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至尊圣器归来
    有关张若尘收服阮灵,将苍龙绿了的消息,快速在昆仑界传播开来,乃至于传播向天庭界及各大世界。

    极短时间内,苍龙彻底沦为笑柄,到处都有人在谈论这件事情。

    也因此,张若尘的名气再度攀升,相比于灭杀地狱界数十万大军,似乎大家更喜欢谈论这种趣事。

    张若尘并未去关注事情会如何发展,以最快速度与首鼠返回无顶山。

    一到无顶山,张若尘便与首鼠分开,独自登上圣水峰。

    刚到圣女宫前,齐霏雨便是迎了上来,笑道:“张公子,宫主已经闭关,你暂时是无法见到她了。”

    “闭关?”张若尘微微皱起眉头。

    他才刚离开不到半天时间,凌飞羽竟然就闭关去了,实在是很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他与凌飞羽之间的事情,已经说得很清楚,倒也无须再去多想什么。

    心念快速转动,张若尘道:“既如此,我也该告辞离开,齐师姐,我们后会有期。“

    无顶山这边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既然凌飞羽前去闭关,那他再继续留在无顶山,也没有什么意思。

    “后会有期。“齐霏雨点头道。

    再度看了一眼圣女宫紧闭的宫门,张若尘转过身去,施展出空间挪移,直接出现在无顶山的山脚下。

    不消片刻,首鼠便是从地底钻了出来。

    “尘爷,这么快就要去凤凰湖吗?”首鼠有些好奇问道。

    他们才刚从外面回来,他还以为张若尘会先在无顶山上呆上几天。

    张若尘点头,道:“这边事情已了,即刻动身去凤凰湖吧。”

    “没问题,尘爷你说了算。”首鼠立刻应道。

    二人没有继续耽搁,当即动身,再次向第六十六功德分驿站赶去。

    无顶山与凤凰湖相距甚远,还是通过功德分驿站的空间传送阵,方便一些。

    张若尘催动流光功德铠甲,极速在铜炉原上飞掠着。

    突然间,前方升腾起大量烟雾,变得白茫茫一片,一种古怪的契弥漫开来。

    “嗯?有古怪。”

    张若尘眼神微变,当即便想倒退。

    然而,不待他做出反应,周围的环境已是发生改变,他与首鼠竟是出现在一片竹林之中。

    竹林十分茂密,轻风吹过,竹浪翻滚,一股翠竹独有的清香弥漫开来。

    “尘爷,这是什么情况?”首鼠缩着头问道。

    张若尘没有说话,目光扫动,打量身周环境。

    隐约间,有着轻缓的音律传入他的耳中,似是琴埙合奏,悠扬无比,不知从何处传来。

    张若尘尝试施展空间挪移,想退出竹林,却没能成功。

    缓缓呼出一口气,张若尘道:“走吧,我们去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将我们弄到此处。”

    “尘爷,等等我。”

    首鼠连忙跟上去,生怕落单。

    这种时候,跟着张若尘,无疑最为安全。

    循着琴埙之声,张若尘在竹林中走了许久,终是看到了弹琴和吹埙之人。

    那是两位老者,一位拥有一头微卷的赤发,身着麻衣,身材十分高大魁梧,面容刚毅,眼神凌厉而霸道,此刻正在抚琴。

    另一位老者,身着青衣,身形略显佝偻,眼神如毒蛇一般狠厉,体外弥漫着浓烈的凶煞气息,令人生畏,此刻正在吹埙。

    目光扫过两位老者,张若尘的眼神不由微微一凛,两位老者均是给他一种深不可测以及危险的感觉。

    那位青衣老者,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其身上散发出的凶煞气息,与青天浮屠塔内的那道器灵意识,可谓是如出一辙,只是本质上更加强大。

    瞬息之间,他已是猜测到青衣老者的身份。

    “见过两位前辈。”张若尘走上前去,躬身行礼道。

    赤发老者和青衣老者不由停止抚琴和吹埙,尽皆将目光投向张若尘。

    青衣老者眼中闪过一道厉芒,突然伸出一只,轻飘飘的打出一掌。

    见状,张若尘脸色不由巨变,感受到极大威胁,连运转体内圣气,全力打出一掌。

    一龙一象飞出,似要挤满天地,异象纷呈。

    “嘭。“

    龙影与象影尽皆爆碎开来,一股强大掌力,结结实实印在张若尘身上。

    张若尘向后倒退几步,这才将掌力完全卸去。

    幸好有着流光功德铠甲抵挡大部分掌力,加上肉身经过生死铜炉熬炼,承受这一掌,他才能够没受伤。

    “嗯?”

    看到张若尘安然无恙,青衣老者不禁露出一抹异色。

    正当他准备再次出的时候,赤发老者站起身来,道:“青老弟,别忘了你的目的。”

    “也是。”

    青衣老者应了一声,伸凌空对张若尘一抓。

    顿时,青天浮屠塔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青衣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青天浮屠塔的器灵。

    正如当初青天浮屠塔的器灵意识所说,其本体很快就会归来,届时,谁也无法再强行掌握青天浮屠塔。

    可以确定的是,青衣老者的修为实力,乃是货真价实的大圣,且不是不朽境那么简单,能够在昆仑界行走,必定是施展了某种隐匿气息的秘术,这才能够瞒过天庭界和地狱界的巡视。

    被青天浮屠塔的器灵堵住去路,绝非是一件好事。

    毕竟青天浮屠塔守护的乃是池家,而他率众屠掉凌霄天王府一脉,这已经是结下深仇大恨。

    “张若尘,你可知罪?”青衣老者冷声喝问道。

    张若尘直立起身体,不卑不亢,道:“我何罪之有?”

    “你因一己之私,覆灭凌霄天王府,竟然还不知罪。”青衣老者冷哼道。

    张若尘并未被青衣老者散发出的可怕气势吓到,理直气壮,道:“难道就允许凌霄天王府肆意杀戮我张家族人,就不允许我灭掉凌霄天王府吗?”

    青衣老者眼中寒芒闪烁,道:“强词夺理,以本尊看,你是走火入魔了,立刻跪下。”

    说话间,青衣老者身上散发出一股无比可怕的气势,径直向着张若尘碾压而去,宛如一座神山压在了张若尘身上。

    张若尘扛着巨大压力,让身体立得笔直,咬牙道:“以为你是大圣,便能欺我不成?我连池瑶都不怕,还会怕你一个器灵?”

    他早已看出来,即便他服软求饶,青衣老者也一样不会放过他。

    而且,以他的性格,也不可能服软求饶,尤其是向池家。

    “放肆,敢对本座不敬,这是死罪。”青衣老者释放出强烈杀意,指端凝聚青色光华,向着张若尘点杀而去。

    这一指恐怖至极,张若尘想要闪避,身体却根本动不了。

    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赤发老者突兀挡在了他的身前,将青色光华抵挡住,同时也将那股可怕威压挡住,让他得以恢复行动能力。

    “赤兄,你这是何意?”青衣老者沉声问道。

    赤发老者淡笑道:“青老弟,何必如此大动肝火,如今昆仑界形势严峻,张若尘对这场战争有极为重大的意义,你却是不能动。”

    “赤兄,你未免太高估了他,他虽是时空传人,可以他的实力,能对阻挡地狱界有多大帮助?与那些古代沉睡者相比,他还差得太远。”青衣老者眼中浮现轻蔑之色。

    赤发老者摇头道:“不要怀疑须弥圣僧的眼光,以后自见分晓。”

    闻言,青衣老者眉头不禁深深皱起,他看得出来,赤发老者是打定主意要保张若尘,他已经是没法再出。

    “好,我给赤兄面子,这次便放过他,但若再有在此,那就休怪我出无情。”青衣老者收敛杀意,不再继续针对张若尘。

    顿了顿,青衣老者继续道:“既然已经收回青天浮屠塔,我便先回中央皇城,赤兄,告辞。”

    赤发老者并未说什么,只是对着青衣老者微微点头。

    青衣老者以冰冷的目光看了张若尘一眼,继而化作一道青光,消失无踪。

    眼见青衣老者离开,首鼠连跑了过来,“尘爷,你没事吧?”

    张若尘微微点头,继而躬身向赤发老者致谢,道:“多谢前辈出相救。”

    此刻,他已经反应过来,不出所料的话,赤发老者应该是生死铜炉的器灵。

    因为,赤发老者身上的气息,已是让他感到有些熟悉,正是他在生死铜炉中感受到的。

    赤发老者淡淡一笑,道:“无需客气,你是须弥圣僧的传人,也是月神的神使,我又岂能眼睁睁看着你出现差错。”

    与青衣老者不同,赤发老者对张若尘的态度友好,没有显露出半点架子来。

    “我有一些疑问,不知前辈能否为我解答?”张若尘面色肃然道。

    赤发老者伸一点,将首鼠定住,继而让张若尘坐下。

    将古琴收起,赤发老者含笑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无非是想知道我们这些器灵为何会消失。十万年前,昆仑界所有至尊圣器的器灵全部消失,其实是有着两个原因。”

    “其一,是为了躲避元会劫难,和神灵一样,至尊圣器的器灵和神器的器灵,也都需要度元会劫难,度过了自然会变得更加强大,度不过,便只能落得飞灰湮灭的下场。”

    “其二,则是为了躲避地狱界的一件神器,那件神器名为噬魂灯,若不躲藏起来,只怕所有至尊圣器的器灵,都难以逃过被噬魂灯吞噬的命运。”

    闻言,张若尘心中顿时明了。

    事实上,对于昆仑界至尊圣器器灵消失,张若尘早已有所猜测,觉得很有可能是在避元会劫难,但却没想到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不用想也知道,噬魂灯必定极为可怕,真要让其吞掉所有至尊圣器的器灵,那昆仑界的这些至尊圣器,便基本算是废了。

    没有器灵的至尊圣器,与有器灵的至尊圣器,可谓是天差地别。

    “什么地方能够避过元会劫难和噬魂灯?”张若尘好奇问道。

    赤发老者道:“你应该听说过昆仑界十大神器之一的道魂台,这些年,我们一直都藏身于道魂台内。”

    “道魂台。”

    张若尘脸色顿时一变。

    作为昆仑界修士,他当然知道昆仑界的十大神器,每一件都拥有惊天动地的可怕威能。

    不过时至今日,十大神器都已经成为传说,有的传说已经被毁掉,也不知经历了何等惨烈的大战。

    而有的则是消失无踪,自中古后,再也不显于世。

    据张若尘所知,只有帝王神尺是一直保存在铭纹公会中,另外,就是神龙日月混沌塔,掌握在阴阳海那位神秘强者中。

    至于其他神器,他则是完全不知所踪。

    “道魂台在何处?”张若尘再度问道。

    赤发老者微微摇头,道:“道魂台事关重大,你暂时还不宜知道这些事情,我所能告诉你的是,道魂台的存在,会关乎到整个昆仑界的生死存亡,那将是昆仑界对抗地狱界的关键所在。”

    听到这话,张若尘心中不禁掀起惊涛骇浪,他相信赤发老者绝非是在危言耸听,只能说道魂台隐藏着了不得的大秘,是昆仑界保留的一张底牌。

    由此想来,十万年前,昆仑界虽然失败,却也留下了一些后,将在这一世发挥作用。

    一时间,张若尘不由想到了很多事情,很多看似无关的事情,现在却都能够联系到一起。

    各界都以为昆仑界很弱,大猫小猫三两只,而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现在就连张若尘,都已经越来越看不清昆仑界的局势,这里面的水,实在是太深。

    “张若尘,你无需想太多,尽管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一切都有清晰明朗的时候,届时,你自会知晓你所需要肩负的使命是什么。”赤发老者很是意味深长的说道。

    说罢,赤发老者化为一道赤色流光,离开竹林,想来是要赶回无顶山。

    竹林中,张若尘静静伫立沉思,心绪久久都无法平复。

    ……

    这一章字数有4000,所以更新迟了,是咬着牙把这段剧情写完更新啊,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是不是……哈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