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六章 点儿醒了攒儿了
    黑暗和静谧总能勾动人心里最负面的情绪,所以在文学艺术作品里面,黑暗总是负面的,而光明却总是正面的。

    罗四两和罗文昌这爷孙都在黑暗和静谧之中,两个人都处在负面情绪之中,而罗四两受到负面情绪的影响却比罗文昌大太多了。

    过了良久,罗四两才稍稍止住了哭泣之声,他打开了房间里面的灯。灯很亮,刺的他眼睛疼,但罗四两负面情绪也被这刺目的灯光给遏制住了。

    罗四两起身,重重喘着粗气,双眼布满了血丝,泪水还挂在眼角之上。

    “哗啦啦……”

    冰凉的水打在脸上,刺激地罗四两脑子一震,情绪失控的他也终于平复下来了。

    罗四两关了水龙头,出了卫生间,回到了卧室。

    他拿出一盘磁带放进了随身听里面,这随身听就是少傅送给他的,他放的是相声录音,他家里没有歌曲磁带,他从来不一个人听歌,不是不喜欢,而是不敢。

    因为歌曲总能牵着他的思绪飘荡,让他想起很多他想忘都忘不了的回忆和痛苦。

    他只能听相声,听听这帮人相声演员在那里说学逗唱,互相逗闷子,这些相声他听的都能背了,可他还在听,因为他也没有什么新鲜玩意儿可以听。

    随身听里面放的是一段老相声,侯宝林的《夜行记》。

    耳朵边有说话交谈的声音,房间内就不会显得那么安静了。

    罗四两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了,他坐着,也不敢躺着。他迫使自己不再去想那些往事,想想现在,想想有意思的事情。

    不自觉的,他又想起了小巷子里那个老人变的“金钱过渡”,他记得很清楚,他很清晰地记得那个老人手上每一个动作,每一种变化,很清晰很清楚,比任何一台高清摄像机记录的都要清楚。

    但他仍旧没有发现那个老头儿是怎么过门儿的,他的门子到底在哪儿?

    罗四两知道所有的戏法都是假的,戏法的变幻都有门子,门子是戏法行内部行话,门子就是戏法的核心,知道门子是什么,你就知道戏法是怎么变的。

    可惜,罗四两根本看不出来那个老头儿的门子,从傍晚到现在,他已经回想数十遍了,可他还是没有丝毫头绪。

    如果对方用的是抹子活儿,运用的巧妙的机关设置,那他看不出来也是正常的,毕竟人家的门子在机关里面啊,他眼睛又不能穿透道具机关。

    可对方用的是手彩,他还是第一次瞧不出人家手彩是怎么变的。

    抹子活儿也是戏法行的专业术语,指得是运用有机关的道具来变戏法,传统戏法比较出名的抹子活儿有三十六套,也称三十六套抹子活儿。当然了,那是传统的古典戏法,现在早发展出来不知道多少了。

    罗四两刚刚也让自己爷爷变没了硬币,自己爷爷给他变了个金钱过木,这也是手彩的一种。

    这个戏法的门子不在桌子,而在手上。

    罗四两看得出来,他爷爷手上其实拿着的是两枚硬币,而不是一枚。他原先给他爷爷的那枚早就被他爷爷藏在左手上了,至于他右手上的那枚,是他自己的。

    左手拿着硬币放在桌子下面,右手拿着硬币一拍,右手往外一翻,硬币顺势就被藏到右手指缝里面去了,冲着下面,这是罗四两的视觉盲区。

    同时,拿出左手,告诉你硬币已经穿过桌子到左手去了。趁着你看左手的时候,他右手缩了回去,把硬币藏好了。

    金钱过木的变法有很多种,其实大部分的戏法都有很多种变法,原理是类似的,只是门子不同罢了。

    另外一种金钱过木是直接把右手的硬币偷偷交到左手里,在拍桌子的时候右手里面是没有钱的。而罗文昌变的戏法,右手是一直有硬币的。

    他要当着别人的面把硬币在手心手背的指缝里面来回地藏,还不能让人发现,这难度可比前一种大太多了,不是有绝对实力的高手是不敢这么玩的。

    尽管罗文昌实力超绝,可罗四两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他爷爷手彩的门子了,但他却看不出来那个老头的门子。

    难道那个老头比自己爷爷还厉害吗?

    怎么可能?

    自己爷爷可是戏法界的传奇人物啊。

    那个老头到底是谁?

    罗四两心中充满了疑惑和好奇。

    ……

    翌日。

    罗四两起了个大早,吃了早饭,就出门了。

    他要去找那个让他充满了好奇和疑惑的老人,再说了,他衣服还在他那儿呢,他得去把衣服要回来啊。

    今天是个大晴天,太阳很快就出来了,美好的阳光驱散了罗四两心中的阴霾,他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已经不再是昨晚那副濒临崩溃的模样了。

    毕竟是孩子,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

    江县这座小县城也不大,罗四两也在这边住了好几年了,早就熟门熟路了,他直接去到城南老居民区那块,不过他是绕着路找到马路边上王老五开的小旅馆的。

    因为他在这边还惹着事儿呢,昨天那群老月还等着揍他呢,他得避开那个小巷子。出门时他还不忘戴上一顶帽子,稍微乔装打扮了一下。

    这年头,也没什么正经的旅馆。像江县这样的小县城,正经一点的也就是县里的招待所了。

    王老五的小旅馆其实就是他们家自己的房子,他家房子靠着马路,所以干脆就整理出来两个房间来做旅馆,拿出去给别人住。

    不过生意也一般。

    罗四两进了旅店,问了一声之后,王老五给他指了个路。罗四两走了过去,敲了门。

    “谁啊?”里面有声音传出来。

    罗四两回道:“是我,罗四两。”

    门开了,正是昨天那个干瘦老人。

    “来,快进来。”还不等罗四两说话,卢光耀就直接把罗四两拽进来了。

    房间布置的也很简单,就是一张老式的床,一张桌子和一个衣柜。

    “我……”罗四两张嘴欲说话。

    卢光耀赶紧把牛仔服塞到罗四两怀里,匆忙说道:“呐,什么话都不要说,拿着衣服跟我走。”

    “啊?”罗四两一愣。

    卢光耀拿上早就收拾好的包袱,拽上罗四两的手就往外走:“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问,赶紧走,等下再告诉你为什么。”

    罗四两被噎了个够呛,他都懵了。

    两人刚一出房门,卢光耀就停下了脚步。

    旅馆大门那边来了两人,王老五正在跟他们说些什么。

    来的两人中的那个大腹便便的胖子,抬眼一瞧,立马就看见卢光耀了,他怒道:“你不是说他不在吗,那这是谁?”

    老王同志无语了,很无奈地看了卢光耀一眼。

    卢光耀脸都绿了,这倒霉催的,就没见过这么倒霉的。

    他拉着罗四两这么急急忙忙出门就是为了躲这胖子。

    他昨天让罗四两来这里找他,但是他没走出去多远,就突然想到他要离开旅馆躲这胖子,可等他回头去找,罗四两早就走了。

    今天他还特意嘱咐王老五,今天除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之外,不要告诉任何人他住在店里面。

    王老五也这么照做了。

    可惜,倒霉催的啊,他刚拉着罗四两出门就遇见这胖子了。

    千算万算也不如天算,太悲剧了。

    那么说这胖子是谁呢,就是昨天傍晚在这店门口跟卢光耀分别的那位。那胖子在卢光耀这儿花了五十块钱买东西,卢光耀告诉他东西没用的话,让他上门来揍自己,自己就待在老王店里面等他。

    结果人家真来了。

    卢光耀看着大门口那两人,眼珠子都瞪大了。

    罗四两有点不明所以,但是他听见卢光耀在低声说着一句话。

    “要死,点儿醒了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