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1886章 豹烈师兄
    “轰隆。”

    豹爪爆发出来的力量,如从天穹坠落的万里陨星,轰击在张若尘身上,令得他浑身一震,不受控制向后急速倒退。

    退到六百余丈外,张若尘的身体重心下沉,定住身形。

    那只数百米长的豹爪,渐渐消散,化为一团气流冲向地面,融入一道魁梧身形的体内。

    那道魁梧身形,站在火焰湖泊的中心,是人形,却有两米五六的身高,因为火焰的阻隔,使得他的身体若隐若现,扭扭曲曲,看不清晰。

    火焰湖泊的边缘处,豹星魂看见张若尘被击退,脸上露出欣喜之色,扬声道:“父亲,杀了他。”

    那道魁梧身形,走出火焰湖泊,显露出真容。

    不过,他却没有继续出,反而情绪有些激动,瞪着张若尘,问道:“你是多久被关押到幽冥地牢,在哪里学的龙象般若掌?”

    听到父亲问出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豹星魂微微怔住。

    张若尘看清那道魁梧身影的面容,心中亦是有一股难言的激动,如同翻江倒海,此人……此人果然是豹烈师兄。

    “师……”

    张若尘刚刚开口,火焰湖泊的后方,涌出血红色的风暴,顷刻间,便是令得这片天地变得无比昏暗,眼前尽是一片血色。

    一股诡异的力量,影响张若尘的心境。

    他的那颗平静的心,变得略微焦躁起来。

    要知道,张若尘的心境,在大圣之下,可以说是出类拔萃,尚且被影响。五步圣王境界的豹星魂,自然是更加不堪。

    刚刚被血色风暴席卷进去,豹星魂的双瞳就变成血红色,神志迷乱,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长啸。

    “嗷!”

    下一刻,他化为原形,变成一只百丈高的星云豹,身上散发出狂暴的气息。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血色风暴来得太诡异,让张若尘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感。

    “该死,又来了!”

    豹烈眼中露出一道怒意,随即身形一闪,出现到豹星魂的身旁,唤出一杆龙尾勾战矛,警惕着汹涌翻滚的血色风暴。

    张若尘看见豹烈师兄小心谨慎的模样,更加肯定血色风暴中,必定是有巨大的凶险。

    “哗——”

    张若尘立即撑起空间领域。

    空间领域才刚刚扩展到四丈之外,血色风暴中,涌出凶猛的精神力风暴。精神力风暴,是由一道道精神力利刃汇聚而成,形成数十丈高的巨浪。

    有未知生灵,在向他发动精神力攻击。

    幸好撑起了空间领域,否则精神力风暴瞬间就会落在张若尘身上。

    现在,至少还有缓冲的时间。

    张若尘如今的精神力强度并不弱,心中倒是无所畏惧,将六颗虚妄珠打出,排列成一个圆圈,形成一道盾印,与精神力风暴对碰在一起。

    另一头,豹烈也遭到精神力风暴的攻击。

    他从容不迫,将战矛插在地上,撑起道域,与精神力风暴对抗。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张若尘精通龙象般若掌的原因,豹烈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他,对他却并没有太大的敌意,开口提醒:“小心一些,那只怪物,可不只是精通精神力攻击那么简单。”

    “什么怪物?”张若尘问道。

    “哧哧。”

    古怪的声音,从血色风暴中传出。

    一根根白色的丝线飞出来,每根丝线都有数千丈长,其中一根,从张若尘的右臂划过,与火神护臂碰撞在一起,飞出一粒粒火花。

    太锋利了!

    若是落入皮肤上,就算张若尘的肉身防御强大,估计都得受伤。

    不敢与白色丝线接触,张若尘利用空间领域的力量,不断闪避,躲开对方的攻击。白色丝线太多,即便有空间力量辅助,张若尘也是险象环生,好一次都差点被击中。

    “到底是什么怪物?”

    张若尘打出净灭神火,凝成一只神火麒麟,向白色丝线的源头冲去。

    臣焰级别的净灭神火,也烧不化白色丝线,反而,在白色丝线的心中,飞出一道道玄奥的红色纹路,击在神火麒麟的身上,将它打得四分五裂。

    “是……是符纹。那只怪物,居然能够刻画出威力如此强大的符纹。”张若尘感觉到难以置信。

    刚才飞出来的数道红色符纹,每一道都有斩杀九步圣王的威力,绝对不容小觑。

    张若尘正准备将邪灵唤出来,对抗那只怪物。

    另一头,响起一道长啸之音。只见,站在豹星魂身旁的豹烈,将战矛隔空劈了出去。

    战矛中,涌出一股古老而神圣的力量,金光万丈,将血色风暴冲散。

    白色丝线的中心,再次飞出红色符纹。

    符纹的数量多达百道,交织在一起,凝成一道神秘的印记,与战矛对碰。

    “轰!”

    两股力量不分伯仲,僵持在一起,一时之间,谁都奈何不了对方。

    但是,飞在半空的白色丝线,却是绕开豹烈,向他身后的豹星魂斩了过去。

    “不好。”

    豹烈的脸色一变,正准备收回战矛,施展出防御段。

    如此一来,他必定会陷入被动,可是却又不得不那么做,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儿子,被那怪物杀死。

    “咦!”

    豹烈回过头,却发现,豹星魂竟是已经退到百里之外。

    豹星魂的身旁,站着一道身影,正是先前施展出龙象般若掌的那个人类年轻男子。

    “他居然是一个空间修士。”

    豹烈感知到了空间波动,很显然,那个人类男子是施展出空间力量,救走了豹星魂。

    无论怎么说,现在没有了后顾之忧,豹烈不再多想,全力以赴攻向那只怪物。

    来到磔刑狱界,豹烈已经和那只怪物交了数次,知道它的弱点,于是,提起战矛,化为一道光梭,冲入进密集的白色丝线里面。

    那只怪物,最怕的就是近战。

    “轰隆隆。”

    一连串爆响之后,那只怪物发出惨叫声,急速向远处逃遁。

    它败了!

    “哪里逃?”

    豹烈抬起左,掌化为锋利的爪子,隔空一爪向那只怪物抓了过去,想要将它擒回。

    那只怪物完全被白色丝线包裹,丝线的内部,则是传出一道尖锐的音波。

    就算张若尘站在百里外,双耳的耳膜都是瞬间裂开,流淌出鲜血,身体则是向后倒滑出去,眼前天昏地暗,整个人摇摇欲坠。

    张若尘连忙运转功法,护住全身。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张若尘恢复过来,重新睁开双目。

    那只怪物,早已不知去向。

    豹烈那高大魁梧的身影,就站在张若尘的对面,正以一种疑惑的眼神,紧紧的盯着他。不远处,变成原形的豹星魂,倒在地上,全身都是血口,显然是伤得不轻。

    豹烈没有去给他的儿子疗伤,而是提起战矛,指向张若尘的眉心,紧咬牙齿,冷狠狠的问道:“你修炼的功法是《九天明帝经》,你是从哪里偷学来的?”

    张若尘盯着豹烈那双铜铃般的大眼,眼中有些湿润,却挤出一丝笑容:“三师兄,我是若尘……好久不见。”

    “若尘?”

    豹烈提在中的战矛,轻轻一颤。

    张若尘十分清楚,要豹烈师兄相信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于是,他取出沉渊古剑,递了过去。

    豹烈认识这柄由造化神铁铸炼的剑,念道:“沉渊!沉渊怎么会在你的中?它是小师弟的佩剑!不,不,小师弟已经被池瑶公主杀死,你不是他,你一定是青帝和池瑶公主派遣来的人。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本来豹烈对张若尘没有多大敌意,可以此子竟然敢假冒已故的小师弟,他怎能不怒?

    张若尘见豹烈的情绪激动,于是细细回忆,想要讲述一些八百年前的旧事。

    便是在这个时候,史仁和史乾坤来到磔刑狱界,降临到距离张若尘和豹烈的不远处。

    豹烈的目光,斜瞥了过去,警惕的道:“你们又是什么人?”

    史仁看见豹烈的战矛,指在张若尘的眉心,露出紧张的神色,立即取出三张符箓,向他打了过去。

    “住。”张若尘道。

    可惜迟了!

    豹烈的双瞳中,飞出两道赤色光柱,击穿三张符箓。

    赤色光柱的威力不减,向后方的史仁攻去。

    以史仁的修为,哪里挡得住豹烈的攻击?

    豹烈施展出来的,不是一道眼神那么简单,而是一种圣术,以张若尘的修为都不敢硬接。

    但是现在,张若尘却来不及解释,只得施展出空间挪移出现到史仁的身前,唤出青天浮屠塔,激发出至尊之力,抵挡从豹烈瞳中飞出的两道赤色光柱。

    看到青天浮屠塔,仿佛是印证了心中的猜想,豹烈顿时怒发冲冠,大吼一声:“你果然是青帝和池瑶公主派遣来的,给我去死。”

    “三师兄,能不能听我一句解释?”张若尘一边抵挡,一边说道。

    豹烈的潜意识中,其实是愿意相信,眼前这人就是小师弟,犹豫了一个刹那,道:“好,给你一次说话的会,若是敢骗我,我将你碎尸万段。”

    站在张若尘身后的史仁,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似乎是不想给张若尘和豹烈好好谈的会。他的双,从身上取出数十张符箓,同时向豹烈打了过去。

    “畜生,去死。”史仁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