上空飞行的胆子,只能是你推我搡地向着城门处跑去。

    ……

    ……

    慕家私苑内。

    看着自己祖血检测结果居然是超乎意料的优秀,慕瑾鸢俏脸上也是写满了惊讶,微微张开的红唇,显得极为可爱。

    可随后,慕瑾鸢又是下意识地往一旁那青山绿水间望了一眼,只是,她并不能看清那其中的观礼台。

    不过,慕瑾鸢心中依旧暗暗觉得喜滋滋的,她暗想:他应该现在也在看着我吧?

    而此刻,一旁的慕月蔷的脸上,却满都是失魂落魄,她心中满是不解:怎么可能?慕瑾鸢不过是慕家子弟和一个野女人生下的杂种,祖血怎么可能如此……

    且不提一旁看台上的慕枫容已经激动的满脸通红。

    在观礼台上,慕丹青的脸上也是挂满了笑容,他的两只手下意识地交织在了一起,心中暗暗喜悦:如此一来,只要给这第七脉的慕瑾鸢找上一个厉害的前辈,然后再想想办法,让这苏祁和慕瑾鸢成婚!那岂不是这苏祁就牢牢绑在我慕家的车上了?

    ……

    ……

    楚王府,后花园中。

    芈雄正毫无形象地躺在一大片花海当中,他那正黄色的虬龙袍衣襟微敞,露出了他那肉乎乎的大肚腩。

    在一旁,有那面白无须的近侍甘耀正在持着一个芭蕉叶微微替他扇动着。

    芈雄不时地吃一颗质地纯澈的丹药,脸上写满了惬意。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急匆匆地身影却从旁冲了过来。

    “王上!王上!”

    两声急促的叫声,让芈雄也是微微一慌,翻身一个骨碌,肉球似的他就从地上弹了起来。

    芈雄定睛看到熊悍时,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外之色:“叔父为何如此慌张?”

    “唉,王上,先前老臣的那计划可能实行不了了啊!”熊悍脸上满满都是懊恼。

    芈雄顿时眯了眼睛,眼中改过一道淡淡的光:“怎么回事?”

    “方才老臣得到消息,那宫虞和苏祁出城去了!”熊悍捶胸顿足道。

    “……”芈雄的表情顿时凝固了一下,然后他没有多说一句话,向后直挺挺一躺,又是惬意的躺在了花海当中,“他们出城去了,那你就等他们回城啊!”

    熊悍微微迟疑了一下,这才点头道:“也是啊!王上英明!”

    说完,熊悍的老脸上就要涌起谄媚之色。

    可芈雄摆了摆手,问道:“那苏祁和宫虞,为何出城去了?”

    “据说是宫家的东西被人抢了!”熊悍回答道。

    “嗯?”芈雄的眼中顿时又露出了一抹意外,不待熊悍再说话,他直接便对一旁双手持着芭蕉叶的甘耀说道,“甘耀,你现在也出城去,看看宫家主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呃……诺!”甘耀急忙应声,就要急匆匆离开。

    可随后,甘耀突然见到熊悍正在用眼角瞄自己。

    一愣神之后,甘耀就反应过来,把手中的那芭蕉叶递给了熊悍,这才匆匆离开。

    熊悍顿时喜笑颜开,持着芭蕉叶就轻轻地帮楚王芈雄扇了起来。

    “什么人,居然敢抢宫家的东西?”芈雄的声音,这才悠悠然响起。

    熊悍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说道:“好像是黑巫教那帮不知死活的东西!”

    “黑巫教么?他们居然都敢在孤的郢都附近活动了?”芈雄的胖脸上,却顿时露出了一抹肃杀。

    熊悍笑着说道:“王上不必担心,只不过是几个不知死活的小喽啰而已!那几个家伙,并没有敢过来。”

    芈雄这时候却又坐起了身子,脸上露出了一抹罕见的凶厉:“这群家伙,真以为躲在南域之外那无尽的十万大山中,孤就无可奈何了吗?……哼,孤迟早要去平了那十万大山!看他们还能躲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