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二章 老月
    “好了,好了,买定离手,开了啊。”刀疤掀开了盖子,用一根竹筷子拨黄豆,每次四颗。

    众人都很紧张地盯着刀疤手边的那堆黄豆,大胖更是紧张的都不能呼吸了,他用手紧紧抓着罗四两的衣服,汗都下来了。

    罗四两也在看着那堆黄豆,不过他却显得信心十足。

    随着刀疤右手的竹筷子慢慢拨弄,那一堆黄豆越来越少,大家的心也都提到嗓子眼了。

    “啊,真是三颗。”那一堆黄豆拨的只剩十来颗的时候,在场终于有人看出来了,纷纷发出惊呼。

    “这孩子居然赌赢了!”

    “嚯,一下子挣三十块,我得给人家开工做一个多星期呢。”

    刀疤的脸色也瞬间阴沉下来了,他输了,一下子就输了三十块,今天算是白忙活了。

    罗四两脸上露出了笑容。

    大胖的脸上更是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啊!我赢了。”人群中也有人大声惊呼,他跟罗四两一样压了三颗,现在赢了。

    但是他投的只有两块钱,对方也就赔他两块钱而已,赢得不多。这年头,大家挣的都不多,耍钱也不过是一块两块的来,更多的是一毛五毛。

    “给钱吧,大哥。”罗四两对刀疤说道。

    刀疤强笑着收起了面前的钱,然后把罗四两压的三十块还给他,又从皮包里面数出三十块给他。

    罗四两满意地笑了,然后说:“来吧,继续。”

    刀疤沉着脸,点点头,又从袋子里面抓出一把黄豆来,放在地上,说道:“来,瞧一眼,黄豆没有问题啊。来,盖上了。”

    又是老一套规矩。

    众人都看罗四两,这小子势头正劲啊。

    罗四两数了五十块钱压在了二号上面。

    看到又是这种大额数目,众人不自觉嘴角抽抽,这小孩子真是拿钱不当钱啊。

    “我也压二号,我五块。”刚刚赢钱的那位出手了,他得意道:“嘿嘿,这小孩现在的风头很好,我得跟风啊。”

    赌场上是有这种说法的。

    众人一听,也纷纷随赌,但是随的不多,都是五毛一块两块。

    这里的动静也惹得走到这条小巷子的干瘦老头的注意,他知道这地方有老月在设局,他也知道老月这行都是几人一起作假的,平时他也没在意,今天打眼一看,居然发现有两个孩子在耍钱,他来兴致了。

    “嘿,干嘛呢?”干瘦老头问边上一人。

    边上那人也认识他,就道:“哟,老卢啊,我们玩钱呢,你要不也玩玩?这里有个孩子很厉害,刚刚一局就赢了三十块,我们现在都跟他风呢。”

    “哦?”那位叫做卢光耀的干瘦老者好奇地看向场中,看见了模样清秀的罗四两。

    刀疤今天也是够背的,他刚刚一局就把今天赚的钱都输了,现在这孩子又压了五十,还有那么多人一起压钱,他再要输可就受不了了,但是要赢了那就翻了大本了。

    刀疤受伤的右眼又忍不住轻轻抖动了几下,他脸上那道刀疤伤到右眼神经了,他现在心里只要一有坏水儿,右眼皮就会忍不住地颤动。

    “好,买定离手啊,我要开了。”刀疤嘴里催促着,右手却不着痕迹地往上一局留下的黄豆堆那边摸去,右手一按,再抬起来的时候小拇指已经微微曲了起来。

    只是他做的隐蔽,嘴里又在催促大家下注,所以众人都没有发现他的动作。

    但人群中干瘦老头卢光耀的眼睛却微微眯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此刻,罗四两豁然抬头盯着刀疤,刀疤也被罗四两的反应弄的心中微惊,但做了多年老月的他,还不至于被一个眼神吓到露怯。

    罗四两神色变的有些凝重,他看了刀疤的右手一眼,眸子微动,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他朗声道:“各位大叔大爷,大家现在基本上都投两颗,我们要赢那就是一起赢,要输可就全输了。所以大家可得盯着点,别让有些不相干的黄豆掉进来啊。”

    一听这话,刀疤脸都抽搐了,右手也忍不住颤了一下,他盯着罗四两冷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罗四两却一点都不怕刀疤,他嬉皮笑脸道:“嘿嘿,随便说说,别当真。玩钱嘛,大家开心就好。”

    刀疤心中郁闷,本来打算做鬼的他,也不由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可没办法在这么多双眼睛下做鬼。

    人群中的卢光耀好奇地看着罗四两,目露思索。

    刀疤没好气道:“行了,买定离手吧。开了啊。”

    刀疤拿出竹筷子数着,经过罗四两的提醒,大家伙儿的眼睛都瞪得亮亮的,生怕刀疤做鬼。

    刀疤都郁闷死了。

    一下两下,大家紧张不已,只有罗四两气定神闲,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

    卢光耀看着罗四两的神情,心中的疑惑又添了几分。

    “呀,真是两颗啊。”又有人看出来了。

    “赢了赢了,这小孩神了啊。”

    刀疤的脸都黑了。

    但也没辙,只能是赔钱。

    短短两局,罗四两就赚了八十块。

    刀疤盯着罗四两,强笑问道:“小孩,还玩吗?”

    罗四两看了一眼手中的钱,又看了眼身边的大胖,说道:“再玩最后一盘。”

    “好。”刀疤面容有些僵硬。

    刀疤抓了一把黄豆,放在地上,道:“好了,盖了啊。”

    这回仅仅放了一两秒钟,大家都没看仔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罗四两身上,看这个风头最好的小孩子打算怎么压。

    罗四两脸上的神情依旧轻松,他数出一百五十块钱压在了零号位上,他说:“这次一个不剩。”

    众人纷纷跟他一起压。

    “好,好。”刀疤冷冷地笑着,脸上的刀疤显得狰狞可怕。

    卢光耀又看了罗四两一眼,心中有明悟,但也有更多的迷惑。

    “开了。”刀疤掀开盖子,用竹筷子数着。

    众人紧张之极。

    “啊,又赢了。”众人惊呼。

    “神了神了,赌神啊。”

    ……

    刀疤的脸已经黑成煤炭了,他一一找钱,看着罗四两问道:“不玩了吧?”

    罗四两把钱收好,说道:“不玩了不玩了。”

    旁边群众却不乐意了:“别嘛,小赌神,再玩会儿吧。”

    “是啊,再玩两把。”

    “对,就两把。”

    罗四两却摇头不已:“不玩了不玩了,适可而止吧,下次再说。再见再见。”

    罗四两拉着大胖就走。

    刀疤也没拦他,就对众人说:“他不玩了就随他吧,我们继续。来,小赌神蹲过的风水位置还空着呢,想要的可得赶紧了。”

    众人纷纷抢位。

    这边的赌局又开始了。

    围观看热闹的人里面有三个抽烟的年轻人,却不想再看热闹了,他们抽着烟装作漫不经心地离开了。

    但罗四两却认得这三个人的,他不敢玩扑克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三个人,这三个人跟刀疤是一伙儿的。

    罗四两拉着大胖快步往外走,那三个年轻人在后面装作漫不经心地跟着。

    卢光耀也跟了上去。

    ……

    还没出巷子口呢,罗四两就对大胖大声嚷嚷道:“你干嘛,这是我赢来的钱,你还想要啊?滚,五毛?一毛都不行。”

    嘴上是这么喊着,但是罗四两手上的动作却不是这样的。他们是背对着那三个年轻人的,罗四两趁着他们没看见,就赶紧把衣服里面的钱抓出来给大胖了,然后用眼神示意了大胖一下。

    大胖有些迟疑。

    “滚。”罗四两一脚踹在大胖的屁股上,骂道:“你别想要一分钱,有多远滚多远。”

    大胖脸都红了,罗四两怒瞪他一眼,大胖这才终于狠下心来,出了巷子口他就拼命往左边跑。

    罗四两还在后面骂道:“哭哭哭,就知道哭,哭个屁啊。”

    说完,他往巷子口右边一转,撒腿就跑,跑的比兔子还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