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三章 硬币去哪儿了
    那三个抽着烟的年轻人终于慢慢悠悠走到巷子口了,可是左边一看没人,右边一看也没人。

    “操。”

    三人扔了烟头,赶紧追了出去。

    再说罗四两,他熟门熟路地拐过几个弯,来到一个小过道里面,见着有个个头比他略小的小孩,他便对小孩喝道:“你,过来。”

    那孩子吓一跳:“啊?”

    罗四两问道:“你家住哪儿?”

    那孩子有点被吓到了,指了指旁边这栋楼:“这儿,三楼。”

    罗四两脱了自己衣服,让这孩子赶紧穿上,他边脱边说:“我给你五块钱,你去广场的东头的报刊亭,跟里面的老头说我晚点回去,我今晚在小姨家吃饭了。你穿我的衣服去,不然他不会信你的,快去快回。你去报信,我在这儿等你,只要你能在半个小时之内回来,我再给你五块。记住别把我衣服弄丢了,我可知道你家住哪儿,快去。”

    说着,罗四两把五块钱塞到这小子衣服里面,又催促道:“快去,跑着去。”

    金钱的力量是伟大的,这半大小子什么时候见到过这么多钱啊,这小子眼睛顿时就红了,拿着钱,一个劲儿地往前冲,跑的比狗还快。

    罗四两吐了一口气,赶紧往旁边另外一条小巷子里钻了过去。

    ……

    “砰。”那小孩跑出去没多远就被人拦下来了,拦他的正是干瘦老头卢光耀。

    卢光耀眉头皱着,看着这小孩子呵斥道:“你,干嘛穿我孙子的衣服?”

    “啊?”这小子傻眼了。

    卢光耀怒眼一瞪,喝骂道:“是不是你偷的?”

    这小孩被吓一跳,得,他也是倒霉的,才多大一会儿啊,他就被吓两回了。他赶紧解释道:“不是不是,是一个人给我的,他让去广场东头报刊亭报信,我……我……”

    卢光耀打断道:“我知道,他就是让你跟我报信,你不用去了,我过来寻他了。”

    小孩低下头,神情低落,报不了信,他的收入直接损失一半啊。

    “行了,快把衣服脱下来还给我,这我们家的衣服。”卢光耀催促道。

    小孩不情不愿地把衣服脱下来还给卢光耀,卢光耀挥手骂道:“赶紧走吧,再不走,我把我孙子给你的五块钱都拿走,快走。”

    小孩子又被吓一跳,赶紧跑了。

    卢光耀看了看手上的牛仔服,干瘦黝黑的脸庞露出笑容,又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小子去哪儿了。”

    “这边找找,过来过来。”

    卢光耀稍稍抬头看着巷子口,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双手如穿花蝴蝶一般连连变动,几个眨眼过去,那件牛仔服已经被他叠的整整齐齐的了,他右手拿着衣服往身后一揣。

    三个小年轻赶到。

    卢光耀伸出右手揉着左肩,他右手上的衣服已然不见,左手上也空空无物,他皱着眉头,做出痛苦状:“哎哟,哎哟,谁家倒霉孩子啊,赶着投胎啊,撞我这一下,痛死我了。”

    那三个小年轻赶紧过来问道:“老头,有没有见到一个穿牛仔衣服小孩子,差不多十三四岁的样子?”

    卢光耀没好气道:“看到了啊,还撞我一下,痛死我了。”

    “他往哪儿去了?”

    卢光耀往旁边一指,说道:“就往那边跑了,这小子跑的可快了,一溜烟儿就不见人了,就这一会儿估计跑出去好远了。我要是追到他,非找他家大人要医药费不可。”

    这三个年轻人可没工夫听卢光耀瞎唠叨,几人确定了方向,马上就追出去了。

    等人家跑远了,卢光耀脸上才露出坏笑,他背着手晃晃悠悠走到了一条小弄。

    这小弄没什么人,地上堆着好多杂物,有沙子,有砖头,还有一个竹编的箩筐,这种箩筐一般农村用的比较多,里面可以装玉米粒啊,麦子啊,大谷之类的。箩筐也不高,六七十厘米左右,直径也差不多就是六七十厘米的样子。

    卢光耀看着竹箩筐,他都笑了,用脚踢了踢箩筐,说道:“嘿,嘿,爷们儿,下次换个旧一点的,这个这么新,谁会放在这沙子砖瓦旁边啊,弄脏了怎么办?”

    竹箩筐里面依然没有动静。

    “哟,还死不出来是吧?”卢光耀笑了,用手提了箩筐起来,里面果然有个人,正是罗四两。

    罗四两已经十三岁了,身高也有一米四多,比箩筐可高多了。他现在正以一个奇异的姿势卷在里面,歪头缩腿,都把自己缩成一个球了,这样一弄,他反倒是能非常完美地躲在箩筐里面了。

    卢光耀看看罗四两的姿势,又看了看他扭曲起来的关节,眸子又是一动。

    罗四两侧头缓缓看来,别看他前面云淡风轻的,这会儿他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咦?”罗四两发现眼前这老头并不是跟刀疤一伙儿的:“你是谁?”

    卢光耀笑了:“别废话了,赶紧起来吧。”

    罗四两解开了扭成一团的身体,站了起来,抖抖手脚,又问:“你是谁啊?”

    卢光耀打趣道:“还有心思问我,哎,我说你小子聪明是挺聪明的。但是你还漏算一招,万一那帮人追上那小孩,把你衣服拿走怎么办?你那衣服价格可比你赢的钱要多啊。”

    罗四两愣了一下,然后惊醒道:“对呀!”

    卢光耀右手往后面一伸,拿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件牛仔服:“诺,我帮你拿回来了。”

    罗四两大喜,伸手就拿:“谢谢谢谢,谢谢大爷。”

    卢光耀右手一翻,罗四两顿时便抓了一个空,卢光耀把衣服抓在手里,看着罗四两笑道:“想要啊?行,先告诉我,你叫什么?”

    罗四两张口就答:“我叫王小虎,给我吧。”

    卢光耀没好气道:“说实话。”

    罗四两挠挠头,道:“我叫赵刚。”

    卢光耀看着他,警告道:“呐,你要是再不说实话,我就拉你去见刀疤。”

    罗四两被吓到了:“别别别,我说实话我说实话,我叫……我叫……王源……”

    “啪。”卢光耀一个爆栗就敲在了罗四两头上。

    “哎呀。”罗四两吃痛。

    卢光耀看着他,沧桑的眸子里面有着看透人心的奇异魔力,他呵斥道:“我玩这套的时候,你爸爸还在你爷爷的裤裆里呢,快,说实话。”

    罗四两揉了揉脑袋,没好气道:“我叫罗四两,行了吧,把衣服还给我。”

    “姓罗?”卢光耀微微一滞,他认真地看着罗四两的脸庞。

    罗四两被他盯的很不舒服,伸出手来,又催促道:“名字我也告诉你了,衣服赶紧还我。”

    卢光耀收回目光,心中的疑惑少了不少。

    他对罗四两道:“不急,想要衣服是吧,你猜对一道题,我就给你。”

    罗四两顿时就不满了:“你刚才不是说只要告诉你名字就行了嘛?”

    卢光耀反问道:“我说‘只要’了吗,我说的是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有‘先’自然就有‘后’,这就是‘后’。”

    罗四两气结。

    卢光耀把衣服换到左手,左手卷起右手的袖子,露出了干瘦黝黑的手肘。

    右手在衣服里面掏了一下,拿出一枚一块钱的硬币来。把硬币交给左手,右手伸开五指翻了几下,让罗四两看清他右手并未藏东西。

    再把硬币交给右手,罗四两盯着卢光耀摊开的右手,卢光耀右手抓着硬币握拳,再张开之时,硬币已然消失不见。

    卢光耀盯着罗四两的眼睛,沉声问道:“告诉我,硬币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