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七章 我死给你看
    “哟,这是准备上哪儿啊?”门口那大胖子神色不善地看向这边。

    卢光耀却是面不改色,轻松地笑了:“原来是郭老板啊,我不去哪儿,我本来是说去我小外孙家里吃饭的,他家里做了包子,请我过去吃,所以我跟老板说没人了,我要走了,这不赶巧了这不是。”

    这番话一出来,罗四两诧异地看着卢光耀,这位爷说起谎来面不改色,还圆的这么漂亮,是比自己厉害啊。

    那被唤作郭老板的中年油腻胖子却半点不信,他一声冷笑:“嗬,这么巧啊,你在这江县有亲戚还住旅店啊?”

    卢光耀一摆手:“嗨,还不是他们家没空房子么,再说我也不愿意叨扰他们。”

    郭老板打断道:“少废话,我今天过来就是要个交代的,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今儿谁都别想走。”

    卢光耀摊了摊手,无奈道:“那行,进来谈吧。”

    对面两人走了过来,罗四两瞧了个真切,郭老板是个胖子,嘴角上还有个痦子,一脸凶相,手上还在盘着两个铁球,这放在电视剧里面就是妥妥的坏人相啊,都不用化妆。

    罗四两又扭头看了一眼卢光耀,得,这位尖嘴猴腮,谎话张嘴就来,也不像是什么好人。

    至于跟着郭老板过来的那个中年人,按照电视剧的套路来说,他应该就是郭老板的狗腿子了。

    热闹了。

    几人到了房间里面。

    “来,坐。”卢光耀气定神闲地招呼两人。

    罗四两都纳闷了,对方不是来找茬的么,这老头儿怎么还这么淡定啊?

    郭老板手上盘着铁球,没好气道:“我坐个屁,昨晚你怎么说的?啊,药要是没用,让我来这儿揍你。行,今儿我来了,文生,动手。”

    郭老板旁边那狗腿子当时就开始卷袖子了。

    罗四两吓一跳。

    卢光耀忙喊道:“等会儿,等会儿,要打我可以,但是在打人之前,咱们得说明白了,你为什么打我?”

    郭老板瞪大了怒眼,整个脸都扭曲起来了:“还为什么?我为你妈,你他妈说我用了这药,那小美人就能听我摆布。我摆布你大爷。你瞧瞧这里,三个大耳光,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到现在都没消肿。”

    郭老板指着自己的右脸,气得在抖:“那么多人,我脸都丢到姥姥家了,你说,这事怎么办?”

    听了这话,罗四两看着卢光耀惊为天人,这老头儿果然不是什么好鸟啊,居然卖这种药。

    再说你卖就卖吧,还居然卖假的。

    卢光耀疑惑道:“不应该啊,怎么可能?”

    郭老板怒喷道:“怎么不可能,要是不可能我脸上的巴掌是被鬼扇了啊?”

    卢光耀问道:“你是怎么用的啊?”

    郭老板怒声道:“还能怎么用,就教你的那样,用手指捻了一点,洒在她的后脖领上啊。”

    罗四两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还有这种操作?他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电视剧里下春药都是吃下去的,这位倒好,居然是外用的。

    真是稀奇了。

    郭老板身边的狗腿子也翻了个大白眼,他也无语了。

    卢光耀顿时便逮到理了,他理直气壮地喷道:“你这是胡闹。”

    郭老板反倒是被卢光耀突然爆发的气势吓一跳。

    卢光耀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指着他说道:“你……你真是……哎呀,我怎么跟你说的,用指甲盖挑一点,撒上去就好了,指甲盖,你是听不懂指甲盖吗?”

    郭老板都被喷愣了,气势也弱了下去,他呆呆道:“用手指不一样嘛?”

    “废话。”卢光耀突然就气势磅礴了,他骂道:“一样个屁,你手指上有什么东西?”

    郭老板盘着铁球的手也停了下来,他低头看手,愣道:“没什么呀?”

    “汗水呀,汗水!”卢光耀激动地叫着:“你手上有汗水,你就算现在没有,手上总沾了汗渍了吧。我为什么要你用指甲盖,就是因为汗渍会影响药效的,你……你……你干嘛不听我的啊?”

    郭老板都傻了。

    罗四两都听呆了,这老头儿也太厉害了吧,不说郭老板了,要不是知道卢光耀前面就想要跑,他都快信他这番鬼话了。

    郭老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一拍大腿,悔恨道:“哎呀……”

    卢光耀摇摇头,无奈叹道:“算了,也怪我没跟你强调清楚。这样吧,我再给你一点药,这次就赔本少收你一点吧,二十好了。”

    就这样还打算坑人家钱啊,罗四两真是服了。

    郭老板身边那狗腿子是真的看不下去了,狗腿子道:“老板,春药我只听过有口服的,可从来没有外用的啊?”

    卢光耀眉头微微一皱,盯着狗腿子。

    郭老板微微一愣,说道:“他说这是他们家祖传的,他们祖上是采花大盗,这就是专门外用的。”

    狗腿子无语道:“就算是外用,那也不至于洒在脖子上吧。脖子跟那事儿有半点关系吗,再说真管用,您至于挨揍吗?你不会真信他的鬼话吧?”

    郭老板面色不善地看着卢光耀:“好哇,你还想骗我是吧?”

    卢光耀神色一正:“哎,有话说话,咱们都是讲理的人,你要是说我药不管用,咱们现在就可以去外面试验一下,就去外面街上。”

    狗腿子提醒道:“老板,他要跑。”

    郭老板脸黑下来。

    卢光耀道:“那你这样就有点不讲理了啊。”

    郭老板摸了摸自己挨打的脸,脸色越来越阴沉,手上盘着的铁球也越来越快:“不讲理?我今天就不讲理一回了。我也不管你的药是真是假,我也不想把给你的钱讨回来,我挨揍是真的,丢脸也是真的,我总得撒气吧。”

    “你的药,我用了没效果。我不知道是你的原因还是我的原因,我也不想去知道。你说了,药没用,让我来揍你。我今天就揍你了,给你的五十块钱就当医药费了。”

    卢光耀面色一沉,喝问道:“郭老板,真的一点余地都没有了吗?”

    “有个屁。”郭老板恶狠狠道。

    罗四两也心中一紧,有些慌乱,他毕竟才13岁,还只是个孩子啊。他这会儿都打算打电话给他小姨夫了,他小姨夫是警察。

    看着对面两人越逼越紧,卢光耀把罗四两护在身后,看着郭老板绝望地吼道:“郭老板,你这是不给我活路啊,你这是逼我去死啊。”

    郭老板冷笑两声,手上盘铁球的速度也更快了:“死,好啊,那你就去死啊。”

    卢光耀脾气也上来了:“好,那我就死给你看。”

    说罢,卢光耀伸手一抓,郭老板手上的铁球就被他抓了一个在手上。卢光耀拿了铁球,放在嘴上,用牙咬住,松了手,一仰头,咯噔一下,就给吞下去了。

    罗四两一惊。

    郭老板跟狗腿子更是跟见了鬼似得,这人脾气也太大了点吧?